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沉溺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3166 2016-02-10 13:36:39

  秋羽躺在床上,看着莫离手里的药,眉头一皱,这几天,他总是逼着她喝药,

明明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且那种事她早就已经习惯了,他干嘛那么固执呀!?

秋羽抬头瞅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

“莫离,能不能不喝呀?再喝下去我快要变药罐了”

莫离看了她一眼,坐在床沿边,将药放到旁边的桌子上,伸手将她扶了起来,靠在自己的胸前,再抬起桌上的药。

“羽儿乖,把它喝了我给你拿蜜饯”

他知道她讨厌喝药,这几天乖乖听话已经是奇迹,可是,那天给她号脉才知道,

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不起再多的发作了,平时看不出来,不知道是她的乐观掩盖了事实,

还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她自己的身体已经 经不起再多的折腾了?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痛苦不堪,更不知道如何根除,可是,他一定要找到解决的办法!

秋羽听言,无奈的将碗里的药喝了,温柔的莫离,轻声的诱哄,叫她如何拒绝?!

喝了几口后便嫌弃地往外推,满脸的苦涩:

这药还真不是一般的苦!

莫离见状将碗放回了桌子上,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心里有块地方似乎塌了。

拿手帕将她嘴角的药液擦去,轻轻的环抱着她,默默的开了口

“羽儿,我们成亲吧”

经过上次那件事,他知道了,其实,即使他的心意她已经清楚,可她依旧在惶恐不安着。

总是担心他会后悔,或是恢复记忆离开她,在相伴他的同时,在她内心深处,

其实在默默提醒自己,这份感情不是真实的,她眷恋,却又努力让心疏远。

这样在他离开时,才不至于万念俱灰,她在心底深处,为自己留了条退路。

所以在冰潭时,她可以随口说出…他可以离开,可是现在,他想断了她的退路,

就像他狠言将龙天衡赶走,断了自己唯一的路一样,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一个相处不久的人可以如此固执,

可是,情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

秋羽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瞬间便反应过来,随后一副你是开玩笑的样

子扭头看向他

“莫离,这一点也不搞笑,我们…”

“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莫离打断了她的话,她的心里比谁都清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

秋羽低下了头,她知道,莫离是认真的,就因为他是认真的,她才害怕,

莫离跟着她,什么也没有,而且将会失去他原本拥有的一切,龙天衡的出现。

让她知道莫离的身份并不是一般人,而且也不只是朝廷命官那么简单,是什么?

她不敢去想,越去想,越怕知道答案,怕知道他们的差距有多大,大到她连奢望都不敢有。

到那时,她有该怎么办?

莫离将头抵在她的肩上,

“告诉我,你到底在顾忌什么?”

秋羽听出他语气里的无奈与困惑,还夹杂了些许的失落,心里闷闷的,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莫离以为她不会回答时,闷闷的声音低低传来

“我的身体只会拖累你”

莫离轻笑了

“怕拖累,当初在不夜城就不会拼命救你了”

秋羽往他怀里钻了钻,

“你四弟说有很多人都在等你回家”

莫离伸手捋了捋她的头发,回答得没有任何情绪与迟疑

“他们等的是龙天夜,我是莫离”

龙天衡告诉他,他叫龙天夜,是圣天王朝的战神,

可是现在,他是莫离,只是她秋羽的莫离而已。

“龙天衡说很多人都需要你”

秋羽揪着他的衣服,龙天衡说过,他是圣天王朝的守护神,不只朝廷需要他,

天下人更需要他,她不知道他有多大的能耐,更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扭转乾坤的能力。

但是她知道,有太多人需要他了,如果她霸占了他,就是断了那些人的希望。

莫离知道龙天衡住在这里的那几天,肯定和她说了些什么,可是,那些重要吗?

“别人是否需要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很需要我,如果这圣天王朝真的要靠我才能立存,那也是时候该亡了”

久久听不到秋羽的声音,莫离稍微收紧了抱住她的力道,

“羽儿?”

秋羽在他怀里,释然的笑了,第一次,真心,毫无杂质的笑了

“都被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莫离也笑了,他知道,秋羽已经没有任何隔阂了,他们的未来,也许才真正进去正题。

莫离想的没错,他们之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而已,只是事情正好与他之愿驳了方向而已。

看着逐渐在变的天,秋羽的心却是一片平静,天似乎有些冷了呢。

突然,肩上多了一件外套,随后温热的身体贴了过来,双手环着她的腰,头抵在了她的肩上。

秋羽往他怀里靠了靠。

“莫离,冬天似乎要到了呢”

莫离也看向外面,树叶片片落下,花早已凋零所剩无几,微冷的风轻轻刮着大地上的一切。

“嗯,你怕冷吗?”

