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悄无声息的开始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4320 2016-02-10 13:25:27

  微寒的秋日里,温暖的阳光可能是最好的礼物,对于受伤并坐在躺椅上的人来说,这也许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但是对于某人来说,也许,就是一种痛苦吧!

田地里的女子伸手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滴,抬头看了一眼晴空中的烈日,不由得感叹道,

“这鬼天气,怎么这么热啊!”

说完,又不得不弯腰埋头继续干,现在已经进入秋季了,再不把地里的庄稼收了,时间一过,可就晚了,幸好她的地也不多。

坐在椅子上 闭目养神的男子听到嘀咕声,不由睁眼望去,不远处的地里,女子正拔着萝卜,嘴里还在埋怨着无辜的太阳。

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他来到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对于以前的事,还是没有丝毫头绪。

他的伤,也慢慢开始好转了,以后,他又该去何处寻找他失去的记忆?

“干嘛发呆,你在想什么?”

秋羽看着他,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他的警觉性特别的灵敏,平常的时候,只要她一靠近,他就会有所察觉。

即使她刻意放轻脚步,他还是能立刻感觉到,可是刚才,连她来到他身边,他都没察觉,他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迷。

男子转身略凝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淡淡的回了她一句,

“没什么。”

秋羽眼神突然暗淡了下来,她想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对于他来说,自己始终是个陌生人吧!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认知让她心里有些不快。

秋羽低低回了一声“哦”便无声了。缄默在彼此间展开,秋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打破这安静,而那男子,也许根本不觉得这缄默里面的尴尬吧。

羽实在受不了,抬起头来想叫他,可是瞬间却又愣住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她怎么会知道!突然提起的勇气刹那化成泡沫,转过身慢走,闷闷地说了声,

“我去做饭”

当她的身影快消失在转角时,男子才扭头看向她,眼里有说不出的复杂,失忆的人,对周围的一切,都带有防备的心里

尤其是不知道自己为身负重伤的人,他,也不例外。

直到坐在木卓上吃饭,他们都没有说话,秋羽是不知道说什么,而男子,似乎安静惯了,没有打破寂默的打算。

秋羽低着头闷闷的吃着饭,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于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明天要去城镇一趟,估计后天回来”

在这里,她的土地不多,但是如果是养一个普通人足够了,可是,她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在很多地方都需要钱,

因此,她不只种地,还会去山上挖些草药去镇里卖。

明天便是赶集了,镇里的人很多,如果明天不去的话,就要等到下一个月,现在家里又多了一个人要养,所以,她明天必须得去把采来的药草拿去卖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根他说一声,

是怕他醒来看不到自己会担心?不,他才不会呢!他这么不待见自己,又怎么会担心呢?

秋羽啊秋羽,你别妄想了,人家根本不把你当回事,你在这里瞎想个什么劲儿啊!

男子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嗯”了一声便无下文了,缄默再次展开,谁也不愿打破。

第二天,天还没亮秋羽便起来了,她把饭做好后将锅盖闷着,怕他醒来吃时凉了。

全部收拾妥当后,看了一眼禁闭的门,转身便走,抬头看了一眼微微见亮的天空,当她回来时,他还会在吗?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屋里的人根本没有睡着,他只是闭着眼睛宁听屋外的一切,当她离开后,

床上的人才慢慢睁开了眼,看着床顶发呆,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天逐渐亮了,男子起身下床,照旧洗脸吃饭,坐在椅子上晒太阳,可是,看着无人的田地,

耳边没有说话的声音,突然感觉似乎少了点什么?可是他又不敢去深究,因为他怕答案会让他驻留不前。

夜晚,圆月依旧照,男子站在院子里抬头,却没有任何的心思欣赏,很多事,明明没有任何的改变,

却会因为一个人的不在而觉得略有不同了,可是,人在略懂或是迷茫时,总会选择逃避,因为那样,他们才会觉得安全。

这一晚,也许是他过得最漫长的吧,因为他没有回屋,而是站在院子里整整一夜,进秋的夜晚,其实有点冷,

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感觉,是他体内本就有内力护体?还是因为心里似乎缺了什么而忘了寒冷,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

中午的时候,秋羽回来了,远远便看见了依旧坐在椅子上晒太阳的男子,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来到他面前,弯腰微笑着看他,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你猜我给你买了什么?”

也许他不会知道,当她看见他还在的时候,心里充满了温暖,原来,有人等自己回家,是这种感觉啊。

昨晚在镇里宿,可是,她却睁眼到天明,因为总是在想,他会不会已经走了?会不会又回到了以前,

她又是一个人了,可是他没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刚认识的人有依赖感。

这种感觉,让她害怕,因为有些东西,从来没有拥有过,便不会觉得失去是一种痛苦,可是一旦得到过,

便不想再让它溜走,它是什么?每个人的定义都不一样,对于她来说,只是那一份温暖而已。

男子看着她映在阳光里的笑容,有片刻的失神,其实,对于她带来的东西,他一点也不好奇,可是,看着她那期待的神情,便不想弗了她的意,

“猜不到,是什么?”

秋羽咧嘴一笑,将身后的东西拿了出来,

“看,新衣服唉!”

一个多月了,他身上穿的还是他受伤时穿的那件,因为她家里没有男人的衣服,她又不能向村里的人借,

只好把他的衣服洗了又洗,让他将就着穿。

去镇里卖得钱的第一件事,不是买自己需要的东西,而是给他买件衣服,心想他看见了肯定会开心的吧!

