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果爱可以

如果爱可以

一步之遥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3-07上架
  • 39652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不可思议的噩梦

如果爱可以 一步之遥 3103 2017-03-07 19:11:49

    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  

  这句话是谁说的,我记不清了。只是没想到,那句当时我认为可笑的话,有一天会从我嘴里说出来,而且,心甘情愿。  

  我叫林依,是上海医学院一名研二学生,今年23岁,我的专业是临床药学。  

  今天的历史课,我又是一如既往的慌慌张张携带另外几只室友飞奔向教室。趁老教授还没开始点名字,从后门偷偷溜了进去。  

  “嘉怡,往里面窜窜。”老大琪琪弓着腰,低着头,边扫一眼讲台上的教授,边冲最里面的嘉怡小声喊话。  

  嘉怡摆出平时的无赖样子,“就不,就不,怎样啊~~~”然后对着琪琪做鬼脸。一向很霸气的老大琪琪只好这时候认怂。“好嘉怡,别拿我生命开玩笑啊!你不爱我了吗?”她双手合起,对着嘉怡卖萌讨好。我和中间的笑笑,差点一秒破功,乐出声音,我俩还从没看过这样神态焦灼的老大呢。嘉怡看到琪琪又傻又可怜的样子,又看到我俩实在憋得辛苦,就暂时放了琪琪一码。就这样,我们几个刚坐下,就开始挤眉弄眼,默契的庆祝这一次的成功“脱险”。  

  教授的课一如既往的没趣,我拿出自己最近在看的书,肆无忌惮进入我自己的世界里。  

  我喜欢文艺类的书籍,比如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总有几分钟,其中的每一秒,你都愿意拿一年去换取;总有几颗泪,其中的每一次抽泣,你都愿意拿满手的承诺去代替;总有几段场景,其中的每幅画面,你都愿意拿所有的夜晚去温习。  

  亲爱的,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我总是陶醉在这种清新的文字里,但却又嘲笑它歌颂的爱情。热恋中的嘉怡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也会和她一样成为爱情里彻头彻尾的傻瓜,无可奈何却又心甘情愿。  

  老教授清了清嗓子,讲台下的我们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做自己的事。比如老大修完了大指甲,继续修小指甲。嘉怡在和她男朋友发消息聊天,听到声响后,瞄了一眼教授,然后继续谈情说爱。笑笑一直插着耳机听歌,没有摘下过。只有我,思绪被拉了回来。  

  合上了书,我抬眼望向讲台上的大屏幕,才知道原来今天的课程内容是100年前战火纷飞的大上海。视频里的建筑物都是灰砖黑瓦,热辣辣的太阳下,空气中没有风,闷热的季节里,满眼萧索。突然漫天炮飞枪鸣,火光浓烟掩盖掉奄奄一息毫无生机的大地,人们的哭喊哀嚎在炮火枪雨里渐渐成为满城鲜血的陪衬,地上的尘土夹杂着恐惧绝望不断被扬起,死亡让人无处躲藏。  

  突然心痛。  

  “林依,”  

  不知道听错没,我好像听到了教授叫我名字,我站了起来,懵乱无措中看到了老教授冲我意味不明地笑。那是我永生都难以忘怀的笑容。它像是从地狱里走出的修罗般,染血狰狞,不断地靠近我,深深映在我的视网膜上,留在我的脑海里。  

  我猜,我一定是看错了,看错了。当我揉揉眼睛,仔细去看时,却怎么也想不到,一切都变了模样。就仿佛将一个空间瞬间从我眼前抽走,然后忽的置身于另一个时空,更准确来说,就像做了个梦,噩梦,一个相当可怕的噩梦。  

  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没有了讲台,没有了教授,室友们也都消失不见了,而我眼前的场景竟有点眼熟,眼熟到就好似刚刚见过一样。周围是烧的发黑的砖墙,地上躺着冒着火的圆木,身边还有好多哭喊的人经过。  

  我感到腿瞬时无力,像是被人抽走灵魂般,呆滞恐惧。这是哪里?这是哪里?这里到底是哪?我站立在原地,歇斯底里的喊叫。虽然心底有一个答案,可是我抓不住,看不清,我也不相信。眼泪在我眼框里打转。一声闷响,一个重物倒在我的脚边,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是一个人,一个死人,一个刚刚死去的人,他的伤口还在流血,他倒在地上时,眼睛还是亮着的,只不过几秒而已,他的眸子便暗如死灰。根本不受控制,打转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出现在战火里,我会怎样。恐惧?绝望?无力?不不不。是非常恐惧,彻底绝望,还有前所未有的无力。  

  我在做梦,对不对?我想,一定是这样的。  

  看着脚底的死尸,我只希望自己快点清醒过来,结束这个噩梦。林依,醒醒,别睡了,我求求你,快点醒醒。我发了疯似的掐自己的手臂,抖成筛子的手却大力的很。大滴大滴的眼泪打在我手背上,真分不清那是痛的还是绝望的。  

  不是梦,是真的!  

