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2-10上架
  • 167592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心痛已默然.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4176 2016-02-10 13:19:04

    白衫随风摇曳,夕阳笼罩着整个山峦,清凉的微风吹动了女子发上的碧簪,如此的相称,悲凉,却又为何从此生?  

  秋羽看着那抹绝然的背影,逆着光,以至于连背影,也让她看得如此的吃力。  

  他,龙天夜,她倾尽所有去爱的男人,却不曾得他半点真心,为了他可以连命也不要,可是,他的心,依旧不会为她所动,因为,他的心里早有人,一切,  

  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  

  看了眼远处的夕阳,嘴角微扬,笑意里又含了多少的悲凉?夕阳虽然无限好,可惜,已近黄昏,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去看夕阳,但,这也是最后一次。  

  收回视线,看向指着自己的长剑,这把剑是他护卫冷清的,她曾经得到把玩儿过,如果知道有一天,这把剑会指着自己,当时会不会把它毁掉?  

  毁掉了就不会有今日的结果了吗?如果毁掉一把剑,便可毁灭那人的冷漠绝决,那她一定不惜一切。  

  可惜一切的一切,在很早以前便注定了,她种下的因,才会有今日的果,飞蛾扑向火时,是快乐的吧,生命消失的瞬间,即是永恒,如果初时,  

  知道救了他,便注定要爱上他,还会死在他手里,她想,她还是会救他,因为,她别无选择。快步上前,握住剑身,还来不及感觉到手疼时,  

  已用力将剑刺进自己的心口,疼痛瞬间蔓延开来,身体向后倾去,她终于看到,那抹身影转身了,他眼里为何会有震惊与慌乱,这一切,不是他一直想要的吗?  

  身体没有坠落于地,落入了她梦寐以求的怀里。  

  龙天夜感觉她的身体似乎瞬间没了重量,仿佛随时会消失,心莫名的慌了,这一切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她死了,他的痛苦也就没有了,  

  体内的魔血会随她的死而消失,他不用再担心自己魔性发作伤害身边的人了,做梦都想杀的人,现在终于要死了,他应该开心才对,可是,他一点也不快乐!  

  手,迅速点了她的穴,可是她的血却流个不停,欲运输内力进入她身体,替她护住心脉。可是,女子却伸手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施救,  

  眸一动,看向怀里脸色苍白的女子,她的嘴角慢慢渗出血,血,似这夕阳般的红艳,可是,他无遐欣赏,只觉刺眼,刺得他的心也微微疼了起来。  

  秋羽伸手,吃力地抚上他的脸,嘴角绽放着原始的笑容,痛吗?不,原来,当痛到不能再痛时,一切不过为莫然,如森林里的湿地,不直一晒。  

  “你说得对,冷清的剑好锋利,以前我怎么连柴都劈不了呢?”  

  龙天夜握住她的手,让它紧贴在自己脸上,脑袋里浮现那日,她拿着冷清的剑,使劲儿的砍树,可是树始终动也不动,她气极,将剑一丢,抱怨道:  

  “什么寒烈?明明就破儿剑一把,连树枝都砍不了,当废铁卖,还不见得有人要呢!”  

  冷清的剑一一一寒烈,是江湖上排名前五的,却被她说得如此一文不值,想来不搞笑吗?秋羽看着近在咫迟的他,手贴在他的脸上,明明如此之近,为何她会感觉那么的远?  

  “龙天夜,现在才发现,原来我爱的不是你,我爱的是莫离”  

  那个虽然失去了记忆,却说过会娶她的莫离,可是,在龙天夜苏醒的那一刻,她的莫离消失了,永远也回不来了。她有机会可以让他回来时,却犹豫了,那个没有过往一切的莫离,她知道是她想要的,可是,却不是莫离自己想要的吧!就算再爱他,她也没有权利主导他的他的人生。  

  可是心里,还是隐隐的期盼着,他能记起属于他们的一切,让他知道,他不只是龙天夜,也是她的莫离。可是,  

  被此人弄得遍体磷伤后,自己才醒悟过来,也才认清了事实,他不是莫离,她的莫离虽然冷漠,却拿她没辄儿,会温柔以待,为了自己甚至可以不惜生命,他又怎么会舍得伤害自己呢?  

