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白衣

第二章 秘密

白衣 兰一一 2136 2016-08-02 13:05:09

  下课10分钟很快就过去。

  也许是出于上节课树立的威严,这一次,班主任一进教室,班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重点高中不好进,但是高一年级,人还是很多。光是班级就分了三等,特等班一个,实验班两个,和普通班,依次排号。墨然所在的班级是普通班,排在16班,后面一直到22班。每个班的人数基本都保持在50到80人。墨然所在的16班虽然有75个学生,介绍起来也挺快的,每个人几句话,很多同学说不到一分钟就完了。倒真是讲究效率。

  很快就轮到了墨然关注的位置。只见那少年被同桌推了推胳膊,依然是一脸迷茫,慢吞吞的站起来,嗓音慵懒,“哦,我是迦尧。”然后施施然的坐下了。

  ···好简单粗暴的介绍!女老师一脸蒙逼,有些欲言又止,目光里的不满更重了。

  迦尧呐,好奇怪的名字。

  一节课时间就这样消耗掉了,临下课的时候,班主任又重点强调了关于学生禁止染发的问题。墨然有些无奈,这女老师看来也是个较真的,以后要尽量避免制造麻烦了。

  高中学生分住宿生和走读生。但其实,大多数学生都住在学生宿舍。校长先生崇尚军事化管理,斯巴达教育,认为将学生困在一处,比较好进行统一管理,所以名义上的走读生,名额也是有限的。走廊过道到处都是24小时监控,学校大门只留保安室旁边的侧门小出口,高达两米的校围墙上铺满了整齐尖锐的钢戟,让妄图翻墙溜出去的学生望之生寒。除了周末节假日,所有出入校园的学生还必须在校服左侧佩带校牌,一个小长方形牌子,上面印着学生的寸照和班级姓名等信息,就像是给牢笼的囚犯戴上了项圈?不过家长们确是比较放心的,孩子在学校里安全比较有保障。

  一高的校园很大,学校的绿化做的也很好,亭台,楼阁,长廊,藤蔓,还有许多雕塑和小花园,操场面积很大,砖红色的塑胶跑道中央围着绿色的人造草皮,在当时的一众院校里还很前卫的。不过在如此高压的校园氛围内,很少有人真的有心欣赏美景吧。

  墨尘的房子在一高附近,但墨然却不愿去住。想见的人已经不在那里,回不回去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是墨然和墨尘,走向分离的开始吗?

  晚上临睡前,墨然在速写本上如此写道。

  墨然所在的宿舍是3楼的一个小套间。这栋楼以前是教师宿舍楼。4个女生共处一室,都是同班同学。白天课堂上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墨然没仔细听,不过还好,回到宿舍里,大家又重新介绍了一下彼此。两个上下铺,墨然住在靠门口的下铺,上铺是一个高个子姑娘,叫刘娜。长头发,皮肤有些黑,轮廓很深,爱笑,笑起来脸颊一侧有小酒窝,很讨喜。对面床铺的两个姑娘,刘冉和任淑君,应该初中就是同班同学,看起来感情很好。从进寝室两个人嘴巴就没停过,刘冉是在不停的吃零食,任淑君是在不停的说话,神奇的是,吃东西的刘冉同学很瘦,而说话的任淑君同学,却有点微胖。真是一对活宝。

  晚上10点半查寝,11点熄灯。墨然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有5分钟熄灯。想给他打个电话,却有些犹豫。刘娜看到墨然拿出手机,有些吃惊。因为墨然看起来实在不像是违规乱纪的学生,而在学生中,能够配备这么好的手机的人,想必也不多。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嘱咐了小心点。墨然笑了笑,没有说话。

  熄灯过后。墨然随手从衣柜里拿了件披肩,穿过洗漱房到外间的阳台上,随手关好门,拨打了电话。

  直到电话自然挂机,她又拨了一遍,还是没人接听。

  算了吧,墨然。她对自己说。眼泪却有点忍不住,她扬起头。在阳台上又呆了一会,才轻手轻脚地回去睡觉。

  开学的事情比较多,宿舍的人都睡下了。

  另一边,手机屏幕上的光不停的荧荧闪烁,最后归于平静。调成静音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墨尘躺在沙发上,拿手挡住脸,控制自己不去理会。

  初试的成绩下来了,和进班的成绩一样,墨然排在第三位。排在第四位的,竟然是迦尧。

  入学成绩表一直贴在班级门口的位置,墨然只在进班的时候,粗略的看了一眼,前几名的位置里,并没有迦尧。难道看错了?不过无所谓了。这倒还跟之前排座位的规矩一样,按成绩排名,依次挑选自己的座位。自己的东西都是提前收拾好的。前两名已经挑好了自己的座位,都是靠中间的位置。墨然松了一口气,走向自己梦寐以求的靠窗宝座。扭头向窗外看了看,嗯,视野不错。教室在二楼,楼下是小花园,里面种的是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花朵,开得正艳。世间总有赏花人呐,墨然对于这所学校也稍稍满意了一点。

  至于迦尧,等墨然回过神来,扫视了一遍教室,才发现这家伙竟然坐到了之前她坐的后边角落靠窗的位置。依旧支着下巴,万年睡不醒的脸,看向窗外。墨然不由地失笑。

  排好名次就是选举班干部领课本啊之类的杂事。因为在语文方面的持续高分,墨然被指定为语文课代表。再无奈也没办法推脱,因为班主任就是教语文的。

  不过总算,在经历了快一个星期的兵荒马乱之后,墨然的高中生活也拉开了序幕。

  夜晚。

  电话那头照例是没有回音。不过比之前几天晚上,电话在响几声之后就被接起,那头的墨尘却是不说话的。不出声,也不挂电话。若不是足够了解墨尘的性子,墨然会觉得这只是一个恶作剧罢了。

  “哥,你就这么不想跟我说话?”

  还是没有回音,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墨然有些失望,难过。新学期的繁忙再加上初融入集体生活的不适,更重要的是,墨然感觉到,墨尘对她的放弃。她很想对着电话那头大吼一声,哥,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可是她不敢。

  这世上有许多感情,是不能够诉说于口的。

  比如墨然和墨尘。

  不要逼我了,你想要我死吗,墨尘?2008年9月,天气,阴。———墨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