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羽落尘埃

Chapter 44 枯萎的花

羽落尘埃 陌辰砂 1186 2016-05-30 15:25:35

    羽砂以为,余生,她将再也感受不到怀抱的温暖,因为她的心早已冷却,再无燃烧的可能。  

  正如枯萎的花朵被狂风撕裂,化成灰烬,散落尘埃,隐匿于天地之间,最后再被新的花蕊取代。  

  可是,她这朵枯萎已久的花,为何还有雨滴与露水,拼命的,争先恐后的浇灌?  

  她有心,会流泪。  

  直到寒冷身躯被真切热度包围,羽砂才真正清醒过来。  

  但,滴落于脸上灼热液体是什么?  

  是森屿肆无忌惮却令人心碎的眼泪。  

  “森......屿?”羽砂再一次叫出森屿的名字。  

  “我在。”这是森屿第一次哭得像个孩子。他紧抱住羽砂孱弱而纤细的腰肢,似乎一放手,羽砂便会随风逝去。他又怎能再一次允许她离开他的世界?  

  “为什么哭?”羽砂怔忡着盯着森屿被泪水打湿的脸庞,内心如同被荆棘覆盖,疼痛到无以复加。  

  他是第一个,为她流泪的人啊。  

  他哭泣,她会比他,更加心痛。  

  “羽砂,都怪我来晚了,没有保护好你,是我的错,我的错。”森屿置若罔闻,任泪水泛滥,冲破内心压抑已久的悲伤堤岸。  

  “没有,你没有来晚。”羽砂愣了愣,随即宽慰地笑了,“明明白天对你说了那么重的话,我以为我们从此再无交集,没想到......”  

  “我不准!”带着哭腔的声音有些嘶哑。  

  “怎么了......”羽砂为森屿突然的激动感到略微迷茫。  

  “叶羽砂,我正式告诉你,我森屿,永远不可能放弃你!”强势霸道的宣言之后,森屿却又将头深埋羽砂颈间,闷闷不乐道,“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  

  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  

  羽砂眼神虚无而脆弱地对着某个虚幻角落愣神。  

  这句话,正是她想对顾轻尘说的,可她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阻止顾轻尘渐行渐远的脚步。  

  没错,因为她的懦弱,她只能永远看着顾轻尘决绝离去的背影,然后独自痛饮成殇。  

  森屿是否与她怀着同样的心情呢?  

  羽砂轻笑出声,她用尽仅剩不多的力气,虚弱地伸出手,动作轻柔地覆上森屿的脑袋,将他轻轻拥住。  

  “森屿,”羽砂近乎呢喃的声音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别哭,我在,我会一直在。”  

  “羽砂,”森屿从未见过羽砂如此感性温柔的一面,他抬头,些许震惊地望向羽砂,“你......不抗拒我了?我还能......呆在你身边吗?”  

  森屿越是恳求,越是卑微,羽砂就越发忆起不久之前那个痴痴向顾轻尘表达爱意却只得到无情拒绝的自己。那样的自己,是如此的低贱与悲凉。  

  既然同病相怜,那么她又有什么资格,扼杀森屿追求幸福的权力?  

  “森屿,”羽砂直视森屿,目光柔软,“只要你愿意,你永远都可以呆在我身边。我绝不会再赶你走。”  

  “羽砂......”两人再次相拥,如同两只互相取暖的困兽。  

  然而此时,本该晕厥的男人倏地醒了过来。他吃力地睁开眼,却发觉沙发上一对男女正缠绵相拥。  

  该死的......男人摸了摸仍泛着疼痛的后脑勺,眼珠骨碌骨碌地转。居然敢用水杯砸我,还坏了我的好事,臭小子,老子得好好教训教训你。  

  如此想着,男人悄悄蠕动着身躯后退,然后再无声起身。以德报怨可不是他的作风,既然那臭小子用水杯砸他,那他也一定要‘等价回报’。  

  羽砂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她抬头望向前方,顿时惊恐地瞪大双眼。  

  “森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