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何必要在一起

第十八章 不安

何必要在一起 周晓以 3330 2016-10-21 16:54:43

  把資料保密加鎖以後,喬婭習慣性的在睡前去看看白以翰的狀態。

白以翰床邊的醫療儀器機械性的響著,喬婭坐在床翻看著醫生做的紀錄,尤其是最近兩個星期的紀錄,顯示出白以翰的病情趨向穩定。再做完明天最後一次血液透析,他就能進行一些常規治療了。

合上病例簿,喬婭伸手替他掖了掖被子。看著他終於一點點好起來,喬婭的臉上不禁泛起微笑。

原來以翰之前是因為患了腦瘤,又擔心對我以後的生活有影響他才那樣躲著我…"你怎麼那麼傻…"在他手背上低語著,輕吻著,還好她沒放棄,不然這個傢伙現在肯定還在繼續受著折磨……

一想到這,喬婭內心深處還是條件反射性地認為白義倫那麼做是有原因的……

"婭婭…"正在她沉思之際,白以翰醒了。

"我在!"她一臉欣喜的看著清醒過來的白以翰,這是血液透析治療以來她第一次見他意識這麼清醒,他們的努力果然沒有白費。

"你昨天怎麼不在這?"白以翰略有點吃力的想坐起來。

"啊?"他昨天就醒來過一次?沒人告訴她啊!

"昨天下午我醒來,房間裡一個人也沒有,我就又睡過去了……"在喬婭的幫助下他終於坐直了身子。

"因為你的情況已經好了很多,所以監護也沒那麼密了,剛好我昨天去忙公司的事情…"

她有點抱歉地想繼續解釋,卻被他溫柔的打斷:"沒事,就想醒來第一眼就見到你…"

他拉過她冰冷的手,仔仔細細地捂在他溫暖的大掌裡,"手怎麼這麼冷,要多穿點。你呀,一忙工作就忘了照顧好自己。"他溫柔的責備著,滿眼都是掩飾不住對她的心疼。以後他離開了,她要還是這樣不愛惜自己,叫他怎麼放得下心…

看著白以翰對自己一如既往的溫柔和疼惜,她忽然覺得鼻頭一酸。這些天他不停地做透析,她再忙也一直惦記著,有時候甚至胡思亂想到覺得他會不會扔下她就不管了,如果真是那樣,她要怎麼度過沒有他的日子…

眼瞅著晶瑩的淚珠子就要不爭氣地往外滾,她急忙伏在他腿上用以掩飾自己的矯情。

"嗯,我知道照顧自己的。"她伏在他腿上悶著聲音回答完,調整了下自己的情緒,抬頭看著他說:"其實我昨天已經把所有東西都搬到書房了,以後就在家裡辦公,天天陪著你!"她清了清嗓子,覺得自己好沒出息,他醒來明明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不許哭!

"傻瓜…"白以翰笑著微微皺眉,看著她因強忍著淚水而憋紅的眼睛。天天陪著他…他倒是希望真有鬼魂的話,他能天天在她身邊陪伴著就好了……

"你肯定很餓了,我去叫阿姨做好吃的給你。"迅速抹乾眼角情不自禁溢出的眼淚,喬婭轉身就要往外走。

"不,婭婭!"白以翰執著地緊緊的抓住喬婭想要抽離的雙手,"陪我說說話!"他不想也不敢放開她的手,他怕一放開便是永遠了……

喬婭看他跟以前一樣像個孩子般黏人,看來是真的好多了,"好,哪也不去,我們就這麼聊天,有情飲水飽,啥也不吃了! "喬婭打趣到,配合著白以翰耍性子。順勢爬上床和他並肩坐著,靠著他的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他們從相識的第一天聊到以前對彼此的種種誤會,聊到互見家長時的緊張和興奮…聊相識相知,相愛相處相守以來的所有酸甜苦辣……就這樣聊到深夜,聊到凌晨,直到拂曉,天矇矇亮……

"你說咱們一起都這麼久了,怎麼感覺義倫還是對你有偏見。"

"他對我有偏見很正常啦,家庭結構變了不適應很正常。不過沒關係,反正我幾個月都不見他一次的。只要和你在一起,什麼都不是問題!"

"義倫其實心地很善良的,就是脾氣壞,容易衝動,這點是太像我了…"白以翰由衷的說道。

"做生意的人又是做老總的,沒點脾氣哪降得住人。你看我在公司就是脾氣太好,大家都不把我說的話當回事……"

"你有沒有想過去義倫那裏幫幫忙。"白以翰忽然話鋒一轉。

"我?"一想到白義倫對她嗤之以鼻的神情,她趕緊說,"我還是乖乖在我的啟躍呆著好好歷練吧……"

"怎麼,你怕了?!"看來她和義倫的感情真的有待提高。

"跟怕沒關係,主要是覺得本來這家庭結構就夠複雜了,我可不想以後在KN還流傳更多難聽的流言蜚語……"

"婭婭,一個人經商靠的不光是勇,更多的是謀略。尤其是KN現在涉及的範圍已經很廣,拓展疆土之時更多的是需要把內部鞏固好。你性子比較隱忍柔和,和義倫綜合一下,維繫好內部團結。在他發渾的時候偶爾給他潑潑冷水對他絕對是有益無害…"

"老爺子!你嘴裡那個是你兒子嗎?怎麼被你說的那麼沒出息,我這後媽家裡不管他,倒是直接管到公司去了!"喬婭說完自己都覺得好笑,"你重人才也不是這麼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吧!"

