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白衣

第二十五章 开学

白衣 兰一一 2761 2016-08-06 11:22:44

  墨尘返校的时候正好是墨然开学。不想徒增伤感,墨然就没有去送他。

  车上墨父问他:“你们兄妹两个是不是吵架了?我怎么感觉你这次回来然然的情绪不高啊!”

  “你怎么会这么想?”墨尘说。

  “那不是因为你们之前感情太好了嘛!打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啊,你走到哪儿?然然就跟着你到哪儿。我跟你妈还在说呢,就是双胞胎也没有这么亲的。”墨父调侃着说道。

  “没什么事,不过是小然长大了嘛,总不能一直跟在我后面。”墨尘笑笑。

  “说的也是。”墨父叹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吵架就好了,你们两个从小到大都没有红过脸,我还真担心,因为你去那么远的学校,然然气的不跟你说话了呢!”

  之前墨尘打算在本地上大学的事,家里人都知道。后来去了S大,虽然也是好学校,但全家人都感觉很意外。

  “我学的理科,S大师资条件更好一点。”墨尘解释说。

  可是那神情,倒不如说是找借口掩饰。

  “不过你也要多关心关心你妹妹,我觉得然然自从上了高中以后,整个人都不太开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学习跟不上?你有空就多给她打电话,聊聊天什么的。”墨父接着说。

  对老爸突然间开始这么操心他们兄妹两个,墨尘感到很意外。

  墨父察觉到了儿子的好奇,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想管你们啊!是你妈非逼着我,让我多问问你们的事,说是长这么大了,你们做什么想什么她都不知道!做母亲的失职,什么的···”他接着说。“墨尘,你说你妈是不是快更年期了?我怎么觉得她这两天有点奇怪呢!”

  这个我真不知道。墨尘腹诽,你们夫妻两个整天跟连体婴儿似的,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估计又是那少的可怜的慈母之心泛滥了吧。

  墨父絮絮叨叨:“我看你妈,还是年轻的时候乖一点,现在我都快降不住她了。”

  你一直都降不住她好吧!墨尘接着腹诽。

  墨父将儿子送到车站,就掉头走了。忙着回去照顾自己的美娇娘,据说放她一个人在家不放心。

  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不放心的!

  墨尘心里其实有点羡慕。他的父母虽然对他跟小然她有些亏欠。但是父母之间情深似海,夫妻两个彼此之间相濡以沫,疼宠入骨。

  如果?如果他和小然也能这样,会更加恩爱吧…

  但他清楚明白。没有这样的如果,他们不能!

  他的小然,不该在这样见不得光的泥沼里永远挣扎,她应该活在阳光下,肆意张扬,永远扬着头,像一个骄矜又无忧无虑的公主一样行走于每条街道,每一个被人仰视向往的地方。

  墨尘,你做的是对的。检票进站,墨尘对自己说。

  另一边。

  墨然看着站在对面的少年。

  “墨然,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少年穿着黑色的风衣,愈加显得身形单薄。怎么过了个年反而感觉更瘦了呢。

  “迦尧。”墨然涩然开口,并不明白迦尧问这句话的来由。

  “墨然,你喜不喜欢我?”少年哽着脖子,倔强的接着问,好像不得到一个确切答案就决不罢休。

  “我…”刚过完年就遭受到这样的冲击,墨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内心OS:难道在过年期间,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上帝的事吗?

  唯一跟迦尧有点关系的,就是前两天的聚会上遇见了迦尧的哥哥,可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怎么跟那位莫名其妙的兄长大人交流啊,为什么我要遭受这样的惩罚?!墨然泪。

  “迦尧,是不是你哥哥说了什么?”不然你怎么会突然得出这样的结论?再说我们前前后后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啊,而且你自己还莫名其妙的开始闹别扭···

  “你不要管别人说什么,我只问你。墨然,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少年眼神诚恳,目光坚定。

  所以说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呢!饶是淡定如墨然,也忍不住快要咆哮了。

  “好了,我知道了。”少年摆摆手,脸上显而易见的难过。

  我都还没说话,你知道什么了?墨然一头雾水。

  少年自觉遭到了拒绝,深深地看了墨然一眼:“果然,我哥说的是对的。”说完难掩失望的离开了。

  墨然目送自说自话的少年离开她的视线,还是没完全反应过来,所以说,你家兄长大人还是说了什么,说的什么啊。啊,啊!

