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光弈彩的浪漫

第二十五章 流光溢彩的浪漫

流光弈彩的浪漫 予琴 3445 2015-01-26 13:38:14

    “哇!没想到李风这么勇敢啊!”听了云夕讲了今天发生的事,黄琳不禁感慨,“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是啊!看来李风是真的很喜欢徐雅呢!”云夕也是心有所感。

  “当初追你时可没这么执着呢!”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黄琳哆嗦了一下。

  “可见他并不是真喜欢我啊!说不定只是一时兴起而已!”云夕认真分析。

  “我看是你对人家不感兴趣才对吧!要是你喜欢啊,就算他有喜欢的人,你也会发挥无穷魅力把人给抢过来的!”黄琳说得头头是道。

  “哦!文昊就是这样被你追到的?”云夕反唇相讥。

  “才没有呢!我们俩是彼此情投意合!我看啊,最好让叶逸涵去找别的女生,你这样老是不温不火的准备拖到什么时候?”

  “其实我也挺喜欢他的!”云夕实话实说,“但总感觉还差点什么,没有一定要和他在一起的冲动。”

  “诶,你们最后一幕不是有一个吻戏吗,准备怎么演?”黄琳神神秘秘地说。

  “就借位呀,按照剧本的意思就是‘蜻蜓点水的一吻’,意思意思就行!”

  “嘻嘻,我看啊,你干脆直接吻上去,冲动一下好了!这么浪漫的一吻,说不定就来感觉啦!”黄琳支着招,沉浸在幻想中,浑然未觉身后一阵阴风吹过。

  “我现在就有冲动了!”云夕阴森森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真的!”黄琳兴奋地一转身,云夕举着双手袭来:“我有想掐死你的冲动啊!”

  云夕一把把黄琳按倒在地,惹得黄琳直喊“救命”!

  而男生宿舍这边,郑文昊也在就同一个问题和叶逸涵讨论着。

  “兄弟你真是不干脆。你看我三两下就把小琳搞定了!现在徐雅又被李风搞定了!”郑文昊高谈阔论。

  “真的搞定了还会有‘小丽事件’?我看你还未必取得了人家黄琳的信任啊!”叶逸涵投给他一个眼神,要多鄙视有多鄙视。

  “嗨,那不是个意外吗!我相信她最后一定会原谅我的!而且她生气就证明她在乎!”郑文昊信心十足。其实他不是没怀疑过这是自家兄弟搞的鬼,但叶逸涵隐藏得实在是太好了,脸色坦诚得看起来真的是对此事毫不知情。

  “连自己的风流债都搞不定,还想得到别人的原谅,当人家小姑娘单纯好骗呐!”叶逸涵丝毫不客气地打击他。

  “兄弟你别老说我啊,你自己的事还没搞定呢!”实在说不过了,转移话题是正道。

  “我自有主张!晚了,休息吧!后天就是正式演出了,明天要加紧练习!”

  “我管你蒸张煮张呢,明天我可以不去吗?不想去!”郑文昊漫不经心地嘀咕一句。

  “不行!必须到!明天很关键,需要做好和道具组的配合,还有服装组准备的戏服也要再试穿一下,以免出现问题!”工作上原则性的问题,叶逸涵向来很严肃。

  “我知道,我会去!就是随口一说,搞得这么认真!”郑文昊当然知道明天很重要,刚才不过是乱说的,“睡吧睡吧!”

  平安夜如期而至,整个校园里照常都飘散着苹果的芬芳。不过和往年不一样的是,今年A大的情侣们不是手牵手去电影院,而是成双结对地去校活动中心,还是孑然一身的更是拉帮结派组团一起去看话剧,好早早脱光!

  演出七点正式开始,现在是六点半,正是观众入场的高峰期。

  整个室内的气氛暧昧又火爆,可是大家并不大声讲话,也许是被音响里静谧安逸的古琴乐影响了,只是轻轻地交谈,似乎都很是期待舞台上的幕布早点拉开。

  和前面热烈火爆而又悠闲的氛围相比,后台可就真是紧张压抑又手忙脚乱。

  化妆组的眼明手快、有条不紊地给演员们上妆、梳发型。

  道具组的也紧锣密鼓地搬运道具。其他普通道具还好,可搬古琴就要小心翼翼了,动作太大太重的话会导致音调失准,严重的还有可能使琴弦断掉。今天演出的琴是云夕自己的,所以工作人员们就更慎重了。

  而演员们现在貌似是最轻松的,可毕竟要上台表演,心里还是很紧张的,所以在被化妆组的摆弄来摆弄去的时候仍默默念着台词。

  云夕刚换好衣服,准备去侧台候场的时候,遇到两位不速之客。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最近实在太忙太累了,都忘记告诉家里今天开演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来了!这让云夕怎么不惊喜?

  “嗯,你这丫头,我们没问你就不打算告诉我们演出时间啊!”尚父故作生气地说。

  “别听你爸乱说,我们都知道排演话剧很辛苦!你们学校很重视这次话剧演出,特别邀请我们来观演呢!”尚母在一旁解释着,接着又鼓励道,“夕儿,别紧张!我们都支持你!”

  “你才乱说!”尚父重重“哼”了一声,“我们家云夕从小跟着我们四处巡演,什么阵仗没见过,哪里会紧张!我尚某人的女儿可不会让人看扁的!丫头,好好演!全团的人都看着你呢!让别人看看我虎父无犬女!”

