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69.借到东风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2801 2014-12-30 01:59:37

    接下来的日子心柔是在计算着秒过。

  每天睁开眼,顾下上吃饭就在准备一天要做的事情。

  设计图是画完了,经过两人的反复定稿,两天两夜,终于是万里长征走过了一半。

  可后一半是个体力活,就是安照图样做出样品来,那么多衣服要让心柔一个人做,几个月都做不完,现在最多有一个月的时间,这又是一个难题。

  好几天没休息好了,刘姨和心柔都顶着个黑眼圈,又在为眼前的事发起愁来。

  刘姨看到心柔心痛的不行,本不瘦得就同纸片人样,现在又加上个吃不好睡不好。

  “不行,心柔你现在再补个觉,你不能累倒了,我去想办法。”

  刘姨和心柔还住在牧场,还好每天早上有吃得,刘姨为心柔装好了中午和晚上的饭,另外还多加了很多菜,想起那个纸片人的身子她就生气,每天就知道做事饭也不好好吃,今天要是不把我带去的东西吃完,我就不让你心柔做事,刘姨边这么想边在很很地装菜,不知不觉装了很多包,最好只能是提篮换成收纳箱来装菜,好在司机是个好人,每天总是把她们送到后就回牧场了,晚上她们多晚忙完司机总是在车上等着她们。

  在库房里,心柔边查看着布料边在想办法,刘姨坐在沙发上也在帮心柔出主意。

  心柔开口问了句,“妈妈,那些设计师把图交上来没有。”

  “就是这两天交上来,与你这有什么冲突吗?”

  “这些图样定好后,是由设计师他们自己做样品还是由专门的裁缝来做。”

  “设计图定稿后是给打版的,由他们打版后给加工车间加工完成一件样品,然后把样品再给设计师让他们修改,定版后就可以让打版员开始成批打版,成批加工了。”

  心柔听到刘姨讲出公司的流程,在想哪个环节可以利用。

  心柔又问,“加工的人员只是拿着已裁剪好的布料加工成成品,是吗,那他们看不看设计师的图样。”

  “不看的,他们是计件工资,每天要做很多衣服,就是把每天送去的衣服片加工成成品。每天都有人来收集数量。”刘姨把她这些天打听到的所有工作流程都跟心柔讲了一遍。

  心柔吃着饭还在想着,那些样品她一个人可做不了,只有越早发布时装展才能越早占有大市场,需要加工人员的帮助才行啊。

  心柔已无心吃饭,用勺子玩着碗里的菜,很久都没有吃一口,看得刘姨着急,抓过她的碗又去帮心柔加热。

  刘姨生气地说,“心柔,你再不好好吃饭,我可就不帮你了。”

  “好,我吃饭还不行吗,你也多吃点。”

  心柔一哄,刘姨准会笑。心柔嘴上说着,可心里还是在着急又怕刘姨给看出来。

  心柔还是小心地讲起了工作,“妈妈,你帮我想想,要怎样让那些加工人员帮我把衣服加工成成衣,要求是让他们没有任何怀疑,还不能让设计师和打版师知道。”

  刘姨不高兴心柔不专心吃饭,气得她也放下勺子不吃饭,双眼瞪着心柔。

  心柔调皮地看着刘姨笑,端起她的碗准备去喂刘姨,刘姨气得把头转向一边不理她。

  “好好好,我吃饭不不行吗,你不要生气了。我也想出办法了。”心柔对刘姨眨了眨眼睛。

  刘姨就象个孩子,一点都不经逗,心柔一说有主意了,她忙一脸笑着问心柔,“是什么主意,快说,快说。”

  心柔这时候卖起了关子,“吃饭,午休,起来后我告诉你。”

  可能是已有了主意,二人紧张的心一下子松驰了下来,午休睡的很好,等她们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茶点的时间。刘姨拿出一大包零食给心柔,让她边吃边说事。

  心柔告诉刘姨,她可以把那些图样先裁剪好,然后让刘姨拿到加工车间去加工成成品。只是拿去加工的时候要有个充分的理由,要他们做的又快又好,但只能是加工的人知道,其他部门的人尤其是设计部门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一但有个嘴长的人在外面一说我们有几套样版,那就前功尽弃了。

  刘姨没有听明白心柔的意思,对着心柔摇头。

  心柔笑着说,“妈妈,你帮我想想要怎样让加工人员做的又快又好,而且还高兴。”

  “你是说你的那些样品吗,有多少套。”刘姨问到。

  “女装四十套,男装十五套,还有五套情侣装,共有六十套。”心柔放下手里的零食,准备去给刘姨拿力纸看。

  刘姨拉着心柔不让去,“那些我已看了,现在加工人员有三十多人,每人两套分得完吗?”

