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夫人,我们歇息吧

第十章 初见肖家人(上)

穿越之夫人,我们歇息吧 樊生 3082 2015-10-15 21:35:10

    师天意在这里住了有三四天了,除了管家偶尔来问问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外,师天意一个肖家人也没有见到。当然,她也没有出去过,所有的事情她都吩咐清荷和碧莲去做。  

  之前碧莲打探到消息,说是皇后心胸狭隘,不忿安宁郡主当年夺走第一才女的称号,命心腹在安宁郡主的饭菜里下迷药,然后纵火烧死安宁郡主。太后听闻安宁郡主命丧皇宫,气的要废掉皇后,后来付太师进宫跪在大殿外整整一夜,才让太后收回懿旨,将皇后送往皇陵,为皇室祈福一年,付太师也因此请辞“告老还乡”。  

  再说肖家,得知肖梦涵被“烧死”在皇宫,全府上下悲伤不已,肖家二夫人,也就是肖梦涵的亲娘在得知消息后,当场“昏厥”过去,醒来后又“心痛不已”,几欲“随女而去”。肖家众位在朝为官者,均抱恙在家,悲伤不已,无法正常工作。  

  皇上体恤肖家二夫人丧女之痛,特封齐苏婉为一品诰命夫人,追封肖梦涵为安宁公主,入皇家玉谍;另赐黄金万两,金银珠宝十车,良田千顷以示安慰。此外,肖家众臣,忠肝义胆,其心可鉴,然天妒英才,安宁公主英年早逝,肖家众人悲伤不已,无心国事,特许肖家一月不上早朝。  

  师天意一边听着碧莲汇报打探回来的消息,一边喝着茶,这场大火,让付太师请辞,在朝堂上,明面上只剩肖家一家独大,怕是日后肖家的行动都要格外小心了,好在没了肖梦涵在皇宫,肖家行得正也就没什么可怕了。  

  “碧莲,清荷回来了,让她过来一趟。”现在肖家没事了,也该为自己打算了,这肖家也是沉得住气,都好几天了,也不见有人来。  

  直到天黑,师天意准备睡了,清荷才回来,看着清荷风尘仆仆的样子,师天意说道:“这段日子辛苦你了,现在我没办法出去,等之后我们安定下来了,我给你放个假,你好好休息一下。”  

  “清荷不觉得辛苦,为小姐做事是我的职责。这几天我在街上转了转,看了几家铺子和院子,等小姐最后做决定。首先是在东街的一家铺子,三层楼高,之前是做饭店的,后面不大,只有一个大厨房,然后就是一个之前老板一家住的院子了。另一处是在西街,两层楼,后面院子挺大,之前是做客栈的。还找了几处院子,有大有小,位置也不同,但是价钱都还算合理,我想还是让小姐做决定。”清荷站在桌前,回答着师天意的话。  

  “东区远比西区繁华,而且铺子又在主道东街上,这么好的位置,老板为什么要把铺子给卖了?西区虽不比东区繁华,但是要比北区、南区强多了,清荷,你有没有问老板为什么要卖铺子?”师天意虽然急着要建立自己的产业,但是也绝对不会要那些有问题的铺子。  

  “小姐放心,我都问清楚了,东街的那家位置虽然好,楼层高,但是相比东街其他的店面,这家铺子算不上大,加之与这家铺子挨着的就是鸿运楼,那是朱穹第一富商商家的产业,店面大小,店内装修,以及菜品上都比我们看上的这家好太多,这生意自然是做不下去了,老板才卖的;至于西区那家,老板是外地的,到京城只是为了赚钱,但是西区比不上东区,生意一直平平,今年在老家的母亲得了重病,这才下定决心决定卖了铺子回乡的。”  

  清荷的回答让师天意很满意,之后要先去看看这铺子再决定要不要。  

  “清荷,眼下我出不去,铺子老板会不会把店铺卖给其他人?”这也是师天意担心的问题,现在情况特殊,不能及时出去,要是其他人也看中这铺子,老板估计不会一直等着自己。  

  “小姐不用担心,我在看铺子事有意无意的透露要买铺子的人跟朝廷大官有关系,老板都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的。”清荷的回答让师天意眼前一亮,这个清荷真是越来越对自己胃口了。  

  “好,我知道了,你奔波了一天,赶紧回去休息吧,院子的情况明天再和我说吧。”看着清荷有些红的眼睛,师天意有些心疼,要是累出病了,之后可就没人帮自己办事了,于是赶紧让清荷下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管家就让云儿带了口信,说是下午府里有贵客上门。听了这话,师天意知道,这是肖家要来人了。  

