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白衣

第九章 回忆

白衣 兰一一 2368 2016-08-02 13:10:33

  虽然在暴风雨中,但桥上的意外处理的还是很快的,广告牌被移在一边,道路已经通车了。重新打了车,墨然看着手中的伞,感觉有点多此一举,算了,到小区还要走一段路,总会用的着的。

  这次总算是安全无虞。

  风雨无阻呐,墨然想。

  站在房门前,墨然深吸一口气,从怀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尘封的记忆扑面扑来。

  自从墨尘如愿拥有自己的房子,基本上就很少再回墨家老屋。考虑到高三下学期就是冲刺阶段,再加上墨家这种情况,在哪住都没差了。墨然所在的初中离墨尘的房子反而更近一些,所以就跟哥哥住在一起。那半年的相处,应该是兄妹两个自长大成人之后,头一次两个人单独住在一起,在墨家,父母虽然经常不在家,但,感觉是不一样。

  在墨然眼里,这半年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屋子里因为有段时间没住了,到处都是灰尘。墨然去洗手间打了盆水,开始打扫起房间。

  ···

  那天也是像今天这样,老天像是疯了一样倾倒着雨水。初中放学比较早,墨然忘记带伞,回来的时候身上都淋透了。三月的天气里,这个城市依然寒风凛冽,落下来的雨丝里都渗着凉意。

  惊蛰。

  墨然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放热水洗澡,她体质偏寒,最怕这种天气。等了一会儿,浴缸里的水迟迟放不满,墨然迫切的想暖和起来,就先开了淋浴。等脱光衣服把身子淋湿了,才发现忘了带换洗的衣服。客厅里的暖气还没来得及开,这样光着身子出去铁定会感冒的。算了,先洗完再说吧!

  墨尘本来是打算上晚自习的,可等外面的雨一下起来,他突然间想到早上出门的时候,小然没有带伞,家里的窗户好像没有关。墨然那间屋子是朝阳,兄妹两个无论谁出门之前,总是记得把家里的窗户都打开通风换气。这样的风雨天气…墨尘皱眉,不管怎么样,不回去看看总是放心不下。

  老师不在,墨尘也不管了,问同学借了把伞,就赶紧往大门的方向跑去。他虽然学习好,却不是那种木讷的学生,跟保安室的人关系不错,打个招呼也就放行了。本来他经常在学校的例会上被点名表扬,学校里上上下下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他。

  回到家看到沙发上随手扔着的湿淋淋的书包,墨尘松了一口气。这丫头,也不知道借个伞,要不出来买一把也行啊,又冻坏了吧。这样腹诽着,墨尘还是熟练地把墨然书包里的书拿出来晾着。

  浴室的方向传来水声,墨尘想了想又把家里的暖气打开,要不小然等会儿要着凉了。

  天色暗沉下来,猛然想起窗户还没有关,墨尘赶紧推开了小然的房门。把室灯打开,橘光微暖,风吹着豆大的雨点密集地敲打在窗台上,靠窗的位置,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冷风不停地灌进来,墨尘连忙上前把窗户拉上。

  身后半掩着的门却突然被推开,墨尘回头,猝不及防的墨然裹着浴巾就这样闯进来了——

  墨色的长发还滴着水珠,有几缕调皮的跑到胸前,肤色莹莹,她一手护着胸前不让浴巾松散滑落,表情有些惊讶。

  屋子里铺着木质的地板,她洁白的玉足就那么赤裸裸地搁在地板上,曲线玲珑…一种陌生的感觉瞬间涌上墨尘的心头,他莫名有些焦渴,从未像现在这样让墨尘意识到,他宠在手心里的姑娘,真的长大了。

  “哥,”察觉到他的异样,墨然有些不自在,脸颊也有些微微发烫,“今天这么早就放学了?”

  “嗯,”墨尘的嗓音有些沙哑,他清咳了下“我先出去,你收拾好了就出来吧,我去做饭。”说着错身就要出去。

  突然“喀啦啦”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响,似乎连地板都巨震了一下,天空里划过一长道亮紫色的闪电,房间瞬时一片幽暗。

  “停电了吗?哥,哥。”墨然心里一惊,瞬间慌乱起来,胡乱地伸手向墨尘的方向寻求保护。

  墨尘也顾不得避嫌,像往常一样赶紧抱住墨然用力抚摸着后背安慰她,“小然不怕,不怕,哥哥在这里。”这下什么绮念都没有了,墨尘心里只剩下满心的疼惜。

  墨家父母在兄妹两个很小的时候去外地打拼了一段时间,两个孩子被寄养在大伯家。

  大伯脾气岂止不好,简直是暴戾了。墨然被寄养的那段时间里缺吃少穿,挨了不少的打。最狠的那一次就是临冬的时候挨了打,后被大伯关在小黑屋里,整整一天一夜,滴水未尽。没有人知道那时候刚刚6岁的小墨然到底经历了如何可怕的夜晚,只知道当她出来的时候,人比之前越发的沉默。那时候年岁尚小的墨尘虽然心疼妹妹,但无力反抗大人。寄人篱下的滋味并不好受,他能做到的,不过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来守在小黑屋前,等待妹妹被放出来的时候敞开自己的胸怀紧紧地抱住冰冷的她,心疼,屈辱却悲凉。

  大伯母性子软弱,她和她的两个孩子都是被打怕了的,大伯发疯的时候自然是不敢拦。墨父跟自己的这位大哥在分家之后,已经多年未见了,并不知道昔日性子内向寡淡的大哥竟然在多年后被生活的重压折磨成如此性情。

  那时候没有手机,大伯家倒是有电话,但每次都是等墨家父母主动打来。小孩子接电话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坐着,眼神凶狠。哪怕是偶尔的书信来往,也是要看过之后,才拿去邮寄的。所以当一年多之后,墨家夫妻收到小墨尘千辛万苦偷偷寄来的真相之后,心中的怒气简直滔天。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每个月寄出的高额生活费,竟让自己那两个孩子活的如此可怜。墨尘倒还好,也许是因为墨尘是男丁,人又好看乖巧,所以在寄养期间并没有受到过多责难,可是性子倔强的墨然···

  后来,就是父母回来,虽然愤怒却底气不足的争吵。墨父是重情义的,大哥就是再多不是,毕竟是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了孩子们一个容身之所,所以很多话并没有说出口。墨母更是不置一词,她本来就怕这位夫家大哥,觉得他有些阴郁,一路上的难过被墨父好生抚慰,回来了只知道抱着小墨然哭,还得墨然反过来安慰她。

  墨尘从未有过那般失望。从信好不容易寄出的那一刻,墨尘就一直在等待父母回来抚平委屈,保护妹妹。他一直认为是自己不够强大,所以才无法守护最爱的人。可是在他眼里已经足够强大的墨父,却仍然让他憋屈。他不懂成年人之间的事情,只是想着,或许在父亲眼里,他和妹妹都不是最重要的吧!不止一次,他跟妹妹被随手丢弃在一旁,只有妹妹,无论何时永远陪在他身边。哪怕他保护不了她,却依旧用最信任的眼光单纯地依恋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