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羽落尘埃

Chapter 10 森屿

羽落尘埃 陌辰砂 3604 2015-01-09 20:38:07

     周日的旅程如期而至,如羽砂所料,顾轻尘并没有来。她内心并无太多波澜,自从那日她与顾轻尘挑明自己的心意以来,她内心默认他已将自己列入黑名单,视自己为陌生人。对此,她无能无力,只能任心中的那个人无情地将自己从他的生活抹去,不留一丝痕迹。

   当墨雅晴不见顾轻尘的踪影时,第一反应就是紧张的看向羽砂,生怕她会伤心欲绝。但羽砂并无过激反应,也未昭示她内心有多么的痛苦,多么的肝肠寸断。她很奇怪,想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顾轻尘说好来爬山又临时变卦,且羽砂竟毫无反应,但她怕她的问题太过敏感,会触及她的痛处,于是直到上车都是一副欲语未语的模样。羽砂见她这样,叹息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没事的。”

   雅晴便毫不客气的发问,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你跟顾轻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他为什么没来,而你为什么没反应,难道不失望吗?”

   羽砂勉强的笑了笑,垂下眼回答道:“周五放学后,我跟他说了一番话,算是表白吧。”

   雅晴瞪大了双眼,连忙追问道:“然后呢?”

   羽砂再也无法维持牵强的笑容,表情黯淡下来,苦涩的说:“他毫不迟疑的拒绝我了,连想一下的时间都吝啬。”

   雅晴见她这副黯然神伤的模样,不禁心疼起来:“这种事,不是谁的错,可是那顾轻尘就算要拒绝,就不能委婉的拒绝吗?你毕竟是个女孩子啊,唉......”

   羽砂没有回答她,她无力地瘫软在椅背上,眼神飘忽不定,思绪如一团乱麻,她不再想那些令人心伤的红尘琐事,干脆闭上眼睛小憩。身旁的雅晴也识趣的不再侵扰她,戴上耳机听起歌来。

   大巴一路安稳的开着,于下午一点顺利到达目的地。各班乘坐的大巴停在一处,同学吵吵闹闹欢聚在一起兴奋的说着什么,羽砂则默默的看着眼神闪烁的他们,越发觉得自己与这里欢快的气氛格格不入,有种转身离开的冲动。

   雅晴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她们班集合的地方。同学们热情的招呼她,闲聊着各种八卦琐事或是体育新闻。羽砂明白,雅晴是想让她暂时忘却烦恼,好让她尽早从告白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但只有羽砂自己知道,事实并未如此,她从未放弃追逐他。

   方斐环顾周围,发觉未寻到顾轻尘,又见羽砂心情不佳,顿时明白了什么,但他并未询问,而是自然地与周围人聊天说笑。见此景,羽砂内心不是不感动的,她明白雅晴与方斐对她的关心与照顾,也打心底将他们视作她的朋友,但她选择不轻易显露自己的情绪。

   各班带队的班主任开始组织队伍,他们打算以两个班为一队,这样便于互相照应,避免发生走失或是危险的状况。这次爬山除了美术班因组织外出写生而缺席,一共是六个班,正好分为三队,羽砂他们班是重点理科班一班,被分到与重点文科班二班一队,两个班零零散散共45位,大队伍风风火火的向山顶进发。大伙儿刚开始一路上还有说有笑打打闹闹,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渐渐的,大部分人体力不支,默不作声却又艰难的一步一步往上爬,有些娇弱的女生落后在后面,便索性不再前进,而是坐在半山腰上休息。对于她们来说,累了就停止旅途,何必委屈自己。

   羽砂一路上一声不吭,只是闷头往上爬,并不是因为精力充沛,而是机械的维持同一个动作,她的腿早已酸痛,但她自己并未察觉也并不在意,也渐渐麻木了。她脑子一片空白,心里总感觉缺失了什么,但她说不上来,也不想去追究。于她而言,如果没有顾轻尘,她的生活也无任何意义,此刻的天空于她看来都是阴郁的。与她并列的雅晴和方斐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但什么也没说。他们想,此刻无论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不如就静静地陪伴在她身边,好过说一些无关痛痒的安慰话。

   爬山中途许多人半途而废,临近山顶时一行45个人只剩下不到二十个人,其他小队也是如此,连雅晴也坚持不住,腿脚均已酸疼不已,落在了后面,方斐便陪她一起休息,最后爬到山顶的只有零零星星一些人,羽砂正是其中一个。

   她攀登至山顶,挺直脊背俯瞰整座城市,纵然冷风凛冽,她也屹然不动,犹如风干千年的雕像,沉淀了岁月,模糊了记忆。衣着单薄的她其实很冷,同时冷的还有心。犹记几天前她曾妄想与顾轻尘一同攀到山顶上坐看城市繁华,历数岁月沧桑,相互不语,只是并肩而坐,这样她就无比满足,可如今她只是一个人从最高处眺望远方,看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心狠狠地疼起来,似被凌迟一般。她狠狠咬住嘴唇,鲜血从伤口处流下来,染红了唇,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美。

   无人看见,她迎风而立,泪流满面。

   忽然有人从背后轻拍她的肩,羽砂回头,一张陌生的脸庞映入眼帘,是一个长相俊秀的少年,她布满泪痕的脸就这么暴露在少年的眼中,羽砂透过少年的瞳孔清楚地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连忙用手擦拭泪水。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手,手心摊着一张纸巾,散发着淡淡的百合香味。羽砂愣愣地看着少年,他对她温暖一笑。羽砂有些动容,她接过纸巾,仔细清理自己泛滥成灾的眼泪。

   平复好情绪,羽砂感激地冲少年微笑并道谢:“谢谢。”

   少年饶有兴致地望着她,问道:“为什么一个人站在山顶上哭?”

