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果爱可以

009千方百计大逃婚

如果爱可以 一步之遥 4618 2017-06-24 00:30:56

  夜晚降临。

  我倒在铺满月光的床上,望着天花板睡不着。伸出手却够到了陆元昊送我的小黑,我将它拽到眼前,直直地盯着大家伙,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人。

  陆元昊,是我高估了自己,小看了你。所以今天这样的处境,我不怨你。等我逃婚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了。

  陆家大宅。

  “儿子,怎么突然间对林依那丫头上心了?现在都着急娶人家了?”陆父坐在沙发里悠闲地抽着烟袋,笑着看他旁边的陆元昊,语气里都是满满的疼爱。

  陆元昊嘿嘿一笑,用手指摆弄着他的头发,桃花眼里笑意甚浓,“我这不是为咱陆家子嗣着想嘛!您不也想快点抱孙子嘛!”

  陆鼎哈哈大笑几声,眼角堆满笑意,“你这小子,以前我催着你成家,你老是拿什么外寇未除无心风月的话搪塞你老子,怎么今天突然开窍了?”

  “寇呢,一定要除,媳妇呢,一定要娶。两者不矛盾,哈哈,不矛盾!”

  “好,我明天就和林天海商量商量,将你们的婚期定在下个月。这回满意了?”

  “嗯嗯,满意满意。越快越好。”陆元昊的桃花眼眯了起来,嘴角上扬出邪魅的弧度。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我和陆元昊大婚的日子。

  结婚的地点定在了上海最大的教堂里——圣心教堂。人们相信,圣心教堂拥有爱神之力,会让在这里结为夫妻的人恩爱相守,会让有缘聚在这里的人从此有情人终成眷属。

  很多年以后,当命运的车轮载着我们奔向各自的终点时,我知道这些话是骗人的。从来就没有什么人会一直相守,在顽固扭曲的爱情和等待面前,所有的缘分都只是孽缘。

  参加婚礼的人有很多。一早上,我穿着婚纱在房间里从窗户向楼下看去,虽然早就知道陆家是军阀世家,实力一定不小,可这儿里里外外都是当兵的人,确实叫我坐立难安。我一边想着夏帆是不是已经按照约定在来的路上,一边担心着自己是否能够顺利出逃。这时候,门开了。

  我赶忙撂下手里的窗帘,从窗户边走开。发现林母走进来,我藏好自己焦虑的心情,冲她甜甜地笑。。

  “依依,”林母拉着我站到了镜子前,仔细为我拨开额前的碎发,她说,“妈妈终于看到你出嫁了,我的女儿真漂亮。”

  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强忍的泪花。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住她。

  我想到我的妈妈,她应该也会在我嫁人时,这般温柔惬意,感动和不舍吧。我有一点点内疚,是我带给了这位母亲失而复得的喜悦,可我也会亲手结束这场编织的美梦。

  “那当然了,谁叫我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妈妈呢!”我把脸靠在她的脸上,对着镜子笑。

  “孩子,等你嫁进陆家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常回来看看我和你爸。”林母紧紧撰着我的手,目光里泛着晶莹。

  我心里触动,不禁道,“妈,我,我舍不得你。”

  “傻孩子。”看着她满脸幸福的笑容,我的心开始一下一下抽痛。我真的不该伤害一位母亲。

  “假如,我是说假如啊,有一天,我欺骗了你们,做了让您和爸伤心的事,你们会原谅我吗?”我试探地小声问。

  “傻孩子,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不会怪你。只要你平安快乐,妈妈和你爸爸就知足了。”

  她的话让我在一瞬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温暖和愧疚同时包围着我,我不禁自问,这样做,会不会很残忍?

  我不知道到底应该说什么,只有真心的给她一个拥抱。真的谢谢,你对我的好。可我终究还是要辜负了,

  夏帆适时出现了,我们相视一笑。

  让夏帆做伴娘这个想法其实很合情理,我没费多少力气便如愿了。

  车子行驶在去往礼堂的街道上,我顺着车窗看到随行的车队浩浩汤汤,还有很多陆家的兵跟在车队两侧排着整齐的队形。

  这场面,说实话,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夏帆坐在我旁边,有点紧张,“依依,我们怎么办,好多人啊!”

  我冲她点点头,“没问题的!就按照我们之前商量过的计划。我们抓紧时间换衣服。”我一边用手摘下婚纱,一边紧张地盯着白色的车窗帘布。“船票你买好了吗?”

