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流光暗影世世随

第十章 及笄宴会(上)

流光暗影世世随 早茶月光暖暖 2092 2016-08-14 22:12:59

  夏侯凝馨气呼呼的回到了凝羽轩,就见梅兰竹菊四人依次排开充满欣喜的说道:“恭喜婉丽嫡公主!”夏侯凝馨整理好了心中的情绪,示意她们起来,好奇地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只是一个及笄礼而已啊?”幽兰继续开口说道:“皇上刚才派季公公捎来口讯,说是要为公主连办三日及笄宴会,这在天御是从里没有的。”幽兰温婉的声音染着淡淡喜色。

“那宴会上会有什么人参加?”夏侯凝馨坐在铜镜前,一点点的褪去头上沉重的首饰,将墨发轻轻放下,询问道。“到时出席的大多是宫里的公主皇子,以及王爷,不过听说其余三国使者也会参加。”幽兰轻声开口。“还真是阴魂不散!幽兰,你去向父皇谢恩,就说本宫知道了。”“是,公主”幽兰走了出去。“墨菊,本宫要沐浴,你去准备一下。冬梅,隐竹,你们帮本宫去准备一下明天要穿的 那件银紫色的齐胸瑞锦襦裙。”夏侯凝馨起身,走向汤浴室。

一切准备妥当,夏侯凝馨屏退三人,赤脚走向热水池,慢慢褪去真丝寝衣,雪白的玲珑娇躯就这么显露出来。没入水中,水面上漂浮着片片桃花,遮住了水中的春光。晶莹的水珠如珍珠在夏侯凝馨的墨发上滚动着,蒸腾的水雾在夏侯凝馨如蝶翼翩飞的睫羽上凝成朦胧一片,长发在水中肆意飘动双手捧起一捧清水,琉璃水眸望着水出神,就在这时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一闪而逝的模糊画面:有一个稚嫩的身影仿佛很喜欢在水中游泳的另一个身影。夏侯凝馨很想要看清楚那两道身影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只可惜那画面太过模糊,而且消失的速度很快,夏侯凝馨什么也没记下来。夏侯凝馨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也没了沐浴的好心情,站起身,如玉藕臂拿起放在托盘里的寝衣,仔细穿好,将湿濡的头发用锦帕擦拭好,附身熄灭了烛火走到床上放下紫色床幔,睡去了。

翌日......

夏侯凝馨穿戴好衣服,乘上较辇,就去往御花园。在较辇之上,夏侯凝馨想着父皇捎来的口谕,心中一阵无奈:父皇也太着急了吧,自己明明才刚及笄,就这样要将自己嫁出去?不过,父皇也真够聪明的,儿时答应自己,婚配由自己决定,于是就专门为我开了这么一场宴会,要我自己去选。

“公主殿下,我们到了。”冬梅的话吧夏侯凝馨的思绪拉了回来。“嗯,本宫知道了。”夏侯凝馨伸出纤纤玉手,拨开纱幔,向御花园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见一个比自己小的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明艳至极。在众位男子的爱慕眼神中巧笑嫣然。“冬梅,那位女子是谁?”夏侯凝馨有些好奇,明明那女人眼眸并不清明,甚至还有着浓浓的戾气,为什么要故意装出这样一副柔弱风情的样子呢?真是好生虚伪?!冬梅顺着夏侯凝馨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当冬梅看到夏侯舞雪那张扬伪善的面孔,眸中一阵鄙夷,不过还是淡淡的回答:“回公主,那是天御二公主夏侯舞雪。”“噢?就是那个以《霓裳羽衣舞》一舞成名的二公主?”夏侯凝馨单手托着香腮,慵懒的说道。

夏侯凝馨虽然九年没出凝羽轩,但并不代表夏侯凝馨的消息闭塞,她对于这个二公主还是知道的。“公主殿下,您要落较吗?”冬梅并无波澜的看了夏侯舞雪一眼,但任凭冬梅怎么平复自己的心绪,还是藏不住一脸的嫌弃。“算了,暂时先不要先去了,否则啊,说不定会遭人记恨呢!”夏侯凝馨一脸好笑的看着在人群中的夏侯舞雪,夏侯舞雪在夏侯凝馨的眼中无非是个双面小丑罢了。既然有这人帮着应酬,倒不如自己不下较落的一清静。“公主殿下,幽兰看前面有一凉亭,不如去那看好戏如何?”幽兰很清楚夏侯凝馨的想法,体贴的询问,想要征求夏侯凝馨的意见。“幽兰,还等什么,前面带路!”夏侯凝馨一脸喜悦。较辇避开人群,来到凉亭,可是冤家路窄。

在凉亭之内,夏侯凝馨遇到了最不想看到的南宫寒明,得,好不容易心情能好一点,却是又遇到了他,于是夏侯凝馨冷声开口道:“冬梅,咱们回去吧,本宫觉得这不是看戏的好地方。”“是,公主殿下。”冬梅向坐在凉亭中冲着夏侯凝馨使劲抛媚眼的南宫寒明行了一礼,准备离开。“婉丽公主,今日宴会结束,可否到氲雨台小聚片刻,寒明有一事相求。也是为了昨晚之事向公主道歉”南宫寒明优雅性感的天籁嗓音有着丝丝威胁。“太子殿下大可不毕如此,冬梅落较,你们四人先退下。”

夏侯凝馨一脸戒备,看着南宫寒明宛若谪仙般的俊颜,有种咬牙切齿的滋味,见冬梅四人退下,夏侯凝馨并没有出较撵的意思,端坐在轿中:“太子殿下,你与本宫不熟,称呼还是不要这般热络。”“呵呵,太子妃还是这般幽默。”南宫寒明朗笑出声。夏侯凝馨皱了皱柳眉:“太子殿下,你到底有何事,要拜托我一介久居深宫的女流之辈?”“公主真是说笑了,那些女人如何能跟第一情报阁:芙凌楼的楼主相比呢?”夏侯凝馨听到这个,心中咯噔一下,不过很快冷静下来,面容上寒气逼人:“南宫寒明,我不想和你在纠缠下去了,到底是何事?”“这事不难,公主能否帮我找一个人?”南宫寒明见她是真的生气了,只好收起一脸的玩世不恭,一本正经的回答:“那是一个女子,和公主同龄,也是二月生的,只不过是一个乡野村妇,名唤:沐慕”夏侯凝馨冷冷的面容上当听到沐慕二字时,又覆上了一层青苔:“太子殿下,这人本宫会派人去找,不过人海茫茫,本宫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好,那本太子就静候佳音了”南宫寒明见夏侯凝馨答应了,暗红的潭眸有着深邃的目光,看来夏侯凝馨一眼, 离去了......

早茶月光暖暖

早茶:“凝馨,凝馨,你觉得南宫寒明这个人咋样啊?是不是很帅呢?”夏侯凝馨:“你是谁?”早茶:“哈哈,我,就是那威武不凡,霸气侧漏,邪魅张狂的南宫寒明的亲妈(当然也是你的亲妈)”“哦!就是你安排南宫寒明和我相识,然后让南宫寒明与本宫作对?”夏侯凝馨周身冒着冷气。“额....这个....那个....其实我和南宫寒明不熟的,美女,表误会啊!”早茶背后一阵阵凉意,转头看去,南宫寒明正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早茶:“亲妈!?早茶,本太子要和你去角落里谈谈可好?”早茶已被冻僵,心中腹诽:“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ps:小剧场,奉上!大家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呢!(先不说了早茶去吃药了,丫的,寒明也太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