   羽砂并不愿与相识不过五分钟的他谈论自己的私事,对于他的问题置若罔闻。

   少年无奈的笑了笑,故作沮丧的说道:“好吧,美女不理我,我的小心脏碎成一片一片的,我得捡起来回家补补。”说罢还做着从地上捡起东西的动作,羽砂被他这么一逗,心情居然好转了不少。她干脆直接坐在地上,眺望远处的风景。

   少年自然而然地坐在她身旁,仿佛认识她许多时日一样:“我经常爬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坐在山顶上看风景,城市甚至远处高山的风景都一览无余,人像蚂蚁一样渺小,你看,我们都是这么微若尘埃的存在,不禁让人感慨这世界的辽阔无边。抬头看天空,觉得云离自己很近,而天却没有尽头,一直延伸到望不见的远方,每当我心情不好来到这里,心就会平静下来,你说人生不过是坐看云卷云舒,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什么事都想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终究都会过去的。”这番话实则是在安慰羽砂,羽砂心知肚明。

   少年不等她回答又自顾自说起来:“不过有时候心里有不顺畅的事的时候哭一哭反而会更好,把心中的郁闷都发泄出来,发泄完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又会有新的美好的事物等待我们发掘。”

   羽砂对于他的一番话虽有感激,但除了说句谢谢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干脆默不作声。

   少年有些挫败说道:“你一句话都不说,让我好受伤啊。”他继续说道:“你是夜华的吧,我是二班的森屿,你叫什么呢?”

   这时,羽砂终于开金口:“叶羽砂。”

   “人长得好看,名字也好听。”森屿嬉笑起来,他补充道:“你还没说你几班的呢,这样我想找你玩到哪儿找你呢?”

   “一班。”这个男生明显有点耍无赖的意味,但羽砂并不反感。

   “嘿嘿,我知道呢,我们两个班一起爬山的,我在队伍里看到你了,知道你是一班的,只是想你亲口说出来我确认一下嘛。”颇为赖皮的口吻,和男孩俊朗帅气的外表严重不符,羽砂的第一反应便是:白费了这副好皮囊啊!

   羽砂顿时无语,“蹭”的一下起身,准备下山,森屿跟在她后面。不料撞见了刚刚半路休息雅晴与方斐。雅晴一看见羽砂身后的男生,便呆愣了一下,随即眼里闪过惊艳的光,一下子站在那里不动了,直直盯着森屿看,眼睛都不眨一下,羽砂见她这副模样,便知道这家伙为美色所迷惑,丢失了魂魄。

   森屿也看见上来的两人,眼里含笑,他走上前揽过方斐,调笑着招呼:“你这家伙,是不是乌龟啊,爬这么久才上来,肾虚啊!”

   方斐笑着推了他一把:“去你的小岛,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你怎么跟我们班的呆一块,你认识羽砂啊?”

   “你们班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大美女啊,我以前没见过啊,新来的?不过没事,现在认识了,以后有眼福了,嘿嘿!”森屿依然是一副无赖的口吻,但配上他引人注目的颜,却有种邪气但不痞气的气质。

   “你这小子,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经,亏那么多女生崇拜你,年级男神啊。”方斐难得调侃别人,要知道,他平常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现在讲话一下子放开了许多。这样的方斐是羽砂从没见过的。

   “去去去,别闹我,你哪里是真夸我。诶,这位美女是,怎么跟老方走一起,难道是......?”森屿见方斐身旁还站着一个女生,自然不会放过调侃他的机会。

   “啊,不是不是,我跟方斐什么都没有的,你别想多了。”雅晴见森屿暧昧地看着她和方斐,连忙红着脸矢口否认。

   “小岛你就别闹她了,她是墨雅晴,咱们班的学习委员。”方斐解释道。

   “噢,久仰大名,理科班的女学霸啊,没想到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你好啊,我是二班的森屿,以后多多帮助噢。”森屿露出灿烂的笑容。雅晴脸红的更厉害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雅晴,你看你,脸红的和苹果一样。”在一旁看“热闹”已久的羽砂这时终于出声,“天色不早了,我们得赶在天黑之前下山。”说完便要往山下走。

   “我们也走吧。”方斐提议。于是一行四人率先下山。

   下午五点,洋洋洒洒几百人踏上了回校的旅程,到达学校时已是晚上七点半,众人都散去了。森屿提议一起吃个晚饭,雅晴抢先答应,方斐自然也不会拒绝,但羽砂解释说自己有些疲累便不同去,其他三人也不勉强,于是羽砂独自一人回家了。

   羽砂到家时,家中无人,那个男人一定是出去喝酒了。她简单煮了碗面,洗漱一下便躺在床上。她实在是太累了,不一会儿便沉睡起来。

   一夜无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