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羽落尘埃

Chapter 19 为她心痛

羽落尘埃 陌辰砂 3852 2015-01-27 01:26:08

     唔......好痛......头好痛......

   哪里都疼......

   唔......全身骨头都像要散架一样......

   羽砂挣扎着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白色之中,让她产生自己已身在天堂的错觉。但身上的病号服以及右手背上的输液管令她清楚地明白自己现在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左手的拘束感令她发现她的左手也打上了厚厚的石膏。她竟伤得这么重?羽砂内心倍感无力,于是她一动不动地如死尸般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发呆,连有人进来都未发觉。

   “你醒啦?”耳边传来森屿惊喜的声音,羽砂感觉森屿温热的手轻轻覆盖在她的手臂上,带着几分小心与温柔,似呵护温室娇弱花朵般,生怕将她碰碎。

   “要不要喝口水?饿了吗?我带了鸡肉粥,你起来喝点吧。”森屿体贴地说道。羽砂愣愣地望向他,只见他的眼神充满了心疼与关怀,她微微动容。

   “嗯。”羽砂打算起来进食,她正想坐起来,却被森屿抢先扶住,“我来,”森屿忙将枕头垫高一些,好让她靠得舒适一点,“你身体还很虚弱,而且手根本不能动,我来喂你吧。”森屿打开袋子,粥的香味顿时弥漫整间病房,羽砂这才感觉肚里空空,阵阵饥饿感袭来,她想要自己进食,但以她现在的状况,根本无能为力,于是只好任森屿一口一口地喂她。

   在进食的间隙,羽砂不禁问道:“我这是怎么回事?手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对于醒来看到的一切,她感到十分郁闷。好端端地,自己就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活像个木乃伊。

   一提及伤势,森屿眼眸染上浓烈的怒气,他开始仔细讲述羽砂晕倒后发生的一切事情。

  ................................分.........界.........线............................................  

   森屿赶到时,羽砂正好晕了过去,他气急败坏地大吼一声:“混蛋!”接着便向那群暴虐的混混冲了过去。他拽住其中一个人,一拳打过去,将对方狠狠地击倒在地。此时的森屿早已失去理智,他满脑子想得都是羽砂被打的嘴角流血,全身抽搐,双手无力地耷拉在两边的画面,那景象太过触目惊心,令他心痛到极致。在乎的女孩被折磨的惨不忍睹,令他心中燃起杀人的冲动,他恨不得此刻就将所有伤害羽砂的人统统杀光!

   用他们的鲜血,给羽砂赔罪!

   让他们深刻地明白,叶羽砂,是他森屿的逆鳞,容不得他人染指!

   接近疯狂的森屿与那群混混厮打在一起,他多年练习跆拳道,功底深厚,那群混混怎是黑带五段的森屿的对手,不一会儿,他们便被打的跪地求饶,有的甚至被打破了脑袋,鲜血横流,呻吟不止。有些伤势轻的想要逃跑,却被赶来的端木溪、楚琰再狠狠收拾了一顿,他们三人,将穆清欢叫来的十余人打的鼻青脸肿,好不痛快!

   一旁的四人组吓得不轻,但穆清欢尚且镇定,她定了定神,走上前清冷地开口:“森屿,你这是做什么?你把我的人伤成这样,不给个理由?”

   打红了眼的森屿听闻这番话猛地回头,他的眼睛通红,充满血丝,像头被侵犯领土的狮子般暴戾无常,他瞪大了眼,厉声质问穆清欢:“你还好意思问我?你对羽砂做了什么?!你的人将她打成这个样子,你他妈问我做什么?真他妈搞笑!”气急的森屿对穆清欢破口大骂,丝毫没有平时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形象。此时的他,因为心上的女孩被伤害而变得暴躁无比。

