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铃谣记

第二章 南郡国

铃谣记 我叫陈夏夏 3148 2016-07-21 13:38:54

  “小城呢?我的小城呢?”郑夫人拉着侯爷的衣袖满脸泪痕的喊道。户其琛见夫人那模样赶紧宽慰的说:“别急,小城会没事的,太医还在里面呢。”郑夫人抹着眼泪不由得推开侯爷往房里冲.户其琛赶紧去拦,只是这时的夫人那是随便拦得住的。推开房门,郑夫人望着床上的小人儿,心里就像刀绞般的痛。苍白的脸上的伤口从左眼上方划到右脸上,里衣上布满了细长的血痕,脚趾的磨样已经看不见了,只是大片的凝固的混着泥土的血。郑夫人跑到床边仔细看了看三年未见的侄儿,眼泪不住的直往外涌,伤成着样的侄儿要她怎样看的清。侯爷望着,想拉拉,又无奈的算了。看着夏城着副模样无论是谁,无论是怎样宽慰的话都说不出来。清理脚上的伤时,迷糊不清的夏城还是会颤抖,全身冒着冷汗。这一晚伤夏城总是会被疼醒,会被被吓醒,但每次醒来又会回过去。郑夫人,侯爷看着这一幕幕心里的痛更是千倍百倍。

天刚露白,丁管家推开门唤着侯爷。户其琛出去后,郑夫人也清醒了不少。望着床上的小城又是一个没忍住。门外的张太医来访,郑夫人抹去眼泪轻声应着。

“公子吧?”郑夫人皱着眉头急忙问。“小人看公子的脉象,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伤却要好生养着,特别是脚上的伤,一不小心就会留下后遗症。”“一切都按太医的吩咐。药我会叫雀儿去取,张太医不妨去前堂,管家应该已经布好饭菜,还望太医赏脸。”张太医赶忙跪下“夫人太客气了,这叫小人怎么敢当。”“起来吧,昨晚还多亏了张太医呢?”“雀儿,快带张太医去用饭吧。”张太医见如此盛情恭敬的谢恩去了。

“扶儿,你轻点,别那么拽我的头发。”户铃半个头皮都被扶儿拽下来了,疼的户铃眼泪直流。“谁叫小姐昨日洗头不用桂花油,现在知道疼了吧。”扶儿一边说一遍狠命的梳着户铃的头发。经过一阵鬼哭狼嚎后户铃的头总算梳好。“虽然有些痛,但扶儿你梳头的功夫正不是吹的,真好看。”望着镜中自己那乱蓬蓬的头发最后变成这么漂亮的发髻不由得惊奇一下。“我可是得到雀儿姐姐的真传。”扶儿听到户铃的话心里也是一美。“不对,是你家小姐长得太俊俏了,所以才让发髻显得好看的。”户铃说着说着还扬高了下巴。“小姐,你能不能就当你夸夸我。我跟着雀儿姐姐大半年了,总不能一点长进都没有吧,这样多丢小姐面子啊。”扶儿望着户铃砸吧砸吧大眼睛。户铃拍着扶儿的脸眯笑着眼睛道:“这招对我没用,不过你天天起早贪黑的学习让我很感动,况且你还挨了不少骂。”“小姐,你怎么知道我天天挨骂的,谁告诉你的?”扶儿捂着嘴巴惊恐的说。“都知道了,我听厨娘说的。她们总聚在一起替你打抱不平呢!”“就知道是厨娘。她们总是喜欢拿人打趣。 ”扶儿突然凑近说“不过,我也经常听到她们谈论少爷和小姐呢?”户铃立刻拽着:“她们说什么呢?快告诉我。快点快点!”“还能说什么就是少爷风度翩翩,斯文有礼呗。”“那我呢?”“那我呢?”“至于小姐的,我没听清,想想也是夸小姐的话。”“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和厨娘是一伙的。”“没有,我怎么可能。不可能。”扶儿连忙辩解道。“那你告诉我厨娘说什么了?”“就说小姐太胆大了,谁都不怕,没有大小姐的样子。”扶儿一边说一边头望着户铃的颜色。“你干嘛?你心虚什么?我又没不高兴。反正府里人都宠我,我乐意怎么做就怎么做。”户铃趾高气昂的说着。“你说是不是扶儿?”“小姐,今天一定得去林夫子家。再不去可真出了大事。”这时,两人才慌慌忙忙的收拾东西就往外冲。

“丁叔,我哥呢?”“少爷去了厢房呢!”户铃诧异道:“去厢房干嘛,有客人?”“有,小姐最好还是去林夫子家,免得侯爷生气又要···”没等丁管家把话说完户铃就拉着扶儿王厢房跑,“知道了丁叔。”丁管家望着户铃跑的方向叹着气“哎,不叫知道了嘛?”

