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羽落尘埃

Chapter 21 凌乱

羽落尘埃 陌辰砂 3121 2015-01-29 16:03:04

     临近黄昏,天空是昏暗的黄,素白的云朵被迫近的夕阳染成浑浊的颜色。阳光慵懒地透过光洁透明的玻璃,照射进病房干净的地板。窗边一朵不知名的小花仍顽强绽放在这个萧然的深秋。夏天身嘶力竭鸣叫的知了早已死去,只剩残骸洒落在土地上,被一天一天慢慢地腐蚀。

   顾轻尘与叶羽砂无声对视着,彼此心中都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但,谁也没作声。

   一方卑微地爱着,一方怜悯地冷眼旁观对方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命运从来不是一架平稳的天平。

   雅晴见羽砂直直地盯着某处看,纳闷地回过头,却见是顾轻尘,心中一片了然。她自觉地站起身,将正深情凝望着羽砂的越柠拉至一旁,不让任何人打搅他们。

   而窗边方斐正与森屿聊的热烈,也未注意到病床这边的情况。

   “你......怎么会来看我。”羽砂终是妥协,她始终放不下这个让她爱而不得的男生。她缓缓地低下头,轻声问道。

   “班上同学受伤了,我理应来看看。”顾轻尘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原来......我始终只是普通同学啊......没什么特别的......是我高看自己了。”羽砂自嘲地笑笑,嘴里仿佛吃了黄连般苦涩至极。自己,只是他的同学之一,仅此而已。

   “你难道不希望我来看你?”顾轻尘以为羽砂原本是不希望自己来探望她的,语气变得不好,“也是,我本不该来的,打搅了。”说完,转身就要走。

   “不,不是!”羽砂见顾轻尘要走,心中一急,她连忙唤住他。她何时说过不希望他来探望?她每时每刻都想见到他啊!

   “时间不早了,你好好休息。等你伤好了,我会将所有事情全部说清楚。”顾轻尘停下脚步,却未回头。他背对着她,疏离中带着些许关怀。语毕,他径直走出病房,无影无踪。

   “说清楚......你想要告诉我什么呢......是好事还是坏事呢......”羽砂双眼无神地望着空空的门口。刚才,他还在这儿,可是现在,他走了......走了......

   雅晴见顾轻尘没呆多久便走了,很是奇怪。她又见羽砂一副失落的模样,便知两人又不欢而散,心中暗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开口问道:“他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羽砂无力地靠在床头,摸了摸打了石膏的左手,仍隐隐作痛。但更痛的,是她的心。

   心,好疼好疼,仿佛千万根针在扎。

   “羽砂,你别这样啊,你一这样我就好担心,你倒是说句话啊!”雅晴声音有些大,引得交谈甚欢的方斐二人也转头看向她们。森屿大步迈到羽砂身边,低下身子,见羽砂垂头丧气、不言不语的模样,心中甚是担心。他轻抓住羽砂的肩膀,强迫她与自己对视,温柔地问道:“你怎么了,告诉我好不好。”如对待恋人般关怀而细腻。

   羽砂右手捂住疼痛的心,强颜欢笑道:“没什么,只是身上有些痛,过一会儿就好了。”但森屿了然原因并不在此,他也不想逼迫她,于是顺着她的话:“那你躺下好好休息,我等下去给你买晚饭。想吃什么?”一副好男友的模样惹得旁边三人皆是一惊,尤其是方斐。他很是诧异,小岛这小子,还真喜欢羽砂啊......

   越柠则有些惊慌,这个男生......是不是喜欢羽砂?那,那他岂不是自己的情敌?他越想越是伤心,顿时撇起嘴,脸上满是挫败。自己该怎么办呢?那个男生长得帅,又体贴,自己能打败他吗......不行,自己也要加油,让羽砂看见自己的好!这个单纯的小男生心中暗下决心,悄悄为自己打气。

   十几岁的青涩年华,少年总是天真地相信,只要努力,就能追求自己的幸福。

   雅晴见森屿如此关怀羽砂,甚是失落,这个让她第一眼惊艳的超级大帅哥,竟然喜欢上了自己的好朋友。她自知没有机会,心中满是遗憾与伤感。唉,自己蛮喜欢的男生,也心有所属了,自己还是认真学习吧,什么大帅哥,统统去火星吧!她墨雅晴可是要成为终极学霸的传奇女子!