   “哼,这个贱人抢人家男朋友,难道不该打?”裴千紫壮着胆子插了一句,却被森屿冷酷凶狠地一瞪,吓得连忙后退,直直躲到夏瑾颜的身后,不敢再说话。

   “森屿,你怎能这样对待瑾颜,她爱慕了你那么多年,如今你却为了一个认识不久的女生伤害了她,这样做对吗?”穆清欢不惧暴怒的森屿,依旧淡淡地说道。

   “哈,哈,你们这群女人简直不可理喻,打了人还有理,罢了,我现在没空搭理你们,都给我滚开!”森屿对于穆清欢一行人倍感无力,他原本还不厌恶穆清欢,反而有些欣赏她不娇气不做作的气派,但现在,他对于她们四人,只剩下厌恶以及不屑,他恨她们毫无同情心地任一群人欺辱一个弱女子,更何况,那还是他放在心尖的女孩!

   他不再理会她们,转身上前,抱起晕厥的羽砂。她的身体是那样的轻,仿佛一片羽毛,被风随便一吹拂便飘散于空中。他盯着她身上各处大大小小的伤,仔细端详着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颊,还有嘴角那触目惊心的鲜血,心愈发疼痛起来。他的女孩,这么脆弱,仿佛一个小巧的瓷娃娃,一碰就会化为碎片,看起来无助而令人伤感。森屿红了眼眶,眼里溢出满满的心疼与悲伤。他好怕,怕羽砂不再醒来,再也看不见她可爱俏皮的笑容,再也听不到她赌气地叫自己“大萝卜”,再也不能和她结伴走夜路,再也不能......

   不,不会的,羽砂她会没事的!森屿阻止自己再想下去,他抱着羽砂想要送她去医院。刚要离开,夏瑾颜就跑过来,张开双手,拦在他面前,此时她精致美丽的面容在森屿看来是如此的丑陋,他连看都不愿再看她一眼,沉声说道:“滚!”说完就要绕道而行。

   “我不!”夏瑾颜眼里盛满了泪水,她声音颤抖,心碎地凝视着森屿:“阿森,你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的?那我算什么呢?我也喜欢了你那么多年啊!”泪水毫不吝惜地落下,如这十一月漫天飞舞的落叶,轻飘飘地坠落到地面,与泥土混杂在一起,消失不见了。

   “夏瑾颜,我再说最后一遍,滚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森屿厌恶地瞥了她一眼,肩膀撞开夏瑾颜,大步往前走,端木溪、楚琰紧跟其后,他们脸色不好地看了四人一眼,似在失望于她们几人阴狠的手段。

   森屿几人走后,夏瑾颜压抑不住内心的难过与悲伤,她蹲在地上号啕大哭:“阿森......阿森......我那么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你为什么总是让我这么难过呢......阿森......”悲恸至极,眼泪打湿了紫色的裙摆,仿佛一幅悠远的水墨画。

   穆清欢走上前,蹲下紧紧抱住夏瑾颜,轻拍她的肩膀,哄着哭泣的她:“不哭了,不哭了,你还有我,还有千紫和念念,森屿不珍惜你,我们珍惜你,别哭了好不好,乖......”

   裴千紫与秦念念也上前,异口同声地说道:“瑾颜,我们会永远陪着你的,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好朋友!”

   夏瑾颜停止哭泣,感激地看着三人,她扑到穆清欢的怀里,感动地说道:“谢谢你们,你们永远都是我夏瑾颜的好姐妹!”

   夕阳早已落下,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刹那,学校仓库门口地上的一众伤员,以及不远处相拥的四个少女,构成了一组静默的彩色默片,安静而复杂。

   出租车上的森屿焦虑地催促司机:“师傅,麻烦开快点!”他看着怀中昏迷不醒的羽砂,万分焦急。

   司机从后视镜看见男孩怀中伤势严重的女孩,忍不住同情起来:“真是......长得这么俊的女娃娃被哪个黑心的家伙打成这样,真是作孽唷......”边说,手一拉挡,车子飞奔如豹,很快到达医院门口。羽砂被推进手术室医治,森屿则在手术室门外等待,端木溪、楚琰二人也陪伴在他身边,彼此沉默无语,周围环绕着压抑沉闷的气氛,等待的三人皆担心门后女孩的情况。

