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离殇Smile

离殇Smile

坠入人间的天使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5-08-28上架
  • 1522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命定的恋人

离殇Smile 坠入人间的天使 5402 2015-08-28 17:19:02

    要不是命运的驱使  

  我和他  

  绝对不会有任何交织  

  天使折了翼  

  才会到地狱  

  初遇  

  深夜,北京某角落的街头到处闪烁着霓虹灯。我和小涵刚K完歌出来。  

  “你有没有爱过我?”  

  这么震撼的话,让我们忍不住循声走近,只为了能见证她的爱情是否存在过。  

  “曾经爱过。”他背对着我们,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听见天籁般的声音,非常悦耳。  

  “那现在呢?”  

  “现在,没了,在那件事之后彻底没了。”男孩N久才开口:“要不是因为那件事,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很幸福!”  

  女孩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她冲上前,抱住他的背:“对不起,我爱你!”  

  “你会成为我生命里最珍贵的回忆!”男孩的声音冷漠得似乎这一切与他毫无关系。  

  “那你可以再爱我一次吗,可以吗?”女孩声音有些颤抖,不停在乞讨自己的爱情。  

  “不可以,回不去了,我们回不去了,我只记得我曾经爱过你。”  

  “不,我会等你。”女孩撕心裂肺地呐喊着。  

  “你还是忘了我吧,找个好男人就嫁了。”  

  男孩转身,走过我身边,他低头那一瞬间,我也慢慢抬起头,大概一分钟,他的眼泪滑落下来,滴在我的脸上。  

  女孩蹲下身,无力地抽泣着,全身颤抖。  

  我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痛。  

  是经历了多大的刻骨铭心,才换来如今的撕心裂肺。  

  楔子  

  次日  

  由于交通堵塞,机场外的小汽车排成长龙,一直延伸到远处。一架超大的客机在跑道上准备起飞。  

  飞机场里面跟外面一样忙碌,许多人在大厅里巡视走动。等候着去台湾的飞机。  

  小涵肩上挎着行李,脸色难看地暴吼一声:“月。”  

  我转身,一头火焰般抢眼的晶莹璀璨的红色头发,神色不禁一怔,目光顺着头发望下去,弯弯的眉毛、一双玻璃珠般闪耀的大眼睛。过路的行人总是会忍不住多看我两眼。  

  “喂!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再看我就灭了你。”我一只脚放在行李箱上面,一只脚踩在一个男子身上。  

  “哇!她好酷哦。”男子抬头看了我一眼。  

  “喂!你有被虐症吗?”真是难以想象,我这么暴力,他居然还那么迷恋我,鼻孔还流血耶,真是够夸张的。  

  “啊!”男子一怔。  

  我一把举起他在头顶,重重地丢向墙角,一声嚎叫:“滚。”  

  行人都惊讶地张大嘴,不敢相信像我这么瘦小的人,能做出这么惊人的举动。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我真是很不爽这些人,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美女当然会比较野蛮一点,因为这是我们的资本。  

  “月,干嘛那么暴力,要是被狗仔队看见,指不定又要出什么新闻。”  

  “啰嗦,我有问你意见吗?”我转动手腕,一副不屑地样子。  

  “还有我干嘛要怕狗仔队?”  

  “你忘了,你现在可是偷跑出来的耶!”  

  为了寻找能让我撕心裂肺的爱情,我瞒着爷爷和两个哥哥,去我梦想的天堂,我相信在那里能有我一辈子的幸福!  

  “你确定你要去台湾吗?”  

  “恩。”  

  “那你去台湾做什么?”  

  “读书啊!”  

  “读,读书?”小涵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你读书?”  

  “怎么,很好笑吗?”  

  “是啊,月要去读书,这真是千古奇闻耶!”小涵以看恐龙史记的模样看着我。  

  “哎哟,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奇怪耶!”从小到大,一看到书,就头痛,这样的谎话,真的还蛮难让人接受的。  

  “其实,我是想去绽放我的爱情啦!”对嘛,这样的话才像我,我本来就想去绽放一下爱情。  

  “绽放爱情?”小涵用力拍打我的脑袋:“喂!我看你一定是发烧了吧!”  

  “干嘛打我头,很痛耶!"  