   方斐则一脸暧昧的笑容,他没想到自己的哥们竟会对一个女生如此上心,不仅请假照顾她,还处处为她着想,俨然一副中国好男友的做派。他感慨地望着森屿,心中甚是欣慰,就像自家许久未婚的孩子终于有了归宿一样。

   三人身处于这个温馨的场面,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心境。

   “嗯......随便吧,我没什么特别想吃的。”羽砂还是不适应森屿略带深情的眼神与他关怀的语气,眼神半天不知道往哪处放,惹得森屿嘴角微微翘起,心中满是甜蜜。他就是喜欢她这副如小鹿被惊扰时慌乱无措的可爱模样,让他忍不住靠近她,亲近她。

   “羽......羽砂......我给你削个苹果吧。”一旁的越柠突然插话,他上前,拿起桌上的水果刀,给羽砂削起苹果来。

   “谢谢你啊,越柠。”羽砂甜甜地对他笑了笑。

   “没......没什么......这都是应该的,”越柠害羞得不敢直视她清澈的眼神,“只要你好......我就开心了。”雅晴越发觉得这个男生十分可爱,平时没怎么接触越柠,没想到他是个纯纯的小男生,比那些浑身臭汗,又爱装酷耍帅的男生好多了!

   但身边的森屿却十分不爽。

   这小子哪来的,没事跟羽砂套什么近乎!羽砂还对她笑的那么甜!森屿心中无限吐槽,醋意大发。他从越柠刚进来就觉得他不对劲,可劲地盯着羽砂看,有时还傻傻的笑,现在又给羽砂削起苹果来,还说什么只要羽砂好,他就开心。这小子,居然看上他们家羽砂了!情敌情敌!

   森屿越想越觉得抓狂,心中顿时对这个男生充满了敌意。他手疾眼快的抢过越柠手中的水果刀,拿起一个梨,慢悠悠地削起来,边削还边得意地看了越柠一眼。

   “森屿你干什么呢?抢越柠的刀干嘛?”羽砂奇怪的问道。

   “什么他的刀,这刀是我买的好吧。削水果这种事,还是交给本大爷吧,再说,羽砂不爱吃苹果,她爱吃梨。对吧?”前半句是反驳羽砂,后半句则是说给越柠听。连羽砂都看出来森屿不待见越柠,她狠狠瞪了他一眼,转头对无措的越柠安慰地笑了笑,轻柔的说道:“你别在意,这家伙就是这样,奇奇怪怪,少爷脾气大的很,习惯就好了。”

   “啊......没关系,我不介意的。羽砂,你不爱吃苹果啊,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去买给你吧。”越柠紧张而激动的望着羽砂,迫切地问道。

   “谁说我不爱吃苹果了,你不用客气,我不挑食的,不用麻烦给我买什么东西了。你能看望我,我就很感谢了,哪里还要你什么东西。”羽砂自然是谢绝他的好意,她对于这个男生,还是挺有好感的,觉得他为人不错,单纯善良。

   “叶羽砂,吃梨!”森屿大声打断他们,一把将削好的梨塞到羽砂手里。羽砂莫名其妙地望了他一眼,但还是拿起梨,小口小口地吃起来。

   两个男生为一个女生争风吃醋的画面百年难得一见,一旁的雅晴与方斐早已笑得乐不可支。尤其是雅晴,虽然令自己心动的大帅哥不喜欢自己,但见他为羽砂与越柠争锋相对的画面,仍是笑得花枝乱颤。这画面,实在是太逗了。那森屿,完全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嘛。

   笑完以后,方斐才发现顾轻尘早已离开,无心地问了一句:“顾轻尘怎么就走了,他自己要来看羽砂,怎么第一个就走了?”惹得雅晴一个劲地给他使眼色。方斐怎么又提起顾轻尘那家伙,这榆木脑袋,难道看不出他们两个一直在闹矛盾吗?

   果不其然,羽砂一听到“顾轻尘”三个字,脸上的神色顿时黯淡下来。她垂下眼,又陷入不言不语的状态。这样的羽砂令森屿感到很是奇怪,怎么一提到那什么顾什么的,她就成这副模样了?他是对羽砂做了什么吗?一想到这儿,他便有些愤怒,要是那个顾什么的伤害了羽砂,他绝不饶恕他!

   嘴比心快,森屿马上插一句:“你们说的顾什么的是谁?跟羽砂有什么关系吗?怎么一说到他羽砂就不作声了?难道,他伤害了她?如果真是这样,我去找她算账!”说完激动的站起身,眉眼间满是愤懑。

   羽砂听闻一惊,森屿想要对顾轻尘做什么?难道是找人收拾她一顿,像夏瑾颜那样?绝对不行!她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她立马拉住森屿,生气地大吼一声:“坐下!”吼得森屿竟一时怔住,他从没见过她如此气愤过。

   “你事情没弄清楚就要找人算账,你算什么账,你知道我的事吗?不知道就别多管,这是我的私事,我不希望别人来干涉!”羽砂的话像连珠炮弹般射向森屿,一时竟噎得他说不出话来。

   场面顿时静默下来,谁都不敢作声。

   许久以后,森屿才开口,他闷闷地道歉:“是我错了,你别气了,对不起。”完全没有平时那副大少爷的样子。

   方斐心中暗想道,小岛啊,我看你这次,真是栽在羽砂手里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