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羽落尘埃

Chapter 20 她是他的谁

羽落尘埃 陌辰砂 4349 2015-01-29 01:12:10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逝去却不留痕迹。转眼间,已临近深秋,枯叶自斑驳树影间缓缓飘落,无力地于空中挣扎,又狠狠摔落于大地,化作一滩泥土。如流水般滑过的时光不仅仅带走了最美好的事物,还在老人沧桑的面容上刻下几道深深的皱纹。

   世上所有鲜活精妙的事物,终将归于虚无,沉寂于苍茫宇宙,无声无息,如尘埃般渺小。

   而人们仍不知天高地厚地用力花光每一分每一毫绚烂的青春岁月,直至白发苍苍,走向生命的尽头。

   谁也不能预料,上苍将赐予自己怎样的人生,怎样的宿命。

  ................................分.........界.........线............................................

   听闻羽砂受伤住院,墨雅晴哇哇大叫,急的快要哭出来,她手足无措地扯住方斐,着急地问道:“羽砂怎么会受伤呢?严不严重啊?呜呜,我要去医院看她!我的羽砂啊......”脸上满是担心与忧虑。

   方斐捉住她乱挥的手,示意她冷静一点。他推了推眼镜,一个宽慰的眼神竟让雅晴顿时安静下来,她不再哭闹,仔细听方斐解释事情的起因经过,却错过方斐眼中的愧疚与后悔。

   “羽砂这次受伤,都是我害得,”方斐语气饱含沮丧,他十分内疚,都是因为他告诉夏瑾颜与小岛接触频繁的是羽砂,才害得她被那四人组打成那样。他越讲,情绪越发低落,“都是我的错,罪魁祸首就是我......都怪我,不该告诉夏瑾颜那么多,害得羽砂......害得羽砂被欺负成那样......我真该死!”说着,他一拳打在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响声,惹得周围人都莫名其妙地望向他。

   “哎呀你干嘛啊方斐,怎么这么摧残自己!”雅晴忙扯住他的手臂,想要阻止他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都是我都是我!”方斐自责地捶着桌子,手背竟红了一大片,看的雅晴很是心疼。

   “方斐,别这样。”一如既往淡淡的语气,顾轻尘抓住方斐挥舞的手,暗地使了把劲,不让他有所动作。方斐终于不再自残,眼睛晶亮地望向他,那是愧疚至极的泪光在闪烁。

   “方斐,有话好好说,别再伤害自己了,你慢慢说,无论怎样我们都不会怪你的啊!”雅晴焦急地劝解他。

   “她说的对,你将事情的经过好好说一遍,这样我们才能帮你。”顾轻尘这时竟热心地加入了他们,使得雅晴、方斐皆有些诧异,按道理来讲,顾轻尘从来不会管这些事的啊。

   其实顾轻尘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当他听闻叶羽砂住院时,心轻颤了一下,浓浓的担心溢上心头,他竟迫切地想知道那个女孩怎么样了,伤的严不严重,究竟是什么人对她使坏。他被自己内心对于那个女孩满满的担忧吓了一跳。这么多年来,除了念凉,他何曾对一个女孩如此上心过?

   因此,他才不由自主地阻止慌乱的方斐,并让他说出事情的经过。

   其实他对叶羽砂,还是在意的吧。

   也许是因为知晓她心中钟意的人是自己么?

   “前几天,夏瑾颜突然把我叫到天台上,说是有事问我。我准时赴约,她便问起我小岛、也就是森屿的事情,她问我最近是否有女孩跟他走得近。我内心第一反应便是羽砂,小岛似乎很关心她,对她很是上心,我猜想夏瑾颜指的是否就是羽砂。一开始,我并没打算告诉她,但她在我面前哭起来,你们知道,我最怕见女孩子哭,于是我迫于无奈,告诉她了。我本以为就算再任性,她也不至于做出伤害别人的事,但我没想到,她居然叫了一群校外的混混,将羽砂打的进医院了!要是,要是当时我坚持不告诉她,羽砂就不会这样了,都是我!我怎么能这么坏呢!”方斐愈说愈激动,眼看着他又要一拳敲在桌子上,顾轻尘迅速地拉住了他。

