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倘若再遇见

第十九章 醉酒

倘若再遇见 慕容青兮 2115 2014-05-31 17:22:27

  一阵微风吹过,林萧怡的头始终低垂着,她的眼中有着许多让蓝郁翰无法理解的色彩。

林萧怡的手慢慢的抬起,她好像看见了妈妈,妈妈,你为什么当初不带上我走,为什么要丢下小怡,你们,都不要小怡么?为什么?

蓝郁翰的手握住了林萧怡那双冰冷的手,轻声道:“你,怎么了?”

林萧怡触电般立刻将手缩回,摇了摇头,咬着唇角说:“蓝郁翰,可不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

蓝郁翰心中有些失落,她的手,为什么要缩回去,她在害怕些什么?

手中温度飞快的消弭,他闷闷的应了声,说:“先上车吧,这里冷,不想感冒就先上车去。”

林萧怡摇了摇头,说:“不用,那儿离这里很近,几分钟就能到了。”

说罢,便自顾自的离开了。

蓝郁翰没说什么,只跟着她走,他知道,她要自己独自一人去舔舐伤口,他也明白,她的童年,必然经历过他所没经历过的苦。

--------------------------------------------------------

蓝郁翰随着林萧怡的身影跟在后头,慢慢的走进了一个破旧的小巷。

林萧怡看着这个对于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心中不免有些感慨,如果,一切回到原点,我现在会在哪儿呢?如果说,爸妈没有放弃自己,她会不会其他的女孩子一样、、、

她循着幼时的记忆,走到了一栋老屋门前,屋子很旧,门上蒙了许多灰,但依稀可以看得出上面刻得字迹:

小怡—爸爸—妈妈—要在一起哦~

尽管刻得歪歪扭扭,却让人可以想得到刻上这些字的人那是一定是个很幸福的女孩子。

林萧怡的手轻轻的擦拭着上面的字,低低的笑着,笑容中包含的苦涩却只有自己懂得。

蓝郁翰心疼的看向林萧怡,说:“心里难过就说出来,一个人忍住,多难受啊!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么?”

林萧怡什么也没说,只推开门,走进老屋,眼前闪现了许多幼时的记忆,l一切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爸爸妈妈没有离开她,她还有个对她好的茜茜,不会骗她,永远。。。

她走到一个残缺的桌前,坐在一个小凳子上,把手搭在桌上,头靠在桌上,她好像看见了小时候,爸爸妈妈坐在桌边,妈妈夹起碗中的菜,喂进了她的嘴中,说:“乖,小怡,吃慢点,来,这个菜很好吃哦。”

爸爸坐在她的旁边对她慈祥的笑着。

当她伸出手想要触碰到一切时,所有的温馨却都消失了。

一切又回归到现实,她一个人,只有她一个人的现实,那么残酷,那么冰冷。

她一个人站在那儿,只能看着自己在乎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她好害怕,她怕现在自己剩下的唯一的东西,天也会夺去。

一个人真的很孤单,她转过头,看向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人,她涩笑一声,说:“要喝我酿的酒么?”

蓝郁翰惊奇的看向她,说:“你居然还会酿酒!?”

她不在意的笑了笑,说:“很奇怪么?小时候,爸爸妈妈都不在我身边,每到冬天,这儿好冷,好冷,我记得爸爸教过我,他说“小怡,如果以后冬天时你冷了,就喝酒,没钱的时候,就要自己酿酒,喝过后,身子就暖了。”可爸爸骗了我,算了,不说了,我记得爸爸酿的酒就放在这儿呢,你喝不喝?也对吼,你们这些富家子弟怎么会愿意碰我们这些贫民的东西。”

林萧怡有些自嘲般的笑了起来。

蓝郁翰听见她的话,心中很是不舒服,一看见她拿出那瓶酒,找出一个杯子便装些酒喝了下去。

林萧怡看见他的行为,眉头轻挑,兀自拿出一个杯子,一杯一杯的喝下肚中。

蓝郁翰看的出来,这间屋子里除了这瓶酒和那几个杯子外,全都蒙着一层灰,心知她必然唱来这儿喝酒,她的内心,到底承受过多大的伤害,他不清楚,只有找到她的这个好闺密才能了解到他的故事了。

就这样,两人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喝一直喝,喝了足有三四个小时,终于,林萧怡醉倒在蓝郁翰怀中,蓝郁翰眼底闪过一丝喑压,他的手抚上了林萧怡的脸,温润的指尖勾画着她的唇型,。

拿出手机打给了司机,说:“周秘书,立刻把车开来,地址一会儿我发给你。”

他挂断电话后,嘴角勾勒出一抹宠溺的笑,以公主抱的方式将林萧怡抱起,说:“以后,我一定会让我成为你的归属的,现在,你就是我亲爱的公主,无论你犯下什么错误,我都不会责怪你,我的公主。”

他将林萧怡放在********说:“等着,我去给你做碗粥来,我可是超级暖男哦~”

他在林萧怡的额头上烙下一个轻吻,刚想离开,却被林萧怡死死拉住,她一边摇头,一边哭道:“不要,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怕,这里是哪儿,好冷!”

蓝郁翰的内心被她的话一个一个的敲在心上,疼到几乎要窒息。

他反手握住林萧怡那只小小的手,柔声安慰道:“萧怡,不要怕,我不走,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怕了,好了哦,一切都过去了。”

睡梦中的林萧怡好似听见了他的话手中的力道慢慢减小,嘴角甜甜的笑着,样子很是可爱。

蓝郁翰看见这样可爱的林萧怡,用手揉了揉她的发,说:“傻瓜。”

蓝郁翰看着她微微合起的嘴,忍不住吻了上去。

他的吻很压抑,很轻柔,好似是怕会吵醒眼前睡着的女子。

他的舌,钻过她的牙齿,探着她的舌,描绘着她的嘴的形状,手在她光洁的背上移动。

他的吻向下移去,在她的颈间喷洒出男性专有的气息。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让蓝郁翰突然清醒了过来。

他立刻起身,暗骂自己的糊涂,走到门口,他打开门

周秘书闻到蓝郁翰身上的酒味,猜想他肯定喝了酒,看着周秘书:“钥匙给我,你自己用这钱去坐车。”,很不放心,决定自己开车送他回蓝家。

蓝郁翰清楚自己喝醉了,也不反对,他走进屋内,把林萧怡抱出了屋子,说:“暂时先不回去,我要送这丫头去A座,走。”

周秘书虽然心中有些奇怪,却什么话也没说,只打开车门,让他们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