  “差不多,可以分完。”心柔点头应着。

  给员工加工资、发奖金他们就高兴,可是这些就要领导批不是吗,心柔不好说,只能让刘姨自己去想到这些,刘姨很快就明白心柔的意思了,所以很快就接过话茬,“我在加工车间搞个活动,谁要是又快又好的把活做完我就给她们奖励,打着准备进行大生产前的一次热身比赛标语,这样不就把那些人的积极性给调动起来了。”

  心柔抱着刘姨的胳膊,看着她傻笑,“你太有天赋了,跟你做事就是爽!”

  刘姨看到心柔那个调皮气,一阵喜欢。

  接下来的几天,心柔的任务就是把那些图样儿给裁剪好,刘姨这几天就是到设计部门去收图纸。

  早早就放出了话,这个周末组织设计师和裁剪师去郊游,是对他们这些日子来的奖励,放松放松。而加工部门的人周末就不能休息了,需要参加个技能热身比赛,准备为后面的大量成品做准备,优秀者都有很丰厚的奖金。

  消息一出,各个部门都在高兴,设计师们早就想集体活动了,听说是周末出行,个个都在闲暇时间商量怎么玩了。而加工部门的人听说这次比赛的第一名能得到双倍工资外加一个红包,个个是磨拳搽掌。

  最高兴的还是出主意者,看到大家没有一点怀疑。刘姨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做奖金,边装红包边高兴。

  周六让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后,周日比个好成绩出来。

  可是最忙的是心柔,等到公司没人的时候,她把已裁剪好的衣料放到每个人的工位上,并做好标记,反复检察后才同刘姨离开,不放心半夜会有人到公司,刚走到大门口就拉着刘姨说今晚不打算回去了,刘姨让她放心,告诉她已经安排了所有的保安加班。

  一晚上心柔都没睡好,辗转反撤,带着旁边的人也是天没亮就醒了。

  二人赶到公司的时候,还没有来一个人,有两个打瞌睡的保安看到刘姨到了公司,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刘姨问了句,“昨晚怎样。”

  “一切正常。”听到这样的回答后,刘姨才说了句,“上半夜的留下,你们回去休息吧。”

  所有的人员已经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加工车间的领导看到她们每个的工位上都已放好了裁剪好的衣料很是惊讶,裁剪师不是去休假了吗,这些哪里来的?他看着刘姨又不敢多问。刘姨看出了他们的心事,为了打消他们的怀疑,说道:“这是总部发过来的,你们还记得前几天发过来的大包裹吗,放在那里面的。不能影响正常的生产,所以就用这个办法让员工加个班了。”

  大家听到这个话都觉得这个班加的太值了。两个部门领导听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

  比赛开始,就看到大家熟练地拿起衣料在仔细检查了,心柔就在来回查看,一看谁的功底好,二看谁做的认真仔细,三看每件衣服的细节是否体现出了图纸上的韵味。

  经过每人两轮的比拼,很快就赛出了一、二、三名,最后每人都是拿着一个红包高兴而归。

  心柔把所有的成衣整理好已是晚上,也不知道是太高兴还是累过了,都不知道饿了,一个人看着库房里的成衣在傻笑。

  新的一周开始,刘姨把收上来的设计图又发给了大家,说总部觉得这些设计图缺少东方的气息,需要再改改,其实刘姨已把这些设计图全部扫描后,给了关佩文和李玉芬。

  心柔就在库房反复修改作品,刘姨的工作就是联系广告和模特儿公司准备春节前的新款发布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