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何必要在一起

第十三章 距離

何必要在一起 周晓以 2166 2016-08-28 17:55:25

    自從簽了離婚協議,白以翰更是下意識的避開喬婭,只要有喬婭在他就故意裝睡,要麼就不說話冷著臉……但是喬婭並沒有因此退縮,還是努力做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照顧著他,他不理她,她就日以繼日的忙工作的事情。  

  "以翰,把湯喝了再睡!"他默默接過湯,不急不緩的喝完。  

  把空碗遞給喬婭的時候,看到她手上都是剛下完廚後被熱油沾到留下的紅點點,不禁微微咬緊了牙關,半晌嘴裡蹦出幾個字:"有保姆就別自己操勞了。"  

  "…嗯…"雖然感覺到他說話間的點到即止,她還是忍不住要多和他攀談幾句,"以翰,冬天了,我想和你回酒莊像從前一樣騎馬喝酒…"  

  "醫生說我不能喝酒。"  

  "那你想幹什麼,我都陪著你…"  

  "你是聽不到我說話嗎!是不是非要我粗暴的對你你才能明白!"  

  "…怎麼了嘛,我們只是簽了一張紙,不是說過不再推開我了嗎……"  

  "對啊!你和我已經沒關係了,那還待在這幹什麼,你走啊!"他暴躁的對她吼著,心裡卻是對喬婭一百萬個抱歉……  

  最近總是這樣,和她說不了幾句話情緒就開始莫名不受控制的激動起來…  

  "你知道我不會走!"喬婭不甘示弱的吼回去,端着空碗转身走出了白以翰房間。  

  "Shit!"拽緊了拳頭砸在床沿上,他惱怒自己從一開始就不該招惹喬婭,明知道她和自己年齡懸殊,現在又因為身體的原因…他已經照顧不了她,卻還讓她這麼難過……  

  把碗放進洗碗池裡,眼淚終於還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淌……  

  她分不清自己是難過還是委屈亦或是感到無助…她知道他是為了讓她有自由而故意推開她,他寧願自己承擔所有的孤單無助也不要讓她有一絲牽絆…  

  可是這對她來說每一分每一秒和他的相處都是珍貴的,他們遇見彼此那麼晚,愛上彼此那麼遲,等到兩心相悅才發現時間不夠用,他卻還要一再把她推開…他以為她是薄情的人麼,因為他病了就放棄,因為他老了,光鮮不再就離開!  

  "人還沒死就哭的這麼淒涼,要真等棺材下地那天沒眼淚流了該多尷尬…"  

  是白義倫!  

  迅速擦乾眼淚,看也不看他一眼就往門外走去,她需要清淨!  

  "你怎麼就這麼討厭我!"在她擦身而過之際,白義倫一把抓住她的左手腕。  

  "討厭你?你認為我會浪費時間去討厭你嗎?"  

  "那你是喜歡我…"他繞有興味的看著她微微紅腫的眼眶,慢慢將她纖細的手往自己唇邊靠攏…  

  "不要臉!"反手甩開他,卻又被他擋在門口。他到底有完沒完!  

  在她掙扎之際忽然聽到從白以翰房間傳來劈哩啪啦砸東西的聲音,隨之就是二樓醫生護士急速下樓的聲音……  

  以翰!他又發作了嗎……是不是因為剛剛自己氣到他……"你走開!"她惱火地衝白義倫吼著!  

  "你去幹什麼,還沒見夠他發狂的樣子嗎?他自尊心那麼強,看到你,他只會更失控!"  

  聽到白義倫這麼說,她忽然如醍醐灌頂,對,他說過不要看到她的,那…那她就不要出現,是不是就是對他最大的幫助…  

  無力地靠著牆上,喬婭抱緊雙臂,無助的聽著白以翰痛苦的喊叫還有房間內此起彼伏東西撞擊破碎的聲音,再也忍不住,她奮力推開擋在門口的白義倫,衝到白以翰房間門口卻被護士攔下來把她往門外推。  

  "喬小姐,白先生狀態非常不穩定,請不要進去。"  

  剛想追問護士白以翰是不是病情有變,便從沒關緊的門縫裡見到白以翰手腳被綁在床上,臉上帶著氧氣罩…  

  她突然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他怎麼了!怎麼這次這麼嚴重的樣子……想問護士,護士卻不讓她鬧,還一股勁兒地把她往門外推。  

  白義倫!他一定知道怎麼回事!  

  "你爸他怎麼了,怎麼會是這個樣子,啊?"明明之前已經有好轉了啊!  

  "他沒事,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只不過不定時地會像瘋了一樣,時而清醒時而迷糊…"  

  "…我們應該怎麼辦…"眼裏噙著淚,轉頭看著白義倫。她無助的樣子竟讓他差點後悔折磨白以翰的念頭。  

  看著她失魂落魄的樣子,白義倫竟一點也沒有開心的感覺,深呼吸一口,默默調整自己的情緒,他繼續說著蝕骨般寒冷的話。  

  "你裝得可真像啊,終於等到老頭子快要死了,感覺怎麼樣?你的離開有充足的理由了嗎?你聽我勸,現在你還年輕,身材皮膚又保養得這麼好,我相信只要你願意,還是會有很多優質男人供你選擇的…"他一副屌兒啷噹的樣子,戲謔般的話音剛落,喬婭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臉上。他紋絲不動,也許是她那一巴掌徹底激怒了他,白義倫的表情在一瞬間變得陰冷殘酷。  

  他一掌推向她的肩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她困在他強壯的胸前和牆壁之間不得動彈。喬婭的後腦勺被撞到牆上,正覺得頭疼,他的左手粗暴的鉗上她線條圓潤的下巴,"看看這張風情萬種的臉,雖然不是傾國傾城,但也足夠把男人迷得七暈八素了,誰能相信你有那麼癡情的一顆心呢……跟著一個老頭,多浪費啊……要不他死了以後你做我的女人吧,我可比他強多了…"  

  "你無恥,他是你爸爸,你怎麼可以這麼對他。"  

  "不,他不是我爸爸,你知道嗎,我是他收養的,本來不跟他姓,不過為了跟他拉進距離,為了哄我媽媽開心,姓氏嘛,一個符號而已,只要我心裡清楚我是誰的兒子便足夠了!"看著她被自己擒在手中隨時就能被他摧毀的樣子,他不禁心中生了幾分得意,任她再強悍也不過是一個女人,太早玩兒壞就沒意思了……  

  趁著他稍有鬆懈,喬婭迅速掙脫他的箝制,路過的護士看著他們剛爭執完的模樣,小心翼翼的對白義倫說:"大少爺,我們剛給白先生打了鎮靜劑,他的情況似乎越來越不好了……"。  

  "打一針不行,那就打兩針,只要他不死就行!"淡淡的撂下這句話,繞過護士就往另一間房走去,並粗暴地關上了門。  

  聽著白義倫說那樣的話,喬婭不由自主的感覺這房子一陣陰森……為什麼白義倫要這樣對以翰,這背後又有什麼秘密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