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逐渐靠近的心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3361 2016-02-10 13:27:34

  秋羽把背箩往背上一甩,扭头看了一眼正在看书的男子,

“莫离你在家养伤,我去山上采点药,傍晚就回来”

说完转身便朝外走了去,其实莫离的伤早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是他们的相处模式依旧,他是否离开的话题成了秋羽禁忌,

她不想去深究,怕答案或是结果不是她想要的。

她知道自己这是在逃避,可是除此之外她没有别的办法,有时候她也很讨厌自己的这种性格,

明知道有些东西是不可挽留的,偏偏执迷不悟,如果以后被伤害了,她也只会怪自己活该吧!

莫离放下手里的书,看着那即将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

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莫离这个名字,也坦然的接受了,见他无聊,秋羽便去村里教书先生那里借了几本书来给他看,

而她自己,似乎不认识字,这里很偏僻,全村上下就只有一个教书先生。

村里人也很少拿自己的孩子去上学,因为他们都认为读书不如干活,付出不一定有收获的事,

干嘛去浪费时间,种地也没什么不好,所以,教书先生的书根本没几个人看,秋羽去借,他听说有人要看书,兴奋得希望秋羽全部带走似的。

直到身影完全消失,莫离才收回目光,既然他的伤已经好了,他也该想想以后的路了,总不能让一个小女孩养着他吧!

既然以前的事毫无头绪,那就先顾一下眼前,他会什么?种地?貌似不会,可是看秋羽做起来也没什么难的,

他应该可以尝试一下,等她回来就和她商量一下吧!

临近傍晚时,天却下起了暴雨,雨水“嘀嗒嘀嗒”地打在房外的芭蕉叶上,对于诗人来说,这不为一番好景,

可是此刻的莫离,却皱起了眉。因为秋羽还没有回来,他开始担心了,心莫名的开始凌乱起来,

山路本来就不好走,现在又下起了雨,她该如何回家?在路上会不会遇到危险!种种的假设与猜想不断在脑海浮现,

让他无法再平静,拿起雨伞便朝山里走去。

雨势越来越大,一个白衣男子游走在山间变得更加的明显,疾走的步伐突然停住,闭眼宁听,

沙沙的雨声中,似乎有一声不一样的声响。

莫离猛然睁开眼睛,大步向前走去,远远的便看见一个女子的身影在雨中慢步前行,她的脚似乎不便,

心里莫名的涌出一股气,到底因为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秋羽一步一步的行走着,刚才雨突然下起,她急忙跑,希望在雨下大之前能回茅屋躲一下,可是谁知道由于跑的太快把脚给崴了,

真是祸不单行啊!突然感觉肩上一沉,扭头看去,不由一愣,

“莫离?”

不会是雨势太大她眼花了吧?!伸手揉了揉眼睛,睁开眼时人还在,惊讶得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莫离看了她一眼,略微无奈的将手中雨伞递到她手上,把她肩上的背箩拿过来背在自己的肩上,

膝微弯,手一拢,便把秋羽打横抱了起来,大步便朝山下走去。

颠簸把秋羽的魂拉回来,抬头看着正望着前面的男子,心里突然升温,雨水虽然有点冰冷,但是此刻的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

他,是特地来找她的吗?既然如此,那是不是代表,他是有一点关心她呀?既然关心她,那是不是又证明,

他还是有一点在意她的?想着想着,秋羽的脸莫名其妙的开始泛红,嘴角扬起的弧度开始扩大。

“你感冒了?”

头顶传来的声音吓了秋羽一跳,收回心神,罢了罢手,连忙否认道,

“没~~没有,我只是……只是发热而已”

男子听言,不禁眉头一皱,发热?现在温度早已开始下降,又加上正在下雨,不冷就好了,怎么会发热呢?

男子把她的羞涩理解成她是真的感冒了,因为现在她已经开始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了,为此,他加快了行走的步伐。

回到家里时,天早已黑了,莫离把她把到房间,伸手便要解她的衣服,秋羽吓了一跳,紧紧揪住自己的衣服,

防备性的往后缩了一下,紧张的看着他,

“你~~你要干什么?”

莫离停了下来,略微无奈的看着她,

“帮你把湿衣服脱下来,不然会感冒的”

秋羽见他一副认真的模样,而且眼里没有任何的不轨之意,紧张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缓缓低下了头,不敢看着他。

谁叫她自作多情了呢?谁叫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呢?原来,思想不纯洁的是她,而非他呀!

莫离看着她低着头,表情不停变化着,就知道这丫头又在魂游天外了。

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知道了她是一个很容易走神的人,有时候也会独自取乐,就像这时候,她可以理直气壮怪他时,

由于自己的走神,忘了要反驳他,而他自己反应过来后,些许的尴尬也因为她的魂游而告终。

无奈的叹了口气后,便朝屋外走去,不忘嘱咐道,

“赶紧把湿衣服换了,我去给你烧热水洗澡,免得感冒了”

秋羽本能的回了一声“好”便开始脱衣服,脱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反应过来后义愤填膺的吼道,

“是他不对好不好?!没经我允许要脱我衣服,是他耍流氓!我干嘛心虚啊我!!”

