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夫人,我们歇息吧

第四章 夜谈

穿越之夫人,我们歇息吧 樊生 5206 2015-09-03 16:33:10

    回到自己的住所,清荷还没有回来,师天意在脑海中完善着自己的出逃计划。  

  不一会清荷就回来了。“小姐,奴婢回来了。”  

  “我让你打听的消息都打听到了吗?”师天意淡淡的问着。  

  “都打听到了,只不过这皇宫布局图还需要一天的时间。咱们住的地方,离太后的出云殿是最近的,近几年因为太后身体不好,从慈宁宫专门搬到出云殿静养。当年太后搬过来时,皇上特意下旨,任何人不得打扰太后静养,违者以抗旨论处。所以出云殿可以说是宫中最为偏僻最为安静的地方。出云殿背靠逐鹿山,越过宫墙便是逐鹿山的密林。那里人迹罕至,没有人知道那里的地形是怎么样的。”清荷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打听到的东西都告诉了师天意。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师天意看着清荷,明明眼中充满着疑惑,但还是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也不主动询问。清荷的自觉与识趣让师天意很是赞赏,执行力强,不该问的不问,清荷如果能为自己所用,绝对是自己的得力助手。就在师天意想着如何能把清荷变成自己人的时候,清荷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小姐,奴婢还有一件事要禀告。今天奴婢外出打探消息的时候,看见红绣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往皇后住的方向去了。奴婢好奇,便悄悄地跟在红绣身后,看她进了皇后的宫殿。奴婢怕被人发现,不看靠得太近,就在附近候着,不一会就看见红绣从皇后的宫殿里出来,直接回来了。不过表情看上去很是开心。”清荷小心地汇报着自己的发现,生怕师天意怪她多管闲事。  

  将清荷的小心翼翼看在眼里,师天意觉得此时的清荷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师天意对着清荷,微微一笑,轻轻地说道:“你做的很好,这两天你好好盯着红绣,弄清楚皇后到底想干嘛,不过不要让他人发现了。好了,你忙了半天,下去休息吧。”  

  师天意的态度让清荷有些疑惑,刚进宫时,为了肖梦涵的安全,清荷也曾悄悄观察过肖梦涵身边的人,但是被肖梦涵知道后,把清荷呵斥了一顿,清荷虽然觉得委屈,却也只能作罢,从此和碧莲更加小心谨慎。本以为今天向小姐报告自己的发现后又会换来一顿指责,没想到不仅没有被骂,反而被小姐夸奖做得好。小姐的转变让清荷脑中的疑惑更大了。  

  看着清荷的表情就知道这丫头脑袋里在想什么,算了,就今天晚上吧,跟两个丫头把话都说清楚,看看她们的反应吧。  

  “清荷”叫住快要走出门的清荷:“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今天晚上让碧莲守夜,三更时,我在房间等你,你想知道什么到时候我都会告诉你。不过,你来的时候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了,听好了,是任何人,明白了吗?”师天意的一番话让原本就充满疑惑的清荷更加混乱了,看着已经不再理自己,开始独自喝茶的小姐,清荷有些茫然。  

  “是,奴婢知道了。”清荷甩开脑子里的那些让人迷茫的想法,反正晚上就知道了,现在先去盯着红绣吧。理清自己的工作重点后,清荷快步走出了房间。  

  看着清荷远去的背影,越发坚定了师天意要拿下清荷的决心。今天晚上要跟两个丫鬟把话说清楚,要是吓着她们了怎么办?到时候她们会接受自己吗?接受还好,要是不接受怎么办?看来还是得事先做些准备了。  

  想到这,师天意慢慢起身,朝房间的角落里走去,那里放着肖梦涵的一个箱子,里边放着肖梦涵闲来无事炼制的一些药粉,没有什么攻击性,都是强身健体用的。从中挑选两个小瓶握在手中,看来今晚主要要还得靠忽悠了。  

  用过晚膳后,师天意早早地要了热水洗了澡,洗澡时没让碧莲在一旁伺候,明显感觉到了碧莲的疑惑,师天意嘴角微扬,对碧莲说:“今晚你守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无视碧莲的茫然,师天意走到外间,对着清荷眉毛一扬。清荷看着师天意的动作,微微垂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看着清荷给自己的回应,师天意这才缓缓走回里间。  

  晚上,师天意让碧莲早早熄了灯,就这样坐在床上,欣赏着窗外的月亮。  

  “小姐,你……”碧莲欲言又止的样子成功取悦了师天意。  

  “碧莲,我知道你心里有疑问,待会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现在,我等的人还没到,你就陪我坐一会吧。”师天意头也不回的对着碧莲说道。碧莲闻言,只好默默地陪在一旁。  

  不一会,一个敏捷的身影从窗外跳入,吓得碧莲正要大叫,师天意立即上前捂住碧莲的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那是清荷,不要叫,我找你们来是有事要说。”  

