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羽落尘埃

Chapter 32 回忆

羽落尘埃 陌辰砂 3487 2015-02-15 19:27:41

     叮铃铃......铃声响起,顾轻尘交了卷即欲走出考场,不料女生仍穷追不舍。成敏诗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毫不客气地说道:“你站住!”

   顾轻尘回头,冰冷地看了她一眼,厌烦地说道:“放手。”说完,他想要甩开她的手,却被女生抓得更紧。顾轻尘回头,眼神复杂地盯着成敏诗,有些无奈地问道:”你到底想干嘛?”从头到尾,他都不明白这个女生究竟意欲何为。

   “你给我道歉!”成敏诗眼睛瞪得大大的,腮帮子鼓起,犹如被抢了糖果的孩童。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放手!”顾轻尘对于这种得理不饶人的女生向来都是不屑一顾。

   “你不给我道歉,我就不放手!”成敏诗的倔脾气说上来就上来。她今天就非要向这个男生讨个说法。

   “我究竟做了什么令你如此纠缠?”顾轻尘不想深究女孩的心思,此时的他只觉得心烦意乱,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倒是一句话撇个干干净净,你刚刚让我在那群看好戏的女生面前丢尽了面子,为此你必须给我好好解释一番!”成敏诗一想起考前发生的事情,气不打一处来。

   “我何错之有?给我放手!”顾轻尘不想做出欺负女生的事情,于是他用力的将胳膊从对方的手中抽出。

   两人拉扯之间,一张纸从顾轻尘口袋中轻易掉落。成敏诗捡起来一看,竟是男生的准考证。她细细阅读起来,顾轻尘,夜华中学高二一班。啊,终于知道他的姓名和学校了,成敏诗暗暗窃喜。

   “还给我。”顾轻尘声音里饱含怒气,他这下是真的生气了。

   “喏,还给你就是了。道歉就留在下次吧。先走一步,拜拜!”成敏诗了解了顾轻尘的讯息,怎么还会再无理取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呢?于是她选择识时务地开溜。这一善变的举动令顾轻尘一下未反应过来,但他并未多说,而是默默离开了。

   此刻正值黄昏时分,太阳缓缓没入地平线,穹宇间几只飞鸟自由翱翔,逆风而上,尽情享受蓝天赐予它们的恩惠。

   成敏诗回到家,见餐桌上菜式丰盛,便好奇地问厨房里做饭的母亲:“妈,今天做这么多菜,是有客人来吗?”

   成妈妈探出头,嗔怪地说了一句:“什么客人啊,是你表哥来我们家吃饭了。”

   成敏诗听闻此番话,惊喜地大叫一声:“方斐表哥?”说完,她一甩鞋子,光着脚欢快地跑到客厅,发现方斐坐在沙发上,正含笑望着她。

   “表哥,你好久都不来我家吃饭了,我还以为你忘了我这个妹妹呢!”成敏诗蹦到沙发上,猛地扑到方斐身上。

   “看你,没个女孩子样,别压在表哥身上了。开饭了。”成妈妈言语里带着慈爱却假装嗔怒地说道。

   “没事的,姑姑。”方斐温驯有礼。

   “方斐哥,有没有给我带礼物啊?”成敏诗笑嘻嘻地伸出手摆到方斐面前。

   “再忙也不会忘了给我们成大小姐带礼物啊,”方斐揉揉成敏诗的头发,宠爱地说道。说完,他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黑底红波点的礼物盒,上面缠绕着黑白方格条纹的缎带蝴蝶结。

   成敏诗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好看的礼物盒,她接过礼物盒,怀着满腹的好奇,打开一看,立马惊喜地说道:“哇,是玫瑰巧克力!好漂亮!”她拿起一个做工精致的蓝色妖姬形状的巧克力,放在鼻间用力嗅了一下,一股清新的花香扑鼻而来,令人心醉。

   “喜欢吗?”方斐见成敏诗一副享受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这丫头,无论什么情绪都夸张地摆在脸上。不过,很可爱。

   “喜欢!我要好好珍藏!”成敏诗兴奋地将礼物盒捧在怀里,脸上灿烂的笑容耀眼无比。

   “小斐,你又给敏诗买这么贵重的礼物,花了不少钱吧?”成妈妈见自家女儿极喜欢表哥带来的礼物,眼里藏不住疼爱。

   “只要敏诗喜欢就好了。好了,我要尝尝姑姑的手艺了,好久都没吃到姑姑做的菜,好怀念啊。”方斐的一番话夸得成妈妈眉开眼笑,惹得她越发喜欢这个彬彬有礼的侄子。

   用餐期间,成敏诗依旧管不住自己的嘴,吧啦吧啦地说起今天发生的琐事,而方斐则耐心地聆听,时不时配合地微笑。谈到顾轻尘时,成敏诗立马换了一副表情,嘟着嘴,不满说道:“哥你知道吗?今天下午考试的时候我遇到一个奇怪的家伙,把我气得半死!”她眉头皱得紧紧的。

   “怎么了?说来听听。”方斐问道。成妈妈也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

   “就是坐我旁边的那个男生嘛,长得不错,气质也好,蛮吸引人的,周围女生都注意到她了。我也蛮想了解的,就跟他说了几句话,”成敏诗刻意隐瞒自己的谈话内容,不然妈妈一定又要唠叨她,说她不懂身为女孩的矜持,怎么能主动跟男生搭讪呢?清了清嗓子,她又继续愤愤地说道,“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他居然说他是来考试的,不是来登记户口的!害得我面子都丢尽了,别的女生都嘲笑我!”成敏诗越说越激动,筷子在空气中乱挥。