“扶儿,我们分头找。”

厢房有很多,大部分都分布的比较乱,有的还有院子。这样找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户铃正后悔刚刚没有向丁叔问清位置的时候。就听见有些嘈杂声,听不清说的什么但应该就在附近。户铃跟着声音绕过长长的走廊,就看见有一个很大的独院,是她以前没见过的。

踏进院子声音就变得清楚了,有叫喊声,哭声,安慰声,还有很多人絮絮叨叨的声音。户铃犹豫了,她从未听过这么凄厉的哭声,是叫着谁的名字。正转身要走时:“是娘的声音。”户铃念叨着,然后一股脑的就往厢房里冲。

到了厢房里,户铃眼睛瞪着老大的,直直望着前面。郑夫人和户奕按着床上发了疯似的夏城许多太医则按着夏城的脚,大声喊道“再这样下去,这脚是要废了。看通知张太医问问有什么方子让公子静下来。”

户铃就呆呆的看着床上的少年,屋里人仍然慌乱着,走进走出。突然,在人群的夹缝中她看到夏城在说些什么,听不见。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布满红丝的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她,被人抓住的手也狠命的往外伸。“帮 帮 我。”户铃模仿着他的口型。“他在叫我帮他。”户铃心里想着,看到床上少年的模样,脚已经快速的往那方向冲了。

到了床前户铃完全不知道干什么,要怎样才能帮到他,她站在那里手足无措,抬眼望着床上的少年,他直直的望着她,像在求她帮忙。户铃完全被他魔怔了,“娘,你们不要再按他了。”说着说着户铃的眼泪也哗啦啦的往外流,声音越来越大,盖过了房里的任何声音。渐渐的房里只剩下户铃的哭声,郑夫人一等人也呆住了。户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好像这么多年都没有哭的这么伤心过。

“小城,小城。快拦住。”夏城趁着他们失神的片刻冲了出去。夏城几乎上直接往前扑的,脚早已经没了知觉,腿也还麻木着,但他还是拼了命的往前冲。

“张太医来了。”

“快,搬到床上,按住了。”

张太医拿出了一包银针,往夏城的身上扎。没过多久夏城也平静下来,只是眼泪不停往下掉,嘴里也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户铃也停下来了,抹着眼泪望着床上,他蹲下来侧着耳朵想听清他在说什么。

“阿陟,阿陟。”这句很清楚,屋里的人差不多都听见了。“夏城,阿陟不在了,现在在你们来的渡口旁的山上。”郑夫人喉咙哽咽着,几次声音都没说出来。“舅母,我想见见他。”夏城的嗓子干哑着,想被什么割开了喉咙发出长长短短的叹气声。“你现在还没好,等过些日子再去,也不迟。”郑夫人压着自己的情绪,顿了顿说:“阿陟,他呀,是不会怪小城的。”夏城没有说什么,将头偏到里侧。

户铃望着母亲和夏城眼泪又哗啦啦的往下掉,郑夫人调整了情绪,擦着户铃脸上的泪说:“你怎么又哭了呢?”户铃抬头望着郑夫人“娘,我难过。”郑夫人又说道“那刚刚呢?刚刚为什么哭?”户铃哽咽着嗓子一脸难过的样子说“刚刚是伤心。”“伤心和难过不是一样吗?”户铃扑倒郑夫人怀里“娘,我好难过。”“好了,好了。你们下去吧。让小城休息下。”“娘,你呢?”“我再坐一会。”“娘,那我也做一会。”户铃小声地跟到。

“娘,你昨夜一晚都没休息。就休息下,正好张太医也有话跟你说,我和铃儿这着呢!”户奕拉着郑夫人往门口走。郑夫人特无奈的走了出去。

户铃和户奕就这样静静的坐着,谁也没说话。除了有时有几个太医把把脉什么的,房里静的吓人。户铃枕着手臂不在桌子上,望着床上的背影心里念叨着“他会不会睡着了,怎么一动也不动呀?应该不会,他受那么多伤,那些太医又笨手笨脚,一定痛的睡不着。还有那个叫阿陟的死了,一定对他打击很大。”想着想着户铃的眼泪又要下来了。她闭着眼睛,以免自己又看到那背影。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等到扶儿叫她时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辰了。户铃睁开眼睛看着床上的少年,还是一样的姿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应该是太累睡着了。户铃跟着扶儿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以免打扰了夏城。

“小姐,你今天到这来怎么不告诉我,害我到处找你。要不是碰到少爷,我还得找。”扶儿委屈道。“我知道了,今天是我疏忽了。我发誓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户铃纳闷着自己怎么睡着了,难道是自己哭的太大声,累着了,还是太难过了。越想户铃就觉得自己太丢脸了,自己没什么还哭得比谁都伤心,脚下的步子迈得也越来越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