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果爱可以

005悄然降临的夜晚

如果爱可以 一步之遥 3047 2017-03-28 21:56:45

    大世界里。  

  舞池里的灯光极尽奢靡,在欢快的音乐声里,男人们和他们的女伴相拥在一起,甜蜜起舞。  

  美艳的女子将身体伏在男人的身上,她一边把红唇凑近他的耳边,一边悄悄地将纤长白皙的手指插入他的裤子口袋里,“蝴蝶交代的计划书在这里。”  

  男人毫无表情的握住女子将要撤出的手,“你确定这份计划书是真的吗?他毕竟不是我们的人。”  

  “我敢保证,这份计划书绝对是现在日本人手里的最高机密,至于蝴蝶,和他接触了这么久,我相信她的为人。”  

  他松开手,冷冷地开口,“希望如你所说。”  

  灯光下的男人眉眼清冷,嘴角是没有温度的寒凉,舞池里的他搂着女孩的腰肢,做了一个漂亮华丽的转身。他动作极尽优雅流畅,毫无疑问,他的舞跳的很好,女孩脸上放光的神情足够说明这一点。  

  这个男人就是江坤。  

  而他怀里穿着靓丽,红唇似火的女孩叫秋水。  

  秋意缠绵,弱水容颜。  

  锋眉猛地蹙在一起,江坤突然间看到了穿着军装的陆元昊正从外面走进来,他旁边貌似还站着一个女伴。江坤收回目光,暗自思量。  

  秋水也从陆元昊和林依进门开始就注意到了他们。做了这么多年的特务,她的直觉告诉她,危险来了。  

  陆元昊?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已经和日本人结盟了?  

  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秋水手指泛白地抓紧江坤的袖口,“你赶快撤离,这是一个陷阱。”  

  “来不及了,”江坤目光冰冷地扫过大殿内四周游散着的神色诡异的人,然后视线又落到了不远处陆元昊和站在他旁边的林依的身上。  

  “我来开枪掩护,你带着情报马上撤离。”江坤对着秋水淡淡道,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的生死毫无关系的话题。“执行命令!”  

  秋水浅浅一笑,按住了他将要掏枪的手,“这是我的任务,应该由我来完成。你放心,我有办法。”她对着林依跑路的背影狡黠一笑。  

  其实刚刚陆元昊和林依亲近的那幕她都尽收眼底了,她知道那个站着的女孩子叫林依,是林氏银行林天海的独生女,她还知道她是陆元昊的未婚妻子,她更清楚她是这里能逃过日本人搜查的不二人选。  

  江坤冲着她的视线看去,瞬间就懂了她的意图,“你凭什么认定她一定会帮我们?”  

  秋水笑得更加美艳,“直觉,女人的直觉。”  

  江坤看着眼前自信的女子,沉默了。  

  秋水转身离开,她走了两步,停下来,回头冲他浅笑,“如果我今天不能活着离开,麻烦你替我照顾好弟弟。”她眼睛微红,却极力克制自己的眼泪。  

  看着面前这个外表冷漠的男人,她不禁回想起他们在一起共事的两年。对于这种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来说,两年的时光,说长不算长,说短也不短。  

  其实她真的没有他眼里看到的那般自信,她自己也一点把握都没有,她只是,只是不想让他去赴险罢了。  

  我愿意为你而死,不是因为我们崇高的革命理想,不是因为你是我的上级,而是在我心里,你比任何东西,任何人都重要。  

  从未道过喜欢,就从未失去过。  

  只是也不曾得到。  

  “你必须活着回来,这是命令。”他冷冰冰的回应她的话。  

  认认真真的看了他最后一眼,秋水妩媚一笑,转过身,消失在了穿梭的人流里,踏向了命运一早为她写好的,结局。  

  “江坤,你一定要记住我。”她的低语声被湮没着在满厅欢乐的歌声里,没有一缕痕迹。  

  看着渐渐远去的美艳女子,江坤的眉头紧紧蹙着。  

  他还不知道,有时候命运就是,一个转身,两个世界。  

  于是便有了前面说的那些事。  

  我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的。对于这样的事实,那个时候的我,最想问秋水一句话,为了他,值吗?  

