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果爱可以

008不会坐以待毙

如果爱可以 一步之遥 3807 2017-06-11 20:02:30

  上海郊外。

  一处军事院校坐落在茂密的丛林之间,周围一层层大山重重叠叠。天然的屏障,让这里与世隔绝,充满神秘。

  “老师,秋水姐不能就这么死了,我们去找陆元昊那个混蛋算账吧。”一群人围着江坤,手里握紧拳头,大声的嚷嚷着。

  江坤坐在人群中间一言不发,地上满是烟头。烟雾缭绕中,薄薄的嘴唇将手里剩下的半支烟吸尽,然后缓缓吐出。他站起身,将丢掉的烟头踩上一脚,然后径自走到了窗边。

  屋子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欲言又止,却不敢发出声音。

  “秋水当然不会白白牺牲。”和陆元昊的账,早晚都要清算。不过,不是现在。他们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杀了他。

  “秋水的的弟弟现在在哪里?”江坤始终望着窗外,薄薄的嘴角依旧是一片寒凉。

  “哈尔滨。”

  江坤怔了一下,渐渐转过身。听到这三个字,他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

  “老师,你没事吧?看起来脸色不大好。”细心的女学生杨落落发现了这个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男人,此刻竟然有那么点脆弱。

  是错觉吗?

  “我没事,韩琦和杨落落你们俩即刻去哈尔滨把那孩子接来。剩下的人都出去。”

  哈尔滨是江坤的一场噩梦。那里是他午夜梦回心碎的地方。

  他最爱的女人,为她而死。这份痛无论过了多久,对于他来说,也终究无法淡忘。

  四年了,他还记得她的一颦一笑,记得他们在樱花林里相拥相吻。她是他见过的最温柔美丽的女子。可是她再也不能回到他身边了。

  这里的深山曾是他许给她的与世无争的生活。可奈何狼烟四起,他们决心誓死与国赴难。

  战火无情,从此有情人阴阳两生。

  女子穿着高跟鞋优雅地走进一家花店,浅粉色的祺袍将她的白皙衬托的淋漓尽致。

  “老板,您这店里什么花最香啊?”女子环视四周,然后悠悠开口。

  “这位小姐,”掌柜的从柜台后直起身,见来了客人,就笑着走出去迎接。“我们小店里的花都是早晨新摘的,香的很。您想要哪种?”掌柜的是个中年男人,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瞟着美丽的女子。

  女子侧首浅笑,“那就拿些蝴蝶兰给我吧。”

  男子微微轻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您这边请。”

  屋子的后堂,花店老板脱下帽子和女子握了握手。

  “蝴蝶同志,现在日本人查得紧,你行动要加倍小心啊。”

  “老李,你放心,我会注意的。只是情况复杂,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女子的脸渐渐转过来。那真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请帮我转告江坤,秋水是因为行动暴露而被捕牺牲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出内奸。在找出内奸之前,我不会和任何人联络。”女子顿了一下,“包括他。”

  “你还打算瞒着他吗?”老李叹了一口气,“早晚都要知道的,你应该早点见他。”

  周文婷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还有陆元昊这个人不得不防。这份情报固然来之不易,但是其中的可疑之处也不能掉以轻心,你让他多加小心。”

  其实,在周文婷的心里,她是很想见江坤的。她只是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她还需要一点时间。

  江坤,我很快就会出现你面前,你一定要等着我。答应我,好好活着。

  周文婷坐着黄包车,带走了一束美丽的蝴蝶兰,消失在大上海的车马川流中。

  子弹嗖嗖从耳畔划过,擦过我的头发,触到我的脸颊。我看到炮弹飞起击落在道路两旁的建筑上,扬起的瓦砾碎片将我的皮肤割出了一条深深的口子。

  我喘着粗气,双腿在重复着奔跑的动作。

  这场景似曾相识!

  我不是,不是早就活过来了吗?怎么又回到了战场上?

  难道是梦吗?

  脚下一软,我摔倒在青砖的地面上。我努力想要站起,却发现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我一边使劲呼吸,一边不断尝试重新站起。

  我的身后,一颗子弹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我而来。子弹没过心脏的瞬间,我才察觉,然后我看见它从我身体里穿膛而出。血腥味铺天盖地而来,渐渐弥漫了我的整个口腔和神经。

  心里苦涩,还是要死掉,是吗?

  我眼前的世界变得越来越迷离,而我的每一次呼吸也越来越无力。闭上眼睛的前一秒钟,我看到了一个站在不远处,有些眼熟的身影。

  他负手而立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是陆元昊。

  那一刻的无奈和自嘲远大于惊讶和愤怒。

  终于无力彻底吞噬了我的整个身心,我闭上了眼睛。我想,我死的,也算是很安详吧!

  头顶的白色一点点晕开,我看到了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还有我身旁坐着的夏帆。

  这场梦好真实!

