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艾莎

6 艾爸爸走了

艾莎 梁雮 2161 2017-03-10 18:33:07

    原来,乔嘉刚走,艾莎越想越开心,竟然无法静心写作,还自言自语起来:“明天真的要去意大利了吗?嗯嗯,是的。是不是应该收拾一下旅行的东西呢?嗯嗯,是的。这么淡定,好像不太合适吧?嗯嗯,不合适。”一边嘀咕,一边站起来,“嗯……先选衣服,不不,先查一下意大利的天气。”说着,拿起手机,开始查天气。查着查着,突然嘀咕:“不能忘了拿书,拿什么书呢?也不能太多。”手指从一排书划过,锁定在《行者无疆》上,说了句,“就你啦!”说着,就要把书抽出来,抽到一半,想起,天气好像还没查完,手拍了一下脑门儿,说:“不行不行,保持冷静,应该先列一个清单!”于是,到书桌上,找纸跟笔。  

  正准备写字,艾妈妈打来电话,艾莎刚叫了声“妈”,就听到妈妈又是哭,又是骂。那些话,她从小听到大,都能背下来了,无非是从抱怨爸爸没有赚钱能力开始,以抱怨命运的不公结束,以自己的付出为主要内容。  

  艾莎听着妈妈的抱怨,想听一盘旧卡带,实在听了太多次,几乎可以倒背如流。“莎莎,你爸他能干什么,什么都不能干,没事儿就知道抱着吉他。”“我累死累活的操持这个家,他就捡个现成的,还好意思跟我提离婚?“你说他是不是没良心,竟然要跟我提离婚?”“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离婚?新鲜!这盘旧卡带,都老成这样,竟也赶起了潮流,加了新内容。调侃归调侃,对于父母要离婚这件事,她心理准备不足,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维持风度。原本,她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看来,有必要回家一趟了。于是,拿上包、穿上外套就出门了。  

  艾莎刚到楼底下,就看见爸爸从电梯里走出来。艾爸爸前面背着背包,后面背着他那很旧的吉他。看着自己的爸爸离开,艾莎说不出什么滋味,大脑一片空白,她做不到支持,也不想阻止。  

  艾爸爸说:“丫头,爸爸爱音乐,但爸爸更爱你,可爸爸最对不住的也是你。爸爸真的很失败,自己失败就算了,还连累了你。爸爸跟你妈过了大半辈子,你妈也没理解过我,我不怨她,但我怨她不让你碰音乐。不过,我更怨自己,如果我能在音乐上做出哪怕一丁点的成绩,你就可以大胆的追求音乐、享受音乐,或许还会有很大的出息。丫头,听爸爸的,去成全自己,不要活在我跟你妈妈的阴影里。嘉嘉是个好孩子,你们俩儿好好的,爸会照顾好自己的。”  

  爸爸的一席话说完,许多情绪由艾莎的心里窜到了喉咙,让她的心变得无比柔软,什么也不想计较了,只剩下悲悯,对她最亲的人的悲悯,她从未有过的悲悯。看着爸爸离开的背影,她终于挤出一声“爸”,走了几步,顺手往他的吉他包里放了张银行卡,说了句:“有事,打电话给我。”说完,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进单元楼,留下一双老泪纵横的脸。  

  一直以来,艾莎在妈妈的哀怨中长大,听得多了,便觉得对。久而久之,她形成了一种观念,谁支撑着整个家,谁便掌握了真理。  

  可是,妈妈真的没有错吗?难道妈妈没有给这个家造成伤害吗?她在意爸爸的心里在想什么吗?原来,很多责怪,源于不懂,有一天懂了,便学会了慈悲。  

  站在电梯里,艾莎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停地流泪,她不知道这泪是为谁。为爸爸?为妈妈?还是为自己?她就是很难过。  

  开门之前,她收了收眼泪,一进门,就看见桌子上放着离婚协议书。妈妈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听见艾莎进来,又诉起苦来:“每次都说我跟他闹,明明是他跟我闹。他要跟我离婚,他胆子竟大成这样,敢跟我离婚。”说着,又哭了起来。  

  艾莎突然觉得,爸爸除了喜欢音乐,赚不了大钱,也没有什么大错,何苦每次都闹得鸡犬不宁?不经意间,说了句:“妈,你跟爸闹了这么多年,别闹了好不好?”  

  艾莎的话,像踩在地雷上的脚,顿时引起艾妈妈爆炸式的咆哮:“你跟你爸一样,都嫌弃我,都是没良心的。”  

  艾莎说:“妈,跟爸爸离婚吧,反正爸爸也不在乎净身出户,你也不用这么委屈了。”  

  艾妈妈说:“那不行,我为他操持了一辈子,现在不要我了,我才不会同意呢!”  

  既然情深义重,又何苦伤了自己,还讨人嫌?艾莎两手搂着妈妈的肩膀,把头靠在左手上一边忍不住流泪,一边想:妈妈这一生可能注定看不懂爸爸,他们两个,都太孤独了。可是谁又能完全看得懂谁呢?乔嘉看得懂她吗?她又何尝看得懂自己呢?  

  离开的时候,艾莎说:“妈,我明天要出趟远门,你自己在家好好儿的。”

梁雮

人与人之间,最真实的距离,是心的距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