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萧声响暖夏

萧声响暖夏

奇月璟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7-18上架
  • 1525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萧声响暖夏 奇月璟 4607 2016-07-18 15:40:52

  美国。

车辆来来往往地在街上行驶着,人群熙熙攘攘地走过。

每一天都是忙碌的。

下班的时间已经到了,简夏还在工作。手机振动了一下,她打开一看,是好友林晓语的信息。

“小夏,我爸同意我回国了,我们一起回国吧。”

回国?她脑海里浮现起那影如墨竹,人如柏树的身影。是她日思夜想,渴望见到的人啊。六年过去了,他胖了还是瘦了?他过的好吗?

简夏微微一笑,回了林晓语的信息。

“好。”发完信息,她看向墙上的钟,原来下班时间已经到了。她拿起包,离开了公司。

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一对又一对的情侣在她面前走过。简夏的心里如同五味瓶被打翻了,酸甜苦辣咸复杂的味道都有。曾今的我们,也手牵手在大街上走着,如今变成了我一个人。

简夏与林晓语住在一所小公寓里。她回到家时,林晓语冲上前抱住她说:“小夏,过几天我们把工作辞了就回国吧。”

六年前,林父为了拆散林晓语和她男朋友,把她送到美国念书。

“好。”简夏点点头。

“小夏,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能解决问题的,这点道理我相信你是知道的。所以我们该回国去面对了。”林晓语试着宽慰简夏。

六年前,她们离开中国,来到美国念书。简夏想来到国外好好地静一静,离开了他的身边。这一静,这一待,就是六年。

“嗯,我们也该回去了。”简夏说不出现在的感觉,自己明明很想他,可是真的见面的时候该说些什么呢?

“如果待在那里不开心,我们就回来,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好不好?”

“好。”简夏试着露出一个微笑。

月空如洗的夜,突然下起了小雨。简夏回到了房间,静静地看着雨落在窗前。明明想要忘记,却抵不过命运安排的再遇,心底的思念。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长相思》。也许只有这首诗能够表达她对他的思念之情了。

简夏回到床上睡觉,可是她翻来覆去也睡不着。直到凌晨迷迷糊糊地睡去的时候,六年前与他相遇的情景浮现。

六年前。中国。

碧空如洗的天,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空调、电扇,狗伸舌头时的喘气声,人扇扇子的声音以及咬西瓜的声音在这个夏天云和响应,蟋蟀、知了、青蛙,以及那讨人厌的蚊子的声音也在这个夏天随身附和。

就在这个酷热的夏天,简夏在忙着准备开学需要的一些东西。简夏其实心里是有一点兴奋以及激动的,在高考之后,她终于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绮西大学。今天是第一天报名。

“小夏,东西整理好了吗?”声音的来源是简夏的父亲。

“嗯,好了,我们出发吧。”

“小夏,你要照顾好自己啊,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回家。”简夏的母亲不舍地和简夏说。

“妈,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会照顾好自己的,放心吧。”简夏走过去和妈妈拥抱了一下。“妈,我走了,再不走就迟到了。”

简夏和简父坐上了车子,风驰电掣,驶向简夏期待的绮西大学。

————————————————————————————————

在拒绝了简父帮她搬行李之后,拖着行李箱的简夏在逛着校园。绮西大学比她想象中的要好呢,名不虚传。简夏想起她在书上看过的一句话:大学生活已悄然开始,而我的心也已悄然成长……

走着有些累了,简夏找不到她要报到的地方。迎面走来一个男生,简夏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住他就问:“请问,大一新生在哪报到?”

简夏这才仔细地看了看这个男生,一头乌黑色简短的头发,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他穿着雪白的白衬衫,露出白皙的皮肤,下身是压褶西裤,有一种年轻朝气蓬勃的味道。不得不让人对他产生好感。

男生惊讶地看了简夏一番,淡淡地回答:“在前面右手边,就在那栋楼报到。”

“好的,谢谢你。”简夏礼貌地道谢后走向他所说的地方。简夏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又走到了那个男生面前,说:“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简夏,请问你叫什么?”

