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流光暗影世世随

第十六章 战场!我为王,谁与争锋(下)

流光暗影世世随 早茶月光暖暖 3180 2016-10-21 23:30:53

  “你就是天御的带兵元帅?”赫连坚一脸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眼中还带着丝丝嫉妒。“强弩之末,休要多言”夏侯凝馨目光闪着亮辉,一脸悠闲。“你……”“话不投机半句多,开始吧!”夏侯凝馨打断赫连坚,扬了扬精致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赫连坚。

赫连坚的怒火很轻易的被夏侯凝馨挑起,号令身后的士兵开始发动进攻。宋都尉见状,正准备带兵进攻,却被夏侯凝馨拦了下来:“你们不用急着去送死,本帅坐太久了,先到对面活动活动。”听了这话,宋都尉已经石化在了当场。只见夏侯凝馨腾空而起,整个人如羽毛一般,飘向对方扑过来的军队。宋都尉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见此情景,立刻下令全军警戒,毕竟他想凭借一己之力退敌军,哼!怎么可能。可宋都尉却见到那白衣男子像生命的收割机一般,身影掠过之处,敌军士兵应声而倒。玉指舞动,她用最简单方式,独自一人面对向她扑来的敌军士兵,何等气魄有何等自若!夏侯凝馨在进入皇宫前,娘亲交给她一本书,上面介绍的就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以及怎样用巧劲给对法致命一击。

夏侯凝馨噙着一抹笑意,脚步微移,在他们的脊椎骨第七节上用力一按,“咔嚓”骨头断裂,士兵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倒地身亡。就在夏侯凝馨忙着应付这些人时,却未发现躲在灌木丛中的男子,正一脸震惊的看着夏侯凝馨。那些士兵被杀怕了,将夏侯凝馨围住,却踌躇的不敢上前。夏侯凝馨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掐破指甲缝中的毒气丸,淡紫色的毒瘴以夏侯凝馨为中心快速扩散开来,又是一片士兵倒地。夏侯凝馨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脸色发青的赫连坚,踏着轻盈的轻功重新回到自己的马背之上。赫连坚起初是被夏侯凝馨利落干净的杀人手法震慑住了,而现如今见到这么多士兵都因自己的一时疏忽丧命,气得他青筋暴起,也不顾什么计谋了,直接与天御的军队正面攻击。

夏侯凝馨见目的达到,也并未多说,抽出纤腰上的软剑,一蹬马背,夏侯凝馨默运内功,将内力集于软剑之上,冲着赫连坚的咽喉就刺了过去。赫连坚见势,拔出佩剑,想要抵挡,可是夏侯凝馨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吗?夏侯凝馨手中的软剑可是有着“百刃之君”、“诸器之帅”之称的千珏剑,可刚可柔,可攻可守。赫连坚见夏侯凝馨一脸杀意,心中不由有些发凉。可没想到的是,夏侯凝馨剑锋一转,在他的铠甲之上刻上了一只大乌龟。夏侯凝馨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作品,就向着自己军队的阵营飞去。天御的士兵看到赫连坚盔甲上的乌龟,都不禁笑了出来。而夏侯凝馨也无良的说:“赫连坚,你还真是出了名的自恋啊!带兵打仗,你把自己刻在盔甲上,是要让我们天域大军都记住你的英姿吗?”赫连坚听了这话,脸都涨的通红:“臭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对不起啊,本帅是没有欺负人的习惯,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四肢健全的残疾人!只不过,本帅见到你,总会联想到一个很恶心的东西。所以,赫连坚,你要谅解本帅啊!”四肢健全的残疾人?哦,那不是脑残吗?!元帅骂人真是一点脏字都不带!宋都尉暗自腹诽。“行了,将士们!这笑话也看够了。咱们就回军营吧!不要和四肢健全的残疾人相处太久!”夏侯凝馨调转马头,向着军营奔去。而后又对着赫连坚说了这样一句话:“赫连坚,你要偷袭的话,可以试试!”赫连坚气的都快要晕厥了,自己虽是有偷袭的想法,可那臭小子诡异的杀人方法,去偷袭和去送死就可以基本画上等号。真是该死!“回军营!”赫连坚带着剩余的士兵灰溜溜的回去了。回到军营的赫连坚坐在主坐上,怒声咆哮:“你们都是一群没用的饭桶吗?连个人都找不到!还要你们何用?”