  “好好好!说不过你!”尚母笑着摇摇头。

  云夕翻了个白眼,还没演出呢,爸您那么兴奋干嘛?还有那一脸骄傲激动的样子一点不像平时戏弄自己时的悠然。云夕越来越肯定爸一定是更年期到了,回头让妈买点静心的东西给爸吃,要不然寒假回家耳朵要被大嗓门荼毒了!

  “云夕啊,我们刚看到了小叶!”尚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云夕疑惑,小叶是谁?

  “话说你们演一对啊!”尚父继续说道。

  哦,原来爸妈认识叶逸涵啊!可是为什么爸笑得一脸暧昧呢?

  哎!爸不仅更年期到了,还变得十分八卦了!自己的寒假要怎么过呢……

  七点整,演出正式开始。大家十分默契地噤声,悄然等待。

  大幕徐徐拉开,一段气势恢宏的音乐骤然响起。

  灯光骤亮,整个舞台一览无遗。一列列披甲戴盔的士兵,握枪持盾,肃然而立。

  随着将军一声号令,一阵出征的号角声响彻四方。

  瞬间,舞台上干冰四起,灯光闪烁。

  刀剑的碰撞声、士兵的喊杀声、战马的嘶鸣声充斥在耳畔,听得人汗毛倒竖。忽然,灯光熄灭,音乐也戛然而止,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

  少顷,胜利的号角吹响。

  一侧灯光亮起,正是那将军领着大部队凯旋回都。另一侧渐亮,却是队伍在半路偶遇一名白衣抱琴女子。

  那女子缓缓转身,虽蒙着面纱,但眼波流转间已将江南女子的婉约秀美勾勒得淋漓尽致,让台下一众观众狠狠惊艳了一把。

  灯光暗下。

  男主威严而不失温柔的声音响起:“姑娘是何人?”

  女主柔声回答:“小女子流云。”

  “很好听的名字。我叫弈琉,与我一道回都城可好?”

  女主娇羞地“嗯”了一声。

  男女主一见钟情。第一场序曲完。

  回到都城,男女主便过起了琴瑟和鸣的恩爱生活。弈琉吹箫,流云抚琴,二人同奏一曲《凤求凰》。眉目传情、琴箫相和,构成一幅浪漫和谐的画卷,看得人赏心悦目,听得人如痴如醉。

  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大将军金屋藏娇的事传遍全城,皇帝震惊。

  在千方百计见过女主的美貌后,皇帝色心又起,明里暗里向男主要人,但都被男主巧妙回绝过去了。

  此时,皇帝的贵妃向皇帝献计:再派男主远征,讨伐一股最顽固难缠的犯疆势力,男主不便带女主出征,皇帝便可趁机将女主占为己有。

  贵妃的目的很简单,她虽贵为妃子,却一直爱恋着男主,自然嫉恨女主。所以趁此机会要让女主彻底消失。可惜女主凭借自己的聪慧逃过一劫,最后,事情败露,贵妃被皇帝重罚。

  男主再次凯旋。得知此事,毅然向皇帝辞官归隐。最难对付的外敌已被征服,男主可放心离去。皇帝心存愧疚,应允了。

  不用担心安危,不用再与朝中众臣尔虞我诈,男女主过上了闲云野鹤般悠闲自在的生活。

  音乐渐起,灯光微亮,弈琉和流云携手相对而立。

  叶逸涵轻轻捧着云夕的脸,慢慢俯下身;云夕轻轻闭上眼,头随着叶逸涵的动作微微偏转。在观众看来,这是男女主借位的一吻,可叶逸涵却鬼使神差地真吻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似乎有什么在云夕脑中轰然炸开。

  偶遇的怦然心动、携手相游的悠闲、琴箫和鸣的浪漫、逃亡的颠沛流离、被围杀的心急绝望……前世的记忆一幕幕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云夕震惊着,来不及整理思绪,只是怔怔的地看着叶逸涵,而叶逸涵也回望着她。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对视着,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不存在。

  在观众看来,弈琉和流云含情脉脉相看一眼,而那一眼似乎望成了永恒。

  理顺了前因后果的云夕,满脸欣喜与激动,脸憋红了半天硬是没说出一句话来。难怪当初第一次见叶逸涵,他的眼里似藏着千万年隐忍的爱意;难怪每次看他的眼睛,就感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遗忘了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难怪……

  原来啊原来!那自己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像是等待了漫长岁月一般,“弈琉”二字缓缓从云夕嘴里吐出,饱含深情,竟让观众也为之动容。

  叶逸涵当然看到了云夕眼里的不可置信与欣喜,没有深想,只沉浸在刚刚一吻的悸动中,而听到云夕那一声似乎穿越千年而来的呼唤,他的心不受控制地狠狠颤抖了一下,动情地回应一声“流云”!

  被男主吻了一下的女主竟然害羞得脸红了!而随后男女主各自一声轻唤让台下各情侣们也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最后,男女主角紧紧相拥在一起。一束追光灯打下,画面定格,台下的情侣们眼眶微湿,轻轻依偎。

  幕落,掌声渐起。叶逸涵和云夕仍旧紧紧相拥。

  这是熟悉的拥抱!是等待了无数个漫漫黑夜的拥抱……

(至此,正文部分就结束啦!感谢大家的阅读与支持,明天会一次性更新两章番外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