  “痛,你还知道痛?真是没大脑,绽放爱情为什么一定要去台湾,北京不行吗?”  

  “当然,都说台湾男孩又英俊又体贴又罗曼帝克最重要脾气够冲。”想想心中就充满了期待。  

  “你真这么想被虐?”  

  “我也想知道能跟我抗衡是什么感觉?现在的生活真是太无趣了。”  

  小涵摆出一幅羡慕的眼光:“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好想去哦,我想去看看我的郑元畅,他超帅的。”  

  “我还是喜欢我的贺军翔。”  

  我们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我不好意思地低头,贺军翔用手轻轻地抬起我的脸蛋。  

  小涵、郑元畅背靠着背大概一分钟,两人按捺不住地情绪,转身,小涵垫脚,此刻郑元畅低头,他们的嘴,快要......  

  大厅内响起了提示乘客登机的广播,我们都闭着双眼,厥着嘴,相互亲吻。  

  我们被拉回了思绪,睁眼,被自己恶心的动作吓了一跳,朝着各自的方向不停地咳嗽。  

  男孩推着跟我一样的行李从我们身边走过。  

  “你们的动作还能再恶心一点吗?”  

  是他,昨晚那个我想见证爱情存在过的男孩,他的声音、他的背影都已深深烙印在我心里,他的声音虽然还是那样悦耳,但是态度依旧那样恶劣,真想冲过去赏他两耳光:“喂!臭小子,你刚说什么?”  

  男孩回头,冷冷地睨着我:“恶心,泡沫剧遗留下的后遗症,站着也可以做梦,花痴啊!”  

  我握紧拳头,牙齿吱吱响:“小子,你很狂哦,你敢这样跟本小姐讲话,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就是……”  

  “我管你是谁?总统千金在此我也不怕!”  

  真是气死我了,一股怒气冲上心头:“狂妄自大的家伙!”  

  过路的行人捧着一副花痴脸:“哇!绝色!”  

  小涵眼睛发光:“哇哇!我的白马王子。”  

  我转身,终于对上那张酷似漫画的脸,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我心里嘀咕:“哇哇哇!简直就是贺军翔的翻版嘛!”难怪那个女孩会如此撕心裂肺!!!所有的火气一瞬间消失了。  

  男孩不为所动,冷冷地睨着我:“喂!花痴妹,你的口水快要掉下来了!”  

  “喂!我不是花痴妹,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爱的小月姐!”  

  靠!张口闭口就叫我花痴妹,不想活了是不是,我发狂似地朝他腿踢去:“敢跟我作对,死路一条。”  

  男孩一幅痛苦的表情,他努力为自己掩饰,狂吼一声:“恶~~~~女!!!”  

  旁边的路人有种冷飕飕的感觉!!!  

  飞机VIP室内  

  空姐推着点心走过来:“请问小姐需要什么饮料?”  

  我躺在沙发上,帽子遮住了脸,摆手间打翻了饮料,正巧饮料洒在男孩的身上。  

  男孩起身,毫不客气地吼过来:“喂!小姐,你有没有礼貌?”  

  “小子,你说谁没礼貌?”我摘下帽子,极度不爽。  

  男孩瞪大眼睛,紧锁眉头:“怎么是你?”  

  “对啊!是我,干嘛,呵,想打我?”我淡淡地开口。  

  男孩冷然一笑,傲气中带着不屑:“真是白痴。”  

  白痴,居然敢骂我白痴,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你真行啊!我一脸不爽,一脚朝他胸膛踢去:“你敢骂我,这就是代价!”  

  男孩头上冒烟,紧握拳头,像要杀人似的,他从未遇到这么霸道的人。  

  我挑衅他:“怎么,想打我吗?”  

  男孩的脸由白变青:“恶女,别这么霸道,别以为我不敢。”  

  我耸肩,一脸不屑地样子:“不想死的话,那就来试试吧!”  

  男孩怒气冲天了好一阵子,才淡然开口:“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好不容易可以痛快打一架了,结果太无趣了,胆小鬼!!!  

  几小时后  

  我和男孩同时推着行李箱走出来。  

  一个孕妇推着行李箱,朝机场大门方向走去。陌生男子一路追随,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他抢过行李箱,朝外跑。  

  孕妇大叫:“小偷,有小偷,站住,我的行李箱。”  

  男孩听到声音追了过去。  

  我闻声也追出去:“站住,小偷,不要跑。”  

  我把行李箱轻轻一推,正好砸中男孩的脚。  

  “小偷,看我逮到你了吧!”  

