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白衣

第十六章 墨尘

白衣 兰一一 2201 2016-08-02 13:14:51

  下午成绩单领到手,墨父就在女生宿舍楼下等着了。因为墨然要把宿舍里的东西带回去一部分,她自己又拿不动。

  那时候私家车还不多,所以墨然还是颇引人注目了一番。

  女生宿舍男士止步。在刘娜的帮助下,墨然才顺利把东西放上车,顺便拜托墨父把同一个城市的刘娜送回家。

  说起来,上了半个学期,宿舍4个女生,墨然也只有跟刘娜关系比较好一点,另外两个还是自成一派。

  明天墨尘就要回来了,家里人都比较兴奋。虽说父母对兄妹两个两个不怎么关照,但是墨父脸上的喜色还是掩藏不住。

  不仅是游子归来,更是合家团圆,要过年了。中国人对于过年是非常重视的,一到年底在外工作的人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不论平日里感情亲疏,过年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先放在一边,过完年再说。

  墨然的心情反而很平静,就像一个人判了死刑,等待的时候是难捱得,但真的到了秋后问斩的时候,反而心情坦然很多。

  “然然,后来跟你哥有没有打过电话?”送完刘娜回家路上,墨父开车边问,“我对你们兄妹两个这么多年是缺乏了关心。但是现在好了,你们都长大了。”墨父感叹,“哎呀,一不留神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当初我跟你妈谈恋爱的时候,那时候你妈多漂亮啊!那么多人都追着她跑。”墨父说着来了兴致,“要不是我当年文采斐然…不是我跟你吹,就我当年写文章的水平,那真是,上什么小报啊,杂志啊都是分分钟的事儿。”墨父回忆往昔,越说越来劲儿···

  墨父的思绪都被打乱了,自家的这对奇葩父母果然正经不过三分钟,从来关心儿女最终都会把话题转移到他们夫妻对方身上。

  墨然表示,我并不想听你们的陈年往事好吧!

  还有,能不能不要这么为老不尊,保持点神秘感不好吗?

  回去行李还没从后备箱拿出来,墨母就打扮整齐的出来了,急切地表示要去购物。明天儿子就要回来了,好久没见,一定要跟儿子树立一个好印象!

  墨染对墨母的脑回路抚额,神奇的逻辑和思路,难道你应该讨好的不是你自己的老公吗?

  墨母的美丽是那种,嗯,很明艳动人的那一款。她虽然数十年如一日的如同少女般的心智,但是有一条准则是绝不可违背的,那就是不漂亮,毋宁死。

  在墨母眼里,无论是下到八个月的小男生,还是上到八十岁的老头,所有的雄性都是她打算用美丽征服的对象。所以哪怕墨母实际上已经近四十了,但依然保养得如同刚刚三十岁出头的少妇。

  墨然一头黑线的看着墨母给自己买了漂亮的冬裙。对于她这种冬天怕冷,夏天不热天生体寒的人来说,冬天穿裙子不亚于作死行为。

  虽然商场里开了暖气,但是频繁的更换衣物,在冬天的话,还是会感冒吧!

  果然没一会儿墨父就心疼的不行,开始吃起儿子的醋,“不就是那臭小子要回来了吗?穿那么漂亮干什么!你说,你把我这个亲亲老公置于何地?”

  虽然自家父母郎才女貌的就是打情骂俏的也很养眼,但是如此没下限的秀恩爱,墨然依旧表示,眼睛辣的不行不行的。

  等墨母终于买的心满意足,天色也黑下来了。因为明天肯定免不了一顿忙活,母上大人小手一挥,今天晚上就在外面吃饭吧!

  墨然没什么意见,墨父更是唯老婆大人是从。

  晚饭去了一家常去的私房菜馆,吃饭的时候,墨母突然开始感叹:“想当年,你跟你哥还有两只小团子呢,不知不觉的都长这么大了,现在你哥都上大学了,你也上高中了。”

  墨然怀疑,这夫妻是约好了一起恨时光逝水,忆峥嵘岁月吗?

  “然然,妈妈怎么感觉你有心事啊!”快吃完饭的时候,墨母说道。

  墨然惊讶于她的敏锐,但是,她从未习惯向父母倾诉自己的烦恼,何况这件事并不是能够轻易诉说于口的。

  “没事的,妈。”墨然夹了一口西芹。

  “我知道我这个妈妈做得不称职。很多时候都没有照顾到你们兄妹两个的情绪。但是妈妈想说,你们都是很好的孩子,无论做什么妈妈都支持的。”墨母诚恳地说。

  真是猝不及防的被喂了一口鸡汤。墨然还是有点小感动的,立马就想说谢谢妈妈,就听墨母接着说:

  “然然啊,要是在学校里谈男朋友,妈妈也是支持的,现在的男孩子,反正早晚都要谈,有喜欢的就要先下手为强啊!。”

  -_-#所以说你们夫妻两个真的是正经不过三秒啊!

  ——

  早上醒来,你喜欢的人,和阳光都在,这是不是你想要的未来?

  看到墨尘坐在床边看着她,墨然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美梦。

  “小然,怎么?半年不见不认识哥了?”熟悉的语调,温柔的声音,墨然鼻子一酸,几乎一下子要落下泪来。

  无数次类似的场景在眼前重叠而过,对她来说,却是久违了。

  “哥,你回来了。”墨然轻声说。

  “嗯,我回来了。”墨尘俯身抱了抱墨然。

  “哎呦,真是久别重逢,这么肉麻兮兮的。”墨然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墨母靠在门边贼兮兮地揄掖,眼神促狭。“最多再抱一分钟啊,该吃早饭了。”

  “知道了。”墨尘微笑回应,墨然却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

  墨母说完就出去了,墨然还有点晕晕的。

  “小然赶紧洗洗吧,哥出去等你。”墨尘熟练地抚了抚墨然的额发,转身出去带上了门。

  墨然洗漱完出去的时候,餐桌上,墨尘正跟父母聊起在学校的趣事,逗得墨母开心不已。看到老婆大人那么开心,墨父一改往日的故作成熟,脸上隐约笑意。

  老远看去,真的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当然事实上也是差强人意。

  “然然起床了,真是小懒虫。”墨母招呼墨然,又朝着墨父抱怨,“老墨我都要吃醋了。我一大早的起来给你们做早饭。结果小尘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然然,都不知道先慰问一下我。不孝子。”

  “墨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面对妻子的撒娇,墨父故作严肃地训斥墨尘。

  墨尘赶紧给母上大人告罪,又起身给墨然盛了粥。

  墨然一直盯着墨尘看,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墨尘高了,也更好看了,看起来比以前开朗不少,应该在大学里生活得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