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何处是归鸿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3019 2016-02-10 13:44:48

  秋羽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蓝色的床帘,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黔天殿的床帘是紫色的吧。

慢慢坐起身来,环视了一下周围,虽然很豪华,但是这里不是黔天殿,

她只记得,昨晚皇帝设计,让她身体里的蛊苏醒,只记得很痛很痛,

后来呢?好像有人进来了,她不知道是谁,之后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钻动着,她就失去意识了。

这里是哪里?什么人能将她带离黔天殿那种重重护卫的地方?

秋羽下了床,左右看了下,没有人,便向门走去,打开门,奇怪,一个人也没有?

秋羽向外走去,突然听到什么人说话的声音,她闪身在假山后面藏了起来,

两个丫鬟端着东西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看了一眼周围,没人,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你听说了没?王爷昨日带来的姑娘似乎是皇宫内的人呢!”

另外一个也小声的回道,

“我也听说了,看样子王爷似乎很在乎她似的,昨日你是没有看见,王爷可紧张了”

那丫鬟却有些不以为然,轻笑道,

“王爷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对女人认真过了?”

另一个丫鬟也点了点头,

“说的也是,可是,如果皇上赐婚的话,王爷也只有认命的份了……”

“……”

直到声音完全消失。秋羽才慢慢走了出来,不禁有些疑惑了,

她们口中的王爷是谁?既然是王爷,那必定也是皇帝的兄弟之类的。

可是皇帝的兄弟肯定多得数不清,她不可能认识谁呀?龙天衡?

不会,那个人和皇帝是一伙的,巴不得她早点死呢!昨日的痛苦都是拜他所赐!

他又怎么会关心自己呢!?

听刚才所言,皇帝让那个王爷带她出来,有赐婚的意思,不行,她必须得快点离开这里,

别糊里糊涂就被逼婚了。

打定了主意的秋羽开始小心翼翼的寻找出路,听见什么风吹草动,便草木皆兵的躲起来,

路过一个房间,听见有人走来的声音,左右看了一下没有可以隐藏的地方,

着急的推开了旁边的门,闪身躲了进去,急速轻掩上门,

在房间内找了个地方藏起来。

直到声音消失,秋羽走了出来,轻声来到门前,从门缝里看去,没有人,松了口气,环视了一下房间。

这里应该是丫鬟们住的地方,因为床上折叠好的衣服,和刚才说话的那两个丫鬟的一样。

在她准备出门时,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床上的衣服,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这身衣服,

一出去就泄露了身份。

房门打开,一身丫鬟装束的秋羽走了出来,她本来就不是什么美人,

只能说十分清秀而已,加上她本来就清瘦的紧,这身妆扮,不注意看,就是个清秀的小丫鬟而已。

也不知道怎么走的,突然就绕到了厨房,看着忙碌的厨娘和丫鬟奴才们,秋羽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不找点事做着,很快就会被发现的。

正当她准备拿盘子蹲下来和那些丫鬟一起洗的时候,肩膀上搭来了一只手

秋羽心里咯哒了一声,精神紧绷,连呼吸都停顿了。

“端菜人手不够,你先帮这边吧!”

秋羽机械的点了点头,接过递来的菜盘,跟着那些端菜的丫鬟走,

不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着前面的几个人,她是要去送完再溜呢?还是现在就走!

看着目的地越来越近,前面那个拐角,应该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那个王爷认识她,那么她就别想走了。

到达转角的瞬间,秋羽没有随那些人转弯,

而且急速倒退闪身进去了不远处的假山后。

听见不远处出来声音,秋羽本想赶紧离开的,可是要离开的脚步却停住了,

鬼使神差的向那个地方移去。

庭院里,几个人环桌而坐,桌上布满了美味佳肴,龙天衡看着对面的人正色道

“听说巫晁有行动了?”

龙天夜面无表情的夹着盘子里的菜,却不吃,冷冷的开了口,

“皇宫里的那个公主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龙天衡心里一寒,表面上却没有任何意外之色,玩味的笑道,

“公主不死他们哪来的理由开战?二哥,你说我们要不要出手阻挠一下?”

龙天夜深墨色的眼眸里透露出寒光,像极北之地的冰潭,让人不寒而栗,

“阻挠?不,开战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两年前的仇我要加倍奉还!”

