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果爱可以

010不知道的事

如果爱可以 一步之遥 3437 2018-01-06 16:33:21

  清晨的阳光洒满圣心教堂的白玉石阶,闪闪发亮。从远处看去,教堂花园中央坐落着的爱神雕像披着昨夜的雨珠,氤氲着湿气,梦幻而美好。

  伴着巨大的排场,婚车缓缓驶入男子微眯的眸子。

  陆元昊站在石阶上一瞬不瞬地盯着从婚车里走下来的女子,并没有上去迎接,而是站在原地看着。

  他一点也想不通。是他的直觉错了吗?自从林依被他救回来之后,他就几次试探,虽然还不能确定,但是林依绝对和从前不一样了。陆元昊还记得林依曾反对嫁给他,当时别人都以为是玩笑的话,可他清楚那不是。那些其实都是林依心里真实的想法。

  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他的认知,现在的林依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夏帆拖着长裙摆,慢慢走到陆元昊身边。她透过白色的头纱悄悄看了他一眼。她从没有一刻这样子接近她心里的人。

  陆元昊居高临下看着眼前的女子。夏帆低着头,因为头纱的缘故,陆元昊根本看不到新娘的样子,这也让他心里更加疑惑。陆元昊渐渐抬起胳膊,作势要掀开夏帆的头纱,夏帆的心里很害怕,手不禁抓紧了裙子。

  “陆少帅,恭喜啊!”陆元昊闻声看去,发现前原新泽带着清水一郎几个手下迈着步子,正面带笑容的走过来。

  陆元昊将手顺势落在了夏帆的肩膀上,也冲前原新泽微微一笑,“还要多谢前原将军的帮助,陆某才能佳人在怀啊!”

  前原新泽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光,然后看了眼穿着婚纱的女子,“陆少帅可真让人羡慕,能娶到林小姐这样的妻子。”

  陆元昊礼貌性地笑笑,冲着清水一郎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谁都没有看到,在教堂对面的大厦的一扇窗子里,一直狙击枪已经瞄准了站在门外的几个人。

  神父和满屋子的贵宾都在注视着这对新人缓缓向大殿走来。

  陆鼎满意地看着儿子领着儿媳妇向他走来,冲林天海笑着示意。林天海也是很满意这个准女婿了,拉着林母的手一脸慈爱和欣慰。

  “咱们的女儿终于长大嫁人了!”林父拍拍林母的手,满脸笑意“这些年你辛苦了!”

  “老爷,”林母感动的眼泪汪汪,有些哽咽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抓紧了林父的手。

  陆鼎看见了也只作不见,只是在心里笑这两个岁数大的人竟还是一副年轻人谈恋爱的酸臭味。

  “现在请我们的这对新人上前接受神的祝福!”

  一片掌声中,陆元昊和夏帆站在了神父面前,夏帆隔着婚纱偷偷瞥见陆元昊正在打量自己,手心顿时一片细汗。

  人群安静。

  “陆元昊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娶面前这位小姐成为您的妻子?”

  许久,人们都没有听见新郎回复神父的话,大家相互看着彼此,小声讨论着什么。陆鼎不可置信地狠狠瞪着陆元昊,林家父母的表情也充满担忧。

  前原新泽的手下欲在他耳边说点什么,却被阻止了。他幽深的眸子紧紧盯着此刻淡定无比的陆元昊。

  夏帆越发紧张,她咬紧嘴唇不敢出声,头也抬得很低。她几乎要哭出来了,她还不知道,一会要怎么面对这个她喜欢了这么久的男人,跟他说出这替嫁闹剧背后的一切事情。

  神父尴尬地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奈何陆元昊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已经有人坐不住了。陆鼎愤怒着站起,喊了一句,“陆元昊!”

  陆元昊从走到神父面前就一直在盯着眼前的“林依”,他几次发现面前的女人好像很紧张,因为她的手一直抓着身上的婚纱,好像很害怕被揭穿什么。

  桃花眼里闪过一丝狠戾的光,然后众目睽睽之下,他一把掀起了夏帆头上的婚纱。

  大殿顿时一片安静。

  林父震惊地从椅子上站起,他颤抖地指着陆元昊,然后转过脸对着陆鼎,愤怒的指责到“你,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陆元昊的桃花眼里满是怒火。

  此刻他明白了林依的意图。他怒不可遏地抓起夏帆的手腕,质问道,“她现在人在哪?”

  夏帆的眼泪在眼眶里打晃,许是陆元昊手劲大了些,可真正让她难受的是,看到眼前的人在难受。

  “说!”

