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71.讨回公道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4285 2014-12-30 22:55:13

    打开库房的门,看到那些被心柔整理好的样品静静地摆放着,就想起了女儿心柔,也不知道那个可怜的孩子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刘姨听说今天所有的设计师和部门领导都在会议室开会,以前她可能会顾及刘管家的面子,可是今天她要为女儿把心里的这口气给发出来。

  推开保安的手,就一脚踹开了会议室的大门,没想到纪赫城也来了,刘姨看也不看大家,直接走到讲台前,开口问道:“今天,我想问下是谁说心柔是来偷你们设计作品的,是谁?”

  大家都知道刘姨的身份,惹不起,打小报告的人心虚把头压得很低,不敢抬起来。

  纪赫城给刘管家递了个眼色,让他把刘姨拉出去,刘管家起身向刘姨走去。

  不等刘管家走近,刘姨就拿出了一把刀,插在另一只手的手心上,对刘管家说,其实也是对在坐的每一位说:“不要过来,今天我一定要个说法,否则我就毁了这双手,反正也是我女儿给我治好的。”

  刘管家听她说手治好了,抬头问刘姨:“你的手不痛了。”

  刘姨没有理他,继续说:“是谁告的状,站出来,我的女儿偷你们的作品,你们太小看人了。”

  刘管家乘刘姨不注意,想去拉她出去,没想到刘姨拿着刀子就在手上拉出一道口子,鲜血很快就流了出来,吓得刘管家不敢再上前,他看着自己的妻子,从来就没有象今天这样疯狂,只能在一边看着鲜血着急。

  纪赫城从小到大也没看到过今天这样的刘姨,温柔贤淑的刘姨变得是那样的狂野,他对刘管家点了点头,刘管家明白是让他说话,他清了清嗓子说,

  “有几个设计师看到T.T的广告里有他们的作品,就把这个事情向他们的部门领导说了,然后告诉的我们。”

  刘姨那只还在流血的手并没有离开刀,她看了自己男人一眼后,双眼盯着纪赫城说到:“你们的那些作品也配拿到我面前来说我女儿偷你们的作品,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几斤几两。”

  刘管家看到刘姨不给大家面子,很是生气的叫到:“住嘴,我们在忙,这儿没你什么事,回家去。”看着那血不停的滴,他心里也是着急。

  “今天,我就要让你们看看你们为公司做了什么,还好意思说什么你们的作品。“

  刘姨看到站在最角落的冷风,用下巴指着他,朝他喊去,“你,过来帮我下,这是所有员工的工作记录,我现在就发出来,让你们自己看看你们拿着公司的钱为公司做的什么事。”

  刘管家一听这话,担心她把那些设计师给气走,那公司还不得关门啊,上前就拉住冷风不让他去放那些录象。

  纪赫城也皱起了眉头,刘姨是不是有点过了,不得不说话,“刘姨。”

  “好,我等的就是你开口,我的要求就是我们大家看完这些录象,看看你公司里有几个能干人,没用的全走人。”

  刘管家一听,火就上来了,说:“公司还轮不到你说话,一边站着去。”

  “我跟你的帐慢慢算,现在我找的是他。”刘姨也不客气地朝刘管家吼去。

  “刘姨,这些人走了,公司没设计师怎么可以。”纪赫城说。

  “我保你L·F公司明年占有一半的市场量。”刘姨说。

  “刘姨,这是正事,公司不是玩的。”

  “一个妇人家,不懂不要乱说。”刘管家听不下去了,这个牛可是吹得大了。

  “不跟你们开玩笑,我的条件就是那拿些吃里爬外的人赶出去,把那些害我女儿的人抓出来。”

  这时一个部门领导说话了,“刘夫人,请问谁是你的女儿?”

  刘姨看着说话的人,想起来了他是加工车间的那位,对他说道,“你还记得那天比赛时,有个女孩在现场来回地走吗?她就是我女儿。”

  “想起来了,那天是有一个清瘦的女孩在现场来回走,很专业。”

  纪赫城和刘管家听到专业两个字,都朝那个人看去。他不好意思地就站了起来,讲起了那天比赛的情况,也把文心柔好好的夸了一番。

  这时,纪赫城想了想,对刘姨说:“刘姨,我们今天就顺你的意思来,你先把手包上行吗?"”

  所有坐着的人听到这句话,心里就怕上了,很多人都开始手心出汗,也不知道有没有石头会掉下来打到他们的头。

  刘姨伸出手让冷风为她包上,今天她要慢慢来钓鱼。

  一段录像看下来,吓得很多人都在低头擦汗,每天很多设计师都在网上闲聊,说要拿出作品了就在网上查找几年、甚至于十几年的作品来改改充数。

  刘姨看到很多人的脸色已开始变了,笑着说:“没想到吧,我这个女儿可是这行的精英,你们玩的那些小把戏糊弄我们这些不懂行的可以,可是想骗她你们还是嫩了点。”

  听到刘姨这样说,那些平时跳的最高的却不敢说话了,看来滥竽充数的日子要结束了。

  刘姨满脸嘲笑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说:“刘大总管,这些人你要怎么处理啊?”可没给刘管家一点面子。

  “你...”

  “你什么你,说话,要怎么处理。”刘姨一下子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纪赫城知道今天自己不说话,刘姨是不会消停的,他对刘管家说:“刘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能姑息养奸。”

  刘管家想了想,对妻子说到:“你这些天都在各个部门,比我了解情况,这个事情你来处理吧。”

  刘姨听到这句话,高兴地站了起来,说道:“早这样话不就得了,非要闹成这样。”

  所有的人都看着刘姨,知道今天她是存心的。

  刘姨念完了一串人名,笑着告诉他们可以现在离开,并且没有本月工资,还有不能到T.T公司去,否则会和T.T在法庭上相见,说他们是商业间谍,不相信他们可以试试。

  这时设计部的主管跳了起来,说:“你太过份了,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到对手公司去,就是要打倒L·F公司。”

  刘姨一看那个人,就高兴了,指着他的鼻子说,“我等的就是你自己站出来,你小子阴得很,怎么关佩文、李玉芬没少给你好处吧?”