  “嗯,买好了,去往南京的,在我的包里。”

  “好,我知道了。”我将夏帆的衣服穿在身上,费力系紧腰带,一边接过她的包,翻看里面的船票。

  我帮她一遍遍地整理头纱,确保一会儿不会很快被人发现。

  “好了,夏帆,我要走了,你多保重。记住,不管一会儿发生什么事情,推在我身上就行了。还有想让陆元昊娶你,你们夏家一定要拿出这件事情逼他和他爸爸。来参加婚礼的都是大上海的名流,他们陆家人那么爱面子,为了给我们两家一个交代,只能选择将此事影响降到最小。相信我,你会如愿以偿的。”

  “依依,”她拉住我的胳膊,“我,他真的会接受这样的我吗?”

  “成为他的妻子是你要做的第一步,让他接受你,是你往后要做的事情。只要你肯用心,他一定会接受你。因为,你很好。”

  “谢谢你,依依。”夏帆的眼睛里闪着泪花,“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有你这样的朋友,请务必保重。”

  “好。”面对她的珍重,我心头暖暖的,笑着冲她点点头。

  当车子站在教堂外,我冒充着夏帆找了一个借口溜掉了。我压紧头上的帽子,尽量离开的不惹人注意。然而,当我一心想着快点离开赶往码头的途中,我却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那是一个很美丽很美丽的女子,至于说奇怪,是因为我发现我和她居然穿了相同颜色而且款式很像的裙子。就在来回行走的人群里,我和她擦身而过,我们互相对视,看了一眼彼此。

  我记得她的眼神很明亮,很清澈,就像冬日夜空中闪耀的星辰,光芒万丈。

  我一刻不敢耽误,匆匆赶去码头,当我焦急地排在人群里等待去往南京的轮船时,我看到了陆元昊手下的那个副官正带着人往这边而来。

  他往这边看了一眼,我赶忙将帽子遮住脸,目光移向别处。他的手下正在挨个检查想登船的乘客,我知道,自己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

  想了想,我决定还是先远离这里,被发现那就是彻底完蛋。先不说陆元昊会怎么折磨我,就陆鼎他老人家非撕碎我不可!

  我悄悄离开了码头,心里盘算着如何能快速离开上海这个地方,街道上开始涌现越来越多的兵,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街道另一边驶过,我看到里面坐着脸色铁青的陆元昊。

  我心虚地将头放低,等车子驶过去,我又看了一眼他们前进的方向。是我刚离开的码头方向。看来,教堂那边的事情应该进行的很激烈。

  “陆元昊的表情像是要吃人,绝对不能让他抓到我,不行我得想办法快点跑。”

  我穿着高跟鞋,藏在人群中间,可是到处都是陆元昊的人,每个大的街道口都有重兵看守,仔细查验每一个路人。

  我越发焦虑。

  这时,我所在的街道路口有一个眼尖的大头兵,认出了我。说时迟,那时快,二话不说,就开始围捕我。我也是在他喊抓人的时候,就箭弦似的冲了出去。他们在后面疯狂的追,我疯狂地在前面跑。

  如果不是被证实,我都不知道自己可以跑这么快,这么久。他们在我身后追了半个多小时,大家都筋疲力尽了。我扶着腰还在坚持,只是步子在变小,脚步也很乱。

  我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了,只是渐渐感觉身后的追兵越来越少。略感安慰,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这最后一个大头兵,我怎么都甩不掉。

  他就在我背后十米左右的地方契而不舍的跟着。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就停在原地喘息,我本来打算好好问问他,陆元昊到底是给了他多少钱,至于这么拼命追老娘吗?

  钱我给双倍,你别追了,行不?

  还没等我将这口气恢复过来,也没来得及将肚子里的苦水吐出。在我身后,突然有一双臂膀紧紧拥我在怀里。他的气息喷洒在我的颈间,凉凉的。

  当时我脑子里就闪过两个大字——“流氓”。我本来想开口大叫的。结果他却说了一句让我顿感莫名其妙的话。

  他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他扳过我的肩头,惊讶的瞬间让他嘴里的“文婷”听上去有一点颤抖,而我也在这个瞬间看清了眼前人,那是一张流着眼泪的清冷的容颜,见之不忘。

  “是你。”

  “是你。”

  我和他楞在原地。

  江坤很是厌恶地使劲推开了我,刚刚被他抓紧的肩头也开始隐隐作痛。我踉跄了几步,站稳后,下意识地揉了揉发痛的胳膊。我开始打量起这个与我有过两面之缘的男人。

  真想不通!此刻那个冷冰冰面露凶光的家伙和刚才在背后抱住我温声说话的模样竟然是判若两人。

  “文婷是谁?看你的样子,她对你很重要?你女朋友?还是你老婆?”