  突然地大声喝哧和手腕传来的剧痛感,让夏帆眼里的泪水滑了出来。她依旧是咬紧牙关,没说一个字。

  这个时候,夏爸带着一些报社的人赶到了现场,怒斥着陆元昊放开夏帆。

  “陆元昊,我把女儿嫁给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东震,不要以为我与你是至交好友,便会让你这般欺辱!今天明明是我女儿林依和陆元昊的婚礼,你女儿怎么在这?你说,你把我女儿到底弄哪里去了?”面对突然出现的夏东震,林父气急,顾不得往日的斯文,怒斥着他。

  夏帆轻轻缀泣着,她内心满是愧疚地走到林父面前,然后从身上拿出了藏着的一封信。

  那信署名林依。

  林父的手拿着纸越来越抖,整张脸上都是愤怒的神情。他痛心疾首地指着陆鼎和陆元昊,愤愤的咆哮,“人面咫尺,心隔千里!陆鼎你这个小人,我林天海今日就与你断绝往来,划清界线。”

  当陆鼎看到署名林依时,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已经全部明了。

  林依那丫头竟然已经知道了一切,还报复给他这样大的一场难堪。

  林家人在气愤中纷纷离场。人群一片哗然,大家开始纷纷了内心的猜测。

  夏东震心疼的看了一眼站在那里心情低落的女儿,他自是深知这个女儿对陆元昊的心思,便适时说到,“我女儿也是我的手中明珠,今日闹成这样,陆元昊若是不肯娶她,她的名声算是毁了!”

  “不管怎样,今日你陆家必须给我女儿一个说法,否则上海滩咱们谁都别想好好呆下去了!”

  今日的事让陆鼎觉得颜面尽失,心里不由得恨起了那个给他惹麻烦的丫头。可他最讨厌有人威胁他,夏东震这么做就是在挑战他的耐心。只是为了面子,他决定先忍着。

  大上海最有权力能与日本人平分势力的只有他一人。林天海,夏东震算是什么东西!不过都是些无权势的商人罢了。若不是有利用价值,他怎会和他们交易?

  夏家虽不如林氏银行财大气粗,但也算得上上海滩数一数二的商人了。和夏家结亲也未必不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夏兄这是说的哪里话,今天之后,咱们就是亲家了。”陆鼎给陆元昊使了个脸色,从刚才开始,陆元昊就一直面色铁青。

  此刻他走到了过来,在来到夏帆身边的时候,他站住了。夏帆不敢抬头看生气的陆元昊,只是他的靠近都让她身子微微颤抖。

  陆元昊在夏爸出现在门口那刻都明白了。他的手扶上夏帆的细腰,亲昵地冲着夏东震和陆鼎笑了起来,还叫了夏东震一声,“岳父!”

  夏帆不可思议于自己听到的声音,更惶恐着陆元昊放在她腰间的手掌,终是鼓足勇气看向了他。

  陆元昊冷漠的回视着她,腰间的手蓦地用力,一脸笑意地看着极力隐忍着的夏帆,“陆太太,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我扶你去休息。”

  虽是一句温暖的话,可是夏帆知道,陆元昊眼神里的杀气她想看不到都难。

  消失在人群的视线后,陆元昊点燃了一支烟,讥讽着问了一句,“是不是她的主意?”

  他邪魅着笑了两声,“你若是不想让她死的太难看,就告诉我她人现在在哪?”

  夏帆害怕地撰紧自己的手,她不想林依有事,可是她不知道该怎办,陆元昊是真的很生气。她害怕他真的会杀死林依。

  她只能默默祈求着此刻的林依已安全逃离上海。

  “我,我不知道”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陆元昊的语气像是地狱里的修罗,带着嗜血和不容反抗的逼迫。

  “她离开了。”终于,她还是说了出来。

  “说!离开去哪了?”陆元昊的嘶吼让夏帆眼泪唰一下就流了出来,嘴也在打着哆嗦,然后脱口而出,“南京!她,她在去往南京的船上!”

  陆元昊狠狠摔掉手里的半截烟卷,几步就离开了。

  当陆元昊从礼堂冲出跨进一辆汽车时,夏帆从后面的休息室走出来,小心的擦着眼泪。

  不明所以的人们纷纷猜测,只有全程看热闹的前原新泽会心一笑,然后起身随着往外涌动的人走向门口。

  他站在白石阶前,冲着对面的建筑看了一眼,然后也钻进了自己的车里离开了。

  “在陆元昊找到林依前,找到她。”

  “是。”

  坐在车子里的前原新泽和手下扬长而去。而教堂对面的狙击枪也悄声地撤走了。

  我坐着前原步美的车子来到了前原公馆。下车后站在门口,我发现自己的脚不听使唤。可能是太害怕的缘故,我看见院子里重兵把守的样子不由得寒毛直竖。

  “那个,你家还真是,真是保卫森严!我,那个,”

  我支支吾吾不知道应该跟她说点什么,反正我是不想住在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已经很恐怖了,说不定会比被陆元昊抓住还恐怖。

  前原步美笑嘻嘻拉过我,“这是我哥住的地方,他平时在这里办公,我们会和舅妈住在一起,咱们的院子在里面,平时没有什么人进的,走吧!”

  我哪里肯被他拖动,“我还是,住别的地方吧!哈哈哈”

  “你不会是害怕不敢进了?”我转身欲走,被前原步美拉住坏坏地质问着,“你害怕我会把你抓起来,然后杀掉?”

  我笑容僵硬,“哈哈哈,你真会开玩笑,女孩子干嘛老是打打杀杀呢?”

  额头不住的冒汗,前原步美一把拽过我,满脸都是天真的笑意,“那就走喽!”

  就这样,我被拖进了前原公馆。虽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但是我有感觉,死亡和危机正渐渐向我靠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