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是悸动还是剧痛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3487 2016-02-10 13:28:51

  天已逐渐变冷,乡村的冷意中总是伴着几许的凉意,若是平时,躺在炕上也不为一种幸福,可是今天,

他心里总是隐隐的不安,似乎要发生什么似的。

看着手里的书,精神总是集中不起来,起身下床,来到门前凝望着路口,秋羽今天去村里吃喜酒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才对。

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人影慢慢走来,即使没有看清,他也知道那人除了秋羽不会是别人,莫离转身进门,

坐在炕上看书,刚才些许的担忧似乎只是错觉。

秋羽进了家门,看了眼炕上的人,转身进了卧房,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袋子,过来放到莫离的手里,

“这是我仅能给你的,你的伤已经好了,走吧”

莫离所有的动作顿了一下,抬头看她,她却已转过了身,不给他对视的机会,捏着手里的钱袋,沉声问道

“为什么?”

“本来救你只是一个意外,现在你既然已经好了,难道还要我养你啊!你走吧!求你!”

秋羽的声音很大,但是只要你仔细听,便会发现她声音里有着压抑与颤抖,可是现在的莫离,

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来观察与分析她的转变。

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的背影,房间里的温度逐渐下降,冷得可以扼死人,

“真心话?”

秋羽的身形微微晃了一下,她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否定了,他也许还会留下,可是,她别无选择,点了点头,

“是,我不想再看见你,宁愿从没见过你!”

莫离扔下手里的东西,下炕大步向外走,没有任何的留念,如果他的理智有平时的四分之一的话,

他会发现秋羽在袖里的手紧握,指甲深入肉层,丝丝的樱红侵入指甲。

如果他回头看她一眼,他会看到她唇伴被她咬得流出了血,脸色早已苍白不堪,一切的一切都显示她在忍,可是他没有回头。

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秋羽再也忍受不住,身体跌倒在地,额头的汗水隐隐冒出,抬头看向他离去的路,痛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走了,真的走了,这样就好,他本来就不是可以停留的人,而且,分离是必然的,只是她让离别的时间提前了而已,

她不想让最不堪的自己让人看见,尤其是他。

秋羽收回视线,吃力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沉痛的行走,嘴唇被她咬得破烂不堪,鲜血缓缓流出,

她知道,如果再不快点,她就会倒下,所以忍着啃食的痛,她加快了去往目的地的步伐。

秋羽本来就没住在村子里,她茅屋背后就是一座山,她一步一步艰难地来到山前,伸手扒开石头上的藤蔓,

原来,藤蔓层层遮掩下居然有个山洞,如果不扒开藤蔓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秋羽慢慢走了进去,一开始有些漆黑,可是渐渐的,有些白光传来,越往里面走,越亮,可是同时,白色的冷气逐渐蔓延过来。

秋羽停住了脚步,而她的面前,是一个水潭,白色的冷雾从水里发出,所以根本看不见水,而水潭周围,

没有任何一种活着的植物,而水潭的周围,几乎被冰全面覆盖。

秋羽慢慢脱去身上的衣物,一步一步走进了水里,潭水冰得她全身颤抖,可是,比起身上的痛,也许这点苦根本就不算什么。

她的嘴唇已经泛白,可是她只能咬紧牙关,默默忍受,肚子里的东西似乎受到了刺激,一个劲儿的乱窜,

秋羽疼的冷汗直流,唇被咬得鲜血泛滥。

“啊~~~!”血随着尖叫喷出,身体慢慢向后倒去,沉入水底,呼吸开始困难,视线也逐渐模糊,思绪凌乱起来。

熬不过了吗?这一次真的要划下句点了吗?害怕了吗?好像,都没有,这样也好,反正,这条命早就该结束了的。

她慢慢闭上眼睛,等待死神的降临,被水溺死的感觉真的不好受,胸腔没有空气,难受的紧,原来,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呀。就在她快失去意识的刹那间,一只手将她从水里拉了出来,并迅速将她抱起,

准备带她离开这冰冷的寒洞。

小手拉住了他的衣服,头在他怀里蹭了蹭,虚弱的开了口,

“不是走了吗?干嘛要回来”

落入他怀里的那一刻,她的意识便回来了不少,他的怀抱好暖,暖得她不想放开,是孤寂太久了吗?

