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羽落尘埃

Chapter 41 是日离别

羽落尘埃 陌辰砂 1339 2015-04-19 00:38:17

     其实那一下午,羽砂更多时间还是倚靠着冰场栏杆,默默地看着森屿流畅旋转于冰场,时不时再来个花式动作。她想,如若她从未遇见顾轻尘,她的人生,也许存在着如森屿般耀眼的少年。她不会滑冰,他可以轻柔牵起她的手,在她快要摔倒的时候拥她入怀,她也会成为他人艳羡目光聚集的主角。

   “累了么?”森屿见女孩迟迟未有动作,潇洒的一个回刹奔赴至她身边。

   “没有。看着你滑就好了,我自己随便玩玩就好了。”羽砂假装自然地回答道。

   “如果累了,就和我说,饿了也和我说,我带你去吃饭。”森屿一如既往地关切温存。

   “不用管我,你玩的开心就好了。”羽砂一再推辞,不愿再接受他多一点好意。因为她怕她欠他的,越积累,越深厚,那她,怎么偿还。

   森屿畅快淋漓地滑了一下午,而羽砂呆愣了一下午。

   谁都心安。

   临近晚饭时间,羽砂本能地拒绝对方的邀请,但森屿的一句话,却令她不敢再拒绝他哪怕多一句。

   “羽砂,我们认识这么久,关系也非同一般了。就算是朋友,一起吃饭的要求也根本不算什么吧。我请求你,这一刻,请你把我当作一个普通朋友,而不是其他。我会假装,你也假装一次,好吗?”

   言外之意就是说,羽砂不必用尽力气去证明她爱的人是谁,他都明白。只是希望她能欣然接受他的邀请,哪怕只有一次。

   “好。”羽砂不再拒绝,她竟绽开告别已久,发自于内心的笑容,她静默地点头。

   那个下午,森屿带着羽砂,又来到当初那家西餐厅。Tender eyes,就如森屿注视着羽砂时一样吗?

   流利的英文,优雅地进餐,得体的服饰,只是心境早已不同。

   放下桎梏,羽砂发现自己竟难得如往常一样,坦然与森屿单独进餐,甚至是交谈甚欢。

   “这一次,不会再有人打扰。上一次,抱歉了。”森屿口中的上一次,一定是指夏瑾颜无理取闹的捣乱谩骂。

   在夏瑾颜本人来看,这样的举动仅仅代表着夺回所爱,捍卫爱情,殊不知她所做的只是在永无止境地伤害别人,却使自己离心中的少年越来越远。只要一想到夏瑾颜,她心中的愤恨便如海水般汹涌而至,怎样都得不到平息。

   无论过多久,身体曾承受的痛楚,永生不能忘记。

   “有心事吗?为什么发呆?”森屿出声打断。

   “甜点很好吃。”羽砂随便找一句话来搪塞。她明白,对于森屿来说,那件事也同样的令人难以忘记。

   “你喜欢吃,下次再带你来就是了。”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令森屿怔忡了一秒,随即又一脸怅然。

   还有......下次吗?

   羽砂并未回答,而是浅浅地笑了一下,这笑容,晦暗不明,那浮现出来的,同样也是惆怅。

   什么时候,能和他吃一次饭就好了。

   就算是递给他一瓶水也好啊。

   饭后,森屿满脸欲言又止的表情,羽砂视而不见,而是轻声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不必送我,我想一个人走走。谢谢你的饭,再见吧。”客套而疏离的语气。

   这一次,森屿一声不吭,并未挽留。

   从此以后,他们就这样了吧。

   即使再心痛,他也会试图接受。

   接受她的冷淡,接受她的眼中再无他,接受她永远追随着那个少年,接受她不再回头看他。

   他只能接受,唯有接受。

   森屿不知,那温热的液体,是不是**了他的眼眶。

   这次,彻底说再见了吧。羽砂黯然想道。

   是的,这是她与森屿,最后一次告别了吧。

   但她还会记得,记得他与她真正的快乐时光,记得他为她被伤害时红了眼眶,记得他照顾她时嘴角难以抑制的温柔,还有那天,他情不自禁吻她时眸间唇间的柔软。

   记得,她统统都记得。

   但,再见吧,森屿。

   从此你我二人,不再有任何交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