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仰望星空

第三章:所谓念念不能忘

仰望星空 九绡 4337 2017-03-06 21:37:36

    “哎,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回来的时候,我妈正坐在客厅里打着毛衣,这些年我毕业后,她便清闲了许多,看到我比平时早些会来了,便问了下。  

  “是啊,就看了个病人,所以早些回来。”我朝她笑笑,颇为平淡地道。可我妈是谁?她把我养这么大,也是了解我脾气的。  

  “是工作不顺心吗?你看着有点不开心。”她摘下老花眼镜,把手中的毛线放到一边去,拍了拍身旁的位子,“来,坐这里,和妈说说。”  

  不知怎的,我的眼眶突然有点发热,我的失魂落魄,我妈怎么会看不出呢?我走到她身边坐下,将头挨在她的肩膀上。  

  “妈,你还记得戴嘉望吗?”  

  “哦,那孩子啊?当然记得,他可是这片出了名的混账。”  

  我轻笑了下,他以前就是个混账,“可他现在不混账了,你不知道,他现在可是高高在上的集团的大总裁。”手底下领着的是一群精英,而不是曾经没什么出息的混混小弟了。  

  前些年我妈还是挺要强严厉的人,如今倒变得越发慈祥了,很多事情都能够包容,此刻她也是十分慈爱地摸摸我的头,用过来人的目光凝视着我,“是吗,那他倒是有出息了,也算是对得起他死去的妈了。”  

  “嗯。”但是他过得并不是十分的开心,而且······“他好像不太记得我了,我有些难过。”  

  “傻孩子,他哪里是不记得你了,他以前就爱跟在你身后,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把你丢了,现在啊,现在也一样······”  

  “妈······”你真的什么都知道是吗?你比我还早知道他一直跟在我身后吗?他一直都在我身边是吗?  

  以前的戴嘉望不打架了,最爱做的两件事,一是给我拍照,二是跟着我回家。他其实是一直都记着我的,所以这两件事这十年来从没落下?  

  所以说,我怎么能不爱他?  

  第一次而听到戴嘉望的名字是在我高二的上学期,那时候我正在上晚自习,而我是我们班的班长兼纪律委员,因为我的样子太有震慑力了,所以班主任给了我这么个殊荣。本来作为尖子班的学生,应该是努力地默默学习的,可到底是青春年少,免不了心里有些躁动,那天晚上,坐在我身后的一对女同学就耐不住寂静,悄悄地开了小差,且颇为投入。  

  一个牵起话题道:“哎,你知道吗?我们学校的混世魔王又出幺蛾子了。”  

  另一个颇感兴趣地追问:“那个七班的戴嘉望吗?”  

  “就是他就是他,听说他这次把二中的一个男同学打折了腿,人家父母正咬着他要赔偿呢!”  

  “天啊,他真是一天不打架就身子痒啊,这都第几回了?”  

  “第几回我不知道,重要的是他每次这样闹一闹,我们就有热闹可看了。比如说他上回把他们班的数学老师给捉弄了一番,可好笑了。”  

  “好笑是好笑,可他这样的人啊,以后能有什么出息,也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考上这个学校的。”  

  “你不知道是吧?我听人说啊,他那个妈和我们学校的一领导有关系。”  

  “天啊,真的吗?”  

  “当······”  

  “咳咳。”  

  他以后能有什么出息,现在的她们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妈妈和领导有没有关系,我只知道,她们这样旁若无人的闲聊已经严重影响到其他真心学习的同学,都有人咳嗽上了,我只好发挥我的职能,维持课堂纪律了。  

  “现在是晚自习的时间,请大家保持安静,有什么下课后再说。”  

  那时候的我是个讨人厌的存在,大家在背后都爱管我叫黑脸神,因为我总是整天绷着张脸,无甚表情,而我又不爱与同学们谈笑风生,再加上纪律委员这个容易得罪人的职位,自然而然地没什么人喜欢我了,以前只顾着学习,我并不大管这些复杂的人际关系,现在想想,我这人活得还真是挺失败的。  