  “喂!我不是小偷!”男孩用力挣扎,他抬头一脸愕然:“你,怎么又是你?”  

  我依然冷淡:“是我,怎么,看你一副眉清目秀的样子,原来是个小偷!”  

  “喂!小姐,我说我不是小偷!”  

  “不是小偷,看你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知道你不是好人。”我完全不理会,就认定他是小偷。  

  “喂!说够了吧!别太过分了。”男孩怒气冲天,开口闭口就说自己是小偷是贼。  

  “有什么不好当,非要做个贼,真是人渣、败类,我今天一定要为民除害,走,跟我走。”我像拎小鸡一样地将他拎走。  

  “喂!我不是小偷。这样很丢脸耶!”  

  警察先生押着真正的小偷向我们走来:“这位小姐你误会了,他的确不是小偷,你看,真正的小偷已经被我们抓到了。”  

  糟糕,原来真的误会他了,怎么办?不可能要我堂堂首富千金跟这穷小子道歉吧!不行,不可以,呃!不过总得说一句吧,我大吼一声“喂!我不是故意的,以后不准去当小偷,听到没?”  

  人群中发出感叹:  

  “这女孩是谁呀?连道歉都这么酷耶!”  

  “你看她那身衣服,一定是富家女。”  

  “不过她还真的蛮酷耶!”  

  “谢谢你的忠告,放心,绝对不会。”男孩顺手拿着身边的行李箱,故意从我身边擦身而过,一切都像电影里面的慢动作。  

  我走出机场大厅。  

  男孩停下脚步:“喂!干嘛跟着我”  

  “没有啊!只是刚巧我也走这条路而已!”  

  男孩用手比划一番:“那麻烦你,离我一尺远,我不想再有误伤。”  

  我在他背后做鬼脸:“切,有什么了不起,误伤,我才误伤咧!一个大男人,干嘛这么小气,我又不是故意的。”  

  一辆出租车停下来。  

  我以灵敏的触觉和动作上去,我得意地做鬼脸:“再见咯!”  

  男孩傲气中带出不屑:“再见,是再也不要见。”他坐上出租车朝不同方向始去。  

  要不是命运的驱使  

  我和他  

  绝对不会有任何交织  

  缘分这种东西说来也很奇妙,无论你走多远,无论你有多不情愿,该相遇的人终究会相遇,不想重逢的人却偏偏被命运捆绑。  

  出租车在行驶中。  

  “小姐,请问你去哪里?”  

  “去你们这里最好的宾馆。”  

  “你是从外地来的吧!来探亲,还是?”司机透过反光镜偷偷地看我。  

  “看什么看?废话那么多。”糟糕,我又露出本色。  

  “女孩子还是温柔一点比较可爱。”  

  这个好色鬼,一看美女就留口水,看着就不爽:“温柔你个头,老头,再废话,小心我灭了你。”  

  司机捂嘴,停下车:“到了,小姐,一共50台币。”  

  我下车拿出一张100的美元:“不用找了。”  

  我碎碎念着:“密码没错啊!怎么会打不开呢?”  

  “密码没错啊!怎么会打不开?”男孩也在家里不停试密码。  

  我和男孩同时回忆起机场那一幕,夸张地同时瞪大眼。  

  “我的包,小偷,糟糕,被掉包了。”  

  我随手拿起旁边的石头,用力敲锁:“王八蛋,竟敢掉我的包,本小姐里面还有很多贵重物品耶!”  

  “喂!明喆,开门,小偷,开门。”  

  明喆此刻正在厨房做饭,听见我在外大吵大闹,于是打开门,不爽地吼道。  

  “喂!你干嘛骂我小偷?”  

  “你难道不是吗?在机场故意帮孕妇抓坏人,其实是想偷我的包,恩,说不定那个孕妇也是你的同伙,目的是想偷我的包。”  

  明喆一副完全无语的表情,从没遇到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张口闭口就是小偷,简直不可理喻。  

  “喂!你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吧!我还说你和孕妇是同伙,想偷我的包吧!”  