  听言,心微震,眸一沉,看到她嘴角扬起自讽的笑意,心,不由的疼了,  

  “别说傻话,我不就是莫离吗?我这就带你回去治疗”  

  说着就抱着她起身,他能感觉到,她的气息越来越弱,这感知让他害怕,这种从未有过的害怕才让他瞬间惊觉,他不能让她有事!  

  秋羽一愣,随后便释然,摇了摇头,轻声道,  

  “你终于……肯承认,你是莫离了,可是……可是你是龙天夜,不是莫离,他永远也回不来了”  

  她一直在逼迫他,叫他承认,他就是在神龙村说过会娶她,用生命保护她的男子,可是,他一直在否认,以伤害她的方式,告诉她,他不是!  

  她的心凉了,也醒悟了,可是他却在此刻承认了,会不会讽刺与滑稽了一点。看着他的视线开始模糊,突然感觉好冷,不自觉的伸手揪住他的衣服,  

  身体向他怀里靠近,嘴里喃喃自语,  

  “小离……小离……”  

  脑袋里浮现那日离别的场景,她身着红嫁衣,微笑着向他挥手,其实真的不愿他走,可是,却找不到挽留的理由。  

  莫离,莫离,莫要分离,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一个名字根本改变不了什么。是我自己一个人太久了,所以希望你永远留在我身边,是我太贪心了吗?不然的话,为什么老天连我这小小的心愿都收走?其实那一次,我真的不想,很不想让你走的。莫离,如果你知道,那是最后一次,你会不会,放开我的手?如果知道,那是最后一次,我绝不会笑着说再见。  

  莫离,你失信了,你说过,不会让自己比我先离开,因为先离开的人会少些痛苦和无助,你不忍心让我承受那些,可是,你还是先我离开了,  

  你怎么可以?如果黄泉路上,我找不到你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迷糊,莫离,我好想你,好想……好想…。  

  龙天夜行走的脚步突然顿住,他的心,感觉不到她心跳的频率了,紧拽着他衣物的手,慢慢下斜,在空中摇曳,直至停止,眼角滑落的泪,在空中划出美丽却凄凉的弧线。  

  血,将她洁白的雪影绫衫裙染成红色,宛如那日,朝唐之上,她娇艳的嫁衣,可是,仿佛又不是那一次,好像是在个山坳里,周围是群山如壁,绿树似锦。  

  她身着嫁衣,微笑着向他挥手,眼里的无奈与期待,隐藏,嘴在无声说着,好像是:  

  “我等你回来,与我拜堂”  

  这是她曾经说过的,他们以前便相爱吗?可是为什么他脑袋里一片空白?即使如此,他知道,他就是那个要与她成亲的男子。  

  没有任何时候比此刻更为笃定,可是,为什么到此刻,他才翻然醒悟?垂目看向怀里的女子,她的气息在倾刻间失然了,离开了,为什么嘴角扬起了笑?  

  为,终于离开伤她至深的他?有什么东西在冷烈的空气中划落,在鲜艳的夕阳下,画下一道离别。  

  龙天夜看去,心不由一颤,眸瞳暗沉,地上,一条红色的细绳,绝然。  

  这条红绳,从他掉崖苏醒后,便一直系在他的手上,几次,想把这可笑的东西摘掉扔毁,可是最后,终究罢了手,一种暗暗的情绪,在无形之中,束缚着他。  

  看着它,再看看早已断气的女子,脑袋里突然闪出一个画面:  

  青山,翠树,绿草,一个笑容满面的女子,似水的目光流淌,白玉的脸庞荡漾,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调皮的俯身,轻语道,  

  “小离,我有件宝贝,猜对了便给你,猜不对的话,我只好给狗狗阿黄咯!”  

  男子轻笑,继续看手里的书,谁,又能察觉到,他眉宇间的那种定然,属于男性啻沉的声音传来,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女子一听,不乐意了,脸一沉,反驳道  

  “照你这么说,人还奋斗努力干嘛?直接等命里有的出现不就得了,这样的人,废物一个,只会等待上天的施舍”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莫强求’?古人,也有犯错的曲意的时候,如果万事拘于这句话,那世间便不会有那么多人,为功名利碌而机关算尽了。  

  男子眉头微锁,眼,终于从书本离开,看向面前的女子,  

  “那羽儿的意思是,我是废人一个咯?”  