  夏帆见我睁开了眼睛,便又惊又喜,“依依,你总算醒了。”

  我冲她轻松一笑,点点头。

  她看着我,似乎有话要说,但又犹犹豫豫。“依依,你不要相信何忠良这个叛徒的话,陆元昊他不是这样的人。”

  她脸微红,下意识地避开了我探求的视线。看着她的手指不知所措的搅在一起,我心下了然,那是喜欢崇拜一个人的表现。

  我没有说话。

  这件事情,让我开始重新审视林依这个身份。以前我会觉得,这个身份既可以给满足我物质上的需求,又可以保我乱世中安然无虞。可是,事实却是相反的,这个身份,不但不能给我想要的安定,它还会随时要了我的命。而我要想活下去,就必须摆脱掉这个身份以及它背后牵涉的所有利益。

  当然,包括陆元昊。

  我本来是信任他的,可是现在,我不会相信任何人。

  即使是林依的亲生父亲——林天海,上海林氏银行董事长,我也不相信。他的身份大抵也跳不出利益二字的圈套。凡是和利益沾边的人,我都不会信了!

  夏帆见我许久没有说话,以为我累了,就让我好好休息。看她转身要离开,我抓住了她的胳膊。“夏帆,帮我个忙。”

  她没反应过来,我继续看着她的脸,一字一句,“现在能帮我的人只有你了,我求你。”

  她怔怔地点点头。

  “你喜欢陆元昊对吗?”

  听到这句话后,我看到她吃惊地瞳孔放大,呆楞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两片红晕飞上了她的脸颊。她紧张的嘴角抽动,却说不出一个字。

  终于,她努力平静之后,鼓起勇气开口问我,“依依,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不重要。”她的反应让我很满意,我继续道,“重要的是你想嫁给他吗?”

  夏帆震惊地看着我,看得出,她已经丧失语言功能了。“想还是不想?”我不肯放弃,步步紧逼。

  “不,不想,我不想。”她站起身,语气里有一点恼怒。

  “真的不想?”我也站起身,面对着他站着。

  她不再说话。

  “别欺骗自己了,夏帆。”我将手搭在她的肩头,“喜欢就要去拥有啊!”

  她不可置信地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看,“林依,他是你未婚夫。”

  我轻轻一笑,“那又怎样!没有人规定你不可以喜欢他!”

  “可是,你不介意吗?你那么喜欢他!”

  “那是以前。现在和以后,我都不再喜欢他了。所以,我为什么要介意!我不可能再嫁给他,但是你可以,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要我,要我……”她眼圈红红的,愣愣地问我。

  “没错!代替我嫁给他!”我向她靠近一步,继续道,“夏帆,这是你的机会,也是我的。帮我其实也是在帮你自己。”

  她怔怔地看着我,仔细盯着我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神情,“依依,”

  她欲说点什么,被我拒绝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对陆元昊谈不上深爱,所以,你大可以放宽心,我林依说过的话绝不后悔,我对他的感情,从他利用我那一刻起就结束了,我不去怨恨他,已是能做到的最大的宽容了。所以,他的事情都和我再没有一点关系,他娶谁,我更不会在乎,但是,夏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幸福,过上你向往的生活。”我紧紧抓着他的手,“为了我们各自的追求,请你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在看到她终于点头答应我的时候,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依依,若有一天你后悔了,请告诉我,我会将他还给你。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行吗?”

  我没想到她会对我说这样的话,一时间,我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我抱住她,心里暖暖的,“傻瓜!他若是你的,就不要轻易让给任何人,知道吗?相信我,我们永远都会是最好的朋友。”

  夏帆抱着我,点点头,渐渐眼泪流了出来。

  此刻我的内心很复杂,有那么点内疚,可是我也无比笃定。

  “张副官,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房间里,一个英俊的少年倚在沙发里,有点漫不经心的喝着手中的红酒,一双桃花眼里尽是胸有成足的笑意。

  “少帅,不出您所料,前原新泽果然暗中派人想放走何忠良,属下已按照您的吩咐,不露痕迹的将人放了。现在林依小姐应该从这个学生口中知道了真相,只是属下不懂,您为什么要让林依小姐知道这件事情呢?这对我们和林家的联姻不利啊!”

  陆元昊将手里的杯子放下,将双腿交叠,看着眼前的人,嘴角上扬,悠悠道,“日本人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林陆两家联姻,前原新泽有意与我们结盟,帮助我们完成这个计划,其实他是在为全面占领上海争取时间。稳住上海当前的局势,是他现在最想做的,而一旦林陆两家联姻,他就要担心自己在上海滩的地位了。”

  张副官微微一愣,“那少帅您不是更应该娶林依小姐吗?怎么还……”

  陆元昊叹了一口气,“林氏银行是上海最大的银行,也是最重要的经济命脉,打林家主意的,除了我爸以外,还有很多人。日本人,国统特务们,地下党,都想要林家的财力。前原新泽这个人,一向是得不到的东西就会毁掉,他一定会想尽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或是破坏林陆两家联姻,所以,这场风云争斗里,林家是牺牲品。”

  当然,林依也是。

  陆元昊盯着杯子出神,他脑海里全是林依的样子。虽然他觉得这很莫名其妙,可是那个每次见到他都很不屑,表情丰富的女孩,确确实实让他很难忘。

  “林天海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必定会勃然大怒,取消婚约。这样一来,我爸的算盘就打不响了,林家也不用处于风口浪尖。林天海是个正义心十足的人,怎样都不会投靠日本人,所以,林家就会和上海的地下组织联合,国民党共产党都无所谓,他老人家在乎的是抗日。”陆元昊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放荡不羁一笑,“我也是。”

  张副官似懂非懂,木木地点了点头。

  陆元昊心里一直在想,林依会怎样看待他的利用,他察觉到了林依的变化,可是他猜不出她心里的想法。

  这种感觉让他有点不安,可是他就是喜欢。说不出来哪里的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