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73.珠联璧合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3885 2015-01-19 18:23:19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心柔,我等你等得花儿都谢了,才想起给我打电话,不行,今晚你要请我吃饭,补偿这几天对我的冷漠。”

  刘姨听到的是一个很好听的男中音,她也没有想到心柔会跟霓裳公司的总监认识,听到那个好听的声音让她也好半天没有想到要怎样回话。

  可能是电话那头没有听到声音,接着刘姨又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心柔,你怎么不说话,发什么事了?”

  刘姨在电话这头,知道不说话是不可能了,咽了下轻轻地说:“心柔出国了,可能不会再回来,我是她的妈妈。”

  “妈妈?心柔的妈妈已去世了,你到底是谁!”刘姨听到对方的声音已从男中音变成了男低音。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有时间吗,我们见个面可以吗,正好有些事我想帮心柔做完,听你的意思跟心柔很熟,我想你可以帮我,可以出来见一面吗?”

  刘姨说完,在等着对方说话,她一直把电话紧紧按在耳边生怕错过对方会说什么。

  “下午两点我在凡宇咖啡等你。”对方冷冷的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刘姨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心头也松了口气,要她在电话里说心柔的事真还不知道怎么说,见到人多少好编些。

  ===========================

  刘姨如约来到凡宇咖啡,一进门就拿出手机拔出了那个电话,很快就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同时她看到在窗户边有个大男孩的身影站了起来,刘姨向他走近。

  面对面看清了这个男人的样子,第一眼给刘姨的映象就是个邻家帅气的大男孩样子,没有纪赫城的冷静、果断,两个人没有任何可比性。

  大男孩招呼服务员过来为刘姨点上了一杯她喜欢的南山。

  刘姨看到这个男孩想起心柔觉得两人很相配,两个阳光快乐的人,想着想着心里就为心柔难过起来,她觉得心柔的一切都是因为她,她如果不好胜的话就在家里呆着心柔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越想越伤心,不觉擦起了眼泪。

  对面的大男孩没有任何表情,他一直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刘姨,等刘姨说点什么。

  刘姨把她与心柔如何认识、如何相处、如何做事的情况给说了一遍。

  大男孩看了眼刘姨,没有马上接话,只是端杯喝了一口咖啡。

  刘姨看到对面的男孩不说话,小心地问了句:“你与心柔很熟对吗?”

  “心柔是我的小师妹。你说心柔是因为T.T公司的李玉芬要她去偷L·F公司的图纸被发现而不得不出国?具我了解心柔并不认识什么L·F公司的人,李玉芬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要心柔去做那些事。”大男孩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刘姨听到这个问题,哭得更伤心了。

  “我的丈夫就是L·F公司CEO,没想到我刚认了心柔这个女儿,就被关佩文和李玉芬给利用上了,我为了帮心柔就出面把改过的图给了T.T,没想到L·F公司里面已经有了内奸就把我和心柔的计划会打乱了,心柔受了很大的委屈,我不愿她受伤,就想办法让她出国了。”

  刘姨没有说到纪赫城欺负心柔的事,她更不敢说怕说出来会让事情更难收拾。

  大男孩看了一眼刘姨,然后把头转向窗外看着匆匆而过的行人,说了句:“你有心柔现在的地址吗?”

  “没有,心柔说她安定下来会与我联系的,不过我给心柔准备了一笔钱,生活应该无忧。”刘姨说。

  “那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不会只是想告诉我心柔出国了这么简单吧!”大男孩并没有因为刘姨的身份对她说话客气。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只是在心柔的电脑里看到霓裳公司总监的标注,点开后看到你的电话在上面,所以我就试着给你打了电话。”

  “心柔把我的电话放在电脑里?”

  “你不要误会,是我先去找了霓裳公司,结果不好就跟心柔说了,我也没想到心柔就把这些放到电脑上了。”

  “心柔没有跟你说认识我?”大男孩不可思意的问。

  “心柔太忙了,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工作室,每天我见到她都是我去给她送饭的时候,没有说话的时间。”

  “你说吧,要我做什么。”大男孩有些不耐烦。

  “你贵姓?”刘姨不是问出了口。

  “邓聪。”

  “邓总监,我想请你帮我完成心柔没有做完的事,如果成功我可以为心柔获得公司以后一半的利润,这是公司给她的合约。”刘姨把那天纪赫城签的合约推到邓聪面前。

  邓聪并没有去看那份合约,抬头只是盯着刘姨,眼睛里有的是一份伤心。

  这个小师妹知道他心里喜欢她,可是他做官的父母接受不了心柔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孩子,母亲找过心柔并警告过,所以在后来心柔只会在过节的时候给他一条祝福的短信。

  就是在前几天,他突然接到心柔的电话兴奋了好多天,心柔找他帮忙做一台走秀,请他出面做指导。

  “心柔还会回来吗?”