  枪声越来越多。看着周围的人不断地倒下去,我求生的欲望从那刻起被猛然唤醒,并且,前所未有的强烈。我生命中应该没有任何时候比那一刻信念更坚定地想要活下去。  

  “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死在这里,不会!”我拼命跑,拼命跑,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不能停下,绝不能。我知道我不想死,我绝对不能死,我不会死在这里的。所以,我玩命的跑,用尽我所有的力气去奔跑,用命和死神赌我的一线生机。  

  当死亡就降临在身边时,绝望会变成希望。原来人没有没办法的时候,他们说没办法,只是被逼的不够。  

  我感受到从我耳畔脸庞划过的子弹和风,闷热的空气里有太多的血腥和烟尘味,我感觉胃里阵阵翻江倒海。不知跑了多久,我开始头昏脑胀,筋疲力尽,脑海里却依然坚信自己能活下去,嘴里不停地嗫嚅,“我能活下去···”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大力拉我进了他怀里,我拼命抵抗,却被牢牢禁锢在他怀中,挣脱不出。我下意识的向上看他的脸,却只见头顶的阳光刺眼毒辣,眼前全是空白的,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见他对我温柔说了一句“别怕,是我。”t他加紧了怀抱,我能感受到他胸腔里跳动的心脏。“林依你个傻瓜,只会闯祸。”他牢牢地,牢牢地,抱紧我,不放开。我浑身力气散尽,瘫了下去,合上眼之前,我也没能看清他的脸,也不知道他是谁。  

  我是死了吗?为什么身体不听使唤,怎么眼睛睁不开了?真的,死了吗?那我爸爸妈妈怎么办,他们会为我哭的肝肠寸断的,我怎么能忍心?我才23岁,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怎么能现在就死?不可以,我不能死,绝不能。林依,起来,快点起来,给老子滚起来。  

  一股力气从脚底窜到我头顶,我猛然睁开了眼睛。金色玲珑的天花板上有一盏漂亮的水晶吊灯,目光下移,我看到了粉色壁纸装点着的房间,还有和阳台落地窗很近的地方摆放着一个漂亮的梳妆台。  

  我挣扎坐起,透过镜子,我看见了自己发白的脸。  

  我活下来了,没死!林依没死!  

  也许是我太高兴于自己的劫后余生,好半天才听到有人叫我名字。我这才看见床边一对中年夫妇喜极而泣。那位面色和善的阿姨激动的握着我的手,眼眶的红肿和眼底的淤青还依稀可见,“依依,伤到哪里没有?好孩子说句话,别吓唬妈妈······”  

  看着被她握着的手,我不解,是在叫我吗?他们是谁?刚才只顾着高兴,忘了周围这陌生的一切。这是哪里?对啊,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在这,我怎么会忘了呢?  

  这里是1935年的大上海,我清楚记得,教授那段视频上的大字,1935。  

  我开始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人,不确定的小声试探,“妈妈,”  

  那妇人愈加抓紧我的手,“对,孩子,我是妈妈啊!”她的眼泪大股大股涌下,脸上是又心痛又急切的痛苦神情。  

  我好像看到了我妈妈在我面前,心痛不已的样子。眼泪再次溢出。我想天下所有的母亲都会在这样的情境下伤心不已。即使眼前的人我并不识得,那也让我代替她的孩子带给她失而复得喜悦吧。  

  我抱住她,失声大哭,用尽我所有的力气去嚎啕大哭,哭尽我的恐惧委屈和绝望无助。“妈······”一旁的伯父也在抹眼泪,“依依,你能活着真是太好了······”我心里一阵酸楚,一堆感动,堂堂的男儿也会在人前落泪,不是父爱又是什么呢?“爸爸······”我把他们俩都拥在一起,尽情地宣泄我短短时间内经历的一切。  

  也请上天原谅我的私心,把他们看成了自己的父母去拥抱,看在我刚刚经历的死里逃生,还有他们险些遭受丧子之痛的份上,就让我们这几个不幸又幸运的人,相互取暖吧。  

  这一天,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短短几个小时,我经历了,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也是在那一天,我明白了,人是跑不过子弹的,我之所以会活下来,是因为那个和我的不幸拥有同样强大力量的幸运。所以,这条命,我会好好珍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