   三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下来,大门打开,主治医生一边摘口罩一边往外走。担心的森屿连忙拉着医生,迫不及待地问道:“医生,里面的女孩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口气,似在怜惜羽砂:“左手骨折,身体多处瘀伤,身体里有少许淤血,肋骨断了一根,不过处理得当,已无大碍,现在就是要休养。唉,这么小年纪的女孩被打成这个样子,对方也真下的去手。”连医生也在替这个花季少女抱不平。森屿听闻羽砂的伤势情况,握紧了拳头,指尖狠狠掐入手心,但听到她已无大碍后,不禁松了口气。还好,她没事了。

   森屿将羽砂安排到高级病房,随后又叫端木溪、楚琰二人先回家,端木溪问道:“阿森,你不回家吗?羽砂有看护,会照顾她的。”

   “我不放心,我要亲自照顾她。”森屿沉沉地说道,他看了一眼病房里沉睡的羽砂,眼中划过一丝痛楚。

   “那阿姨那......怎么说?”楚琰怕森屿的妈妈会担心儿子,连忙问道。

   “我会打个电话给我妈,你们不用担心我,先回去吧。对了,这两个礼拜我都不去上课了,帮我跟班主任请个假。”

   “好吧,那你自己也注意点啊,我跟阿溪会来看你和羽砂的。”说完,两人消失在门口。

   森屿拉过椅子坐下,有些痴迷又带着几分哀伤地凝视羽砂,昏迷不醒、脸色苍白的羽砂犹如折翼的蝴蝶,令人痛惜世上最美好事物之陨落。他有些自责,居然让夏瑾颜就这么轻易地伤害了她,他没能好好保护她,反而让她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他好没用!竟然连自己喜欢的女孩都保护不了!森屿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思绪凌乱不已。

   下一次,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他眼神变得坚定而炽热。

  ................................分.........界.........线............................................  

   “噗嗤......原来在我昏迷过去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事啊。”羽砂听完森屿的一番讲述,不禁笑出声来。

   “你还笑,你都昏睡将近两天了,担心死我了!”森屿见她受了伤还笑得出来,气鼓鼓地说道。羽砂拿起手机一看日期,果然,自她昏迷过去醒来,已经是第三天中午了,她整整昏迷了一天半!

   羽砂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打量了一下森屿,只见森屿蓬头乌面,头发凌乱,衣服还是她前天早上还他衣服时穿的那套。难道说......森屿整整在医院陪伴她、照顾她将近两天?!羽砂望着面色憔悴的森屿,内心泛起一阵阵感动,自己从未被人这样细心呵护过,被关心的感觉真的很美好,很温暖,像和煦的阳光直直打在心间那般舒适。她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悄悄说道:“好久没人对我这么好了......”

   森屿听到一言半语,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谢谢你啦!”羽砂大声说道。

   森屿揉了揉她的发,宠溺的说道:“傻瓜,说什么谢。来,喝粥吧。”一口一口地继续喂起羽砂。

   房间里满满的,都是温馨。

  ................................分.........界.........线............................................

   “什么?!阿森这两天没来上课,原来是一直在照顾叶羽砂?!”夏瑾颜气急败坏地大叫。

   “是啊,他这两个星期都不会来上课了,就留在医院照顾羽砂。”被扯住追问森屿下落的端木溪淡淡地说道,他不想隐瞒她什么,因为他内心已经对面前的这个女生毫无好感,心中的天平早已倾向叶羽砂。他希望阿森选择的是叶羽砂而不是这个占有欲严重且善妒的女生。说完,端木溪甩开她的手,径直走进教室,不再理会她。

   夏瑾颜自知理亏,便不再纠缠。

   只是她内心仍是不甘,不甘心森屿就这样放弃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