  接着月光,看清那人的脸的确是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清荷,碧莲这才放下心来。  

  师天意放开碧莲,自顾自地走到床边坐下,端出早就准备好的茶水,一人倒一杯后对仍然傻站在原地的两个丫鬟说:“别紧张,找你们来是有事要说,之所以用这种方式是为了避开某些人的眼线,接下来我要说的事很重要,你们先过来坐下,喝口水,压压惊。”  

  两个丫鬟对视一眼,彼此在对方眼中都看到了迷惑。清荷率先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碧莲看清荷已经坐下,也跟着坐下,接过师天意递过来的茶水,抿了一口。  

  看着两人都将茶水喝了下去,师天意这才开始向两人坦白。  

  “你们应该都发现我与昨天有些不一样吧”看着两人因震惊而放大的瞳孔,师天意突然觉得很有去。  

  “如果我说,我不是你们的小姐肖梦涵,你们信吗?”  

  师天意话音刚落,清荷的剑就直指师天意的脖子,再往前一点点就将划破师天意的动脉。师天意此时才发现,原来清荷的腰带内藏着一柄软剑,剑刃薄如蝉翼,剑身柔软至极,一般人完全发现不了。  

  “说,你是谁?我家小姐在哪里?”清荷的压制着声音里的愤怒,她想过许多小姐发生变化的原因,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眼前的人不是自家小姐。与清荷不同,碧莲完全被师天意的话给吓住了,从小生活在肖府,学到的都是如何伺候好主子,没有人教过她如何面对眼前的情况,现在的她有些不知所措。  

  两人的反应都在师天意的预料中,轻轻拨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师天意不慌不忙地说:“我之所以用这种方式把你们叫过来,就是要把真相告诉你们,希望你们先听我把话说完,待我说完后,如果你们还是决定杀了我,那么到时候,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师天意的态度让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对视一阵后,清荷慢慢放下自己的剑,算是同意了师天意的提议。  

  师天意看着清荷和碧莲,微微一笑,娓娓道来:“我叫师天意,来自一个与这里完全不同的世界,昨天晚上我向往常一样洗漱完就上床睡觉了,但是,当我一觉醒来之后,我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里,用着肖梦涵身体,并且知道肖梦涵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去,什么时候会回去。我要说道就是这些了。”  

  碧莲和清荷完全被是天意的话给吓到了,久久回不了神。师天意也不急,给她们时间,慢慢消化这个事实。  

  “你说你不知道自己怎么进入小姐身体的,但是你却知道小姐所有的事情?”碧莲首先反应过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迎上碧莲惊恐但坚定的眼神,师天意点点头。此时的碧莲让师天意觉得,眼前的这个女生并不像肖梦涵记忆里那样,虽然心思细腻,但是性格胆小懦弱。这样的碧莲让师天意产生了收服之心。  

  “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呢?”见师天意点头后,清荷紧跟着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碧莲,你从小就伺候在肖梦涵的身边,这个身体上有什么胎记或是印记你应该非常清楚,你们可以检验,看看这个身体到底是不是肖梦涵的。至于记忆,你们可以问我一件只有你们自己和肖梦涵知道的一件事,我若答不出来,那说明我在骗你们,但是如果我答出来了,那就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师天意提出自己的办法,给碧莲和清荷一个验证的机会。  

  碧莲和清荷走到一旁,一阵嘀咕。师天意也不急,坐在位置上喝着茶,等着她们的决定。  

  不一会,两人结束讨论,碧莲走到师天意身旁说道:“姑娘,我们想要验证一下,还望姑娘配合。”  

  本来就是师天意提出的办法,师天意当然配合。“你想怎么验?”  

  “我家小姐七岁那年,曾失足跌落府中水塘中,虽及时救了上来,但是左肩从岸边的尖石上划过,当时血流如注,治愈后,留下了一个疤痕,随着年龄的增长,疤痕渐渐变淡,是以没有人知道,还请姑娘给奴婢看看,让奴婢验证一下。”碧莲的话淡淡的,仿佛透着一丝的紧张。  

  闻言,师天意利落的露出自己的左肩,就这月光,碧莲和清荷看见那如玉般的皮肤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从看见疤痕的那一刻起,碧莲和清荷基本就相信了师天意说的话,但是心中仍有一丝不甘让她们支撑着自己,继续验下去。  

  “请问姑娘,当年小姐入宫前,大将军让我跟着小姐时,是如何跟小姐嘱咐的?”见碧莲仍然有些发愣,清荷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大将军当时对肖梦涵说的是‘梦涵,宫里不像府中这样安全,大家都宠着你,在宫里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要让人抓了把柄。清荷从小接受暗卫训练,身手敏捷不说,办事也够谨慎,在宫里若是遇到困难自己解决不了,就让清荷传个消息出来,暗卫间都有自己的联络方式,你要记得,再大的事有伯父和你父亲给你顶着,没什么好怕的。’清荷,我说的还对吗?”师天意说完这些话,看着清荷眼中的希望一点点的熄灭,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微微叹了一口气,师天意将衣服穿回后,走到窗边,抬头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突然开始羡慕起肖梦涵来,其实她还是很幸运的,有这样两个忠心的丫头跟在身边,一心一意的为她着想。  