   “噢?那是谁敢让我们成大小姐这么尴尬呢?”方斐幽默地打趣道。

   “嘿嘿,还好我聪明伶俐,找到了他的准考证。噢对了,那个男生跟哥你一个学校噢,叫顾轻尘。哥你听过他吗?”成敏诗只知方斐在夜华读书,却不知具体班级。

   “顾轻尘?”方斐有些讶异。

   “是啊,怎么了?哥你认识他啊?”成敏诗塞了一口青菜,口齿不清地说道。

   “他是哥的同桌。”方斐好笑地望着表妹,想看她的反应。

   果不其然,成敏诗听闻这个劲爆消息后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吃惊地问道:“什么?跟哥你是同桌?这么巧?”她的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对啊,怎么了?”方斐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成敏诗若有所思,淡淡地回答道。

   她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心。她决定,好好会会这个顾轻尘。她成敏诗就是要让他顾轻尘深刻认识她!

  ................................分.........界.........线............................................  

   顾轻尘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饭厅里用晚餐,长不见头的矩形餐桌上摆满了佳肴,但他却胃口全无。身旁的管家担忧地问道:“少爷,怎么了,是没有胃口吗?”

   顾轻尘轻轻放下碗筷,言语里听不出情绪:“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老爷夫人还在纽约出差,要半个月后才会回来。”管家抱歉地说道。他可是看着少爷长大,心里早已将少爷看作自己的孩子。这么多年来,少爷总是孤零零地在偌大的饭厅里用餐,连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

   少爷实在是,太孤单了。

   这样想着,管家沧桑的脸上露出淡淡的愁容。

   “呵呵,这样么?也罢。”顾轻尘言语里掩藏不住失落,但那失落仅仅存在一瞬,很快,他又戴回那副冷漠无爱的面具。这样的他看得管家很是心疼,愈发想为这个孩子汲取一点温暖。可他只是顾家的管家,除了尽心尽力服侍好少爷,什么多余的事情也不能做。

   还记得少爷六岁那年所发生的一切。管家脑中又浮现以往的记忆。

   少爷六岁那年,发生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每每回忆起来,都令他心惊胆战,寒毛竖起。

   那日正值半夜,老爷夫人照例奔赴国外处理公司事务,别墅上下包括少爷都陷入睡梦中,谁也未发觉一个黑影悄悄窜进别墅,东翻西找着什么。月光下,黑影手上持有的某种物品泛着清冷的光泽。

   竟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原来,小偷溜进了别墅,想要行窃。

   小偷见大厅并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便轻手轻脚地上了二楼,想要溜进主人房间看是否能寻到什么值钱的首饰,却误打误撞摸进了少爷的房间。那时少爷睡得正香甜,并不知即将发生在他身上的危险。

   小偷到处翻找,不料动静太大将少爷吵醒。他睡眼惺忪,眼眸染上淡淡的雾气。他天真地喊道,声音稚嫩而青涩:“张伯,你在干嘛呀?”张伯正是他这个管家的称呼。

   正认真翻找的小偷被孩童的突然出声吓了一大跳,他立马抄着刀子,直指年幼的少爷,恶狠狠地威胁道:“小鬼,别出声,否则你的小命不保!”

   然而六岁的少爷怎会懂得那么多,小孩的天性促使他立即大声呼喊平时最亲近的管家:“张伯张伯,我害怕,呜呜呜......”这一声响立马惊醒了别墅沉睡的仆人们,而他这个管家也闻声迅速奔向少爷的房间。

   小偷惊慌失措地挥舞着匕首,凌厉的周身泛着雪亮的光泽,在墙壁上映出一道晦暗的倒影。小偷凶狠地喝道:“给我闭嘴,臭小鬼!”说完,头脑一片空白的他想也没想的朝少爷扑过去,手中的匕首猛地划过少爷白嫩光滑的藕臂,硬生生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顿时,鲜血飞溅,一切犹如电影蒙太奇般令人难以忘怀。

   小偷自知事情已经发展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于是破窗而逃,在下人们赶到房间前便逃之夭夭。

   当他赶到少爷的房间时,见到的便是这副骇人的景象:衣着单薄的少爷捂着胳膊上那道恐怖的伤口呜呜大哭,嫣红浓重的血从白皙的手掌中漏出,汹涌地染红了少爷整套睡衣以及淡色的床单。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空中,令人作呕。整个场景如同炼狱之池般可怖,而少爷则泪流满面地望着他,眼神里满是害怕与无助。那眼神生生打进了他的心里,就在那一瞬间,整个左心房被那个孩子痛苦的哭声狠狠撕扯!

   半夜的庄园热闹至极,救护车刺耳尖厉的声音直直传进顾家每个人的耳里,除了远在异国的顾家正主。

   那一次,少爷缝了二十一针,整整二十一针!

   那道蜈蚣般狰狞的伤疤,虽已通过手术消除,却深深烙印在少爷的心里,永生无法抹去!

   听闻儿子出事的顾家夫妇当晚立即乘坐专机回国探视,却在第二天就匆匆离去。

   从此,少爷便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苟言笑、淡漠人情。

   管家沉沉地望了一眼顾轻尘安静的侧脸,眼里闪过一丝痛楚。

   上天为何就不能厚爱少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