“如果你是要请我吃饭的话,不必了。”男生说完就走了。

简夏愣在那里,心想,想和你交个朋友,竟然连名字都不留,难道要我叫你**?算了,都在同一个大学,以后应该会见到他的吧,那时在好好地谢谢他也不迟。

简夏也不多待,走向了报到的地方。

这天下午,简夏吃过饭走到了寝室,寝室只有林晓语一人。林晓语是简夏来到学校第一个认识的朋友,不对,那个男生才是第一个吧?不过他都没留下名字就走了。简夏想到这里笑了笑。

林晓语看到简夏回来,看到简夏满脸的笑容,打趣地说:“现在还是夏天,简夏就思春啦?快说快说,是哪个男生,我一定支持你。”

“我哪有,别开玩笑啦。”简夏的脸上悄悄地浮起两朵红云,不过她自己却没有察觉到。林晓语也不逗她了,两人就一起在寝室准备午睡。

此时,萧俊坐在寝室里看书。另外两个室友又说又笑,其中一个说:“绮西大学有很多美女呢,个个都是女神。”

另外一个说:“那可不一定,我今天可是看到了长相可以和‘如花’媲美的一个女生。吓的我赶紧加快脚步走了。”

“美女如云的地方总有一些意外。”两人说说笑笑。

怨不得萧俊看书不专心,只是两个室友的声音真的“如雷贯耳”,另外,他们的对话让他想起了今天早上遇到的女生,没错,就是简夏。

那个肤如凝脂,白里透红,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的女孩,给人一种清新亮丽,活泼可爱的感觉。萧俊不免对她产生好感。当她拉住他问报到的地方时,他确实是惊讶的,他以为,她不过是转瞬即逝,擦肩而过的路人罢了。看来,他们很有缘分呢。简夏,他在心里默念,很好听的名字呢。萧俊想到这笑颜逐开。

天无纤云,月白如昼。

简夏一个人走去图书馆在小路上,感受夜晚里植物带着露水与和着泥土的自然清香,微风吹起她那浓厚乌黑的长发。

来到书架前,简夏找到了她在英语系所需要读的书。

简夏走到了借书的地方开始排队。借阅证呢?简夏一只手拿着书,另一只在书包里翻找。“啪”的一声,简夏的借阅证从书包里掉了出来。她刚想弯下腰捡起,一只手比她更快,捡起了地上的借阅证。

“你的卡。”那人把卡递给了简夏。

“谢谢。”简夏的目光从借阅证转向对方,简夏诧异地说:“是你?**!”这声音着实有些大,众人用着好奇和责怪的眼神看着她。

**?萧俊听了想笑,自己不过是那天帮了她一个忙而已,就叫**了?萧俊将细长的手指放在唇上,“小声一点。”

简夏看到周围的人都朝她这边看过来,她抱歉地看了看众人。

简夏和萧俊从图书馆出来后,简夏说:“开学那天的事谢谢你。”

萧俊眼神含着笑意地看着她,说:“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

“你还没和我说你名字呢。”

“你刚才不是叫我**吗,那我就叫**好了。”萧俊突然想逗一逗这个清新可爱的女生。

“那时因为我不知道你叫什么,所以才叫你**的。”简夏解释道。

“我叫萧俊,医学系。你叫简夏,英语系。”

“你怎么知道的?”简夏露出吃惊的表情,她记得她只和他说过她的名字。

“借阅证上有写着。”萧俊微微扬起嘴唇。

简夏了然,脸上也浮现出笑意。

美国。

同样的,这天晚上,林晓语也睡不着。六年前父亲把她送到美国念书,一直不让她回国。她终于可以回国了,心情有点激动呢。

在中国,她也有放不下的人。在她去美国的那天,小夏帮她联系到了他,他那时候跑到机场,脸上都是汗,他对她说,他会等她回来。结果在她到达美国一个星期之后就断了联系,爸爸也不许他们再有电话往来,要她专心念书。

现在,爸爸说要她回国帮他打理公司,她当然是乐意的。

六年前。中国。

这天,林晓语脸上带笑地说:“小夏,你陪我去一下篮球场吧。”

“去篮球场做什么?”

“你不知道吗?我们学校有名的帅哥——白飞,我们的学长,据说今天会在篮球场打球,我们去碰一碰运气吧,说不定真能碰到他呢。”

“看帅哥的话你去吧,我不去。”

“小夏,陪我去嘛。去看帅哥养养眼嘛。”

“不去。”简夏坚决地说。

“看来我要使出必杀技。”说着,林晓语走到简夏的身边,开始挠痒痒。“你去不去?你不去我继续挠啦。”

简夏被她挠地发出好听的笑声,笑得简夏眼泪都要出来了。简夏无奈的说:“我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你说的,不许反悔。”

两人先去了超市买东西。林晓语跑到超市里挑东西去了,简夏则拿了一瓶矿泉水。付完账,简夏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水。心想:晓语怎么还没出来?