  “与你无关。”他看也不看我一眼,直接无视掉我的存在,冷冰冰的开口,然后迈开步子就要离开。

  看他要走,当时的我想都没想,直接上前拦住他。他冷冷地瞥我一眼,像是警告我有多远滚多远。

  “你,你不能走!”我大着胆子理直气壮挡在他身前。

  “理由。”

  我心虚扫了一眼他的脸,然后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脚上。因为穿着高跟鞋的缘故,我的脚已经磨出了血泡,想到自己还要躲避陆元昊的追捕,我心一横,脖子一歪。

  “你抱过我了,必须对我负责!”豁出去了,爱咋咋地!我厚颜无耻地冲他大声嚷嚷着。

  他的眉毛狠狠地抽动了一下。眼神犀利的盯着我,像是看穿我一样。他一步步向我靠近,他身上散发冰冷的气息将我团团围住,我脚底发凉,他的气场让我喘息困难,心虚的要命,只知道他再靠近一步我就真的撑不下去了,马上就会如实招来了。

  “其实我是无处可去了,有人正在满城抓捕我。”好吧,我撑不住了。

  我睁开眼睛,小心地看他脸上的表情。

  呵呵,面无表情。

  江坤直了直腰,绕开我走开了。还扔给我一句冷冰冰的“与我无关。”

  我又失落又愤怒。看着江坤离开的背影真是内心狰狞的无法形容。

  “什么人呢!真是的!”我一边脱下高跟鞋,一边愤愤着。夏帆给我的船票已经没有用了,陆元昊差不多把所有的码头都封锁了。那我现在离开上海简直是不可能了!

  “怎么办啊!“我抓了抓头发,原地转圈。

  不远处的湖边停着一辆车,有一个人站在车旁边正津津有味的看这里。

  我狐疑的提着鞋子走过去,发现那货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小傻妞。还在嘴角贴了一小撮胡须。

  “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还没等我开口取笑她的着装,这小妮子的口气就吓了我一跳。

  “你听到什么了?”我有点疑惑,还有点心虚。

  “这位小姐,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傲慢的看了我一眼,得意的说。

  “这样啊。”我靠近她,用鼻子浮夸地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这位小姐,我有话要告诉你。”然后故意用眼睛盯着她胸的位置,诡异一笑。

  这小妞脸色立刻就变了,说起话来也结巴了。“你,你怎么知道的!”

  “胸这么明显,我要是看不出来,就是瞎了。”

  “有那么明显吗?”

  “你说呢!”

  ……

  看她摘下小胡子扔到地上,我心里觉得好笑。“说吧,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她倚在车子上,轻蔑地冲我笑,“我听到你要那人对你负责,结果他丢下你走了。还真是可怜呢!”

  我那句丢人丢到家的话被她听到了,可是她的理解有点问题啊!我什么时候被那个家伙遗弃了。不过事情的结果也没差多少。我的处境确实挺可怜的!

  没有心思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我决定要快点想出办法解决眼下的问题。留在上海的时间越长,被陆元昊抓到的几率就越大。也就是说,越危险。

  “要你管!”我弯下腰将鞋子重新套在脚上。

  站在沙石上的脚本就伤痕累累,伤口上也沾上了小石子,穿鞋的时候,特别的疼。

  “你的脚不能走路了。”她从车子旁直起身来,走到我面前,看到我的伤口后,有点惊慌失措,“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吧。”

  “我没地方可去了。你不是看到了吗?我被刚刚那个人抛弃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纯粹是无心的,结果却是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去我家吧!”她很兴奋,“第一次遇见像你这样投缘的人,怎么样,交个朋友?”

  眼前眨着发光的大眼睛女孩,正冲我伸出一只手笑着。看起来很真诚。

  那感觉就像是有一阵温暖的风拂过刚刚哭泣过的脸上。

  “好啊。”我将手递了过去。

  “本人前原步美,请多关照。”

  像是一颗巨大的惊雷在耳边毫无征兆的炸裂。

  日本人!她是日本人!她竟然是日本人!

  “你怎么了?”前原步美的声音将我从自己内心深处的小世界唤回。我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

  “额,我想,”

  “你叫什么啊?”没等我想把改变主意的话说出来,她就兴致盎然的问我名字。”

  我犹豫了。可我也知道眼下这是唯一的机会,躲开陆元昊的追捕,顺利逃离上海的机会。

  “我叫陆小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