什么时候,对于一点点的温暖,她竟然开始渴求了。

莫离看着她苍白的面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起步向外走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脚步不由自主的就来到了这里。

秋羽猛地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痛苦的揪住他的衣服,断断续续的说道,

“不要……把我放回水里,求你”

莫离顿住了,低头看了她一眼,虽然不知道她为何如此执意,可,看到她嘴角咬出的血。

他的心,闪过一丝的紧窒俯身,慢慢将她放到水里,自己坐在她身边,对于他一个男子来说,

这水都冰冷得要命,更何况对于她一个瘦弱的女子而言,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折磨?看着她禁闭的眼睛,

强忍着痛苦,而自己,只能坐在她身边,什么也做不了,突然,莫离感到无力,如果,他没有及时来的话,

是不是此刻,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面对死亡时她的坦然,让他愤怒,对于这个世界,真的没什么留念?他开始有了挖掘她秘密的兴趣,

可是他的在意已经在他没有察觉的时候,开始蔓延了。

渐渐的,秋羽的情绪与波动平静了下来,浑身早已冰冷麻木,没有任何知觉,缩着身子,唇轻起,貌似喃呢着“冷”。

莫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可以离开冰潭,可是看到她脸上只有苍白与颤抖,觉得应该差不多了,

浸泡已经两个时辰了,再呆下去她会受不了的,拿起潭边的衣服将她裹起,抱起离开了山洞。

躺在床上,秋羽一个劲儿的缩着自己的身体,全身颤抖着,莫离把被子盖好,可是没有任何作用,

无奈之下,他只好把自己的衣服脱了,钻进被子里,紧紧抱住她的身体。

似乎是感觉到了温暖所在,秋羽本能的往他怀里蹭,她毫无意识的磨蹭,却是对于抱着她男人的一种痛苦。

莫离低头看着她,双唇冻得发紫,可是依旧充满诱惑力,头慢慢向她移去,在即将吻上时,轻语却在耳边响起,

“莫离……我疼……”

所有的动作瞬间顿住了,他再次看向怀里的女孩,脸上的痛苦,紧皱的眉头,他的心,一下子软了。

伸手抚上她的眉头,以及苍白的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心,居然有一丝隐隐的刺痛。

低头轻轻吻上她的眉稍,将她纳进怀里,手轻抚她的后背,

“不怕,一会儿就好”

秋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全身以及周围都暖暖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没有穿衣服的胸膛,脑袋一下子愣住了。

抬头看去,莫离熟睡的脸庞,她从来没有看见的温和,原来,他熟睡后冰山也能融出火焰啊!

苏醒时,他身上总会有着防备,重来没有看见卸下所以一切的他,这样的他,好好看哦。

秋羽慢慢将他搂着自己腰的手移开,

轻轻掀开了被子,下床,回身将被子给他盖好。

打开衣柜将衣服拿出来,轻轻离开了房间,幸好她先醒了,不然,一会儿两人只会尴尬而已,现在也好,一会儿只有装作没这回事就好了。

莫离本能的抱紧怀里的人,却感觉空空如也,从朦胧中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睁开眼下了床,

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慌乱,走出门看见正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时,才平静下来。

秋羽回头看见了他,轻轻笑了下,

“你醒了,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说完继续做菜其实,这些菜全是她自己种,房子前的围栏里养了几只野兔,那只是养来做伴,

因为特殊原因,她不能太接近人群,无聊的时候,就和兔子说说话。

莫离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她和平时一样,昨天的事似乎只是他的错觉一般,可是他知道,

那不是错觉,她痛苦不堪样子还历历在目。

他想,有些事,还是该问清楚为好,同时他也很想知道,是什么把她折磨得生不如死。

坐在饭桌前,秋羽低头吃着碗里的饭,没有了平时的“叽叽喳喳”平时沉默不语的莫离却破例了,

“昨天是怎么回事?”

秋羽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眼睛不自然的眨了一下,有些心虚的继续吃饭的动作,

“昨天?昨天有发生什么事吗?”

没有听到莫离的声音,悄悄抬头瞥了他一眼,看见他那笃定的眼神,秋羽打算蒙混过关的心思一下子阉了,

在他眼神的逼视下,她只好勉勉强强的开了口。

“昨天去吃酒,一不小心……吃到肉了”

莫离眼神一沉,复杂的看着她,

“为什么?”

他只知道她从来不沾荤腥,却不知道沾了会有这样的痛苦,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后果?他知道,

她不是不小心碰了,而是有人故意给她吃了,试问,如果一个人明知道自己吃了肉会痛不欲生,

又怎会让自己“不小心”吃到呢?她这样说,无非是替别人隐瞒而已。

秋羽眼神闪烁其词,低着头吃饭,就是不敢与他对视,

“不小心就是不小心呗,哪有什么为什么?”

其实,是村里的小孩子顽皮,偷偷把肉丝放到她碗里,当她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她除了自认倒霉还能怎样?

反正事情已经过去,多提也无意更何况,跟他说了又能怎样,时间又不可能逆流。

莫离放下手里的筷子,正经八百的看着她,

“为什么吃了肉就会如此………”

痛不欲生,这种事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也着实好奇。

秋羽的动作停了,拿起碗起身走了出去,沉声道,

“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虽然对他有一定的依赖感,可是,他们还没有熟到她将所有事告诉他的地步,更何况,告诉他后呢?

让他同情、还是让他找出破解的方法?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知晓,这种痛是要跟着她一辈子的,

与其让别人跟着烦,得到他人的怜悯,还不如埋藏在心里好。

莫离见她离开,低下头吃饭,眼神有说不出阴沉,好,是他多管闲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