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流光暗影世世随

第十一章 及笄宴会(中)

流光暗影世世随 早茶月光暖暖 1863 2016-08-16 22:38:46

  夏侯凝馨思索着:“南宫寒明到底想干什么?等等,二月生的,与我同岁,并且也叫沐慕。这......不会是我吧?哼,怎么可能?冬梅,起较!”冬梅命太监抬起轿子,回到御花园的宴会上。

御花园入口的宣报太监,见梅兰竹菊四位嫡公主的贴身侍女,立刻高声宣到:“婉丽嫡公主驾到!”这时,人群中一脸娇笑的夏侯舞雪秀气的眉毛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却一闪而逝,立即换上亲密的媚笑,莲步轻移,走上前去。柔媚入骨的声音叫在场男子心神都为之荡漾:“舞雪拜见婉丽姐姐,婉丽姐姐万福。”

此时的夏侯凝馨并未落较,所以众人的目光都炽热的看着夏侯舞雪。紫纱轿中,夏侯凝馨很不想搭理夏侯舞雪,所以什么话都没说。夏侯舞雪唇角勾起一个阴冷的弧度:“婉丽姐姐,你该让众人起身了。”夏侯舞雪的声音虽不大,但还是清楚的落入在场众人的耳中。宴会上的众位皇室贵胄心中都有一丝不悦。夏侯凝馨听到夏侯舞雪这话,不急不缓的拿出一本兵法书,一页页的翻着。夏侯舞雪矫揉造作的起身,走上前去,煞是贴心的提醒道:“婉丽姐姐,婉丽姐姐。”夏侯凝馨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合上书,那恍若黄莺出谷的婉转,又如玉石相击的清脆,带着缕缕清冷,缓缓开口道:“各位,请起。冬梅,落较。”

冬梅恭敬地行了一礼,命太监放下较辇。在场男子就见到一位身着紫衣,身材窈窕。面不妆而粉,唇不点而红,十指交缠,置于腰前。双眸如星辰,熠熠生辉。柳眉如远山,空灵绝美。男子们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传说世间男子在心中都有一个完美的初恋女子,而站在他们眼前的夏侯凝馨,就是这样一个可人儿。而夏侯舞雪见到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美丽的脸庞登时就变得的扭曲,狰狞,艳红的十指蔻丹生生的嵌入了掌心之中。夏侯凝馨浅笑着,转头望向夏侯舞雪,走上前去:“夏侯舞雪,你与本宫何事这般亲切了?呵呵,本宫可没有你这样的妹妹哦!”

夏侯凝馨轻轻歪着脑袋,粉唇微微嘟起,银色的眼眸中流光溢彩。呆愣在原地的男子们心头又是一滞,呼吸又是一紧。“皇姐又说笑了,舞雪......就是你的皇妹啊”夏侯舞雪努力维持着脸上清纯的笑容。“玲贵妃的女儿,崔太傅的外孙女,本宫担待不起啊!”夏侯凝馨挥了挥手,冬梅就为在场宾客准备了礼物。夏侯凝馨并未去理会夏侯舞雪,而是面向人们微微颔首:这是婉丽在闲暇时制作的“银雾春溪”是用庐山云雾、君山银针、安溪铁观音 、洞庭碧螺春四大名茶制作的,小小礼物,望在座各位收下。“哦?婉丽公主的茶,不知可有本太子的一份呢?”南宫寒明天籁般性感,稳重的声音打断了那些贵公子火热的眼光,南宫寒明的剑眉微挑,显然他有一丝吃味,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那种感觉是出于本能的,不可阻挡的。

夏侯凝馨显露出公式化的微笑:“太子殿下开口岂会没有?冬梅,把剩下的银雾春溪都赠与太子殿下。”“慢”南宫寒明开口打断了夏侯凝馨。“太子殿下,怎么了?”夏侯凝馨一脸疑惑。“本太子听闻婉丽公主茶艺一绝,不知可否为本太子烹茶?”南宫寒明狭长的凤眸闪着光芒。夏侯凝馨还没开口就见夏侯舞雪一脸爱慕的看着南宫寒明,整个人犹如白净的莲花,娇羞带怯:“太子殿下,婉丽嫡姐自小就在凝羽轩中,想来茶艺怕是......不如,就如舞雪来为殿下烹茶如何?”“夏侯舞雪,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宫不会烹茶乐?你啊,还真是和崔太傅像呢?”夏侯凝馨一脸无辜,又一脸好笑的看着这个小丑。夏侯舞雪顿时气结,众人对夏侯舞雪也是颇有微词。

“那,婉丽姐姐不如在众人面前,展示姐姐你的茶艺呢?”夏侯舞雪眼底的厌恶和嫉妒在夏侯凝馨眼中一览无余。“这......还是舞雪公主来吧!在众人面前搔首弄姿,本宫是真的学不来”夏侯凝馨坐在一旁的石桌上,单手托着下巴,一脸为难,媚态自然而然,毫不做作。“哈哈,婉丽公主的性子当真豪爽,本太子佩服!”南宫寒明没想到这个认真时极其理智,多思的娴静女子,也有这样的一面:夏侯凝馨,你真是总能给我带来别样惊喜啊!“太子殿下,恕婉丽失礼拒绝,在做宾客都是婉丽的客人,你也是。”

夏侯凝馨脸上依旧挂着万古不变的笑容,而南宫寒明的心脏还是猛地疼了一下:原来,自己与这些路人甲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一样的,那自己回国后,不久,会不会被她给忘了呢?南宫寒明想到这,脸色就有些难看。夏侯凝馨看出他的不对劲,下意识的走上前去:太子殿下,你,还好吧?南宫寒明抬眸就对上了夏侯凝馨湿漉漉的麋鹿眼神“噗通,噗通,噗通”南宫寒明一张俊颜上有了一丝可疑的红晕,如羊脂玉的耳垂也不例外。“咳咳,无妨,只是日头太大,有些热罢了”南宫寒明只能用咳嗽声来缓解自己的尴尬。“来人,搭上天蓬。”夏侯凝馨轻声命令到,不一会,天蓬搭好了。

这时就听见御花园入口的太监喊道:“太后娘娘驾到~ ~ ~”

早茶月光暖暖

早茶:“凝馨,太后娘娘要来了,你激动吗?”凝馨(斜睨了一眼早茶):“还行,没见过,所以没啥感觉。”早茶(额边黑线丛生):“话说,及笄礼上,赞者不就是太后娘娘吗?”“啊?是这样吗?”凝馨一脸懵逼。就在这时寒明用两记眼刀穿的早茶透心凉:“本太子的媳妇儿,你能接短吗?”早茶:“不能,不能,太子爷,我错了,那个,要是没啥事,我先走啦昂。bye~” ps: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呢!再见了,亲爱的~ 读者1:早茶今天怎么了?读者2:“天气太热,烧坏脑子了呗!”读者3:“唉,可怜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