   “你冷静点!”顾轻尘微微提高音量,继续说道:“这不完全是你的错!是那个叫夏瑾颜的女生自己心术不正,选择去害人。你没想过么?你说她喜欢那个叫森屿的男生,所以她知道他身边有别的女生,也会想尽办法查出是谁,就算她从你这里得不到消息,也会用别的方法弄清楚的啊。所以,你只是她知晓结果的其中一条途径而已,何必责怪自己?”顾轻尘分析得头头是道,使得雅晴在一旁也认同的狂点头。

   “可是......我现在有什么脸面去见羽砂......一看到她我就心中有愧,我就想起那日夏瑾颜与我见面的那一幕。”方斐颓废地低下头,无比失落地说道。

   “一昧愧疚有什么用,坦然的面对她吧,我相信,她知道缘由后也不会怪你的。放学后就去看看她吧。”顾轻尘轻拍了拍方斐的肩膀,声音清脆如雨后春笋,干净而清亮。

   “顾轻尘说的对极了!今天下课,我们马上去医院看羽砂,我担心死她了!”雅晴眼睛睁得大大的,坚定地说道。

   “......嗯,一定要去看她。”方斐收起颓然的神色,正襟危坐起来。

   “听说叶羽砂住院了,我能和你们一起去看她吗?”一旁听见方斐几人对话的男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们身边,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越柠?你说你要去看羽砂?当然可以了!下课我们一起去吧。”雅晴听见有人要与他们同行去探望羽砂,自然欣喜不已。

   面容清秀的少年听闻对方应允自己,低下头,腼腆地笑了,随后又补充道:“我们先去花店买束花,然后再买些水果给她吧。”言语带着淡淡的期待。

   “对对对,我差点忘了这个!谢谢你啊越柠!”大喇喇的雅晴豪迈地拍了拍越柠的肩膀,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显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惹得性格内向的越柠脸上泛起可爱的红晕,愈显得少年的青涩淳澈。

   “没......没什么,只是不知道,羽砂喜欢吃什么......”方才听见方斐几人都喊羽砂,他也便这么叫了,见众人无明显的异色,心中油然而生丝丝喜悦。是不是......自己以后也能喊她羽砂了......

   这个生性温雅、略带生涩的少年,自羽砂转来一班第一天起,便默默关注那个长发及腰,身形娇小可爱,美得如精灵般的女孩,还有她那灿烂的笑容,灵动的眼神,以及她埋头做题时认真的模样,都深刻地镌刻在他的心上,令他不知不觉喜欢上了那个叫做叶羽砂的女孩。听闻她受伤住院,他上课都没了心思,心中满满的焦急搅乱着他的心神,令他怎么也无法集中精力,心中不断有个声音叫嚣着,要去看她,要去看她,马上要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于是,在听闻方斐几人提议说要去医院探望羽砂时,他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

   方斐与墨雅晴皆未察觉越柠的小心思,只有顾轻尘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他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越柠那声“羽砂”,他察觉到男孩眼中的担忧与期待,心中了然。这个少年喜欢着叶羽砂。

   随即,又为自己的八卦心思懊恼起来,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管这些做什么?

   然而雅晴的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思路:“那,顾轻尘,你去吗?”

   “嗯?”顾轻尘马上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询问自己是否要去看望叶羽砂,竟有些迟疑了。按道理,他本应该推脱的,但他却出乎意料地答应了,“嗯,我去。”说完内心竟舒缓了一口气,好像是做了一个极其正确的决定一般。

   他越发觉得自己不对劲,对于叶羽砂的感情,竟是复杂无比的。

   但他清楚地明白,自己深爱着念凉,绝无背叛她的可能。这一点他深刻铭记于心。

   只是,他对叶羽砂,似乎不止只有同学情谊而已。

   他似乎,有那么一丝,亦或是一丁点儿,将叶羽砂放在心中的意图。这种纠结与混乱到难以形容的感觉,令他心中起伏不定。他究竟将叶羽砂,当作什么呢?

   谁也弄不明白,包括他自己。

  ................................分.........界.........线............................................

   “啊!我突然想起,月底就是全国中学生各科竞赛复赛!啊怎么办,还有两个星期,我居然还躺在医院,怎么办怎么办!”病房里传来羽砂的惊叫声,她慌乱无措地抓挠自己的头发,到处蹭来蹭去。惹得森屿一把捉住她,奇怪地问道:“搞什么?”

   “我参加了英语竞赛啊,月底就要去青苑中学参加复赛啦!”羽砂顺利通过了初赛,与班上另外两位学生即将于月底奔赴青苑中学参加复赛。可现在她人在医院,什么也做不了,如何为竞赛做准备?

