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弃妃下堂,陛下别后悔

第二章

弃妃下堂,陛下别后悔 花川 1231 2016-08-28 12:53:23

    梦又如何,不是梦又如何?  

  苏锦葵闭目不语,一抹苦笑如水纹一般在脸上荡漾开来,过往繁华岁月,盛宠六宫的风光今日看来却也像镜花水月,不过一场浮华,不过一触皆碎。  

  浓重的夜色下,目不视物,一盏三枝铜灯静静立在躺椅前的木桌上,灯花闪动,房间里却一片漆黑没有掌灯。不过!苏锦葵起身向四周望了望,却没有看见那个一直侍奉左右的人,小鹅呢?  

  子时以至,苏锦葵却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小鹅还没回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苏锦葵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细思极恐,小鹅以往从不曾这么晚还没回来,何况如今已是深夜,内宫走动的除了更夫,就是保护皇上后宫的影卫。  

  苏锦葵喉咙一痒,忍不住重重咳了两声,在空旷的屋子里面居然显得几分凄惨。苏锦葵不受控制的大笑出声,哈哈,这就是后宫,全活在一个人的脚底下,以往自己哪怕是轻轻咳嗽一声,御医宫女们都是乱成一团,现在呐?任你疾病缠身,在别人眼里不过蝼蚁,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人,可那人却也没错,错的不过是这个世界罢了!  

  苏锦葵苦笑着翻身下床,她身边只有小鹅了,她怎么能失去她,怎么可以?现在只能走一步险棋了。  

  翻出小鹅的一套翠绿宫装,手刚触碰到腰带,还未解下,”沙沙、、、”窗外传来了别枝惊鹊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显得如此突兀,苏锦葵被吓了一跳,却也并未在意,利落换上了宫装,点燃烛台边冲出门口。  

  苏锦葵垫起脚尖,猫着腰,尽力不发出一点声响,出冷宫就必须要经过看守冷宫的老宫女的房间,她必须要小心再小心,老宫女有咳嗽病,经常睡不好。  

  一直到门口,居然没有听到任何咳嗽声,真奇怪!苏锦葵回头看了一眼老宫女的房间,一片漆黑,撇撇嘴,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小鹅。  

  一手小心翼翼举着烛台,一手推开冷宫大门,远处,几盏灯笼的微弱光芒像星子一样指引方向,那应该就是菩提院,太妃娘娘不喜吵杂环境,所以搬到了这么偏远但却宁静的地方。  

  圆月一轮,月华如练,宫道被照得如同白昼,苏锦葵干脆吹熄烛台,既然看得到路,点灯也无用。  

  小鹅平时只会去内务府领饭食例银,然后便回宫室,也应该不会到处去逛,这条路守卫也少,自己也只能在这一路上寻找一下,如果没有的话?  

  苏锦葵低垂眉眼,遮住眼中黯淡色彩,双手合十,轻声祈祷道:“月神娘娘,保佑保佑。”她只求不再孤独,只求不再一人,曾经,她也以为过陛下便是她的归属,但现实就是那么讽刺好笑!他有情深不寿,却只属于那个人。  

  月光下,苏锦葵有些心惊胆战,呼吸都不由自主放轻,捏紧裙摆,苏锦葵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虽然她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已经出卖了她。  

  寂静到奇怪的宫道,从冷宫到内务府的一路上畅通无阻。不要说侍卫了,甚至连打更的铜锣声都没听到,苏锦葵皱眉,怎么觉得那么奇怪呢?难不成,真是月神娘娘。苏锦葵面朝圆月,双手合十深深鞠了一躬。  

  暗处,宋重光轻笑,荍儿真是、、太可爱了!  

  苏锦葵看着那扇禁闭的枣红色大门,叹叹气,小鹅到底到哪里去了?这一路上连个鬼影都没有!苏锦葵颓丧转身准备回冷宫。  

  “娘娘。”小鹅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苏锦葵瞪大双眼,急忙转身去看,一瞬间,骤停了呼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