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萌总裁的傲娇妻

暖萌总裁的傲娇妻

静等君归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2-09上架
  • 909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章一】讨厌你的眼神

暖萌总裁的傲娇妻 静等君归 4248 2016-02-10 11:12:44

    清晨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散在室内,散在床上小小的人儿脸上。  

  楚暖暖颤了颤长长的眼睫毛,薄薄的唇不带一丝血色。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呢。”  

  白皙的小脚探在冰凉的地板上,脚踝上的红色骷髅印记很是张扬。  

  伴随着“唰”的一声,黑色的窗帘拉开。  

  微微刺眼的阳光洒在脸上,楚暖暖不得已眯起眼睛。  

  楼下,那群小孩又在鬼疯了。  

  那么自己,要不要下去呢?  

  视线落在旁边一个被众多小女孩环绕着的小男孩,大大的笑容很是炫目。  

  楚暖暖勾起一个迷人心魄的笑容,眸中一片冰冷。  

  ☆☆☆☆☆☆☆☆☆☆☆☆楼下☆☆☆☆☆☆☆☆☆☆☆☆  

  楚暖暖眯起眸子盯着那个小小年纪却出落得很是精致的小男孩,满满的不屑一顾。  

  小男孩感受到周围有一道不善的目光,却并没有在意。  

  “你是谁?”  

  脆脆的童音里带着完全不适合这个年纪的冰冷。  

  那个小男孩微微惊讶的抬起头,看见来人后,眸中有一种叫做惊艳的神色。  

  眼前的女孩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小小的瓜子脸很白,唇很薄,却没有血色。  

  在阳光下给人一种将要随风而去的失落感。她的眼睛很美,很空洞。  

  美得让人心疼----这是温谨对楚暖暖的第一印象。  

  莫名的,他生起了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你好,我是温谨。”  

  胖嘟嘟的小手伸到楚暖暖面前,可惜楚暖暖直接无视了。  

  温谨的手就那么尴尬的呆在那里,可他本人并没有半分尴尬的样子,从容的收回了小手。  

  这个举动更是赢得了众位小女孩的青睐,温谨向那些偷偷看过来的女孩微微一笑,更是使得那些女孩的脸一红。  

  楚暖暖却是微微皱眉,冷眸看向那些犯花痴的女孩们。  

  “谁允许你们跟这个野孩子玩得?”  

  那些女孩打了一个寒噤,不依不舍的走到楚暖暖身后。  

  看得出来,楚暖暖在这群孩子中的威信很高。  

  楚暖暖看向温谨,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你叫温谨?”  

  “是的。”  

  并没有楚暖暖想象中的低声下气,这倒使楚暖暖挑了挑眉。  

  “哼,哪里来的野孩子?”  

  如此粗俗的语言从她的嘴中吐出却没有半句的不得体。  

  但是温谨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即使现在很尴尬,表情却依旧从容。  

  小小的身体站在那里,笔直的站在那里,不再笑,倔强的抿着嘴。  

  楚暖暖回过身,看着那群唯唯诺诺的小孩们。  

  “你们,谁都不许跟这个野孩子玩。”  

  没有人反对,准确一点,是不敢反对。  

  温谨静静地看着她,眸中有一丝叫做心疼的情感流窜其中。  

  温谨也不明白,为何会对那个女孩产生心疼的感觉。  

  只是看见她,她空洞的眼眸,就莫名的,有一种想要保护的欲望。  

  感受到温谨的目光,那虽然温柔的目光,却使楚暖暖从内心升起一股寒意。  

  她惧怕这种目光,可是却并不能使她投降,她是高傲的,像一只天鹅。  

  “你们玩吧,我今天不会出来了。”  

  丢下这样冷冷的一句话后,她转过身去走了。  

  即使这时,内心的恐惧达到了极点,她还是没有表露出一点点。  

  楚暖暖很善于伪装,即使她只不过是7岁。  

  等她回到了自己小小的房间,看到那个女人,冷静瞬间崩溃。  

  “妈……妈……”  

  女人的眼眸很是温柔,她张开双臂,“暖暖,过来。”  

  楚暖暖一步步的后退,小小的脸上充满了恐惧。  

  “不……不要……”  

  女人还是在笑,一步步逼近楚暖暖。  

  “暖暖,妈妈知道你最疼弟弟了,对吧?”  

