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是陌生还是隐瞒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3130 2016-02-10 13:40:16

  睁开眼睛,周围是陌生的一切,华丽的床帘,精致的木床,丝绸做的被子,可是,她无心享受。

下了床,左右看了下,没人?这里是哪里啊?快步走来,打开房门,

“给公主请安!”

门外站着的侍卫见门打开,恭敬的低下头,闶强有力的说道。

女子吓了一跳,脚本能的退后两步,看着前面低着头的两个门卫,

脑袋开始迷糊了,公主?她什么时候成公主啦?她是……她是…

她是秋羽,对,她是秋羽,不是什么公主!

秋羽往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地上,手捂住头,好疼!她怎么想不起来了?

这时,两名丫鬟打扮的俏丽姑娘走了过来,见如此都脸色巨变,快速来到她身边,紫衣女子将她扶起

“公主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天晴你赶紧去找大夫”

天晴并没有离开,而是伸手号住了她的脉,眉头一皱,看了明月一眼,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她知道,明月会明白她的意思的。

果然,明月迅速出手,点住了她的睡穴,秋羽一下子昏睡了过去。

两人将她扶到床上去,为她盖上被子,明月扭头看向她,

“怎么回事?”

天晴看着床上的人,略微深沉起来,

“她应该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加上在巫晁时受的苦,导致了她一时的精神错乱”

明月不禁有些担心了,

“明天就要进宫了,到时候该怎么办?”

如果让圣天的人知道他们带来的人本身就有问题,但是还得了?!

天晴从怀里拿出来一粒药,递给她

“把这个给她吃了,能让她的情绪快速平静下来,接下来的,就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明月也没有办法,只好听她的了。

明媚的阳光,万里无云的天空,清凉的微风徐徐的吹着,今天的皇宫却格外的热闹,

因为今天,巫晁和亲的公主来了,既然他们愿意送人来和解,那就证明他们愿意臣服于圣天。

盛宴上,皇帝居于高而坐,臣子们一字排开而落席,桌上美酒佳肴,大堂中间,

动人心弦的曲子,优美婀娜的舞姿,飞扬的长衫,流动的裙摆……

“慕容公主驾到~~~~!”

一声呐喊,曲舞皆停,舞女们隐隐退下,众人向门外看去。

一个蓝衣轻摆,头上簪子流苏浮动,面容十分清秀的女子走了进来,不紧不慢,从容不迫,

她不妖艳,穿着也不华丽,头上也只有一两支簪子点缀而已,两只冰蓝色的水晶耳环,随着她的脚步摇动,不美丽,

却格外吸引人。

来到大堂中央,缓缓跪下

“慕容秋羽拜见皇上”

声音清脆不带任何杂志,只是声音中却有点异乡感,也许,

是因为她是巫晁人吧。

皇帝手抬起

“公主旅途劳累,不必如此多礼”

见过美女无数的他,居然也会有片刻的失神,他不禁心里一笑,若是她来的目的是二哥说的第一种,

那么成功的机率也不是没有的,毕竟,他们所见的哪个不是妖娆万千,

妩媚动人,像她这样清丽婉约,眼神中的纯真,在这大内皇宫内还真找不到第二个,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巫晁会送此人来了。

身边的两名丫鬟将她扶起,突然听到“砰砰~”的声音,物体落地的声响在这时显得格外的明显。

众人皆扭头看去,只见四皇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巫晁刚到的公主,

很多人都认为他是看上这位清纯的丽人了,可是,皇帝却看到,他眼里的不是爱慕,而是震惊和差异,

眉头不禁皱了一眉,他们认识?

龙天衡见她眼里全是默然,不禁心里一惑,难道只是长得相似,名字恰好雷同而已?

听到皇帝轻咳的一声,才反应过来,自觉失态,略微尴尬的笑了笑,弯腰拾起地上的汤勺,随后拱手

“天衡失礼了”

皇帝虽然心里疑惑,却面容无常,看着堂下站着的女子,

“公主刚到,暂且在黔天殿住下,册封之事日后再议如何?”

众人不禁一静无声,按规矩,皇上应该立即册封她为贵妃才对,

而且,旁边公公手上的圣旨早已拟好,突然改变局势,真是君心难测啊!

