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81.我心依旧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5396 2015-02-25 00:42:26

    两个宝贝扑在妈妈怀里很是矫情,看到大家都在看着他们,很快就挤出了眼泪,尤其是小卷毛哭的时候还把鼻音拉得长长的,时不时后背还抖上几抖。

  心柔知道这两个小家伙,只要是他们做错了事准会先找个事把自己垫起来让大家都觉得他们委屈,所以大家也就不再提他们做的错事了,看来今天这两个小家伙用的还是这一招,纪赫城见不得孩子哭,上前就把小卷毛抱了起来,抱在怀里小声地哄着,又怕吓着贝贝,只是轻轻地拍着小卷毛的后背让她不要再哭。

  哥哥宝宝看着几年不见的爸比抱着妹妹不抱他,醋意大发,在妈妈怀里也哭出了声,文心柔第一次见到宝宝这样伤心,她记得宝宝遇到事情从来不哭,就是矫情也只是在她的怀里撒娇,今天这是怎么了哭得这样伤心。

  坐在旁边的刘姨看出了原因,她看着纪赫城抱着贝贝轻轻在哄着,贝贝就象个橡皮糖样紧紧地抱着纪赫城尽情地撒娇,惹得哥哥吃醋了,纪赫城可没这情商当然是看不懂这里的奥妙,很想去哄哄儿子可是这女儿也缠着他,他的心里就象猫儿抓一样,急得打转儿。

  其它人不知怎么办好,只好看着这两个宝贝表演。

  心柔拍着宝宝安慰着:"乖,不哭了,你是哥哥好羞人哟!”宝宝听后哭得更伤心。

  刘姨忍不住开口说话了:“凯恩,你把小宝贝给我抱下,你看心柔身体还没恢复,你帮心柔把小哥哥哄下。”说完她把双手伸了也来,让纪赫城把宝贝给她,纪赫城看到刘姨给他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扑在心柔怀里的宝宝,顿时明白了两小屁孩的心事。

  纪赫城把小卷毛递给了刘姨,哄着女儿说:“宝贝,让奶奶抱抱你。”

  纪赫城手上一空就把心柔怀里的宝宝给抱了起来,宝宝从来没有被爸爸这样抱过,今天被爸比抱在怀里的感觉好极了,他抱着纪赫城的脖子从心里冒出一种自豪感来,就势把脸埋在爸比的颈窝撒着娇,看得小卷毛一脸的不高兴,本来不哭的结果又哼哼了起来,看得心柔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两小屁孩子在跟他们的爸爸吃醋,以纪赫城宠孩子的性子今天晚上他一定会累死,两孩子都不会放过他。

  心柔把贝贝从刘姨手中抱了过来,她拉着贝贝的手准备给她换衣服,贝贝一看自己被妈妈抓着不放,爸比抱着哥哥,她“哇”地一声伤心地大哭了起来。

  纪赫城怕文心柔手重伤到孩子,再说两孩子刚才经历的事还在他们幼小的心灵里没有得到慰藉,现在又让他们不开心让纪赫城的眉头皱得高高的,他又不能说心柔,只好走到文心柔身边让她移点位置给他。

  纪赫城看到文心柔给自己挪出的地方够一个人坐下,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了下来,挤得心柔不得不又挪了挪地方,让坐在心柔旁边的刘姨看得直摇头。

  纪赫城把两孩子都抱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手一个,两宝贝也不哭了就在纪赫城的怀里撒娇,时不时两宝贝还用他那昂贵的衣服擦擦鼻涕。而且纪赫城更可爱,他靠在沙发上让两宝贝就爬在他的身上随便他们闹。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纪赫城是个最爱干净的人,尤其是他的衣服从来不曾有过一丝痕迹,他更不喜欢有人靠近他,今天他做的事全是颠覆历史的事,所有贵公子的形象全没有了,还冒出点大男孩的气性出来。

  文心柔从没到过刘姨的儿子家,所以这一屋子里的人除了纪赫城三兄弟、琳娜和刘姨外其他的人她都不认识,她不能说纪赫城,那会让他很没有面子,可是这毕竟不是自己家,哪里能象家里样随便,她用拉推了推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的纪赫城,小声地说:“这可不是在家里。”

  不知道纪赫城听没听见,总之心柔的话一点没起作用,纪赫城动也没动,文心柔看不下去了,准备去拉纪赫城起来,结果刘姨这时说了一句话,纪赫城回的话差点没让文心柔哭出来,“心柔,这地方从小就是他们几个长大的地方,每个人都有一间房给留着,今晚你们都不要走了,就在这住下,两宝贝今晚就跟那两个哥哥一起睡吧!”

