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铃谣记

铃谣记

我叫陈夏夏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7-21上架
  • 1186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逃亡

铃谣记 我叫陈夏夏 6206 2016-07-21 13:35:07

    天刚蒙蒙亮混杂着浓烟和细雨,远处的一切变成半透明的。“带主子离开,往南,一直往南。”浑重的声音几度沙哑,又将灰色的披风包裹住怀中的小主人。“将军,一起去吧。”话音刚落,巷中就传来低吼“找,给我找,掘地三尺也给我要找出来。”“来不及了,你先带着公子离开,到第三个村庄找到最近的大河,自然有人接应。”伸出已经麻木的手摸了摸小主子的头。“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主子保护好。”脸上凝固的血垢,脏兮兮的络腮胡子的男人却用最温柔的眼神望着小主子,用最诚恳的语言来拜托别人,这也是他能想到保护好主人的最好方式。跨身上马,随着马蹄声大批的军队也赶来。灰色的披风随着疾风张扬,等到最后影子也消失时,将军才收回目光轻声的说“越远越好,最好再也别进入着是非之地。”  

  将军站在巷口,望着眼前黑压压的军队。“万将军,识相点,告诉我六皇子的下落。我可以让你少受点皮肉之苦。”将军瞟了瞟马上那精明的老头。“刘大人,这么晚了不好好在家呆着,要知道刀剑无眼,特别是我的剑,他可是最讨厌衣冠禽兽。像刘大人这样的千年不遇的衣冠禽兽,他可以定不会放过。”说着就向着马上的人冲去,刘大人惊慌失措连忙从马上滚下来。“逆,逆贼,这可是天子脚下。你可想过后果。”刘大人用颤抖的手指着将军。将军边笑边用剑撇下那老头的手指,“刘大人,不是说了吗,我的剑是最喜欢刘大人的,你这样随便将手乱放,如果就这样没了可怎么办。”“蠢货,还不快拿下这逆贼。”刘大人气得山羊胡乱翘。王将军顺势将刘大人拉过来,,“谁敢乱动我就杀了这狗贼”“救我呀,快呀。”老头在万将军的怀里怀里乱叫,一刻也不安宁。万将军拿起剑削去了那老头的三根手指,喊道“给我安分点。”刘大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指在手起刀落间掉到地上。疼痛和视觉上的冲击让这位养尊处优的大人直接晕了过去。众人见状纷纷退后。万将军快速的拉住缰绳,跨身上马,一阵嘶鸣后,溅起满地的灰尘。出城后就将老头扔进一间医馆内,直往北面跑。追兵看见刘大人后连忙追赶。太阳升起,皇城内一切都如往常,昨晚的腥风血雨都在叫卖声,怒骂声充斥了,吹散了。老人拿着扫帚清理着巷口,他太老了,以至于看不清他扫过的东西,将那些‘多余’的东西倒在后山林中。  

  张陟向南一刻未停,但怀中的小主子的情况并不大好。张陟在城镇中抵掉宝剑,为避人眼目郎中却只能在附近的小山村中找。抓了几服药就连忙赶路。这几天都是风餐露宿,张陟也知主子为受过这种苦,千方百计的想让主子过的舒服点。但小主子也未露过不喜的表情,该吃吃,该喝喝。只是很少说话。眼看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皇城的情况却被封锁,将军也不知是否脱困。这一切太过突然,而他们连敌友都没分清。  

  清早,虽然太阳已经升起,但林中的一切都显得朦胧,昏暗。林中的灌木过于繁密,张陟将小主子放在马上,自己牵着马。晨露浸湿了裤脚,连身上的衣服也被林中的浓雾浸湿。每一步都很艰难,每一分都十分宝贵。张陟只想有快点将小主人送到渡口,追兵已经离自己没有都少路了。现在若被抓到完全没有逃出的可能,只有到南国找援军,只有靠小主子的身份才能保住性命。“阿陟,师傅怎么还没追上我们。”夏城忍了几天还是说出了口。“公子,别急啊,将军也许跟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将军在南国等着我们也说不定。”“南国?为什么去南国。皇子无皇命是不准踏入郡国的,如今父王病重,国相摄政,他可一心要我死。是谁让我进入南国的?”夏城的声音颤抖,声调却一次比一次高,眼睛也直直的盯着张陟。周围静的吓人,张陟知道主子急了,张了张嘴也发不出半点声音。“还有谁知道我们去南国。”夏城调整了情绪,静静的开口道。“万将军。”张陟不敢望主子的脸,只是紧紧拽着缰绳。“我猜······师傅永远都追不上我们了。你说是不是?阿陟。”夏城裹紧了身上的披风,披风挡住了脸声音都显得闷闷的。张陟呆住了,停下,扭头望向主子。夏城从披风中露出浸满红丝的眼睛,又张口到“是不是,嗯?”张陟只觉得喉咙里满是苦涩,嘶哑着也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隔着宽大的披风抱住主子僵硬的身子。  

