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74.你在哪里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2943 2015-01-25 19:10:32

    纪赫城心烦的在外抽烟,他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当听到邓聪说起文心柔时他的心里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那种在心里有一丝挠心的痛让他只能用烟去压住。

  ====================================

  自从知道是自己错怪了文心柔,他才开始用点心去打听她的事情。

  冷风也没有想到文心柔是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当把资料给纪赫城时,他对纪赫城说起文心柔时,语气已经变了。

  纪赫城看到的资料很简单:文心柔,,跟母亲姓文,住在关家别墅,三岁时母亲文秀去世,她的干妈沈玉梅为了照顾她就在关家做了佣人。文心柔多才多艺,在中学获得过多次才艺大奖,大学时作品“梦里水乡”让她为母校捧回了全国大学生服装设计金奖。十五岁开始打工。

  “冷风,就这点内容?这不是你做事的风格。”

  纪赫城看到这份寥寥可数的几个字,觉得冷风是不是有什么事在隐瞒他。

  “冷风,楚光不在,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你一定还知道什么的。”

  冷风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喝着他的茶,其实他在想要如何把那些没有写进去的内容要不要告诉凯恩。

  “冷风.....”

  冷风靠在沙发上,把头向后昂,台头看着天花板。

  “凯恩,肖雅当年与心柔是同学,本来出国留学的那个人应该是心柔,是肖雅找了当时的校长做了交易得到的那个位置,至于那个凤凰项链她是怎么从心柔手上得到的我就不说了,你已查清楚了,心柔只能在国内读的大学,毕业后就进了T.T,但我了解到T.T公司的人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文心柔这个人。后来又去查了一下关佩文一家的资料,发现那个叫关美婷的就是一个吃喝玩乐的小姐,什么也不会,可是对外她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我想.....”

  冷风没有把话再说下去,他知道纪赫城是个聪明人。

  纪赫城的确在听到冷风说到关闰婷只会吃喝玩乐时就猜测到了,一下子就想起那天晚上在关家别墅的晚会上,为什么钢琴表演要放到楼上去,还做了那些缥缈的窗纱。与平时的表演有太多的夸张的不同。

  “你是说她是别人的替身。她可以不做啊!”

  “少爷,饿肚子的时候你有过吗,那是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你没看到那上面写的十五岁开始打工吗?”

  “关佩文不是她父亲吗,为什么要那样对她?”纪赫城看着冷风,找他要答案。

  “不是。”

  “什么?你怎么知道这些的?”纪赫城诧异地朝冷风看去。

  “刘姨说的,有些事你去问刘姨。我想心柔没有离开关家与她的干妈在关家相依为命,可能是在等你去找她们。”冷风把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冷风,你爱上她了。”纪赫城突然来了一句很有醋酸味的话,让冷风看着他直摇头。

  “我把她当妹妹,跟我一样可怜的人。也不知道你对她的伤害.....”

  冷风提到这就想起那天晚上回去时,看到初一叼香肠的情景,忍不住笑了声说:“连初一都看她太瘦,要给她偷香肠。”

  冷风不想再提起已发生的事,再提纪赫城也没有面子,所以很快就转换了话题。

  纪赫城闭着眼在脑海里想着他与文心柔的几次交集,在他的记忆里没有文心柔的样子,从来没有好好看她一眼,一次把她摔在墙上半天没有缓过气来,还有一次就是把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冷风,如果给你从小就定个老婆,你愿不愿意。”纪赫城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找了个共知的理由绕过刚才的话题。

  “哎,你把自己看高了,别人我看不出来,可是心柔,我想你放百个心,她是不会缠着你的,更不会想跟你有什么的。别的女人会来贴你、缠你,看中的是你的地位和身份,可心柔要的你真的给不了。”

  冷风从来没有跟纪赫城这样说这么多话,还是为一个女人。

  =====================================

  冷风的话并没有让他有什么心灵上的触动,可是邓聪的话却让他想起了那天冷风对他说,心柔要的他给不起,心柔不会跟他有任何交集。

  没想到那个邓聪喜欢文心柔,一想到这点纪赫城心里有那么点酸辣味。

  不愧是时尚界的白马王子,邓聪二字就是时尚的代名词。

  模特儿全是邓聪选出来的,哪个不是有名有号的主,今天这场秀全是冲着邓聪来,都想这个钻石光棍多看自己两眼。

  刘姨看到邓聪已讲完了话退到了后台,邓聪准备自己展示最后一套情侣装的男款。

  随后背景音乐响起,一对对模特儿穿上了心柔的作品,踩着猫步走上了T台,整个大厅就看到闪光灯在闪。

  也不知道是因为心里的歉意还是想补偿心柔,这些日子纪赫城都在L·F呆着,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不出来,听冷风说在看点什么资料。