可是,这不是给巫晁公主难堪吗?这侮辱的不只是她,还有她的国家,

皇帝做得这么明显,难道是真的想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众人一片唏嘘。

巫晁公主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恭敬的行了一下礼,回了一声‘是’

众人认为,要么就是这个公主胆子太小了,不敢开口得罪当今皇上,为自己国家挽回尊严,

要么就是此人城府颇深,懂得随机取巧,顺从安排,日后见机行事。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不同的想法,

龙天衡却没有那么多心思去猜测,只是偶尔看向那女子,眼神复杂无章。

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却不知道,坐在大堂之上的人将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心里疑惑,

只是不好发作而已,

还有一个就是被他看着的人,也许是他的目光过于灼热,让她不在意都难。

宴会早已结束,文武百官早已回府,而紫晋王却被请到了御书房。

皇帝坐在桌前,抬起茶杯细细品尝起来,

“慕容秋羽你认识?”

他的四弟他十分清楚,平时看似不务正业,跨浮子弟的样子,

可是他心里比谁都清楚,那只是他的面具而已,刚才那般失态,

若非极重,不然他不会如此的。

龙天衡自知瞒不住他三哥,叹了口气,闷声道,

“她就是二哥在失忆时的那位,只是没想到她还会出现而已”

端着茶水的手顿住了,略微差异的抬头看向他,

“你是说,她就是你二哥当初放弃一切也不肯回来的那个!?”

龙天衡点了点头,其实刚才在宴席上时他觉得无聊,便没怎么注意来人的样子,直到那人道出“慕容秋羽”几个字时。

“秋羽”二字不禁让他疑惑,抬头看去,虽然变了很多,可是那张熟悉的脸还是让他愣住了,可是

“我也不是很确定,那人就是她”

皇帝一听,眉头一皱,

“怎么说?”

不敢确定?什么时候他机灵狡猾的四弟居然也会有犹豫的时候了!

龙天衡在他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没人的时候,他们几兄弟是不分你我的,毕竟,他们一起长大,

先皇的孩子很多,可是表面上兄弟和睦,背地里却暗度成仓,尔虞我诈,他们几个算是一队的。

如果没有众人的齐心协力,现在这天下还不指定是谁的呢!

当今皇上龙天皋,紫晋王龙天衡,晋南王龙天夜,他们三个一起同仇敌忾,出谋划策,才打赢了这场兄弟之间夺权之战,

可是其中的残酷与血站,又岂能以一句流血成河,兄弟相残来解说的。

龙天衡把玩着桌上的茶杯,

“刚才我特地注意了一下她的言行举止,不是神龙村里的那个野丫头,而且,看我的眼神那么陌生,可是,世界上有长得那么相似的人吗?”

虽然已经过去两年了,可是那个敢骂他的野丫头他还记得,二哥为了她差点要了自己的命呢!

皇帝没见过秋羽,不知道她是否与巫晁公主长得很像,可是他记得。

龙天夜被巫晁人重伤失踪,暗卫找到时,他早已不再是他,于是他派龙天衡去调查,并接他回来。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他居然为了一个小村姑不愿意回来,若非亲耳听他四弟说,他还真以为是暗卫谎报军情呢!

他真想亲眼去看一下他不一样的二哥,可是此事不能让多余的人知道,

冷清的性格与他类似,便带着人皮面具在王府内。

为了不让其他人怀疑,他指派了龙天衡,因为他本来就经常不见人影,

消失了也不会有人注意。若是让敌国人知道了,可能会趁虚而入,可是他聪明的四弟却回来告诉他,他束手无策?!

不管过程如何,他还是回来了,只是当他再见龙天夜时,他还是原来的他,冰冷,无情,血腥…心里还是有一丝遗憾呢!

龙天衡半天没有听到声音,扭头看去,见他陷入了沉思,

“三哥,你说现在怎么办?”

龙天皋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我怎么知道?你先想个办法试探出她到底是不是那个秋羽,再查一下她来圣天的目的”

龙天衡一听,也只有这么办了,可是他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二哥他会记得她吗?”

当初他的疯狂他可是亲眼所见呢!如果他还是会被她所影响,那可就不妙了。

皇帝却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平淡的开口,

“这点倒不用担心,你忘了,你二哥那部分的记忆是永远都不会恢复的”

龙天衡一听,才想了起来,瞬间松了口气,轻笑着为自己倒了杯茶,

“是哦,一急我就忘了”

龙天皋却疑惑了,

“你似乎很怕二哥恢复记忆?”

龙天衡抬起准备喝茶的手顿住了,心有余悸的看向他,

“如果二哥恢复记忆,肯定就会记起是我设计骗他回来的,依他的脾气,不扒我一层皮才怪!”

皇帝一听,默认了,他知道龙天衡说的是事实,如果龙天夜真如他所说那么注重那名女子,他知道事情的真相后,

那可不是血流成河的事了。

不过,那份记忆他这辈子都不会恢复的,除非……他没有再想下去,因为没必要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