  穿过林子,已经到了晌午。张陟独自到村子里换了些干粮,等到了主子身边发现他正望着远处出神,张陟轻声唤了声,才将视线收回来。张陟见气氛有些僵就出声缓解,“等到下一村子就安全了,到时候公子就能去接应将军了。”“阿陟,前面有人。”李夏城轻声喊道。“快点上来。”夏城边说边将披风裹住头。张陟连忙拉住缰绳往小道上跑,由于发现的早才躲过追兵。“阿陟,将马卖了吧,我们走路去,走小道。”  

  卖了马,李夏城与张陟换了件衣服,连夜从村中的小道往渡口方向。越往南就觉得越冷清,住户也越来越少。  

  “侯爷,渡口仍未发现六皇子的身影。”穿着布衣草鞋的中年男子轻声说到。“会不会已经被三皇子的人找到了。”侯爷踱着步子。“应该不会皇城中的人现已经调的调,谴的谴。应该还未找到六皇子。”“去守着,放精明点,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回来禀告。”侯爷端起一盏茶,吹散水汽却蒙了眼睛。  

  “夫人,你说小城会不会有事。”“不会的,侯爷也别担心了。”从内阁里走出了个中年女人宽慰道。虽然嘴上这么说道,但心中却十分的担心,小城市舒儿唯一的孩子,舒儿与她并无血缘关系但从小就叫她姐姐,直到嫁入皇宫她才离开她,她也是以王府的长郡主的身份出嫁的。三年前,舒儿患病逝世前抓着她的手,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噙着泪水的眼睛望着哭个不停的小城。如今舒儿去了,只剩下小城了。没能守住妹妹,也得守住这侄儿。  

  郑夫人见一整天都没见到疯丫头的影子急忙问:“侯爷,玲儿可去了林夫子家?”“去了。再不去,我真的得上家法了。”户其琛降低了声调,对以无奈的语气。“都这个时辰了,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又跟着那些小崽子们疯去了吧。”郑夫人皱着眉头,眼睛也四处张望着。  

  “娘,玲儿呢?不会还没回来吧?”户奕拿起个桃子边吃边道。“怎么没看到,今天她不也去了夫、、、子家。”说道着郑夫人愣了愣,赶紧的从太师椅上站起来,直往外走。户奕没搞清状况但也找了魔似的跟着母亲走。“老丁,你带着阿福阿忠去找铃儿。”说完又轻声说“避着点侯爷,找到后从侧门进,我在侧门处的凉亭等你。”“娘,你干嘛呢?怎么还不让爹知道。”户奕将脖子伸着老长,望着丁管家出去。“户奕,你现在去书房等着你爹,若你爹问起我和玲儿,就说张夫人请我们去选料子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晚饭你们就先吃着。记住了吗?”“嗯?”“我问你记住了吗?”“记住了。”“等玲儿回来再跟你算账,要是你爹知道了,娘就说是你叫玲儿去帮你办事的。”郑夫人背着户奕说道。“娘,你怎么这样?我什么都还没弄清楚。”户奕拉着郑夫人的手又嘀咕道“怎么那么偏心。”“凭着玲儿她能出得了林家私塾,还不是你在旁边暗衬着。”“瞒着你爹。”郑夫人温和了语气“就这一次原谅你,下不为例。”  

  天也渐渐黑郑夫人在凉亭也越来越不安、、、、、、、  

  “夫人,找到了。”丁管家气喘吁吁的道。“在哪呢?”郑夫人慌着语气问。“不敢进来在阿福那呢。”丁管家好笑的说。“现在才知道怕,这孩子成天不给人省心。”郑夫人说着步子也越迈越大。到了门外看到灰头土脸的丫头躲在哥哥身后。郑夫人火气冲冲的准备拉户铃,小丫头低着头直往她怀里钻。“娘,我错了。”哽咽的声音不仅让郑夫人的火灭了,还让郑夫人红了眼睛。摸着户铃的脸,郑夫人只说了句“没伤着吧?扶儿呢?”“夫人,扶儿知错了。”户铃身后的小姑娘闻声就往地上跪去,眼泪也流个不停。“算了,都去吃饭。奕儿,你爹可瞒住了?”“没,怎么瞒得住,我刚进门就就问我玲儿去哪疯了。”户奕拉着户铃的手又没头没脑的问“是爹聪明还是哥哥聪明?”“哥哥聪明。”户铃拍马屁道。又避开郑夫人附在户奕的耳边小声道:“你怎想到往脸上摸摸泥,娘就不骂我。”户奕接着户铃前一句话大声吼道:“你不是说我聪明吗?聪明的人都这样”看到户奕嘚瑟户铃也怪嗔道:“那就咱俩一样聪明。”、、、、、、、、、就这样户奕和户铃互相这样拍了一路上的马屁。  

