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百变少女创江湖

第六章 结识(求票票、收藏、评论)

百变少女创江湖 black“葬心 2347 2014-08-19 19:44:05

    夕银正懊恼着,却见一青衣男子缓步向她走来,此男子约摸二十几岁,长着一张精致的面庞。现正和善地望着夕银道:“兄台刚才所说,言语是否有些过激了?”

  夕银本想该怎么办?有人给台阶当然要下了,她可不想与群众为敌,毕竟众怒是难犯的、下场是悲惨的。

  便对在场之人微微一笑:“在下刚才心情不好,言语过于激烈,请各位见谅,原谅在下的无礼。”眼望在场之人,诚心道歉。众人便又做回各自的事,客栈中恢复了原样。

  “客官,你的菜来了!”店小二大声叫嚷道。

  “不知兄台是否用过膳?若没用,可否与在下一起用?也好让在下谢谢兄台提醒之恩。”夕银邀请道。

  韩奇风觉得此人甚是有趣,便回答:“好!相遇即是缘分,如此在下便不客气了。在下韩奇风,现年二十三,兄台你呢?”

  想了想,去掉一个字:“紫银,十九,兄台年长我几岁,在下叫你大哥如何?”

  “如何甚好,那在下便称你为二弟。”不知为何非常想和他做朋友,觉得他这人甚是有趣。

  二人动筷

  哇!古代的东西怎么这么难吃?腥味都没去掉呢!夕银心想,吃了一口,便吐了出来。

  喝了一口酒,味道还算行。忘了说夕银她可是千杯不醉,不管在现代还是古代。

  “怎么?不合二弟口味吗?这里的东西虽然不算最好,但也不算差啊!”韩奇风疑惑道,他这二弟的嘴也太刁了。

  “不算差!!!!”敢情古代这古代人吃饭的要求还真低。

  夕银微微一笑:“大哥,你在这等一刻钟,我去去就来。”

  韩奇风见夕银飞快地跑进膳房,不知为何?

  一刻钟后夕银便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两盆菜,正飘着似有若无的诱人香味,令人闻之便想食指大动。

  夕银叫店小二把桌上的菜肴撤了,她烧的端上来,摆放好后。

  笑眯眯地对韩奇风说:“大哥,尝尝看。”等他吃了,才知道什么才算最好的。

  “这。。。。。。这是二弟你做的?”韩奇风惊讶,没想到二弟脾气这么暴躁,竟会烧菜?而且看这卖相似乎还不错。

  不止韩奇风,全客栈的人都在惊讶,长得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竟会烧菜。这反差也太强烈了,简直让人受不了啊。。。。。。

  “嗯,色香味俱全,虽然材料普普通通,但二弟竟能用如此简单的材料烧出如此美味,实在不简单啊!”韩奇风边吃边称赞。

  “那是自然,我是谁啊?若不是这欠缺材料,味道就更好。以后大哥你跟着我,保管能吃香的、喝辣的。”夕银拍拍胸脯保证道,也赶紧狼吞虎咽,韩奇风则哭笑不得。

  夕银可是个贪吃鬼,在现代不知跟多少师傅学过做菜的本领,所以厨艺就不用说了,简直是特级棒,要考照也能拿个特级厨师证。

  “大哥,这里为何有这么多武林中人?”夕银看他们一个个都带着兵器,便猜测地问道。

  “噗!”韩奇风刚喝的一口茶便喷了出来,优美的水花飞溅而落真向夕银逼来,夕银立马用她那绝顶的身法给闪开了。

  但坐在她后面的那人在不知情的状况下非常倒霉地被喷了一身。

  一个壮汉慢慢转过身来,壮汉长得很有特点,脸上的每一个部分几乎都是圆的,圆下巴,圆鼻子,圆眼睛,就连两道眉毛,也是很规矩地往下弯,像是有两个水桶往下吊着他的眉毛。

  壮汉大骂道:“奶奶的是谁?竟敢喷了老子一身。”见对面离他最近的只要两个人,一个白衣男子站立于边,坐在椅子上的青衣男子则趴着在那不停地咳嗽。

  夕银听了这壮汉的话不爽了:“又不是故意的,你凶什么凶?拽什么拽?”

  那壮汉一听,更加火冒三丈,他被喷了一身他们不道歉也就算了,还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破口大骂,他北海屠牛的脸往那搁?还用不用在江湖上混了?今日一定要这小子好看。

  立马从后背抽出一把巨型斧子向夕银横劈而来,却被夕银轻盈地闪了。

  见没劈到罪魁祸首,壮汉更加生气了,攻击也越来越猛烈,夕银只好围着客栈团团转。

  那壮汉边劈边说:“小子,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老子北海屠牛的面子往哪搁?有种别跑,跟老子面对面打一场、”

  夕银边避边说:“你面子想搁想搁哪就搁哪,别放我这就行,我管你屠鸡的屠鸭的还是屠猪的。”

  “哎!我说你一屠夫没事瞎混什么江湖啊?该屠鸡屠鸭去屠去,别在这乱甩斧头了。”

  “要我和你面对面打一场?我又不是傻子,停下来跟个疯子较劲。”难道她现在就不是和疯子较劲吗?

  夕银哪知道北海屠牛其实也算挺有名气的,直觉得他像个杀牛的,便实话实说了。(婷:“小屠你太冤了!”)

  北海屠牛差点没背过气去,这小子到底是哪门哪派的?竟然瞧不起他。

  这也太冤枉夕银了,她可一点都没有瞧不起的意思呢。

  边上的武林人士一听都轰地一声笑了,更有人出声调侃:“你北海屠牛平时对老娘挺凶的,怎么连这么个小白脸都收拾不了啊?”一女子哈哈大笑,显然夕银帮她出了一口气。

  北海屠牛更加气得满脸通红,活像个火面神。这小子的身法复杂、诡异又很轻盈,根本就摸不到他的衣边,更别说是人了。如果是硬碰硬他到不见得会吃亏,可这小子就跟他玩官追贼的游戏,根本奈何不了他。

  韩奇风本想阻止,他一向不喜欢惹事生非,可看到二弟这样,竟不想阻止他,觉得很有趣。反正那北海屠牛也伤不了他,便让他玩玩,心下却奇怪,这二弟的身法真特别,他从未见过此等扑朔迷离的身法。

  如果有二十年惹事楚天煞绝学的人便会吃惊,此身法竟与冷面煞君的身飞轻燕想似,此身法扑朔迷离、复杂诡异,是冷君的绝学之一。

  追逐游戏还在继续,韩奇风悠闲喝着茶,继续看着好戏。

  “那小子是谁?”一个头戴斗笠,全身包裹着黑色长袍,散发着冷冷的霸气的人,语气冰冷地问道,眼睛直直地盯着楼下的白衣人看,似想把他看出一个洞来。

  “属下不知,不过看奇法轻盈,复杂诡异,江湖中竟从未见过如此身法,可能是某些没名气的小派,刚刚历炼的。”一边蒙着纱布的紫衣女子恭敬地答道,此女子虽蒙着面,但观其体态婀娜多姿,眼波媚而娇,定是个绝美的人儿。

  “紫琼、黄吟。”单一寒宇眼睛盯着楼下的白衣男子冷声道。

  “属下遵命!”跟随主子这么多年,心知他想知道白衣男子的来历便消失了。

   --------------------------------------------

   今天一文码好了,后面还有一文!

   后面的会更精彩,大家戳吧!!!

   剧情透露:后面北海屠牛会被咋们的银子给气晕过去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