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夫人,我们歇息吧

第七章 肖家得知真相

穿越之夫人,我们歇息吧 樊生 2194 2015-10-10 16:41:41

    这厢师天意睡得深沉,可是宫外的肖家去世彻夜难眠。  

  清荷联络上宫外的暗卫将口信和包袱带回了肖家。  

  这可是肖梦涵进宫后第一次主动跟肖家联络,以前都是清荷将肖梦涵的消息递给肖家,对此肖梦涵并不知情。将军肖伯深听着暗卫带回的口信,虽有疑惑却也不敢耽误,心想老爷子要是知道有了梦涵的消息肯定很开心,于是抱着没打开的包袱立刻回到了肖府。  

  肖伯深回到肖府正好赶上晚膳时间,肖家老爷子肖叶海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匆忙跑了进来,有些讶异。这些年在军队里磨练,肖伯深早已练就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自己这个当了这么多年大将军的儿子如此的不淡定?  

  肖伯深顾不上老爷子疑惑的眼神,急切地说道:“爹,我有要事要与您和二弟商量。”  

  肖仲渊没想到让大哥这么急忙忙跑回来居然还与自己有关,他还以为是有什么军情要与爹商量呢。肖仲渊和自家老爹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解,心下一惊,看样子是出了大事了,不然自己大哥不会在当值期间这么匆匆忙忙地跑回来。  

  肖老爷子也不耽误,大袖一挥,说道:“我们去书房谈。”  

  转眼间饭桌上只留下一堆女眷,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肖家主母,肖梦涵的奶奶最先反应过来,怕是出了什么肖伯深没法做决定的大事,这才匆匆赶回顾不上晚饭。肖家主母面色不改,笑着张罗着:“他们男人的事情就让他们男人去解决,咱们也不等他们了,用膳吧。”  

  见主母都这样说了,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了,众人这才开始用膳。  

  书房里,老爷子看着自己老大抱着一个灰色的包袱站在一旁,问道:“伯深,到底出什么事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肖伯深把包袱放在说书桌上说道:“爹,二弟,这是梦涵让清荷带回来的包袱,同时还有几句口信。”  

  肖老爷子和肖仲渊一听是肖梦涵送过了的,顿时高兴地不得了。“什么?真是梦涵送回来的?”  

  “是的,清荷还说有几句话要带给我们,说是不管肖家以后遇到什么困难,梦涵绝对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助肖家。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梦涵会带这样的口信出来,这才急忙回来找您和二弟商量。”  

  听了肖伯深的话,肖老爷子跟肖仲渊也是不解。肖仲渊打开桌上的包袱,看着里面装着的东西,脑袋里的疑惑更加大了。包袱里不是别的,正是他们大家从小送给肖梦涵的礼物,这些东西也是肖梦涵最宝贝的东西,小时候大伯亲手刻得玩偶,父亲送的玉佩,娘亲奶奶婶娘们送的各种首饰,还有满月那天老爷子亲手给肖梦涵带上的长命锁。  

  老爷子拿起包袱里的信,打开看了起来。看完信后老爷子脸色大变,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半天缓不过神。  

  肖伯深和肖仲渊赶紧上前:“爹,您没事吧?”  

  老爷子面色苍白,双眼怔怔的看着前方,久久不敢相信。肖伯深和肖仲渊见此赶紧接过老爷子手中的信看了起来。  

  片刻过后,肖伯深大吃一惊,这可能吗?如果这信上说的是真的,那梦涵到底去哪儿了呢?  

  相比较肖伯深的吃惊,肖仲渊心里悲伤大于吃惊。那可是自己捧在心尖长大的女儿呀,怎么会一夜醒来变成其他人,这根本不可能发生事情怎么会落在自己那可怜的孩子身上,小小年纪为了肖家被困宫中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让她碰上这样的事。  

  一时间肖府书房内弥漫着一地哀伤。  

  最先回过神来的还是老爷子,看着面前的两个儿子,一个惊讶的不知所措,一个满脸哀伤,虽然他也心痛,但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先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们说,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  

  肖伯深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先开口道:“爹,这信上说的,都是真的吗?怎么可能一觉醒来就在另外一个身体里呢?”  

  肖仲渊平静下来后,说道:“不行,我要去见梦涵,我要亲眼见到我的女儿。”  

  看着自己的小儿子,肖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仲渊,就算要见梦涵,也要等到她出来再说,我们且相信这个叫做师天意的,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梦涵若是再在宫里待下去那算是永远别想出来了,你们觉得她这个计划怎么样?”  

  除去占用自家孙女身体这一点,肖叶海对师天意还是很欣赏的,这个出宫计划,看似简单,但是必须要做到胆大心细,一步都不能错;而且这个计划若是成功,那么就像信上说的那样,肖家可以暂时摆脱皇室的控制,也给肖家一个喘气的时机。  

  “爹,我现在只想见到我的女儿,其他的您自己做决定吧。”肖仲渊无力地回了自家老爹一句。  

  “伯深,你怎么看?”  

  “爹,我觉得这个计划虽然冒险,但是可行。只怕我们肖家还要配合着演场戏。”肖伯深思索一番后回答道。  

  肖老爷子又将信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说道:“我看这个叫做师天意的出宫之后是不打算和我们联系了,既然这样,她不来见我们,那我们就去见她吧。我这就写封信,伯深,你让人送进宫里去给这个叫做师天意的,就说有许多事情,我希望她能当面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另外你们回去,告诉自己的夫人,就说梦涵要假死出宫,所以该做的戏还是得要做足了,其他人就不要说了,免得人多嘴杂。尤其是老二,千万不要把师天意的事情告诉二媳妇,我怕她受不了,能瞒着就瞒着吧。自从梦涵进宫后,这些年,她也不容易。”  

  “爹,您放心,我有分寸的。”眼下也只能按照老爷子说的去办了。  

  当天夜里,肖府的几位夫人便知道了这一消息,尤其是肖梦涵的娘齐苏婉,得知明天就能见到自己的女儿高兴地一整夜都睡不着。看着妻子那样期待,肖仲渊心里更是苦涩,他该怎么告诉妻子女儿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女儿了呢。当年为了肖家,忍痛将女儿送入宫中,虽然在父母长辈面前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些年齐苏婉夜里独自抹眼泪的次数绝对不少,可是她从不找人倾诉,把所有的思念都咽在肚里。现在他怎么忍心打破妻子的希望呢?  

  今夜,肖仲渊注定彻夜难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