  所以,那两个女生听了我的话,在背后撇了撇嘴,纵使心不甘情不愿,也不得不折服在我的淫威之下,虽愤愤不平,却仍是只能忍气吞声。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戴嘉望的名声,一个爱滋事打架的差生,是我深感痛恶的一类人。那时候的我从来没想过我会与这样的人打交道,却不想在将来我不仅会与这样的人打上交道,还关系匪浅。显然,有些道理虽俗,却是有道理的,话说得太早往往会自打脸。  

  我读高中的时候,还没搬家,老城区还没拆迁,我还住在那。那里离学校有一段距离,却也不是很远,我每天都是步行着去上下学。那天中午我放学回家,意外地发现对面空了一年的房子,居然住进了新房客。  

  我看见一个少年,穿着白色短袖和淡色牛仔裤,高高瘦瘦的,搬着大件的东西上下楼梯,我与他擦肩而过,我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汗水的味道。奇怪的是,我那时居然没有任何嫌弃,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是的,好看。那时的我并不知道他就是那个臭名昭彰的戴嘉望,看着他只是单纯地觉得好看。他五官深邃,犹如雕琢,带着混血的味道,很是出众显眼。我上面说过,他只要不开口说话,沉默着,任谁看了都会叹上一句:好俊的孩子啊,拉回去做女婿也是不错的。  

  我妈也被他迷惑,只把他当好孩子,在饭桌上便和我说,“对面来了新人家,也是个单亲家庭,那孩子我看着挺不错的,你可以和他往来往来。”  

  我咬着饭,想着老师布置的作业,便有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也没在意她说了什么,她倒是说得挺起劲的。  

  “听说夫家姓戴,那孩子叫嘉望,倒是个充满期待希望的名字,只可惜年纪轻轻便和你一样没了爸爸。”  

  “嗯嗯。”老师说那道题是去年的高考题,挺难的,可我想了想了,好像没有那么难啊?等等,我好像听到了奇怪的东西!  

  “妈,你刚刚说什么了,我没听清。”我放下咬着的筷子,忍不住问。  

  我妈奇怪地看着我,大概觉得我有些莫名其妙,但也耐心地重复了一遍,“我说他和你一样没了爸爸。”  

  “不是,你说他叫什么?”  

  我妈又看了我一眼,“戴嘉望啊,怎么了,有问题吗?”  

  我一直以为戴嘉望是那种长得流里流气的市井小混混,却万万没想到他竟长得这般干净舒服,让人赏心悦目。如果我不是多年积累而成的面瘫,很有可能是目瞪口呆的。只是对着我妈的疑问,我自然不能说实话,只好连忙否认。  

  “没,只是觉得这真是个好名字。”说完,我掩饰性地扒着碗里的饭,我妈便也不多问了。  

  戴嘉望就是这样闯进了我的生活,触不及防。  

  我心中认为他是极其恶劣的人,便不大看得起他,在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环境下,我常常是能无视便无视他的。而相比我的冷淡,他倒喜欢热脸贴我的冷脸,每次看见我都十分热情地朝我打招呼,当然,他一开口,就毁人设,满嘴的混混口吻,让人恨不得用眼刀子戳他。  

  早上,我像往常那样出门去上学,巧的是他也刚好出门,两眼交接时,我便首先撤开了视线,只作无视他的模样。可我无视他,他便无视我的态度。  

  可能他是觉得这样的我很是新奇,毕竟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以往别人看着他都带着相似的轻蔑与嫌弃,而我视他如无物,没有不喜欢也没有喜欢。  

  他大概觉得我很好玩,便总是主动地凑上来和我搭话,“小美女,早上好啊。”  

  那时候的我,并不是现在的长发及腰,一头秀发甚是乖顺服帖,颇有气质,而是剪着当时流行的学生头,配上我老学究、小老头般的沉闷模样,比不得一般的女孩子活泼有朝气,实在说不上美,不知他是怎样昧着良心说出这样的话的。我只当他是身为混混的油嘴滑舌,对他更觉不喜。  

  我沉默着走着我的路,他却不甘寂寞地在我耳边叨叨:“小美女,你怎么都不说话啊?你不会是个哑巴吧?还有啊,你这一整天都绷着张脸,不累吗?”  