  确定下最后的展秀时间后,纪赫城就叫车间的工人加班加点的赶做成品了,准备在时装秀后的第一天上午,全国的各大商场都能看到这些产品上柜。

  时装秀是纪赫城提出的现场直播,并在最短时间推向市场,占领绝定性的市场地位。让那些想仿的对手连仿的时间都没有,等到有仿货时,他们的新品又推出来了,总是牵着那些人的鼻子。商界才子就是商界才子!

  楚光这些时间就在全国各地的巡查产品准备的情况,纪赫城也给他下了死命令,不得有任何差错,确保所有产品准时上柜,不管有任何代价。

  这次的作品让很多人大开眼界,没想到有男装出现,而且还是休闲西装并不是那种工作上一尘不变的严肃款,更甚的是那些男、女款皮包和配饰,都没有到过内陆。

  坐在台下的人不停地在记下已看好的衣服、皮包款号,忙得接定单的工作人员上WC的时间都没有。

  纪赫城预算过订单量,但没想到今天展出的男款会受到很多时尚界的推宠,引得商界的人也频频下定制单。他也没有想到一、两年前的包款也让很多已有事业基础的女士青睐。

  晚上,展秀结束时,接到的订单已超过了预计的百分之三十,还不包括包款和配饰的定单。

  刘姨看到这些,就想起了心柔,到现在心柔还没有消息,触景生情,她一下子就红了眼睛,眼泪也有些止不住的往个流。

  纪赫城看到刘姨在抽咽的背影,知道她是在想文心柔了,他的心里也有那么的不好受,他拿着纸巾递给刘姨。

  “刘姨,知道她在哪里吗?我去把她接回来。”

  纪赫城觉得这个公司没有文心柔可真不行,他想把这个公司送给她,其实当初建这个公司就是母亲让他送给肖雅的,当年就凭肖雅戴着凤凰项链而认定她就是跟纪赫城从小定下娃娃亲的那个人,母亲知道肖雅是学服装设计,所以就叫儿子办个公司给肖雅好让她有个事做,肖雅没有能力支起这个公司,幕后的一切都是纪赫城和刘管家在做。没相到真正与他纪赫城有娃娃亲的是文心柔,文心柔的能力在今晚是让大家有目共睹,歪打正着这个公司给文心柔可是送对了人,这个公司的名字就是“爱·妻”的英文里各提出来的一个字母,想到这里纪赫城才会对刘姨说出刚才要去找文心柔的话。

  可是刘姨听到耳朵里却是另一层意思,她想今天秀展如此成功,纪赫城可是个精明的商人,找到心柔是不是让她为这个公司卖命,为他那个没有什么本事、目中无人的女朋友做事,刘姨是一百个不愿意。纪赫城刚才说的话她全当没有听到,只是继续低头擦泪。

  自从文心柔离开,刘姨就对刘管家和纪赫城没有了好脸,他们俩人知道自己理亏,也是在很多事上都不与刘姨做什么正面上的冲突。

  这时,邓聪卸完装来找刘姨,看到刘姨在一边擦泪知道她是想文心柔了。

  “刘夫人,你有心柔的地址吗?再过几天我就要到巴黎,我想去看看她。”

  刘姨听出来是邓聪的声音,抬头忙擦去眼角的泪痕,笑着看着他,感谢他为心柔做的事,更感谢他大力助推公司,邓聪只是轻轻一句“只为心柔”让纪赫城听到心里那里个别样滋味在心头,他——错、错、错!

  “邓总监,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心柔在那边的地址,心柔不在巴黎,我一有她的消息就给你电话。”

  刘姨也在找心柔,前些日子忙着秀展的事,现在空了下来就有点想心柔了,她给好朋友打了电话,知道心柔并没有去找她的朋友。

  心柔,你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