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85.危机重重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2112 2015-03-17 00:06:41

    文心柔双手紧紧地护着两个孩子,显然两个孩子被吓得不轻,小卷毛贝贝把脸埋在心柔的怀里,吓得已没有了哭声。

  心柔一时只在安慰女儿,却没有发现儿子宝宝出了问题,只到宝宝嘴里吐出了白沫,心柔感到手上有湿润才发现宝宝情况不对,吓得她抱着宝宝就喊,“儿子,你怎么了,别吓妈妈,呜 呜、、、”心柔边说边哭了起来。

  飞机上的黑衣人看着母子三人不闻不问,由着宝宝吐白沫,心柔伤心痛哭。

  文心柔看到那些人如此冷漠,她把宝宝放到坐椅上让女儿贝贝扶好哥哥,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到一个黑衣人的面前抓着他的衣服吼到:“你们是纪婉玲的人,那你知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是凯恩·霍普的孩子,他们可是纪婉玲的亲孙子,如果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他们的父亲、爵爷的大儿子、纪婉玲最喜欢的儿子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知道吗?你们不怕他来找你们吗?就是有夫人和爵爷为你们说话,可他们是一家人,你们只会是替代品,凯恩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不清楚吗?他的手段我不相信你们不知道,对付你们他可下得去手,要是让他知道了他的儿子是你们害死的,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家人?”

  只见一个黑衣人站起来把文心柔摔到了椅子上,叫文心柔不准再说话,“闭嘴。”

  这时另一个黑衣人把那个摔文心柔的人拉住了,让他不要这样,说:“这个女人说的很对,他们是一家人,我们加在里面可不是什么好事,看夫人的架式一定是与大少爷有关,要不老爵爷也不会说不要伤到人吗?还有老爵爷也是把大少爷骗走才做的这件事,看来爵爷和夫人也是顾虑大少爷的,要不怕大少爷他们可以不做这么多安排不是吗?”

  两人的对话,心柔听得清清楚楚,原来纪赫城被他的父母骗走了,她们母子三人才会被这些黑衣人带走,听他们的话他们还是有些怕的,他们只是拿钱吃饭的人,参与到别人家的事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时,那个明事理的黑衣人向飞机的驾驶室走去,他还转身对那个刚才摔文心柔的黑衣人说:“你看下孩子怎么样了,这孩子必须要先送到医院。”

  很快,黑衣人就返回来,他走到文心柔身边说:“我们先送孩子到医院,但你不准跑、、、”

  文心柔不等对方说完就一口答应了。

  飞机很快就停在了一个医院的草坪上,一个黑衣人抱着宝宝,另一个黑衣人看着文心柔和贝贝。他们从飞机上下来,抱着宝宝的黑衣人跑在前面,他嘴里还不时的喊着:“快!快!孩子需要急救!”心柔抱着女儿紧跟在他们身后,那个刚才摔心柔的黑衣人看到文心柔跑不快,就接过了贝贝,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心柔的胳膊飞快地跑着。

  很快那架飞机就飞走了,谁也没有在意那架飞机,医院的人员早已习惯了这种送病人的方式。

  宝宝被送进了急救室,文心柔抱着女儿坐在急救室外,她想哭却不敢哭,这个时候纪赫城不在身边,他已被他的父母骗走,那其他人也一定会安排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她只能靠她自己。

  文心柔平静了一下心情,她对那两个黑衣人说:“二位先生,谢谢你们救了我儿子,我爱丽丝一定会感谢你们的救命这恩。”

  “你就是爱丽丝,那个设计师?没听说你有孩子啊?”帮心柔抱贝贝的那个黑衣人,也是在飞机上摔文心柔的那位,他很诧异地看着心柔。

  心柔淡淡地说:“这不是什么好事,能不说就不说。”

  黑衣人听后没有再说话,这时就听到医院的工作人员过来要心柔去交费,心柔无助地摇头告诉对方现在她身无分文,心柔转头看着那两个黑衣人,含泪的眼睛里充满了无助。

  那个抱着宝宝跑在前头的黑衣人低头想了想,他看起来很想是那群黑衣人的头,然后他抬头朝另一个黑衣人看了一眼,两人就那么个眼神就已心领神会。

  领头的黑衣人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到文心柔的面前,说:“这是夫人给你的,条件是让你们离开的生活费。”

  文心柔并没有去接那张银行卡,她看着黑衣人不说话。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人尴尬的局面,黑衣人接起电话,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黑衣人收起电话顺手就把那张心柔不要的银行卡也放进了衣服口袋里,他的脸色很难看、很难看,他对另一个黑衣人说:“出事了,飞机刚爆炸了。”

  心柔也听到了,她听后并没有害怕,看来是有人想让他们全部都死。

  心柔本能地说了一句:“那张银行卡不能用。”那两个人同时看向了心柔。

  “的确不能用,看来我们要把你当成人质了。”领头的黑衣人走到心柔身边坐下。

  “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夫人给了你们银行卡说明她并不想我们死,爵爷会听夫人的,而且你们还是他们的人,在身边这么久你们最能了解他们是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人,这件事一定有其他的人在做手脚。”文心柔冷静地说。

  “你当然帮他们说,你不是说这两个孩子是他们的孙子吗,正好我拿这两个孩子找他们算账去。”黑衣人说。

  “不要,我们现在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如果你把孩子抱出去就危险了,现在我们不知道是谁要害我们,现在他们在明我们在暗,不能出去的,这个事情很可能是争对的我与你们无关,如果把我做为人质你们一点胜算也没有,就是有人想让我和孩子去死,你们只会是促成那个想害我和孩子的帮手而已,那个人并不会感谢你们。”心柔耐心地给他们分析。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相互看了看。

  心柔又说:“现在我们很安全,只要不用那张银行卡,我们就不会有事。”

  心柔说完突然脑子里一闪,她想到了一个人,只有那个人是最想让她死的人,她不敢说出来,这两个黑衣人可认识那个人,万一这两个人里有内奸怎么办,心柔越想越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