  “不可以,我家贝贝还小,可不能让那两小子占便宜,给贝贝单独一间房。”

  “爸比,我不要一个人睡,我要跟妈妈睡。”

  “不可以,你妈咪要跟我///睡。”

  “爸比,我怕,我不要一个人睡。”

  “反正你不能跟妈咪睡,她是我的。”

  “妈咪是我的!”

  “你妈咪是我的!”

  “是我的,坏爸比,我不要你了。”

  小卷毛这时从纪赫城的身上跳了下来,她气呼呼地盯着纪赫城宣示她的所有权。

  纪赫城也不示弱,一把就把坐在他旁边的文心柔拥在怀里看着小卷毛说:“我先认识你们妈咪的,没有我那有你们,不信你问你们妈咪。”

  文心柔听到纪赫城当着所有人的面跟孩子说着少儿不宜的话,脸红到了耳朵根,可那个男人就象没事人样跟孩子说这些就象逗孩子玩样随便,她不好意思地把脸给捂上了,她真想找个洞钻进去,真没脸再见人了。

  这时,宝宝从纪赫城的身上也跳了下来,他走到妹妹小卷毛贝贝的身边,看着纪赫城说:“妹妹说的对,妈咪是我们的,我们先和妈咪在一起的,你是这几天才来的,妈咪不要你,你还天天缠着妈咪。”

  纪赫城没想到两孩子还这么团结,他用手摸了下儿子的小脸,笑着说:“宝贝,妈咪就在这,你们问她,是先有我还是先有你们。”

  纪赫城无节操、无下限淋漓尽致地发挥出他的无脸无皮,听得文心柔都不敢放下双手,两手捂得脸都有些喘不上气来。

  两孩子也是可爱,拉着她捂着脸的手问:“妈咪,是先有我们还是先有爸比。”

  哎!你说这问题问的让文心柔怎么回答,坐在一旁的人高兴坏了,就等着心柔说答案。

  心柔就差哭了!

  这时就听到一个女人哈哈哈、、、大笑的声音,盖住了两孩子的问题。

  两孩子认出来是那个漂亮阿姨在笑,他们跑到刘姨的面前寻求答案,软糯糯的叫着:“奶奶!”

  惹得刘姨抱着两孩子又拍又哄的。

  刘姨的儿媳、纪赫城的表妹伊米实在是憋不住了,她从小跟这三个表哥、二个亲哥长大,那个不是豪门贵公子,每天除了礼仪就是言词的训练,那个不是在各自的领域有一番作为,尤其是她的这个大表哥,在金融界被人称为小股神,没有他玩不转的市场,外界传他惜字如金从来不多话,能跟他对上三句话的人都是人才,没想到今晚让大家看到了纪赫城跟自家孩子争风吃醋的一幕,太、太、太丢人了!

  伊米这一笑,其他人也忍不住了,跟着都大笑了起来,纪赫城就象没事人样放开放在文心柔肩上的手站了起来,他走到水果盘前选了两个苹果,一个拿在手上,一个自己先啃了起来。

  大家都抱着肚子在笑,纪赫城也不理大家,他走到文心柔旁边又坐下,把他手里的那个苹果塞到心柔的手里,嘴里还在吃着苹果,边对心柔说:“先吃个苹果,让他们笑吧,本来我说的就是事实,到时候我们把他们全笑回来。”

  结果,大家听到纪赫城对文心柔说的话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真不知道纪赫城是故意的还是哄文心柔开心,总之纪赫城的表现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听得纪赫年在思考大哥是不是有什么病症。

  “刘姨,我哥这几年在国内有没有受过什么伤?”纪赫年还是开口向刘姨问了句。

  刘姨看着纪赫城知道他是在逗着大家开心,因为文心柔还不认识大家,所以为了文心柔能早些被大家认可他是有意把气氛弄得活跃些,让大家不要为难心柔。

  刘姨听到纪赫年担心的问话,没有回答,只是对纪赫年摇了摇头,并投去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文心柔拿着纪赫城塞给自己的苹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她的脸只有她自己知道有多烫。

  “尝尝这苹果,又甜又脆,来咬一口。”

  纪赫城也不管有没有人、、、、、

  两个小宝贝看到大家都在笑,很聪明地扑向刘姨:“奶奶,爸比骗人,对不对!”