  女子一愣,听语,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低下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眉宇间又带着点点的委屈,如蚊子般细腻的声音传来,  

  “我…只是…说说而已”  

  男子看着低下头的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的她,叫他如何气?心里稍微的异样,在倾刻间化为乌有。  

  事实,他知道,她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并没有其他任何意思,只是,想逗逗她而已,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却让她皱眉了。突然间,  

  有点怨恨自己,对于这个女子,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女子,居然心生了不舍,为的,只是她眉宇间的一点委屈。  

  “我知道”  

  听言,女子迅速抬头,看到男子嘴角扬起的笑意,不禁一怒,  

  “你……你耍我?逗我好玩是吧!?”  

  男子平淡的看了她眼,低头陆续看他的书,轻语道  

  “挺好玩儿的”  

  女子一听,气得眼冒红光啊!可是,忌弹他过大的力气,他,似乎还会武功,要不然,她饶不了他。  

  转身,哼了一声,好女不和男斗,准备离开,可是,突然想到手里的东西,便停下了脚步。  

  看着手里的红绳,想到他之前为她受的伤,气,无声息失去了。男子嘴角始终隐着笑意,眼虽在书上,可是心,却早已脱离了轨道,她的任何举动,  

  他俱览无遗,她的心思,他焉有不知道?眼角瞄到了她的转身,明明已是意料之中,可是心里的感觉,很浅,却是满心充盈。  

  秋羽在他旁边坐了下来,粗暴地拉过他的手,张开手,将手里的红绳认真地绑在男子左手的手腕上,嘴里嘟囔着威胁道,  

  “这是我头发和开光的谱线,结合而成的平安绳,敢弄掉的话你就死定了!”  

  男子静静地看着她,眼里除了温柔,还有深邃的复杂,  

  “不会弄掉的”。  

  女子微愣,抬头看向他,也许是他的回答愉悦了她,不禁裂嘴一笑,  

  “我打的可是死结,想弄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主持师傅说了,我死了,平安绳才会自动脱……”  

  后面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在她发呆之际,男子的唇舌早已簦堂入室,将她嘴里的甜美尝尽,在她呼吸困难,头向后仰,想脱离他的侵犯时,  

  他却似乎早已料到,一手托住她的后脑,也顺势将她压倒在青青的草地上,身体压在她的身上,但,怕自己的重量压坏了她,以手肘轻微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初时,他粗鲁的占有,似乎报复她的退缩,托着她头的手,用力将她向自己压来,舌尽情横扫她的腔地,霸道而充满了占有欲,可是,一会儿,  

  动作轻缓了下来,轻轻的吻着她的唇,像春雨轻细地俯吻着大地。秋羽满脸通红的看他,嘴唇的红肿控诉着某人刚才的野蛮,眼里的怒火被羞涩所掩盖,  

  把本该愤怒的模样,呈现出来的却像被丈夫调戏的儿媳。男子含笑看着她,也许是被他看得不自在,她垂下头去数草根,可是红到了耳根的羞涩,却怎么也无法掩饰。  

  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不喜从她口中听到那个“死”字,上次看到她那似乎要离开人世的模样,他的心,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慌乱,他要保护她,不只是她救了他,他的心告诉他,它知道为什么。  

  龙天夜看着地上的红绳,脑袋里不断重复着一个声音一一一  

  “当我死了,红绳就会自动脱落……”  

  她离开了吗?她不会知道,只要他不开口,冷清是不会动手的,她死了,他便解脱了,可是,“动手”二字在嘴边盘旋,却怎么也无法说出,他从来都是果断与冷血的。  

  可是,一个女子,一个害他沦为“嗜血魔君”的女子,他却心生了不忍,舍不得,居然是舍不得!在他的记忆里,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大街上,  

  一身狼狈的她,眼里充满悲伤与疑惑,轻唤着“小离”这个名字,一个他陌生,却又熟悉的名字,他有种忽然之间的笃定,她就是自己醒来后,感觉自己变了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