  “扶儿,你说这几天爹和娘忙些什么呢?整天不见人影。”户铃在将头埋在浴桶中时不时吐出两个泡泡。“好像是为了某个皇子,嗯,应该是。”“你怎么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我都不知道。”户铃坐在浴桶大叫。“我听后院的厨娘聊天,谈到的。也只知道这一点点。”“扶儿。”户铃忽然一本正经的叫道。“嗯,小姐。”扶儿也跟着一本正经的答道。“你怎么这么傻,你不会问一下吗?这么笨,这么笨。”户铃舀水就往扶儿身上泼。“小姐,你快停下,等一下慧姐还来肯定又会来骂我们的。”“哼、、、你听着。‘就知道你们两个丫头是想让我累死,不是说洗澡的时候不能瞎玩吗?铃儿,你是小姐你得有小姐的样子,怎么样个野丫头片子一样。还有扶儿你怎么能和小姐一起洗澡呢?你得告诉小姐什么是大家闺秀,什么是小姐该有的样子。’”户铃学着慧娟的语气,还不忘拿个搓澡布学着慧娟擦地。“哈哈哈哈哈哈哈”扶儿捂着肚子,眼角都逼出了泪花。“还没完呢?你笑小声点。快不要笑了,哎,不要笑了、、、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看着扶儿笑的样子户铃一个没忍住,笑的声音最后比扶儿还大。“笑什么呢?笑!还没洗好吗?看水都冷了。”慧娟试了试水温,跟着拎起两人。“扶儿不是说不要跟着小姐洗吗?铃儿你是小姐小姐的样子呢?············。”慧娟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串话,户铃和扶儿你推攘着你你推攘着我,默默的笑着慧娟说的这一串话。“呀!呀!呀呀呀呀!你们不是没有听见我的话。”慧娟大声地嚎道,挽起手袖麻利的将洗澡水倒进木桶中。慧娟弯着腰眯着眼睛说:“我去道洗澡水你们最好在我回来时穿好衣服不然我就告诉夫人和侯爷,知道吗?”户铃和扶儿这才回过神来认真的回了声‘嗯!’  

  夏城和张陟走了几天了,眼看这就要到渡口了,追兵却是越来越多。因为白天躲着追兵,无奈只好在晚上赶路。张陟和夏城原本想从村中穿过,如今连村子驿站都有眼线和军队驻守,这么明目张胆的随意派遣军队让张陟恨得牙痒痒的。现在唯一的路只有翻过村子旁的山,但是没有干粮没有御寒的衣物,还要准备匕首和火把来防御野兽。张陟只有冒险一试了。他找到村子最偏的一户人家,假扮成遇难脱队的商旅换了一些必备的东西。又去了铁匠买了些打猎的工具。趁着天蒙蒙亮就出发了。  

  “哪有商旅经过我们的村子,我们的村子都几十年都没有见过外来的人了,你说是不是官爷?”村夫哈着腰,满脸笑褶的说。旁边的村妇也赶忙的补充“对呀,还要了干粮和衣物呢?我看他就是官爷要找的人。”那官兵对着旁边的侍者嘀咕了两句,有端着官架子说“你们回去吧,事情我也知道了。”那夫妻两人诧异的望了一眼对方,然后那老妈子朝着老头挤眉弄眼的,嘴里也跟着嘀咕了几句。老头会意了,可十分不情愿的说“官爷,我们也是看到官爷贴的告示,你看我和婆娘俩大老远的跑来不说还扔下了地里的活来告诉你消息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也许这还能让官爷你能升官发达呢?我们这粗人也就跟着你沾沾光。”官兵站在高处斜着眼睛张口说:“这不是还没升官吗?要真有那天,自然不会亏待你的。”说着不耐烦的挥手示意退下。那夫妻挪了挪步子也没见怎么动。官兵忽的吼道:“还在呢?你们包庇罪犯,我都没追究了,怎么还舔着脸要赏金。活腻了!”那老妈子一个没忍住:“告示上不是说、、、、、呜呜呜。”话还没说完老头就捂着嘴不让说。老妈子脸涨得通红只有那双眼睛还在瞪着老头,老头也还利索的三下五下的把老妈子拖了下去。  