  这时伊米的两个儿子走到贝贝身边,拉着贝贝说:“妹妹,哥哥陪你玩,妈咪是爸比的,妹妹是哥哥的。”

  纪赫城正吃苹果吃得香,听到“妹妹是哥哥的”这句,把嘴里的苹果给喷了出来,他一下子抱起贝贝就叫了起来:“不许教坏妹妹。”

  小贝贝还在生纪赫城的气,看到他抱起了自己,她用小胖手拍着纪赫城的肩说:“放我下来,你跟我抢妈咪,我还没原谅你。”

  纪赫城也不理女儿小卷毛生不生气,抱着女儿哄着:“宝贝,离你那几个哥哥远点,小心他们把你教坏了。”

  小贝贝不理纪赫城,用小手拍着纪赫城让他放自己下来。

  文心柔还红着脸,这屋里的人她大都不认识,只能看向刘姨寻求她的帮助,纪赫城是一点也指望不上他的,他无脸无皮的,文心柔很怕她又会说出些什么少儿不宜的话来。

  刘姨笑看着纪赫城和文心柔,看到文心柔幸福她就打心眼里高兴,只是她没有想到文心柔没有告诉她,她生了一对宝贝,为什么心柔没有对她提起孩子的事,当今天在电话里听出是文心柔的声音时她心里是生气的,生气没有跟她说孩子的事,是怕她向着纪家,怕她帮纪家抢孩子,她很想问问心柔。

  这时,她看到心柔对她投来渴求的目光时她把心里想问的话全吞进了肚里,她想事情都过去了再提一定会让大家都想起伤心的事来,还是不要提的好,大家开心就好不是吗!

  她拉过心柔的手说;"心柔啊,好几年没见了,只是在电话里常联系,你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刘姨没想到当看到文心柔走进来的时候,她的眼睛是发亮的,没想到心柔会变得那样光彩夺目,真的是丑小鸭变成了天鹅,虽然这几年心柔都在幕后帮着刘姨支持L·F公司,可都是心柔用邮件或是电话联系,直到这次纪赫年与琳娜结婚,刘姨才回来见到了文心柔。

  文心柔很低调,从来不抛头露面,更何况她还有两个孩子更是让她做人小心加小心!就是她的时装发布会能不出来她尽量不出来,就是前些天的那次发布会也是在她的老师再三要求下做的钢琴演奏,那是第一次走到台前来结果就让纪赫城碰上了!

  心柔看着刘姨,在心里犹豫着怎么开口,她明白刘姨想问她为什么不告诉她有孩子的事,当年她的身体体质不错,孩子在她肚子里有5个月大时她都还没有任何感觉,只到有一天琳娜发现她的肚子硬硬的鼓出个小球来才让她吓了一跳,她才发现她自己怀孕了,去流掉是不是有些晚了,当看到彩超下是两个宝宝的时候她觉得她是最幸福的人,她不再是孤独的她要做妈妈了,她怕刘姨认为她为纪赫城生孩子是想借孩子进豪门,更怕刘姨会告诉刘管家她有孩子的事,刘管家从来就不相信她不是吗?

  这么多年,文心柔就是因为有了孩子她从来就没有去找过当年刘姨要她去找的那个朋友,她很感谢琳娜的母亲就是当年她在飞机上救的那个胃病发作的人,没想到她不但帮了她和孩子还带她走进了时尚界,原来琳娜的父亲就是时尚教父,让文心柔走了很多捷径!