  楚暖暖退无可退,泪水吧嗒吧嗒的掉下来,“不,不要。”  

  ☆☆☆☆☆☆☆☆☆☆☆☆楼下☆☆☆☆☆☆☆☆☆☆☆☆  

  孩子们看见楚暖暖上了楼,又把温谨围起来玩耍。  

  “不要——”  

  从楼上传出一声几近绝望的哭声,犹带童音。  

  温谨抬起头,这个声音,应该是刚刚那个女孩的吧。  

  身旁的女孩在叽叽喳喳,“暖暖好可怜,又被她后妈抽血了。”  

  “真的吗?难道暖暖她后妈是吸血鬼吗?”  

  “不是的,暖暖的弟弟得了很重的病,需要很多的血,他们家只有暖暖符合血型。”  

  “天啊,你怎么知道的?”  

  “嘘……你们不要和别人说。这是我妈跟我说的……”  

  “……”  

  后面的话温谨没有听下去,他的脑袋像是有蜂子在嗡嗡的叫,他感到心烦意乱。  

  “诶,谨哥哥你要去哪儿啊?”  

  “回家。”  

  然而温谨并没有回家,他去了一栋与楚暖暖的房间相对的楼层。  

  因为这个楼层并没有人住,所以温谨很容易就进去了。  

  温谨站在窗前,眸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楚暖暖的房间并没有拉窗帘,所以,她被后妈绑在椅子上强迫抽血的样子,完全印入了温谨的眼帘。  

  他看见楚暖暖空洞的眼眸,心莫名的觉得刺痛。  

  阳光照在楚暖暖的身上,愈发显得皮肤的洁白,白的几近透明。  

  后来,那女人温柔的把楚暖暖放在床上,然后便出去了。  

  楚暖暖扭动脖子想要看一看窗外,却看到了温谨那个温柔的眼神,里面带着心疼。  

  楚暖暖几乎是要崩溃了,她跳下了床,颤抖着拉上了窗帘。  

  然后,她捂着自己的脸,无力地蹲了下来。泪水,透过指缝流淌。  

  她是坚强的,从来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哭泣。  

  温谨的视线就被那个厚厚的窗帘挡住了,可是他还是站在那里,很久很久。  

  ❀❀❀❀❀❀❀❀❀❀❀❀第二天❀❀❀❀❀❀❀❀❀❀❀❀  

  那个女人做好了饭,把它装在保温桶里。  

  然后对着楚暖暖的房间喊道,“暖暖,我去给你弟弟送饭。起床后自己从冰箱里找点吃的。”  

  当那个女人经过楼下,看见那群孩子,温柔的笑着说,“孩子们早上好。”  

  孩子们唯唯诺诺的说,“阿姨好。”  

  温谨没有说话,当他与那个女人的视线对上之后,女人明显一怔,之后,急匆匆的走掉了。  

  等那个女人的身影完全看不到后,温谨站起来向楼上走去。  

  他要去找楚暖暖。  

  ☆☆☆☆☆☆☆☆☆☆☆☆楚暖暖的房间里☆☆☆☆☆☆☆☆☆☆☆☆  

  “你来干什么?出去。”  

  楚暖暖毫不客气的下达了逐客令。  

  温谨微微嗫嚅着,“暖暖……”  

  “麻烦你出去好吗?”  

  “可是……”  

  楚暖暖皱了皱眉,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可是走路的时候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跌倒,温谨扶了她一把。  

  可是楚暖暖却推开了他的手,任由自己跌倒。  

  “暖暖你……”  

  “别叫的那么亲热。”  

  “你……”  

  “我不需要你的好心。”  

  楚暖暖看都没有看他,径直走出房门。  

  温谨抿了抿嘴,紧跟在楚暖暖的身后。  

  楚暖暖并没有理他,自己搬了个板凳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一根香肠。  

  温谨疑惑的看着她,却没有开口说话。  

  楚暖暖走到厨房,厨房里也有一个脚凳,楚暖暖站到脚凳上,熟练地打开煤气做煎蛋。  

  整个过程,温谨的眼眸一直盯着楚暖暖,那种很温柔的眼神。  

  楚暖暖端着煎蛋,走出厨房。  

  温谨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楚暖暖皱了皱眉,回过身去看着温谨,“能不能麻烦你不要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着我。”  

  温谨并没有说话,只是收回来自己的目光。  

  楚暖暖坐在餐桌前慢慢的吃饭,很是优雅。  

  温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偶尔,楚暖暖抬起头与温谨对视,温谨总是不好意思的先低下头,耳根红彤彤的。  

  楚暖暖觉得好笑,自己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这个男孩了。  

  这种日子只是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温谨每天跑到楚暖暖的房间里与她眼神厮磨,看着她吃饭,偶尔还带些小玩意给她。  

  楚暖暖对他,也没有一开始的那么讨厌了。  

  因为毕竟是孩子,楚暖暖很快和温谨玩到了一起,脸上的笑容也愈发的多了。  

  只是那一天,楚暖暖真正的和温谨友尽了。  

  楚暖暖看着警察把后妈捉进警车,后妈依然是温柔的笑着,走之前,她拍拍暖暖的小脑袋。  

  “暖暖,以后就要你照顾弟弟了。”  

  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看见后妈。  

  她把弟弟带回了家,这个和自己同父异母,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弟弟,总爱缠着自己叫姐姐的弟弟。  

  楚暖暖是真的疼这个弟弟,打心眼里疼到骨子里。  

  只是,两个孩子,失去了经济来源,又怎么能长久呢?  

