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寻仙:绝不谈情爱

第八章

寻仙:绝不谈情爱 玉殊 969 2017-03-14 08:49:48

    正说话间,迎面走来几个中年男子,为首的男人一身玄色长袍,肩上厚实而张扬的貂毛一直延伸到腰部,随着他的步伐在风中摇晃。  

  这雄浑的气势和漠北的行头,想必就是玄霄崖主。  

  后面跟着的却有一个西域打扮的老者,鹤发鸡皮,白色头巾上镶着红色的宝石,穿着与中土截然不同的宽松的长裤,应该是往生涧的长老法王之类。  

  “玉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那男人一拱手,声音低沉而浑厚,“在下玄霄崖云天问,中原至此路途遥远,王爷辛苦了。”  

  接着云天问侧身,向她介绍那西域老者:“这位是往生涧黎法王。”  

  老者右手置于左肩,微微弯下腰,嗓音略显沙哑,又带着点口音:“王爷。”  

  子安颔首,不经意间瞥到黎法王的腰带,右侧有个不大起眼的磨损,像是常年佩戴什么东西造成的,却不知为何此刻摘了下来。  

  “劳烦崖主亲自相迎了。”子安微微一笑。  

  客套了几句,子安被安排在竹苑休息。离论道会没几天了,她想,得赶紧四处看看这里的风景,记下大致的构造,回头好给王城布置个假景。  

  玄霄崖的地势讲求一个险字,主城自西北绵延至东南,覆压三百余里,亭台楼阁星星点点散落期间,一条栈道百步九折,脚下就是深渊万丈,可风景又不能说不美,悬泉瀑布,飞溯其间,草木繁茂,斜斜的插在峭壁上,常常一个转弯就是另一番秀色。  

  子安驱车在窄窄的栈道上闲逛,车轮在木质栈道碾压出咯咯吱吱的微响。  

  又是一个转弯,出现了几个西域打扮的,身上金银饰品铃铃作响,不用想也知道是往生涧的教徒。  

  子安下意识地往他们腰间看去,果然,这些人的腰带上也都有一个佩戴过什么东西的痕迹。  

  除了为首的教主,撒图克·巴泽尔  

  往生涧其实是一个宗教,并且不隶属于朝廷管理,是邻国的大教。  

  教众都信仰生灭轮回,向死往生。教主并不世袭,而是由真神指定的圣子圣女担任。至于真神到底是哪路神仙,圣子圣女又圣在哪里,子安也不清楚。  

  总之是一个神秘的组织。  

  巴泽尔一双淡蓝色的瞳仁像两颗发亮的钢珠,满头灰褐色的卷发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年纪大了的缘故。  

  这么一大把年纪,也能算是圣子吗?  

  巴泽尔见了子安,从容的拱手,一开口,竟然说出一口流利的中原话:“王爷也是好兴致。”  

  子安点头致意,淡淡道:“只是途径,不打扰各位赏景了。”说着,就默默驱车前行。  

  巴泽尔示意陪同的几位法王长老为她让出一条路来。  

  窄窄的栈道上,子安不知为何竟生出一种随时可能被他们推下去的不安。  

  也许是因为巴泽尔的鹰钩鼻显得他阴鹜,或者是栈道太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