  上午,清荷向师天意说着自己看上的几处宅子,师天意也无心去听,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那里去了,最后只好打断清荷:“清荷,我想静静,你先下去吧。”  

  就在师天意正焦躁不安时,云儿上前说道:“小姐,有贵客上门,爷爷请您去花厅。”  

  云儿的话,让师天意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深呼吸之后,跟着云儿向花厅走去,这是师天意到这以后,第一次走出这个院子,顺着长廊拐了几道弯后,师天意便看见了一个大厅,管家亲自在门外伺候。见师天意来了,便走上前说道:“小姐快进去吧,客人已经到了。”说完便带着云儿下去了,放眼望去,整个院子就只剩师天意一人了。  

  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师天意抬脚走进花厅。  

  只见三人坐在花厅当中,主位上坐着一位头发灰白的老人,留着一缕小胡子,双眼炯炯有神,这便是肖梦涵的爷爷肖叶海,左手下方坐得笔直的就是大将军肖伯深,右手下方那位儒雅的中年人应该就是这具身体的亲爹肖仲渊了。  

  肖梦涵走到花厅正中央,笔直跪下,朝着三人磕头,行了大礼。其实对于师天意来说,只有在每年回家祭祖的时候才会跪下磕头,来到这个世界后,她是能不跪就不跪的,不过对于面前的这三人,她确是真正愿意磕这个头的。  

  “师天意见过肖丞相,肖将军,肖大人。”  

  “师姑娘不必如此,快快请起。”肖老爷子见师天意行如此大礼,心中感慨万分,当真不是自己的孙女,要是往常孙女见着自己,肯定急急忙忙跑过来,然后甜甜的叫声“爷爷”。  

  肖伯深、肖仲渊看着师天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明明是自己看了许多年的样子,可是浑身散发出来的感觉却又完全不一样。以前的肖梦涵单纯、内向,在外人面前总是怯怯的,可眼前的这个人,虽然看的出来她在紧张,但是仍然谦恭有礼、充满自信。  

  师天意看着眼前的三人,知道他们此时心里有所想,也就不着急,静静地站在一边。  

  肖老爷子看着站在那里的师天意,低调不张扬,却又挺拔不屈。对于师天意,他还是很满意的。等到肖伯深、肖仲渊回过神来之后,肖老爷子开口说道:“师姑娘,你写的那封信我们都已经看过了,还劳烦师姑娘将此事重新跟我们说一遍,毕竟还有许多我们不清楚的地方。”  

  “我叫师天意,来自一个比现在先进许多的世界,那天晚上,我跟往常一样洗漱完后就上床睡觉了,等我一觉醒来后就来到了这里,接受了肖梦涵所有的记忆。其实我也想过就这样以肖梦涵的身份活下去,但是见过太后之后,我决定帮助肖梦涵出宫,个中缘由在信中都告诉你们了。说实话,出宫并不仅仅是为了帮助肖家,我也有我自己的打算。在我原来的那个世界里,人人平等,法律保护着每个人的权利。对于婚姻,我们崇尚自由恋爱,法律保护一夫一妻制。我也在这样的思想熏陶下长大,当得知太后要给肖梦涵指婚后,我决定出宫。我知道,在这里对女人有着许多的不公,不论是婚姻也好,事业也罢。但是我不甘心,若是努力过,挣扎过,失败了,那么我无话可说;但是要我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就屈服,我办不到。我的命运我要握在自己手中,就算是幻想也好,说不定哪天就见鬼了呢。”师天意说完后看着肖家父子的反应,知道自己的这番话给了他们不小的冲击,但是师天意不在乎,反正他们今天过来就知道自己要接受一些原本不敢相信的事情,那就一次性都告诉他们好了,反正长痛不如短痛,那就让冲击来的更猛烈些吧。  

  正如师天意想的那样,她的话给肖家父子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尤其是肖老爷子,若是之前对于师天意只是欣赏满意的话,那么对说了这番话的师天意那就是敬佩不已了。正如师天意所说,这个世界对女人有太多的不公平,但是对于这些不公平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渐渐就无视了,现在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口中听到这些话,让他觉得自己活了这些年像是白活了,同时对于师天意口中的那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相较于老爷子的兴奋,肖仲渊只觉得心更疼了,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绝对说不出这些话来,而后又是苦涩的一笑,早就知道事实了不是吗,为什么还会抱有幻想了,现在该是彻底死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