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百变少女创江湖

第八章 结拜(谢谢露露的打赏)

百变少女创江湖 black“葬心 2023 2014-08-20 16:27:30

    到客房后,夕银就到包袱里拿出师父给她的三颗药丸,拿出一颗给北海屠牛服下。这药丸师父说是朋友赠送的,能医百病。

  韩奇风却奇怪这药丸真的有有用吗?不过看二弟那心痛的模样应该会有用吧!

  一刻钟后,北海屠牛醒过来了。

  夕银马上担心地问:“兄台,你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北海屠牛却又想拿斧砍人,丝毫也不对救命恩人客气。

  韩奇风上前阻止

  :“兄台,刚才你急火攻心,之前又有内伤,情况十分棘手,是我二弟拿药丸就得你。”

  北海屠牛一看是韩风堡的堡主,他说的话自是可信。

  夕银却涨红了脸:“也是我害你这样的,这个责任我该担,所以谁也不欠谁。”

  北海屠牛运气全身,看有什么不适,发现竟畅通无阻,大喜道:“我内伤竟好了,谢谢你小兄弟。”真心谢谢。

  韩奇风更加奇怪了,这药丸的功效竟如此神奇!如此神奇之物,世间也只有医神才能制作出,但那医神性情恶毒、古怪,二弟是怎么得来的呢?

  “二弟,你这神奇的药丸是哪得来的?”

  “是我师父给我的,他说此药不仅能解百病,而且能增强人的内力。共有五颗,师父已用掉两颗,现在只剩下两颗了。”

  北海屠牛却呆了,如此药丸这小子竟拿来救他,先不说他要教训他,且又不是他朋友,就算是朋友,恐怕也极少有人做到。如此贵重药物。。。。。。他何德何能。。。。。。竟。。。。。。。眸子中似有雾气。。。。。。

  现听夕银这么说,韩奇风对他这二弟的师父甚是感兴趣了,如此神物必是医神所以,不知他师父如何得到的?

  “敢问二弟师父是谁?竟能得此神药?”韩奇风问道。

  夕银猛然想到楚天煞骗了她整整五年,没好气道:那老头子啊,我哪知道?根本没什么本事,说不定是偷来的。害我现在只有轻功还勉强可以,其他武功根本不敢拿出来现。”火一下就冒上来了。

  韩奇风见二弟似不高兴,也不再追问,但双眼却盯着夕银包袱里的药丸。

  夕银看韩奇风这样便道:“如果大哥喜欢我可以送你一颗。”

  “二弟,你真的愿意送我,不怕我是贪图你的药丸吗?”韩奇风着实惊讶。

  夕银信任道:“我觉得大哥不是坏人,也不会贪图药丸,可能没见过觉得新奇罢了。不过送你一颗又有不何不可?人在江湖难免会有意外,可以保命,而且我当你是我大哥,我的就是你的。”

  韩奇风大受感动,看他就一个陌生人便知他为人,有这样纯净的二弟实是幸事,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保护他不受伤害。

  “不用送我,反正我在你身边。”韩奇风摆摆手说。

  “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以后小兄弟若有事,我北海屠牛愿赴汤蹈火,再所不辞。”就算是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一定要保你周全。

  夕银一听这还得了:“不用,是我害的你,我们算扯平了。”心中却对他十分赞赏,真是个恩怨分明的汉子。

  韩奇风也露出了赞赏之意,现在如此之人不多。

  北海屠牛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打断了,“如果兄台不嫌弃,我们就结拜吧,这样你我就是兄弟了不分你我,我救你也是理所当然。”夕银笑着提议道。

  北海屠牛觉得这样不错,以后可以就近保护他,开心地答道:“好!我们结拜。”

  韩奇风似是埋怨道:“二弟忘了我吗?”

  “当然不会,本来就是我们三个结拜啊。”夕银望着韩奇风,轻笑道。

  北海屠牛却又犹豫之色。

  “怎么了?难道大哥不愿了?”夕银见北海屠牛如此表情,便问道。

  “不是的,只是韩风堡堡主。。。。。。”

  话没说玩就被夕银打断了,“谁是韩风堡堡主啊?”

  北海屠牛惊讶掉下巴:“你不知韩奇风是韩风堡堡主?”

  夕银顿时明了,可能大哥还挺有名的,北海屠牛怕高攀别人。便没好气地说:“韩风堡堡主难道就不是人了?也是需要朋友兄弟的。”

  韩奇风顿时一振,二弟说中了他的心事,谁都想有兄弟朋友,但却难交到真心对待的朋友,所以他一直对人谦虚和善却又冷淡拒人。

  继抱拳对北海屠牛道:“在下对北海兄的行为非常敬佩,北海兄是一个恩怨分明的铮铮汉子,再下是非常愿意与你结拜的。”

  “我对奇风兄也是久仰大名,佩服至极!能得此兄弟今生无求。”

  “这就对啦,开始结拜了吧!”夕银露出欣慰的笑容催着两人。

  本来结拜是喝血酒的,但夕银说这样太粗俗了,其实是怕疼。

  便说他们应让天地作证,对天地而拜,起誓,如此天地便会保佑他们的。

  二人觉得说得挺对,就照夕银的意思办。三人便吧窗户打开,对窗看天而拜。

  “我屠牛愿与韩奇风、紫银结成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我韩奇风愿与屠牛、紫银结成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我紫银愿与韩奇风、屠牛结成异性兄弟,有好玩同玩、有好吃同吃、有坏人一起捉弄坏人,总之每天都要开心度过。”“不想说同死,怕死啊!想想是她最小,要和他们同死还不亏死。

  屠牛二十八是大哥,韩奇风二十三是二哥,紫银是十九是三弟。

  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夕银就问:“大哥,你这名字太难听了,谁起的?”

  屠牛无奈地说:“是我爹,在大哥一周岁抓揪时,抓了一把斧头,边上刚好有一头木牛,觉得好玩便砍它,结果爹就帮我起这名。”

  “哈!哈!哈!你爹太好笑了,这怎能当真?”古人真是的,抓什么以后就起什么名、学什么事,不知道有没有依据呢?

   --------------------------------------

  这更补昨天欠的那一更,对不起啦!亲们!

  剧情透露:银子下面会有危险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