"好好好,你願意在啟躍呆著我也不勉強你,不過,還是替我好好留意義倫,他這麼個衝法,怕是要搞出個外強中乾來…"白以翰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他有你的基因,再差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的,對自己的兒子有點信心好不好?"喬婭俏皮的伸出手去撫平他皺起的眉頭,然而她卻不知道她的這番話讓白以翰不自覺陷入愁思……

看白以翰一臉思緒不知道飄去哪裏的樣子,喬婭以為他只是又開啟工作狂模式在想怎麼讓白義倫有長進呢。於是便乖乖得閉了嘴,身子一歪,蜷著身體面向著他躺在他腿上,由得白以翰神遊太空去。

見喬婭安靜的躺在他腿上閉目養神,一副小貓偷得半日閒的樣子讓他情不自禁撫上了她散在床上柔順烏黑的長髮,和她素淨白皙飽滿的額頭:"婭婭,你知道嗎,我昨天做了好長一個夢…"

"你夢見什麼了?"她忽地睜開了眼,一臉好奇地盯著他。

他則低頭在她耳邊說,"我夢見你……"

一陣呢噥後,喬婭的臉刷地一下紅到脖子根,"白以翰!"她騰地坐起來,斜睨著白以翰這個老不正經的傢伙,哪有病人一醒來就這麼調皮的!

"哈哈…我們婭婭好可愛!"白以翰爽朗的笑著再次攔她入懷,但是這次喬婭明顯感覺到他幾乎用盡力氣擁抱著她,像是要把她塞進自己的身體裡…

她也用同樣的力度回抱著他,那力度像是喬婭想通過這種方式傳遞她對他的思念之情。

"婭婭,我愛你!"他閉上眼,任由那男兒淚悄然滾落。

然而耳畔那輕而堅定的告白卻讓喬婭心裡忽然生了一股淡淡哀傷。不知道為什麼,她只覺這場景有些熟悉,並且讓她很不安…

輕輕退出他的懷抱,她執著的眼神把白以翰盯得一陣心虛。"光說不算數,我要你用你的餘生來證明!"她沒有忘記上次他是如何不辭而別!

"婭婭…"她是察覺了嗎……這就是她,那樣聰敏,那樣執著。"我一直以來脾氣就不好,尤其是對親近的人。她忍不了我,也沒有必要忍著我,本來就是我欠她的,我該還…"喬婭見他眼裏有淚光在閃爍,"可是,你呢,我懷疑你,猜忌你…我知道你脾氣犟,讓你傷心糾結難過的時候你都是一個人躲著偷偷哭……"一想到這些,白以翰不免自責。

"那也是我的問題,戀人之間就是要互相分享,我這樣一個人鬧性子很不好!"

"你不怪我?"

"你再不好起來我就算想怪你你要怎麼接受懲罰呢!"她輕巧的捏捏他英挺的鼻子。

享受著她給他小小的懲罰,白以翰還想繼續絮叨,卻被喬婭蠻橫中又帶著溫柔地打斷了,"好了,你一下說這麼多話很累了,快休息,我也去好好想想用什麼方式來懲罰你!"迅速替他掖好被角,親吻了他的額頭她轉身就要離開,彷彿多待一秒都是在給他機會完成任務,然後他就可以像上次一樣拍拍屁股走人!

"婭婭,我…"他只是想跟她好好的告別啊!

她深深的看著他,那眼裡像是有種警告,這次她不會再給他不辭而別的機會,她會時刻守在這,他別想逃!

"好,那我去夢裡找你聊。"見她已經開始不高興,他故意換作一副輕鬆逗趣的樣子,其實心裡有多麼不捨…

見他終於乖乖閉嘴準備休息,她才轉身邊往門口走。

白以翰靜靜地看她一身米白及踝長開衫,白色絲質吊帶背心搭配淺灰色棉質闊腿長褲,深棕色的長髮繾綣在肩頭,垂落在腰間,她的一舉一動輕而柔和卻總能在不經意間透出她骨子裡的堅定。

走到門口,剛要關燈,白以翰又喊住她:"婭婭…"這就要走嗎,她知不知道這一別將再也無法見面…

"嗯?"

聽見他柔聲喚著她的名,她站在門邊輕輕轉身,以為他又要發揮他老頑童本性,卻只聽他說:"生日快樂!"那語氣那樣輕,那樣柔,又那樣遙遠。

生日快樂…這都過去好幾個星期了…

她笑了笑,說道"只要你好好的,我每天都快樂…快睡吧。"

關了燈和門,輕輕靠在門板上,喬婭仿似終於卸下重擔一樣舒了一口氣。

是的,不管有再多艱難險阻,只要他好好的,她就無所畏懼。

床上的白以翰則隨著喬婭把門關上那一刻就開始老淚縱橫。他再三問自己,是不是一定要做這個決定?然而,往事就像洪水般再次吞沒他所有的猶豫,他怎麼也找不到留下來的理由。

對不起,婭婭。如果有來世,我願用一生償還…只是,懇求命運不要再讓他們重演這君生我未生的鬧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