   “噢,你说的就是那个破竞赛啊,我去年就参加过,没什么大不了的。”森屿无所谓地耸耸肩,懒懒倚靠在椅子上。

   “说的好像你很厉害一样,你一定刚进复赛就被淘汰了吧。”羽砂故意刺激他,心中窃笑。

   “怎么可能,本大爷叼的飞上天!”见羽砂如此看不起他,他激动地反驳道。

   “噢?”羽砂继续逗他,“那森大少爷取得了什么傲人的成绩呀,勉强冲进决赛?”

   “才不是!本大爷可是拿了三项全国第一的人!”森屿气恼地瞪了羽砂一眼,随即又骄傲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是不是爱上本大爷了,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收了你吧!”此刻的森屿尾巴都翘上了天,臭美得如同孔雀。

   “原来你不仅是花心大萝卜,还是一只公孔雀。”羽砂说出的话总能让森屿一口气闷在心间,堵得说不出话来。

   “哼,本大爷不跟你计较。”森屿此时完全就跟与小孩无疑,耍起了小脾气。

   “你们两个聊得好开心啊!”门口传来雅晴的声音,她一向如此大大咧咧、没心没肺。

   “雅晴,你来啦。”羽砂对着雅晴微微一笑,却发现雅晴身后还跟着三个男生,其中就有顾轻尘。这让羽砂嘴角的微笑僵住,复杂的情感如狂风暴雨般汹涌而至。这复杂的情感一大半是惊喜,是激动,是不可置信。

   他,怎么来了?他竟会来看我!

   他不是不愿见我了么?

   他不是厌恶我么?

   怎么会?

   羽砂心中疑问满满,但她巧妙地掩饰了自己眼神的变化,依旧热情地招呼雅晴他们。

   越柠羞赧地上前,声音因紧张而有些颤抖:“羽......羽砂,这是我给你买的水果还有花,祝你早日康复......”

   羽砂有些惊讶,她没想到除了方斐、雅晴,竟会有别人来主动看她。她接过越柠递过来的水果与鲜花,朝他温暖地笑了笑,感激地说道:“谢谢你,越柠。”

   越柠见心仪的女孩对他露出如朝阳般和煦的笑容,一时竟呆住了,他的心跳加快,脸上顿时泛起不自然的红晕,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这没......没什么......只要你健康......就......就好......”

   雅晴见他羞涩成这样,忍不住打趣道:“我说越柠,你害羞什么啊,见了我们羽砂连话都说不出来,难道是见我们家羽砂美,心神荡漾了吧?”她就是忍不住逗逗这个极容易害羞的男生,觉得他脸红的样子十分可爱。

   “我......我......我......”越柠见被人揭了心事,愈加着急起来,他“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惹得雅晴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墨雅晴同志,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戏弄别人的毛病啊。”方斐万分无奈地说道。雅晴虽为班上的学习委员,但有时却如孩童般顽皮任性,总是喜欢逗弄人家,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

   “腹黑方斐,你找打!”雅晴捶了方斐一拳,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俏皮的模样逗笑了众人。羽砂拉过雅晴,与她欢快地聊起来。

   而方斐则走到森屿身边,兄弟般的笑着与他碰了碰肩,随后搭在他的肩膀上,与他细细寒暄起来。只剩顾轻尘、越柠两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越柠倒不觉得尴尬,他入神地看着言笑晏晏的羽砂,看她的一颦一笑,看她飞扬的眼神,看她如花朵般绽放的笑容,竟看得痴了。她怎么可以这么美?情窦初开的少年忘情地想着。

   顾轻尘将越柠的举止动作全都看在眼里,他很确定,这个男孩极喜欢叶羽砂。他对她的喜欢如此干净纯粹,如透明水晶般不含一丝杂质。也许,这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吧。他又移开眼神去看叶羽砂,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而羽砂正好瞥向顾轻尘,却见他也正看着她,眼里饱含复杂的情绪。她怔了怔,不想往常一般慌张地移开眼神,而是勇敢地与他对视。她想要,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些什么。

   她想知道,自己对他来说,到底算什么。

   为何他在说出如此决绝的话后,又若无其事地来看她,给她以希望,让她以为他还是有些在意她的。

   她就是要明白,自己对他来说,到底算什么!

   两人眼神交汇,似勾起天雷地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