子看着她像做了好事等待父母奖赏的孩子,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划过一丝异样,面上却没有丝毫变化,点了点头回应道,

“嗯,还不错”

听到他如此说,秋羽的笑容更加的明朗,将手上的衣服递了过去,略为期待的说,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一会儿你试一下合身不,不合我帮你改”

说完转身往家里去,来这里已经几年了,缝衣都不会的话,那她可以去死了。

男子看了眼离去的背影,看着手里的衣服,虽然布料很一般,可是摸着却很舒服,也许,因为她的心意在里面吧。

他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为什么现在他觉得这种关心的感觉,他想珍藏,是因为以前没有得到过吗?

秋羽把饭菜抬上桌,朝寝室喊了声“吃饭了”便坐在椅子上等他来,无聊的把玩着手里的筷子,听到声音转过身,却瞬间愣住。

衣衫如雪,青丝垂钓,眉眼似箭,深瞳如海,在加上他那俊朗的五官,活脱脱一个男神嘛!她是个二十一世纪的人,

美男子她见得多了,电视荧屏上的俊男美女,不管他们整没整过容,出来的都是精致。

是像他这种,浑身散发着一种令人畏惧的寒气,却又有让人想靠近的魅力,举手投足间的霸气,

有些人天生就有种说不出的气质,他就是这种人。

秋羽突然间有种感觉,他的身份绝对不是非富即贵那么简单,这种认知让她莫名的心慌,有点怕了,

也许就是因为不知道他的来历,而自己对这个陌生人却产生了依赖感,这让她觉得危险在靠近。

在男子抬头看过来的瞬间,秋羽低下了头,因为她知道,如果和他对视的话,她的心思是瞒不过他,

为了不打破现在的相处模式,她只能闪避。

手摆弄桌子上的盘子,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心虚,嘴里却由衷的赞道,

“你穿着真好看”,

脑海里浮现他的模样,脸不禁泛红,原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是没有道理的。

男子看到她脸上的红晕,心里不由的一悦,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来到饭桌坐下,拿起碗筷才回应,

“你的眼光不错”

秋羽嘴角不由的微扬,两人开始默默地吃着饭,食不言寝不语,可是,如果心里真的有话,谁能真的憋的住啊!

秋羽微微抬起头来,看着他默默的吃着饭,没有任何的表情,轻声开了口,

“那个,对于以前的事,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其实,她最想问的是这个,最怕知道的也是这个,可是,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要说的还是要说的。

男子的手微顿了一下,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沉声道,

“没有”

秋羽听言,忍住心里的激动,平和的看着他,温和的说

“你不用担心,也许过段时间就想起来也说不定”

听到他没有想起来的答案,心里竟然有松了一口的错觉,也许是因为,想起来后他便会离开吧!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那么坏心,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那么想,上帝,请原谅她的自私吧!阿门。

男子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做了事,他是很想知道自己的过去,因为没有开始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可是,恢复记忆这种事,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的问题。

秋羽看他不怎么在意,心里不禁有种淡然的感觉,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犹豫与害怕的开了口,

“呃~~那个,在你恢复记忆前,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喂’或是‘你’吧?”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她已经想开口好久了,可是一直找不到适合的时机,如果现在不说的话,不知道又要等多久。

对面的男子听言,停住动作,抬头看向她,嘴角微微上扬,问道,

“所以呢?”

秋羽略为忐忑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并无不喜之色,再次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所以我觉得在这段期间,你还是有个名字好一点”

顿了一下,看见他示意自己继续说下去的眼神,秋羽轻轻一笑,

“你想叫什么名字?”

男子眼里走过一丝复杂,可是凭女子的观察力是看不出来的,低下头继续吃饭,

“叫什么都无所谓,名字不过一个称呼而已”

反正对于他来说,叫什么都是暂时,等他恢复记忆了,属于他的,终究是他的,不是他的,他也没打算继续将就。

现在的他,不会知道一切,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有些东西,即使你不想要,命运也会硬塞给你,

可是有些东西,你想要,却不见得它就会给你,世事哪有尽如人意。

秋羽见他一副莫不关心的样子,心里不禁一恼,这可是他自己的事耶!他却给人这态度,什么人啊!话不由自主地就溜了出来

“我看你叫‘冷漠你’最合适不过了”

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谁面对你,你都是一副“冷漠你”的样子,你不叫这名?谁叫啊!

男子听言,抬头看着她,虽然没有任何的怒意,可是那眼神,却让秋羽有了进入寒冬的感觉。

秋羽的恼意瞬间化为乌有,只要是人,被他这么一看,再大的怒火,刹那也会变成泡沫,低下头,一副受委屈小媳妇的模样,

“呃~~~我的意思是,叫~~叫~莫~离,对,就是叫莫离!”

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深怕他一句驳过了,对于他的冰山,她可是畏惧啊!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唉!

为什么是她看他的脸色,而不是他看她的呢?这什么世道啊!

秋羽见男子没有说话,低下头继续吃饭,仔细看了一下他的神色,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依旧,他没有说话,那是不是~~

“莫离~~?”

秋羽小心翼翼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其实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毕竟,对方不是一座普通的冰山嘛。

对面的男子没有任何反应,在秋羽泄气夹菜吃饭时,机不可闻的听到一声“嗯”,她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莫离?”

对面的男子有些不耐烦又无奈的抬头看她,

“吃饭”

即使语气有些让人恼火,秋羽还是很开心的笑了,

“哦,知道了啦,吃饭~~吃饭”

他没有反对,他接受她取的名字了。

这个认知让她心里像吃了蜜一般,如果她知道,这个名字将会让她欢喜让她忧,眼前这个男子会给她平静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她知道,她的心从此不再受她控制,她还会那么开心吗?可是,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如果,所以注定了他们纠缠不清的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