  哑巴?我只是不爱说话罢了,你个话唠。  

  累?怎么会,我从小就这样了。  

  ······ 

  “小美女,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住在对面,还在同一个学校。对了,你是哪个班的,以后找你玩啊。”  

  真不要脸,谁要和你玩。  

  ······  

  “不告诉我?那我就跟着你,总会看到你在哪班。”他突然走在我前面,面向着我,双手抱胸,倒退着走,笑得像只得逞的狐狸。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幻觉了,竟觉得他那笑比天边那初升的太阳还要耀眼,似乎不负他嘉望的名字。  

  他十分的言出必行,真的跟着我到了我的班级,那一刻的他像是吃到了美味的糖果的孩子一样笑得开心,“小美女啊,原来你是二班的,真是厉害,比我厉害多了啊。”  

  厉害不厉害,也和你没关系,也别拿我和你比,还有那小美女三个字,打个商量能别说了吗?小心恶心了我们班的同学。  

  我冷着脸,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无视外面的纷纷扰扰,拿出课本,准备等下的早读。他在我课室外,闹嚷嚷一会,便也识趣地走了,可我班里的同学,却瞬间炸开了锅,一个个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可我是陈念殊,陈念殊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自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只是我这样的沉默,倒给了别人猜测的空间,一时间我成了我们学校的热搜话题。如果不是老师也隐晦地来找我谈话,我真不知道我原来这么出名了,比我第一名的名头还响亮。  

  就这么一次的误会,让我恨不得他快点搬家,离我远远的好。  

  他真是个不得消停的人,才搬来我们小区没多久,便露出他的劣根性,大家都知道了他是拉帮结派的小混混,整天不干正事,欺负弱小,让人厌恶。听那些大妈唠叨,就是因为他名声太臭了,他妈妈才搬的家,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如今就盼着他名声再臭些,好让他快点班第四次家,永不相见的好。  

  可我这愿望注定实现不了,盖因我们小区的住户都十分的善良,念着他们孤儿寡母,总是多一分包容,少一分抱怨,日子便不咸不淡的过着。  

  连我妈这样眼里容不进沙子的人都仅仅在我面前感叹了句:“可怜这天下父母心。”似乎对她自己一开始的看走眼并没感到什么不好意思。  

  也是的,虽然他恶名在外,但也是做过好事的人,有一天,小区里的孤寡老人王婆婆不小心扭到了脚,是他一步一步地把人背回家的,在人们的眼里,他似乎是个良心未泯的善良的孩子。  

  因着这件事,我心中对他的不喜便减了几分,也仅仅是减了几分而已。  

  他活得很是潇洒。  

  那天周末,他骑着一辆银灰色的机车,带着他那帮猪朋狗友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像一阵风一样,还朝我吹了几声口哨。  

  我应该在心里默默地说他一句不要脸才是的,可我不但没有还隐隐的觉得有些羡慕他,羡慕他总是这样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活得张张扬扬,活得我行我素,而我却从来墨守成规,从不知快活为何物。  

  我原本是看不起他的,不喜他的,却不知不觉的渐渐地想要羡慕他,想要靠近他,想要知道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的与众不同。  

  又是一天早上,我与他一同出门,一同下楼,一同去上学,肩并着肩,如同那个时候的每一对青春年少。  

  他这天看起来似乎格外的开心,“我昨天听到你妈喊你名字了,你是叫念殊对不对?哪个念?哪个殊?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叫你念殊了?”  

  我侧眼看了他一下,他俯视着我,既期待又疑惑,我抿了抿唇,启唇道:“陈念殊,陈年旧事的陈,念念不忘的念,特殊的殊。”冷冰冰,却带着谁也察觉不到的一丝温柔。  

  “噢,陈,陈念殊。”他有些呆愣,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大概觉得十分意外吧,毕竟他就没想过我会搭理他。  

  “嗯。”我矜持地点点头,若无其事地走着路,可看着他这呆愣的模样,心底里有一丝丝的窃喜。  

  但他很快地就反应过来了,朝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陈念殊,陈念殊,真是好听的名字。我叫戴嘉望,你应该知道吧?”  

  “嗯。”  

  我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  

  “你好啊,陈念殊。”  

  他似乎真的很开心。  

  “你好啊,戴嘉望。”  

  谁也不知道我们那一刻在想些什么。  

  那是我最念念不忘的日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