  这个时候,楚暖暖总是会想起自己短命的父亲,娶了那个女人后没有多久便死去了的父亲。  

  她想起后妈,即使父亲死去她也没有丢下自己,自己和弟弟总是一样的待遇。  

  即使是弟弟得了重病,需要自己的血治疗。  

  她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抽完自己的血后,她也会哭鼻子。她哭自己没本事给不了暖暖幸福,这个时候暖暖只是害怕的后退。  

  那时即使再难过,毕竟还有后妈,还与经济来源。  

  失去了经济来源的楚暖暖生活更加的难过了,弟弟还需要血啊。  

  小小的她只得自己动手,咬着牙抽自己的血。  

  抽完后她几乎虚弱的要晕倒了,可是她不敢吃东西,家里没有多少东西了,她还要省下给弟弟。  

  温谨看到她一日比一日消瘦,也偷偷的带来好吃的给她。  

  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笑一笑,因为日子的苦,她很久没有笑过了。  

  那天,她带着弟弟下楼玩,有个孩子告诉她,“暖暖,你要好好感谢谨哥哥呢。”  

  旁边有孩子七嘴八舌的叫嚷,“对啊对啊,要不是谨哥哥打电话叫了警察叔叔,暖暖现在还在被后妈虐待呢。”  

  楚暖暖懵了,脑袋几乎是停止了思考,她看向温谨,温谨也看向她,眸中一贯的温柔。  

  楚暖暖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个字,“温谨,是真的吗?”  

  温谨点点头。  

  楚暖暖没有再说话,拉着弟弟上了楼。  

  孩子们站在原地目目相觑,不明白到底怎么了。  

  忽然一个孩子语破天机,“难道是暖暖的后妈被捉起来了,暖暖和弟弟就没饭吃了吗?”  

  温谨皱了皱眉,看着楚暖暖单薄的小身影,咬了咬下唇,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  

  ❀❀❀❀❀❀❀❀❀❀❀❀翌日傍晚小树林❀❀❀❀❀❀❀❀❀❀❀❀  

  当温谨被一群小孩围起来的时候,他这才意识到楚暖暖的行为风格。  

  小孩子们下手不知轻重,打在温谨的身上,头上。  

  很疼,可是温谨没有出声,就那么静静地让他们打。  

  等他们打累了,自然就停下了。  

  等他们散去时,温谨狼狈的几乎像是个乞儿,但他依然倔强的站着,抿着嘴角看着楚暖暖。  

  眸光一贯的温柔心疼。  

  楚暖暖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温谨开口了,声音嘶哑。“暖暖……”  

  “你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  

  “对不起……”  

  “对不起管用么?别人家的事不能掺手你知道么?你的自以为是给我带来多大的困扰你知道吗?”  

  “我会尽力补偿。”  

  “收起你虚伪的面具,我不需要。”  

  “我……”  

  “我讨厌你,讨厌你的懦弱,讨厌你的眼神,讨厌你的自以为是。”  

  “暖暖……”  

  “再见。”  

  楚暖暖没有犹豫的走了,夕阳打下一片光晕在楚暖暖的身上。  

  温谨抿着嘴,第一次体会了什么叫做心痛。  

  自己明明是好意,为何到头成了这样?  

  当他磕磕绊绊的走回家时,家里的管家蓦然睁大了眼睛。  

  “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我很懦弱么?”  

  “少爷……”  

  温谨很是惨淡的笑了笑,“我听你的,给我安排课程吧。”  

  虽然很是开心少爷终于想开了,但是——  

  “少爷,我先给您包扎下伤口吧。”  

  “我想知道,我现在能动用多少钱?”  

  温谨拿着那张银行卡,笑了。  

  “这样一来,暖暖就不至于挨饿了。”  

  可是……  

  “你说暖暖啊,那天回来后就带着她弟弟走了。”  

  温谨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急匆匆的跑上楼。  

  暖暖的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温谨拿起床头那张照片,照片里的女孩穿着白色连衣裙,眼神很空洞,皮肤很白。  

  “暖暖,你怎么走了呢。”  

静等君归

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会尽快改正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