  揪头发,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开学欢迎仪式。

  于是乎,接下来迦尧同学别说是跟墨然说句话了,就是在学校里遇见墨然也是要绕道走的。莫名其妙的被嫌弃,墨然是始终处于懵逼的状态。很想找迦尧问问清楚,但是年前的事,让她和迦尧之间的互动成为了张老师重点关注的对象。

  啊,好麻烦!

  墨然揪着头发,觉得这两天自己的头发掉的更快了。

  算了。山不就我,我就离山远一点。总之兄弟两个,都很麻烦。

  不过开学的日子还是很开心的。因为活泼可爱的舒倩同学,遵循了他们之间的约定。

  每天下课或者放学,只要有空舒倩都会来找墨然。严格遵循闺蜜守则:

  愉快的聊天,就是一个人说一个人微笑倾听。

  一起上厕所,就是舒倩要上厕所的时候,就叫墨然一起,墨然就在转角的窗户那里等她。

  一起吃饭,这个倒省事多了。舒倩比较活泼,人也长得可爱,每次排队的时候,都会仗着自己能把活人说死,让死人起死回生,惊天地泣鬼神的口才,让别人帮她留一个位置,其实就是插队。

  所以墨然从此只需占位置,不需要再排队买饭了。

  这是“舒表情包”的福利,墨然专属。

  有些事情你不去在意,不去问,不去计较,就真的不是问题,像没有发生过一样了。

  墨然和迦尧在同一个教室里,却像平行的两个空间,没有交汇的点。

  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墨然作为语文课代表去挨个收作业的时候,每次到了迦尧那里,他就提前把自己的作业交给前后桌,让别人代交给墨然。

  墨然感到了深深的排斥意味。

  说真的,有点心塞。

  宿舍的桌子上,还扔着迦尧之前撕下的作文呢。两个人一模一样的笔迹,还有迦尧幼稚的宣言:我们心有灵犀。仿佛历历在目。

  可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就是这么奇怪。不擅长维系感情的墨然,对于迦尧这种情况束手无策。

  更让人奇怪的是,虽然迦尧每次都会让别人代交作业,可是墨然从那里经过,他却会偷偷的,观察漠然。

  在轮到墨然值日的时候,也会发现那一天的教室特别干净,根本没有什么需要打扫的。一次两次的,绝不是偶然。

  在这个班级里,墨然除了跟自己宿舍的几个女孩子比较熟一点儿,说过几句话的也就是迦尧了。

  宿舍里除了刘娜,其他两个绝对不会这么做。

  问刘娜,她也说没做过。

  可是,当墨然把目光转向迦尧的时候,他却不自然的,转移了视线。

  “然然,你是不是跟迦尧闹别扭了呀!”

  去食堂的路上,舒倩问墨然。

  “没有。”墨然淡淡的回答。

  “那我怎么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们两个在一起啦!”表情包皱着眉头。

  “我们之前只是说说话而已。”墨然说。

  “那你们怎么现在不说话了呀!”舒倩突然眼睛一亮:“是不是因为我?是不是因为我的插足!哎,那你说我这算不算第三者插足啊?这要在古代就是小三儿吧!呸,就是狐狸精吧!”她一脸花痴。“没想到我舒倩也有当狐狸精的一天啊,哈哈哈,真是太爽了!”

  这神奇的脑回路···

  对于舒倩同学平日里的豪言壮语,墨然都不愿多多赘述。这实在是太考验智商和面部表情控制能力了。

  “哎呀,我看到他们的饭盒里有鸡腿!”学校里有些同学打好饭以后不在餐厅吃,会结伴到操场,或者石坛,凉亭那边去吃饭。

  舒倩一看到就转移了注意力:“然然,快点!我要吃鸡腿,鸡腿,鸡腿···”

  这个爱吃鸡腿的鸡腿控。墨然失笑,无奈的摇摇头,加快了脚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