跪在他面前的将领都是敢怒不敢言。他们今日的心情被来就不是很好,国师失踪,那人诡异的杀人手段。现下军心不稳,士气不高。他竟然还是这般对待手下,果真是不懂得带兵之道啊!此时此刻,夏侯凝馨处。今天见识到元帅的身手,宋都尉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元帅,末将竟不知这世间有这等轻易地杀人手法。”“嗯,吩咐下去,就说这次退敌有功,元帅下令,停训三天,开庆功夜宴!”夏侯凝馨随手脱下斗篷,走向桌案拿起地势图研究起来。“元帅,这......会不会太早了?”宋都尉皱了皱眉。“开,夜宴不开,内奸怎么引出来啊?”夏侯凝馨笑的一脸狡黠。这笑容倾国倾城,但此时此刻下宋都尉的眼中怎么看怎么像一只蓄谋已久的狐狸:“是,末将领命!”夏侯凝馨见宋都尉走了出去,才疲惫的坐下,揉着自己的纤白的葇荑,暗自叹道:“这体力下降的真是快,这才三天未训练,就有些吃不消了。”当晚,将士们围坐在燃起的篝火旁,各个笑容满面,拿着酒碗大口喝着浊酒,好不热闹。夏侯凝馨应付不了这样的场面,就独自拿了一壶酒,倚靠在平躺在地上的干枯树干。素手执杯,仰头,清酒一饮而下。

夏侯凝馨灿若流星的眼眸在那些将士们的面庞上一一划过。

淡笑一声,看来马上就要有人露出狐狸尾巴了!赫连坚,亏你自诩足智多谋,看来也是不过尔尔。连续三天,敌方的军队再无任何动静,仿佛寂静的有些可怕。此时,赫连坚营帐内。赫连坚正笑得一脸阴险:“臭小子,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夜幕渐渐降临,不知不觉已到了午夜。夏侯凝馨和众将士并未和衣而睡,而是在练兵场上整装待发,就等赫连坚他们送上门来。果真,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赫连坚的军队开始准备偷袭。当士兵们潜入夏侯凝馨的驻地,定睛一看,发现营帐内竟无一人,顿时才反应过来自己中了计,正想快速撤离时,却被惊天动地的喊杀声给吓懵了,他们快步走出营帐,发现夏侯凝馨正带领着众人,对他们进行围剿猎杀。他们的行动就像是一批训练有素的狼群,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些猎物。赫连坚见此情景,一张脸上都结满了寒冰,半晌,才艰难的吐出这样几个字:“你敢耍我?”

夏侯凝馨还是那样的云淡风轻,波澜不惊:“本元帅要是没记错的话,我应该告诉过你,不要偷袭啊!可是本元帅没想到你竟是这样一个锲而不舍的人。”“你!”赫连坚气急了,拔出佩剑,就向着夏侯凝馨的心口刺去。夏侯凝馨眼眸中的那一丝玩味顿时隐去,沉静如水的眸光里没有一丝情绪的外露,此时的她,就像是无边的黑夜让人猜不透,触不清。夏侯凝馨周身气场大变,凌厉而又敦厚。夏侯凝馨拔出眼见的软剑,电光火石间,杀气自现。不过三四招式,赫连坚就以略处下风。夏侯凝馨见他如此,慢慢收了手,睨了他一眼:“战场不适合你,像你这样的人,如是没人保护,便只会是剑下亡魂,场上炮灰。”赫连坚见此,依然有些颓败,但仍然倔强开口:“本帅之所以如此,只是想为百姓谋得更广阔的天地罢了。”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世间大势如此,你又为何如此执着?”夏侯凝馨兀自将剑收了起来,开口问道。“那你也不是收那皇帝老儿之命,来迎战,不是吗?”“天御皇帝爱民如子,勤恳执政。本元帅这次前来只是要平乱。你们赫连国的人虽个个骁勇善战,以一敌百。可是性子嚣张跋扈,妄自尊大,对文人嗤之以鼻。这样一个只知道打江山,却不知如何守江山的民族,又会走得了多远?”赫连坚听了这一席话,微微愣神,看着夏侯凝馨,有些不可思议,但内心还是服了,自嘲的笑道:“我与你相比,终究......还是输了。不过,你的那句——说什么本将军不适合战场,这我可一点都不会赞同。身为赫连国的子民,要是连仗都不会打,那就枉为赫连国的人了。这次,是本将军大意了,但下一次,本将军绝不会在中你的计了。”夏侯凝馨微微汗颜,这性子还真是一点都不坦诚啊!“臭小子!投降书,本将军明日就派人送去。但本将军不会散罢甘休的!”赫连坚带着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士兵们回去了。而那些站在原地的军人们更是傻了眼,他们的元帅到底对那人做了什么?竟连投降都能说得这样轻松?夏侯凝馨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尸体,心中微凉:“他们终将还是马革裹尸,还不得吗?”夏侯凝馨压下心中的不忍,冲着站在原地的将士们高声喊道:“众将士们!听我号令,拔营回京!”众将士们听到这句话,心头暖暖的,终于可以回去了,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是!是!是!”众人气如洪钟,响亮的说出了那份属于天御的荣耀。

仅仅三天,便暂解天御之危。夏侯凝馨望了一眼天空终于——要回去了吗?---------------------------------------第十六章 完-----------------------------------------

早茶月光暖暖

呼,sorry啊,更的有些慢。早茶好生抱歉。不过,早茶是枚学生党,今天刚看完初中的老师们,心里暖暖的,但也有很多不舍与怀念,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呢?反正,今天的早茶感慨颇多,感触也颇深(读者:快看!早茶又装13) 早茶......尴尬飘过 ~ ~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