  “怎么,还不让我说话了,白跑着些路。”老妈子整了整衣服还不忘用老布袖狠命的擦嘴。“还说呢?咱斗得过他。”“怎么了,咱做错啥了?”“哎呦!快别说了,回去了。”老头拽着老妈子走,老妈子虽然也跟着但嘴里少不念叨几句。村子进行着大规模的搜寻,张陟和夏城正往山腰上爬,山并不是太高但是却是非常陡的。慢慢的夏城和张陟就觉得精疲力尽了,山中的路都被灌木挡遮住了,一不小心就会迷路。虽然张陟和夏城已在小心但还是走了不少冤枉路。黄昏时差不多快到山顶了,这让张陟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呆下去,跟别说夏城了。黄昏咬破了落日的唇,溢出好看的红色。夏城靠着一颗粗壮的树,瞳孔中浸满了天空的颜色,张陟看着主子那模样,也跟着痴痴地望着天。这么多年他才发现天空这么美丽,近的那么吓人,闭上眼睛都能感受他的存在。夏城扭头看看张陟那副呆样,不忍笑出了声。张陟也不好意思憨憨的笑着,跟着,他们的笑声大了起来。差不多一个月了,他们连话都没说几句,别说笑了。虽然笑声淡了,但他们眼底的笑意却没有消失。就这样,夜晚来临了,怕有野兽出没,还碍于给火堆添火张陟和夏城一直都在浅睡中,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马上起来。深夜里,火堆发出艳丽颜色和‘啪啪啪’的声音使这样寂静的夜晚有了一丝丝暖意。随着最后的火光淡在晨曦中,夏城和张陟也准备出发。  

  “主子,终于要到了。”张陟咧着嘴笑着说,说完大口的喘着粗气。夏城迎着他的语气重重的‘嗯’了一声。“阿陟,到了南国,你最想干嘛?”“最想啊?我先吃饭后洗澡然后睡觉。”张陟雀跃的说道。愣了几秒钟又拍着脑袋说:“该死,我忘了南国的人是否会一心一意的接纳主子,会不会趁乱邀功。还有王将军的事。”夏城看着气氛僵着,张陟的脸色也变得严肃打趣的说:“南国不是有位郡主吗?我就娶了郡主那不就好了吗。是不是?”阿陟听了这话突的停下,一脸认真的望着夏城说:“主子,你怎么这么聪明呢?还有南国有郡主吗?”夏城吓到了,本来就是打趣的话怎么到他的嘴里还成了谋略了呢?一路上张陟都设想着如何和南侯爷打好关系,还给夏城出了不少他认为聪明绝顶的主意。“阿陟?阿陟!你别说了听我说。”看着张陟兴致高昂,夏城有些不忍但还是说出了口:“我母妃,其实原来是南国的郡主,现在算应该是长郡主了。”“啊?郡主?长郡主?”张陟硬生生的将这话重复了三四遍。“现在懂了吗?我刚刚是打趣的,我不想去南国是怕害了我舅舅。郡国和皇城的关系本就复杂,我在去还不全乱套了。”过了一会儿夏城有道:“你居然不知道我和南国的关系,亏你在我师父身边待了那么多时间。”“我那事除了练武就不管其他事,这叫专心。”张陟心虚的辩解道。  

  刚出了山,夏城和张陟想着如何去渡口呢,就望见远处密密麻麻的军队。夏城裹起披风往回跑,迈开的脚步毫无规律,几次都绊倒在地。害怕,真的害怕。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吗?救不了师父,还害了阿陟。越想夏城就越是害怕,他的脸上身上被荆棘割开一道一道的口子,血和汗水交混着流淌下来,眼前越来越黑,嘈杂的声音越来越静,脚下越来越轻了。夏城像是失去了一切感官和思考,没有路线的逃着,没有考虑,没有犹豫,就算前面是万丈悬崖,他也不甘心在这里被抓住。  

  “主子,你先走吧。”听到张陟的声音夏城害怕的回头,汗水夹着血蒙了他的视线,他看见远处张陟回头对他笑,前面就是如狼似虎的军队。“阿陟,我们一起逃吧,好不好?嗯?你回答啊?我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夏城发白的嘴唇颤抖的连话都说不清了。张陟摇摇头“不行,主子,这样我们都逃不了。”说完张陟就冲向军队,他夺下剑的他像疯了般,没了章法,没了痛觉。只是木讷的喊着一句话“主子,跑。”  

  夏城睁着眼睛望着前面可什么都看不清,分不清谁是阿陟,他只能讷讷的叫着‘阿陟’。张陟的声音传到夏城的耳朵里,他听见阿陟在求他离开。夏城忘了怎样迈开步子,只是连滚带爬的逃着,哭着,喊着,嘴里也说着听不清的语句。  

  不知跑了多久,夏城的脚已经没了知觉,身上的披风被荆棘割的破碎。最后夏城倒下了,他感觉自己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脑子都是阿陟模糊不清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