  可惜,没人回答我。  

  从大世界回到林家后,我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谁都不见。站在镜子前,我用手轻轻摸了摸自己脖劲处的伤痕,我又想起了那女孩娇美的笑脸,想起了她在我耳旁说的那句话,想起了她最后倒下的样子,我还想起了,陆元昊在我眼前扣动扳机的那一刻,我还清楚记得他眼神里的冰冷和无情。这一幕幕连在一起,串成了我挥不去,忘不掉的梦魇。  

  “林依,你别忘了,是陆元昊救了你,”我看着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无奈地摇摇头,“我没忘,只是他救我是事实,而杀人,也是事实。”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陆元昊了。明明小小年纪,可我却突然对他很恐惧。大概我贪生怕死习惯了,害怕某一天,我也这样死在别人的枪口下。  

  用他人的死换自己的生。这就是大上海的生存法则。  

  原来我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规则,不能,一点都不能。  

  晚上十点。上海日本特务机构总部——前原公馆。  

  “你说陆元昊和他未婚妻也在。”站在窗边的高大身影缓缓转过身,他一身黄色军装,一边整理他的袖口,一边走向低着头立在那里汇报的清水一郎,“他怎么在那里?”  

  “这个属下不知。”清水一郎怯弱的小声回答,“属下曾试探问过他,他表示恰巧在这里碰到。”  

  男人精美的脸在灯光下渐渐清晰,前原新泽拿起桌上的文件,随手翻览,看起来有一点漫不经心。  

  清水一郎偷偷打量一眼他的上司,然后悄悄松了口气。  

  “人抓到了吗?”冷冷的声音让清水一郎打了个冷颤,他忙答道,“将军阁下,人抓到了,只是,只是死了。”他欲悄悄抬眼去看前原新泽的神情,却被一双狠戾的眸子死死盯住,“属下该死,那个女特务劫持了陆元昊的未婚妻,被陆元昊当场击毙了。”  

  “那情报的内容呢?”冰冷的字眼从前原新泽的唇齿里流出。  

  “属,属,属下不知。”哆哆嗦嗦的声音。清水一郎把头都快低到地上了。“对不起,将军阁下,属下严重失职,愿意以死谢罪天皇。”他把身子躬成九十度,虔诚地等待他上司的命令。  

  前原新泽放下手里的文件,面无表情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晚。  

  “现在还不是你以死谢罪的时候,出去吧。”  

  “是!”  

  听着清水一郎渐渐消失的脚步声,前原新泽的眼眸深深一紧。  

  “陆元昊······”  

  一条幽深漆静的小巷里,一个长相猥琐,走路吊儿郎当的中年男子,一只手里拎着刚刚买到的美酒香烟,另一只手里玩弄着发出脆响的银元。他突然感觉到他的脑袋被一把手枪抵住了,他脸上的神情由最初的得意瞬间转为恐惧,他两腿开始打颤,嘴里哆嗦着,“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想活命,就告诉我你给谁办事的?”带面罩的女子冷冷地拿枪指着那人的头。  

  “我说我说,你别杀我,别杀我。”他恐惧地急忙答道,“两天前,我在路上遇到一个男人,他给了我很多钱,然后叫我帮他给大世界的歌女秋水小姐送一封信,我当时以为是一封情书之类的,不难办到,而且还能拿这么多钱,我就帮他办了。”  

  “那个男人有没有说别的?”  

  “奥,我记得他特意嘱咐我,如果秋水小姐问起,就说是一个女子送的。”  

  “信上的内容你知道吗?”  

  “这我哪能知道啊!我说女侠,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真的,求你千万别杀我啊!”  

  “最后一个问题,你记得那个男人的样子吗?”  

  “我只记得他左眼的眉毛上方有一颗黑色的痣,身形偏瘦,其他的我,我真的不知道了。”  

  “好,你可以走了。”女子收起枪,淡淡地说道。  

  那人赶忙道谢,然后逃命似的跑开了。只是在跑到巷子尽头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声枪响。  

  陆元昊慢慢把枪收起来,笑着走向那个震惊在原地的女子。  

  “陆元昊?”女子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原来你认识我啊!”他痞痞地笑着走到她面前。  

  “上海滩有谁不认识陆少帅啊!”女子轻笑出声。  

  “不知陆某是否有幸得见姑娘真容?”  

  “那陆少帅会告诉我您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答案都是不会。  

  陆元昊潇洒地转身走掉了,扔下一句让女子深思的话。  

  “你们内部出现叛徒了,早点解决掉吧。”  

  他说得没错,有人出卖了秋水和江坤。那个人甚至有可能知道自己的存在。只是他是怎么猜出自己身份的?女子陷入深深的思考中。陆家与日本人走的很近,陆元昊为什么还要提醒自己,他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答案有两个,要么是好心,要么是阴谋。  

  陆元昊独自走到大世界门口,瞥了一眼依旧闪烁着的几个大字,他抬头凝视没有星星的黑洞洞的夜空,嘴角扯出一抹无奈地笑容。  

  他知道,其实黑夜才刚刚开始,更加黑暗的夜晚,还在后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