  “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听过最好笑的笑话,这恶心又难看的包值得我花时间打它主意,真是笑死人了。”  

  “虽然包不值钱,但是里面的古董却是无价之宝!”  

  我拿出玻璃瓶,四处观望,忍不住感叹一番:“天呐!你这家伙穷得也太厉害了吧!把破旧的玻璃瓶当古董,真是的,没见过大场面的乡巴佬。”  

  “喂!什么破罐子,那可是我的古董耶!”  

  “喂!没礼貌,你的教养到哪里去了,你妈妈没教你不准乱翻别人的东西吗?”  

  父母,在我的记忆力父母是怎样的人,我不知道,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意外死了,我根本来不及:“我就是没教养,我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那又怎样?”  

  ‘砰’一声,我把罐子摔地上。  

  “不要,义父,义父。”明喆捧着骨灰,眼泪不停地流:“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原来罐子里面装的是骨灰,难怪他会这么紧张,糟糕,这下闯祸了。  

  我连道歉的语气也像是在骂人一样。  

  “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  

  “滚。”明喆冰冷的声音,在我听来特别刺耳。  

  “喂!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还这么凶干嘛!”  

  “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明喆用手轻轻捧起骨灰,装进一个小罐子里。  

  我被他用力推出门外。  

  就连老天爷也认为我罪恶滔天吗,突然下起雨,雨水淋湿了我整个身体。  

  明喆目睹这一切,但是他没有理会我,只是用仇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不管你站多久,有多后悔自己的行为,我都不会原谅你。”  

  这小子,未免也太狠了吧,好歹我也是首富高峰的孙女,怎么这样对我,就算我做错了,也不至于无法原谅吧!  

  这次我没有回嘴,虽然比较野蛮,但是基本的礼节还是懂,这次的确是我做错了。  

  夜晚的雨来得更猛烈,我已经被洗礼了好几个小时,有些熬不住了,我的身体慢慢往下沉,往下沉。  

  我终于倒在雨水中。  

  明喆丢下杯子,打开门,跑过来,一把抱起我进屋,不停忙上忙下,整晚守在我身边。  

  已经累到陷入沉睡状态的明喆,脑袋不停摇晃。  

  我起身,想看清楚那张俊俏的脸。  

  明喆此时低头。  

  他的嘴不小心碰到我的嘴上。  

  这,什么情况  

  我,我们接吻了吗  

  天,这可是我的初吻  

  我守护了16年的初吻耶  

  我的心,怎么会砰砰砰砰一直跳,一直跳  

  整个房间似乎也只有我自己的心跳声  

  大概过了N久  

  “你醒了?”明喆被外面的声音扰醒。  

  “退烧了。看你这么瘦,背起却不怎么轻松耶!”他用手背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脸红心跳不正常,这是怎么了,怎么全身发烫。  

  “喂!干嘛人身攻击,我是属于健美型的美女,好不好?”我对着他狂吼,不过这样的口气,才像我的本色嘛!  

  “哈哈,健美型?”明喆这家伙他疯了吗,居然大笑起来。  

  我卷袖子,向他展示自己的肌肉:“是啊,你别看我瘦,我的肌肉跟你们男孩可有得一拼哦!”  

  “吃完这碗粥,就麻烦健美型美女赶快离开这里。”明喆这家伙一点也不可爱,怎么又要敢我走。  

  “喂!你是这样对待病人的吗?”恶女就是恶女,天生的,病刚好一点,又恢复原状。  

  “小姐,你可不可以对人温柔一点。”  

  “臭小子,那可不可以麻烦你收留我一晚,明天一早我就走。”我已经尽量在压制自己的声音。  

  “臭小子?喂!小姐,你这算是求人吗?”  

  “那就麻烦公子收留我一晚。”我不停眨巴眼睛,一副连自己看了都想吐的样子:“这样可以了吗?”  

  “那,就勉强一晚吧!不过明天一早就离开,听到没?”明喆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白痴。”  

  看在他愿意收留我一晚的份上,本小姐就不跟他计较,居然敢骂我。  

  我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是一个很脏很破旧的房子,十来个平方,屋内还有生锈的废铁管等废弃的东西,一脸恶心样:“知道,这么寒酸的地方,我怎么可能住太久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