秋羽有个毛病,那就是反应不是一般的慢,可是,这种情况不是常事,有些时候她的反应比任何人都快。

秋羽洗了一下热水澡感觉好多了,可是崴到的脚还是隐隐作痛,她没有吭声,因为不想别人担心,即使她隐藏得很好,可是莫离还是发现。

秋羽被突然的抱起吓了一跳,本能的伸手搂紧莫离的脖子,紧张的仰望他,

“你……你干嘛?”

莫离并没有机会她,而是直接将她放到床上坐着,然后蹲下身来,伸手将她的鞋脱了,手轻轻地帮她按揉。

秋羽没有再出声,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神的人,他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情,感觉依旧冷冰冰的,

可是此刻的她,却感觉到温暖。

她突然想到,这个时代的人都特别保守,女子的脚只能给她丈夫看,虽然她没有那么封建,

可是,莫离应该知道吧!那他干嘛还不放手啊?而她,要不要提醒他一下呢?脑袋里胡思乱想着,

眼睛不自觉地盯着莫离看。可能是秋羽的视线太过于灼热,逼得正在“埋头苦干”的人不得不抬头相望,

对上他的眼睛,秋羽才自觉失态,急忙低头,可是脸颊的映红是骗不了人的。

秋羽的脚崴了,看着她一拐一拐地向厨房走去,莫离知道她是要做饭,见她眉脸露出的隐忍,

他的心莫名的颤了,控制不住自己向她走去的步伐。

秋羽被突然的腾空而起吓了一跳,扭头看向他

“你干嘛?”

最近,他老是动不动就将她抱起,虽然并没有别意思,可是突然的靠近总会让她不安,心头小鹿乱撞得厉害。

莫离并没有理会她的言语,而是把她抱进了卧房,转身留了句“饭我来做”,便出去了,留下呆愣住了的秋羽。

做饭?!莫离他居然说他要做饭!他会做吗?还是他以前本来就会,他没有提而已?既然会做干嘛不早说呀!存心的吧!

秋羽看着桌子上的饭食,低下头,眼里有说不出的黯然,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些东西是她永远不能碰的。

莫离见她不动筷子,夹了块肉放进她碗里,

“太瘦了,多补补”

她真的太瘦了,全身上下没多少肉,看着总让人有种心疼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关心与在意,

在不断溢出吧!秋羽看着碗里他夹过来的菜,就是不动,在莫离将要动怒时,慢慢开了口,

“我……我不能吃肉”

心里漫过一丝丝悲哀,小时候,她特别爱吃肉,可是,十岁以后,她就特别痛恨肉,因为它可以让她痛不欲生。

救他回来,知道他受伤过重,应该让他多补补,可是,想到自己不小心沾到会有什么后果,她就怕了。

莫离听言不禁眉头一皱,不可以吃肉?

“为什么?”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从他来到这里,就没见过她做过荤食,之前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多加在意,

现在听她这么说,这背后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了。

秋羽没有再说话,不能告诉他原因,可是又不想欺骗他,所以她只能选择沉默,心里却有种隐隐的不安,

是不是自己的隐瞒,会在他们之间形成隔阂?答案,她已不想去深究。

莫离见她选择了沉默,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后,便没再出声了,站起身便向外走去。

听见离开的步伐,她没有抬头,眼睛却不自觉的红了,手,紧紧的揪住自己的衣口,她不会去挽留,

因为她没有那个资格,不是吗?也许很久,也许才一会儿,一碗面放到了她的眼前,疑惑的抬头,

看见莫离在对面缓缓坐下,拿起碗继续吃他的饭,一刹那她呆住了,他……他不是走了吗?

莫离没听见声响,抬头看向她,见她愣愣的盯着自己,眼睛还残留着红意,无奈的叹了口气,

“别看了,吃饭”

秋羽回过神来,迅速拿起筷子低头吃面,没有再看他,尴尬吗?愧疚吗?貌似都有一点,可是,他既没有逼问,也没有离开,这是为什么?

莫离看着沉浸在思绪里的秋羽,眼神复杂不已,她的隐瞒确实让他有股火在蔓延,可是,她眼里的悲伤却刺痛了他,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情绪总会因她而转变。他开始在意了吗?答案,没有人告诉他,

连他自己也不能,可是有一件事他很肯定,他不想走。

各怀心思的两个人默默地吃着自己的饭,没有再交谈,可是,却有着说不出的和谐,可是这种和谐,

却即将被打破,没有谁能猜到命运的下一步棋会往哪里落脚,不是吗?时间就是一个训练营,它会把我们历练成残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