龙天衡一怔,他比谁都清楚,他认真起来那可不是血洗十里能罢手的,他的狠是他们怕的,

但也是他们最需要的,有时候,妇人之仁,反而误事,这圣天王朝的万里江山,要堆砌多少的尸骨才能稳固!那张龙椅下,

要牺牲多少人的性命才能高处不胜寒!?

这些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个公主还真是倒霉呢,来这一趟注定是迎接死亡的,还是被自己族人弄死的,唉,悲剧啊!”

龙天衡无限同情与感慨,可是脸上却没有丝毫认真的神情,

只要是人都看得出来,他那明显的讽刺之意。

龙天夜却冷笑了,

“这就是她身为我国敌人的宿命,你叫人提前动手,我想快点了解了巫晁之事,好接清兰回来”

龙天衡嬉笑了,

“怎么?你想她了,那当初干嘛由着她去巫晁做内应啊!”

龙天夜没有说话,嘴角却微微上扬,是无奈?还是思念?

突然感觉到什么?扭头看去,那里什么也没有,眉头一皱。

龙天衡见他看着那边的假山,也好奇的看去,什么也没有啊!

“怎么了二哥?”

龙天夜收回眼神,摇了摇头,没有再提。

秋羽坐在栏椅,看着面前的江湖水,许久才出声,

“你是谁?”

刚才,她躲在假山后面听到了龙天衡他们的所有对话,在龙天夜转过身的瞬间,

她以为她死定了,没想突然出现个男子就她瞬间带走,再次睁开眼睛时,

早已离开咯王府。

男子在来到她身边,轻笑了,

“我是谁重要吗?”

中年,长得很普通,但是穿着到不像普通人,有点像侠客的感觉。

秋羽笑了笑,确实不重要,现在对于她来说,可能一切都只是浮云了吧。

她知道,她会死,只是没想到那么多人盼望着她去死而已。

男子见她沉默了,不由的开口问道,

“你身体的东西是什么?”

昨日龙天衡叫他给她医治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可是这种病情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突然间十分好奇。

秋羽淡淡的说道

“那重要吗?”

将他刚才的话还了回去,语气也是那么平淡无奇。

男子嘴角露出略为讽刺的笑,

“是不重要,不过你的身体本来就有问题,加上巫晁的梵魂丹,估计也就能活过两个月吧”

秋羽听言并没有多大的震惊,依旧看着平静的湖面,

“这还不好?正如了你们的意”

她是不知道他是谁,可是能出现在王府的人,

和龙天衡他们绝对脱不了干系,既然龙天衡那么希望她死,那他应该也是如此吧,哼,原来,

他们都是一道的,那干嘛还白费心思救她,难道,她还有利用价值?

男子见她好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也就不在逗她了

“梵魂丹听过没?”

秋羽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转移了话题,点了点头,

“知道,天下无药可解”

她也是无意中听到天晴明月说的,

而她,在被捉到巫晁时,便被国师黑芎灌下了此药,所以她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也许,

死亡对她来说真的是一种解脱吧。

本来,她想找到莫离,然后跟他过剩下的时间,可是,又怕自己的离开会让他难过,现在,

无所谓了,反正她又没有任何牵挂,生与死,又有何区别?

若说真的没有遗憾,那是骗人的,她想再见莫离一面,那个温柔却霸道,给过她承诺的莫离。

可是,她找不到了。

她不知道是他真的忘了她,还是被龙天衡他们做了手脚,那些原因重要吗?

对于她来说,重要的只有一点,

他是真的忘记自己了。

男子见她陷入了沉思,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又怎会不知她心里所想呢。

“也并非无药可解”

从怀里拿出了两粒药丸递到了她眼前,晶莹剔透,如同婴儿的小指尖大小。

“这是灵清丸,世间仅存的两颗,可解天下所有毒,包括梵魂丹”

秋羽伸手拿了过来,很好看,就像透明的珍珠,疑惑的看着那人,

“为什么给我?”

他们应该萍水相逢吧,就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她,她如何承受得起。

男子转过身,负手而去,

“当是我还你的,离开这里未尝不是新的开始”

秋羽看着掌心里的东西皱着眉头,她连见都没见过他,何来“欠”这一说?

一个人走在陌生的街头,秋羽迷茫了,离开?她能到哪里去?天下如此之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也可以说,天下如此之大,哪里都可以是她的家,可是,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的寂默,能叫做家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