  特意将空间留给屋内的两人,此刻,自己还是离得远远的比较好,让她们好好想想吧。  

  师天意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身后传来碧莲的声音:“姑娘,你说,你占了我家小姐的身体,那我家小姐去哪儿呢?”碧莲双眼中充满泪水,直直的望着师天意,就像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碧莲的眼神让师天意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我来了这里,肖梦涵应该进到我身体里去了吧。你们放心,我有一对非常疼爱我的父母,相信他们一定会好好对待你家小姐。我所在的社会,大家都很好,生活很便利,没有主人奴婢之分,也没有谁可以随随便便就要了另一个人的脑袋,相信你家小姐一定会在那里替我活的很开心。”  

  师天意的话碧莲和清荷找到了一丝的安慰,带她们两人都平静下来后,师天意决定看看她们的态度,看她们是否愿意接受她。  

  “现在,我最大的秘密已经告诉你们了,其实这些话,我也可以不说,神不知鬼不觉的顶替肖梦涵,把这个郡主做下去。之所以选择告诉你们,是因为我能感受的到,你们是真心为肖梦涵好的,我相信你们,现在,这个身子的处境十分危险,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摆脱这个皇宫,你们愿意吗?”说完后,师天意十分诚恳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两人对视一眼,不太明白师天意是什么意思?  

  “姑娘,我们不太明白姑娘是什么意思?”  

  “碧莲,你今天跟我去出云殿看望太后,你觉得太后身体怎么样?”没有直接回答她们的问题,却是向碧莲发问。  

  碧莲没想到师天意会突然问她,反应过来后,回想着自己今天在出云殿看到的,摇摇头回答到:“今天太后说话一直都是有气无力的,比以前更甚,而且太后今天一直躺在床榻上,往常太后不管如何虚弱,只要小姐去看望太后,太后都会撑着坐起来,而今天太后却没有。”  

  碧莲的回答让师天意对碧莲更满意了。“没错,太后身子撑不了多久了,我估计也就这两天了。”  

  师天意的话让两人吓了一跳。  

  “姑娘,这些话是大逆不道的,以后千万别说了,免得让有心人听了去。”碧莲脱口而出的话,让师天意的心里有了一丝暖意。  

  “碧莲,不是我危言耸听,今天太后跟我说要给肖梦涵安排一个好的去处,我琢磨着太后这是要给肖梦涵指婚了,你可知道,这婚一旦指了,这肖梦涵就再也摆脱不了皇室的把控了,我们肖府就算是被人紧紧地抓在手中,从此任人拿捏了。”师天意把自己的分析说给两个丫头听,两人瞬间反应过来,不由大吃一惊。  

  “姑娘把这话说与我们两个听,怕是心里已经有了对策,不知姑娘希望我们二人做些什么?”清荷想着白天小姐对自己的吩咐,想来那时姑娘心中就已经有数了。  

  “不错,我现在的确想到了一个方法,可以让肖梦涵出宫,但是,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可是小姐一旦出宫,皇上必定会把矛头指向肖家,到时候整个肖家都会被牵扯进来。”  

  “关于这点,我自有方法,既然我用了肖梦涵的身子,我一定会替她保护好肖家。到时候绝对不会牵连肖家,我想跟你们说的是,这个计划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到时我们出宫之后,皇上必定会派人盯着肖家,所以我是肯定不会回去的,而且我不是真正的肖梦涵,也没办法冒充她,生活在肖家。所以,出宫后我会离开,但是,我真的很欣赏你们,我希望到时候你们能过跟我一起离开,当然,届时如果你们选择离去,我也不会阻拦。”看着两人吃惊的表情,师天意知道,她们需要时间来考虑。  

  “今天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希望你们能好好考虑我说的话,我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你们给我答案。当然,我也不怕你们去找谁告发我的身份,毕竟现在我还顶着肖梦涵的身份,我要是有什么不妥,那可是整个肖家的问题,你们好好想想吧。我要休息了,你们先退下吧。记住,我只接受明天的答案,过时不候。”师天意说完便躺在床上自顾自的休息了,之后便听见她们离开的声音。  

  其实师天意还是很紧张的,如果明天她们给的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那自己要怎么办?虽然刚才最后用肖家给两个丫头施了压,但就算她们不帮自己,自己也不能真的把肖家怎么样。哎呀,真是烦躁。  

  师天意把头蒙在被子里,想把脑袋里的杂念全部甩出去,但一点用也没有,整个晚上师天意都在床上跟自己作斗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