简夏一转身, 到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上,手上的水也不受控制地晃了出来,洒在了那人的身上。

简夏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拿起口袋里的面巾纸,“你自己擦一下吧。”

白飞很讶异,看向这个灵秀干净的女生,一般的女生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是帮他擦身上的水,而这个女生,竟然要他自己擦,真有意思。换做是别人,早就扑到他身上去了。

白飞淡然一笑:“没事。”拿起简夏手中的面巾纸擦掉身上的水。

简夏看向这个肌肤细致如美瓷, 尖削的下巴,高挺的鼻梁,身姿英挺的男生。

这时,林晓语从超市出来,走到简夏身边,看向白飞,心想,天哪,这么会有这么帅气的男生。

“小夏,他是谁?”

“哦,对了,你叫什么?”简夏问他。

“我叫白飞。你们叫什么?”

“白飞?你就是白飞?”林晓语激动地快挑起来了。

简夏显得比较淡定,她连忙按捺住林晓语,说:“白飞你好,我叫简夏,她是林晓语。”

白飞点点头,说:“我要去篮球场打篮球了,先走一步。”

“小夏,白飞真的很养眼呢。我们赶紧去篮球场吧。”林晓语拉着简夏的手就往篮球场的方向走。

简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拉走,赶紧说:“你慢点。”

篮球场

“白飞!白飞!”场上的女生都在关注着白飞。这只是普通的同学间打篮球,大部分女生都是冲着白飞来的。

待简夏和林晓语到达篮球场时,白飞已经开始运球。

“小夏,你看,白飞好帅啊。”简夏看着林晓语眼里冒着桃花。

此时白飞一个扣篮,不得不说帅气极了。

“啊!”场上的女生尖叫,包括林晓语。简夏赶紧捂住了耳朵。

随着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白飞也打完了篮球。几乎所有女生都拿着毛巾和水跑向白飞。

林晓语手疾眼快地也拿了毛巾和水向白飞的方向冲去。

可是在她没走几步的时候,撞到了一个宽阔的怀抱。

“对不起。”林晓语赶紧道歉。糟糕!白飞那里都是人,看来自己没希望了。

“没事。”那人一身运动服,额头上有密密的汗珠,显然刚打完球。他看向林晓语手上的毛巾和水,说:“这是给我的吗?谢谢了。”他不由分说地从林晓语手上拿走了毛巾和水。

他看着林晓语,清澈明亮的瞳孔,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他的心在悄悄地在荡漾。

简夏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看来有戏呢。“晓语,我想起我还有事,先走了。”她没等林晓语回答就离开了。

此时的林晓语才反应过来。“小夏,你怎么走了?”她朝简夏的背影大声说。

简夏仿佛没听见似的,头也没回地走了。

“你叫什么?”那个男生开口。

林晓语转向他,“我叫林晓语。”

“晓语你好,我以后就叫你晓语了。我叫杨成明。”杨成明笑得绚烂无比。

“你……你好。”第一次被刚见面的陌生人这么亲切地叫,林晓语有些不习惯。

两人后来一起从篮球场走到了操场,从操场走到了图书馆,从图书馆走到了食堂,最后从食堂走到了寝室。其实都是散步,一边散步一边聊天,有时林晓语还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寝室门口。

“我回去了,再见。”林晓语对他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

“嗯,再见。”此时的杨成明有些不舍。

林晓语往前走了几步,她转过头,发现杨成明站在原地没有动,“你怎么还不走?”

“就走了,我先看着你走。”

“那我走了。”

“嗯。”杨成明直到林晓语的影子都看不见的时候才离开。

————————————————————————————————

寝室。

简夏看到林晓语回来时,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拉着林晓语的手说:“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

“别和我装蒜,你和那个男生不是郎情妾意吗?”

“什么呀,哪有郎情妾意。”

“难道没有吗?你给他手机号了吗?”

林晓语点点头,“给了。”

“你看,连手机号都给了,还说不是郎情妾意?”

“小夏,我被你打败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林晓语无奈地说。

“现在是普通朋友,以后可不一定了。”简夏戏虐地说。

林晓语充耳不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