秋羽点了点头,

“其实我很怕冷的,冬天的时候什么都不想做,就想懒在床上”

莫离轻笑了,快玩笑的说道,

“好,以后的冬天你什么都不做,我把饭煮好了抬到床前来给你可好?”

“那再好不过了”

莫离宠溺的用头抵了一下她的肩。

秋羽轻笑了,

“不知道今年的冬天会不会下雪呢?”

“你喜欢雪吗?”

秋羽转过身来看着他,有点兴奋的样子。

“嗯,如果下雪的话,我们一起堆雪人好不好?”

莫离很想说那太幼稚了,他可不可以不参与,

在旁边观看就好,可是,看到她眼里的期待,他不忍心拒绝,

“好,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个要求,你可否答应?”

秋羽眉头一皱,好奇地看着他,

“什么要求?你说完”

莫离认真的看着她,款款说道,

“我们成亲吧?”

秋羽一怔,半个月前她被龙天衡暗算,沾了点荤腥导致病情发作,

他那时也说过一次,只是后来没再提起,她以为他忘了,渐渐的,自己也忘了,当初以为他忘了时,

心里还有点失落呢,原来他一直记得。

“现在成亲会不会太早了点啊?我才十六岁呢!”

在二十一世纪,十六岁还只是个孩子呢!现在要她成亲,有点接受不了,虽然他是自己喜欢的人。

莫离却不合乎任何拒绝的机会。

“都十六岁了你还犹豫?村子里十六岁没成亲有几个,再过一两年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秋羽瞬间语断了,没错,这里的人结婚太早了,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却已成为孩子的妈了。

她不能拿以前的思想来衡量这个时代的惯例,那样不公平,

更不能拿来要求莫离,毕竟,他们之间的代沟不是一般的差距

她要努力融入这个时代,习惯这里的一切,因为她是要在这里生活一辈子的人耶!

“你怎么突然想要成亲呢?”

莫离眼里闪过一丝异样,平淡的说道,

“不是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惹人非议吗?成了亲,就可以名正言顺一起生活了,你不想吗?”

“想,我想和莫离一起一辈子!”

她怎么会不想?只是来得太快了,让她觉得好不真实,她怕这不过是一场梦,梦醒了,她什么都没有了。

莫离将她揽紧怀里

“那我们成亲吧”

秋羽沉思了一刻,便点头了。

“好”

在秋羽看不见的地方,莫离的眼神有些迷离了。

其实,成亲之后,他要带她离开神龙村,

上次追杀他们的人是冲着他来的,这里终究不是久留之地,

更何况,她的病不能一直拖着,这里没有好的大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医术,他都得去找人看一下,到底能不能根除!

这些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以她的性格,到时候说不定会胡思乱想。

今天难得的好天气,莫离在家里筹备成亲的事,秋羽和村子里的其他姑娘去峙庙去了,他知道,

这里的女子出嫁前都要去庙里祈求的,

希望一生平安无疾,而男子却不能一起去,至于原因嘛,不知道,习俗这东西很难弄明白的。

午时秋羽便回来了,看着在弄房门的莫离,笑了笑,有了过去,

“要不要帮忙?”

莫离看了她一眼后继续手里的事,

“不用,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这点小事他还是忙得过来,听说峙庙离这里可不近,她应该也累了吧。

秋羽乖乖听话回到了房间,坐在床上,从怀里拿出来一条红绳,

今天去峙庙祈福,那里的大师说她应堂发黑,可能有大凶之兆。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迷信的人,可是心里却隐隐不安了,想起那次莫离为她差点送命,

听说那峙庙的平安符特别灵,她向那里的方丈求了一条,

红绳开了光,方丈取了她头顶的三根头发,在旁边叫她心里默念要送之人的名字,自己编制。

方丈大师还说,他取了她头上的生命线放在这平安绳里,除非她死,或是主人用锋刃将它割断,

只要按他说的方式打结,是不会掉了。

再过段时间他们就要成亲了,她打算过两天就给他,希望他以为不要再受伤了。

她不知道他有时的失控到底是什么?

她不在乎他伤害自己,只在乎他不要为她再受苦,她也不知道自己身体里的东西能让她活多久,

但是,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多久又有什么关系?她承认。

从莫离说只在乎她时,她变的自私与贪心了,就让她为自己任性这一次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