  还有,刘姨把每年公司的利润都会打给心柔,让她才会那样大手笔的投入设计,所以很多人都在传文心柔一定是被哪位大亨包养,她从来就不缺钱,背地里很多人都说她从来不出来就是怕那些正室收拾她才会故作低调,她从来不做出任何解释,每年的发布会她都会拿出她最满意的作品,名气也就越来越大。

  心柔把那两个还溺在刘姨身边的宝贝拉了过来,招呼他们叫人:“宝贝儿,快叫外婆。”心柔不敢再叫刘姨“妈妈',她怕刘姨会嫌她高攀,这是她进到这个院子后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才知道刘姨媳妇家的地位是何等的高,所以她不敢开口但孩子就不一样了。

  “外婆”两个小奶包很听话地叫着,刘姨顿时明白了心柔的意思,她不是不叫她而是不敢叫她怕自己嫌她高攀,不敢告诉她孩子的事也是怕她以为她是想麻雀变凤凰,越想刘姨越觉得心柔可怜,不知不觉地眼睛模糊了起来。

  宝宝抬头看着刘姨准备去拿纸擦眼泪,他乖巧地跑到桌前把纸巾盒给抱了过来,“外婆,给你。”小手举着纸巾盒递到了刘姨的面前。

  文心柔接过宝宝送过来的纸巾盒,抽出纸来给刘姨擦泪,自己眼圈也有些湿了。

  纪赫城看到两个人都在那里煽情,赶紧走过去把那两宝贝抱到了一边陪他们玩,的确是人精,很会看时机,现在刘姨出面了看来心柔很快就会被大家认可了,再加上刘姨那母爱泛滥,文心柔的日子是更好过了,总之比他出面要好的多,这可是刘姨的地盘。

  刘姨听到心柔让孩子叫她“外婆”,心里一下子就象吃了蜜样,激动地想哭,她没有看错人,心柔的心里还有她这个妈妈。

  “别哭了,妈妈。”心柔轻轻地叫了声刘姨,边轻轻给她擦泪。

  几年了,又听到这声“妈妈”,刘姨一下子就抱住了心柔,“女儿,我的女儿。”

  所有人听这个话都停下了当前的事看向了她们,刘姨什么时候有个女儿?只有纪赫城继续当他的奶爸,陪几个孩子玩着。

  刘姨觉得刚才还有说话的声音,这时却静的可怕,就只听得到她一人的抽泣声,她抬起尖头才发现所大家都在看着她们。

  “抱歉,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那边认的女儿,几年前就来了这边发展,她叫爱丽丝,就是那个设计服装的爱丽丝。”

  “妈妈,那我叫她什么呢?”纪赫城的表妹伊米听说这是婆婆的女儿,很惊讶,早知道是这关系她就不用再去预约爱丽丝了。

  “你问凯恩,她可是你表哥的妻子。”这个消息更是一个重型炸弹,所有人都知道凯恩的妻子是肖雅,怎么又出来了一个爱丽丝,所有人都看向凯恩找他寻求答案,纪赫城也能端着什么也不说,只是低头陪孩子玩。

  刘姨这时也看到了大家的表情,才想起所有人都不知道心柔的事,看来纪赫城并没有对别人说他和心柔的事,那夫人和爵爷就更不知道孩子的事了,看来是她又多嘴了,她看着纪赫城不接话把大家都凉在那里,她反而有些过意不去了。

  “凯恩,我是无意的,我、、、”刘姨一脸的内疚看向纪赫城。

  纪赫城这时走过来拍拍刘姨给她一个安慰的笑,然后他拉起文心柔就抱着她的腰站在他身边,酷酷地说:“本来我是想给我妻子一个惊喜的,现在我只能把这个惊喜提前了,我准备和霍斯一同结婚,妻子就是爱丽丝。”

  “肖雅怎么办,会给家族带灾难的。”伊米想也没想就把心里担心的说了出来。

  “我娶了她家族才会有灾难,她是个冒牌的,我身边的才是个真的。”纪赫城说完不等文心柔注意就轻轻吻了一下那个他早就想咬的小唇了,文心柔躲不过只能被纪赫城又占了便宜。

  这个消息很让大家好奇,都围了过来让纪赫城好好讲讲,纪赫城知道心柔脸皮薄被他刚才一吻脸一准会红得发烫,所以他拉着心柔就往他的房间走,丢给刘姨一句:“刘姨,心柔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先带她去休息下,你说给他们听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