  邓聪突然来了一句,让刘姨不知道怎么说,其实她也不知道心柔会不会回来。

  “时间定好了没有?把心柔设计的衣服我看下,好安排模特儿。”

  “那些我都不懂,可能需要你亲自来看下,你了解心柔,知道要怎么安排一切。”刘姨说完这些,心头的石头总算落下了,这个人能看懂心柔的作品,就不怕这件事做不了。

  邓聪告诉刘姨这两天他手上还有些事要做,明天他先安排个人过来看看。

  刘姨摇头,明确告诉邓聪除了他谁都不可以看到心柔的那些作品,要不是心柔电脑里有邓聪的电话,她也不会联系他。

  邓聪看到刘姨如此维护心柔,心里也是欣喜,看来刘姨的确很痛心柔,他再不有点什么表示就做的过了。

  “那好吧,晚上我到心柔的工作室看看。”

  “好,我等你,不过只能一个人来,我只信你。”刘姨再一次强调。

  邓聪点了点头,提上包就匆匆离开。

  刘姨也不管咖啡冷不冷,端起就喝,心柔的事对她来说可是大事。

  晚上,邓聪看到文心柔的作品也没有想到心柔会做的是那样的大手笔,一个人要做这样一场秀,没有任何助手不容易。

  邓聪知道刘姨并没有把事情说完,他也不再问,能说的别人会说,不能说的再怎么问反会让人反感,既然已打定主意帮心柔就好好帮忙,但有些事还是要问清楚的好。

  “能说下心柔是怎样说起要做一声秀的吗,你没给她压力吧?”邓聪一边看着衣服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刘姨听出了邓聪的意思,他是怀疑心柔的出走与这声秀有关,是不是因为他们给心柔的压力太重了,心柔才会选择离开。

  “我看的出来你喜欢心柔,心柔是个怎样的人你比我清楚,心柔是那种柔中带刚的性格,如果真有人想逼她做不愿意的事情还真不行,你看这些作品是心柔在不愿意的情况下做的吗?”刘姨把这个球又踢给了邓聪。

  刘姨把工作室门上的密码写在纸上递给邓聪,让他自己决定做还是不做。

  接下来的几天邓聪就在工作室里修改心柔没有完善的作品,他告诉自己生活中不能同心柔比翼双飞但事业上总可以做到珠联璧合吧!

  他在许多作品中融入了自己的特色,把很多衣服改得很有个性话,很适合当今的一群年少精英,张扬中不失那份稳重,色彩也比心柔当初用的还要大胆。

  邓聪让刘姨发出消息,说L·F公司准备在周五晚推出明年新款发布会,由霓裳模特儿公司协助走秀,诚邀各位女士、先生们参加。

  刘姨对邓聪的话很是担心,从没看到邓聪安排模特儿来试秀,只有三天时间还没听到邓聪准备什么时候做演排。

  “你们准备好地方了吗,过会就把这些东西打包运过去,晚上我会安排模特儿演排。这些东西最好请专业的保安来看,这几天你们能把广告做多大就做多大,就说由霓裳模特儿公司邓聪亲自主持这场跨年时装秀。”

  刘姨听到邓聪这样说,高兴地连连说好,她可是让冷风去调查了邓聪的,知道邓聪可是时尚界的名人,只要能请他出场就能引来头版头条,更不要说是可以直接广告推他到风口浪尖,由他本人亲自主持的时装秀了。

  周五晚,御龙皇府大酒店。

  正如邓聪所料来了很多人,凡他认识的时尚界的人都是来了,他知道消息放出去凭他邓聪的名气会有很多人来捧场。

  只是他很奇怪今天来的人很多,除了时尚界的人还有很多官场和商界的人,商界的人参加还说的过去,可是官场的人来参加就说不过去了,来买衣服?可这些衣服可不适合那些官太太,大多穿不出衣服的气质。

  商界那些人都是冲着纪赫城的面子来的,知道他的背景太深太深,能借大树靠荫为什么要去晒太阳!

  他看到了他的父母也来了,让他很是皱眉。他的父母从政以来很少参加什么商业上的聚会,就是不得不参加一些政府的工作聚会也不会两人同时出现,今天他们可是第一次同时出席商业活动。

  看来在刘姨后面的那个人不简单,御龙皇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没想到这个秀会在这里举行。

  邓聪越想越不明白,刘姨能做成这些事还会怕那个T.T公司,还会让心柔受委屈远走他乡!心柔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不想让所有人知道才会选择离开,也好就让她离开也是那样的美丽就好!

  邓聪走到台上用他那男中音的声音讲述着一段唯美的故事,一个女孩每天都在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支起生活的希望,女孩阳光、勤奋、坚强。有一天女孩长大了,把她对生活的向往全画在了她的作品里,可是这些作品不能冠上她的名字,因为她没有名气不能给商家带来可观的利益,默默无闻。后来,她的才艺被L·F公司发现,公司给她提供了最好的展示平台,今晚就是这位新人的作品秀。这位新人就是我的小师妹-文心柔,为了推出这场跨年作品展,我的小师妹累病了,今天不能来参加她自己的时装秀,就请我这个师哥代她对大家说声“抱歉”,边说邓聪边对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后就听到台下一片牚声。邓聪动情这处还故作地把脸转到一边,让下边的人是浮想联翩,也不知道是动情还是煽情。

  邓聪在时尚界的影响力不小,能让他力推之人可不简单,可是这个文心柔谁也没有听说过,台下时尚界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询问文心柔是谁,都摇头说不认识。

  台下的关佩文和李玉芬也受邀请来看这声时装秀,当听到时尚界的名人邓聪提到文心柔时,把他们吓了一跳,他们还不知道文心柔认识邓聪。刚才听到邓聪说文心柔已被L·F公司发现,让他们是有苦说不出。

  刘姨也没有想到邓聪会为了心柔会这样帮着公司说话,让她在心里说了心柔的万遍好。

  可是台下有个人不高兴了,就是纪赫城,听到邓聪的那番话让他有些心烦,起身就朝吸烟区走去。

  邓聪继续开始他的煽情,坐在台下他的父母听得都觉得当年对文心柔是不是太过了,那个女孩真的很让人喜欢,可就是出生与他们家聪儿太不配了,如果真娶了那种出生的女孩回来那还不被周围的人笑话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