  “你说什么?”对方听到那两个人名,故意装傻不认识。

  刘姨朝她招招手说:“别装了,挺累的,过来我告诉你是怎么露陷的。”

  刘姨告诉大家,她给关佩文和李玉芬的设计图都是做了改动的,而T.T公司打广告时所有的作品都是当初的原稿,那么想想谁能拿到原稿,一定是近水楼台的主管不是。

  没想到那两口子做事可真是绝,明明已安进了间谍,还要来个釜底抽薪。

  那个人听到刘姨这样一说,吓得转身朝刘管家说:“是那两个人逼我做的,我不想的,不想的。”

  刘管家对门口的保安说:“报警。”话完那就两个字,就听到椅子倒地的声音。

  纪赫城看到这些,给冷风投去了一个眼色,冷风心领神会就朝会议室外走去,他给楚光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些人过来,这的保安做做样子可以,要是真要有个什么事可上不了台面。

  刘管家看到这些,知道这些天来自己的妻子对公司用心了,现在心里才有些内疚起来,很想给刘姨陪个不是,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又放不下面子,只能憋着出内伤。

  纪赫城也看出来公司有问题了,给自己下了个台阶,笑着说:“刘姨,人都炒了,你拿什么争一半市场啊!”

  刘姨看了纪赫城一眼,没好气的说:“这些人处理完了会让你知道。现在你派人看着他们离开,不准动电脑,不准拿走公司任何东西,不行,我不放心,我要亲自看着。”

  刘管家为了讨妻子高兴,这时站了起来,对大家说:“一个一个的离开,念一个保安就查一个,看他们在包里是否带有资料,如果有就报警,没有就让他离开公司。”

  刘姨不理她的丈夫,朝设计室走去。

  那些坐在会计室的人开始怕了,有的偷偷考的有资料放在包里,有的包里就放的有公司的设计图,还有的包里放着别家公司的图,借着公司的资源忙着自留地......

  公司进入国内才二年时间,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却总是作品上不去,刘管家看不懂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一看头就疼,所以总是听下面的人汇报,没想到公司养了那么多蛀虫。

  很快警察也赶到了公司,他们协助刘姨一个个查看,并锁定每一台电脑硬盘,打的那些有外心的人错手不及。

  最后,设计部门只剩下三个平时最不起眼,也是最不出成绩的人。

  那些人看到留下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忍不住了笑到:很快就能看到你们也要关门了。

  刘姨看着那些蛀虫,笑了,“你们高兴的太早,你们滚了公司就好了,不信我就跟你们打这个赌。这三个人,你们平时欺负她们,她们的作品你们写上自己的名字,有这个事吗?她们事做的最多,又是最受欺负的,有这个事吗?”

  那些人面面相觑,这个女人到设计部门的时间并不长,可她怎么好象什么都知道一样。

  刘姨看出了那些人心里的活动,可她就是不说她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让他们慢慢想去。

  看到这里,纪赫城知道那天的事他做的过份了,他用手揉着眼角,在想今晚怎么跟刘姨道歉。

  这时,刘姨又说了句话,“反正今天是清理蛀虫,我还有两个人要清出去,就是打版部的两人,她们中饱私囊,拿走了很多好的布料出去,今天也是她们吐出来的时候。”

  大清洗后就没剩几个人了,现在这正是每个公司推新品的时候,抢人都来不及现在还放人,大家也看到了刘姨拿到了那些人的辫子,那些人不得不处理,可眼下公司的正常工作给影响了,要算谁的!

  纪赫城看到大家都出去了,就是身边的几个人在办公室,他叹了口气说:“刘叔,招人吧!”

  这时刘姨看着纪赫城说:“人,不用招,够用了,只是下面我有事要跟你谈。”

  “刘姨,你请说。”

  “我给公司拿下一半的市场占有额,你给我分几成?”

  “你不要过份了。”刘管家这是站起来,走到妻子身边,让她适可而止。

  刘姨抬头看了眼刘管家,说:"我是在跟纪大老板谈,没你什么事。”

  “刘姨,你不缺钱啊,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纪赫城没有想明白刘姨为什么会提到钱上,她可是不愁这些的,今天为什么会提到这些,他也很想知道。

  “我是为我女儿要的,她为公司辛苦了那么多,公司就应该给她。”

  纪赫城听到刘姨有些耍赖的意思,就笑了,哄着她说:“姨,人都走了,还有什么钱赚啊,这个破公司给她都可以。”

  “你不许开玩笑,我是说真的。”刘姨有些生气。

  纪赫城继续哄着,“姨,如果你能做好,我就把公司利润的一半给她可以吗?”

  刘姨拉着纪赫城不放,“你把字据写给我,现在就写。”刘姨边说边哭了。

  “姨,不哭,我这就叫律师过来写,好不好。”纪赫城朝冷风摆了摆手,让他叫人来。

  刘姨把合约拿到手后,才放下心来。朝纪赫城说:“以后我要来公司,就当是帮我的女儿监管,可以吗?”

  纪赫城朝她点点头。然后,正准备离开却被刘姨叫住了,“我带你们去个地方,你们要帮我完成心柔的心愿。”

  刘姨带着大家来到库房,当大家走进这个大展厅时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这是我的手机,里面有我们跟关佩文和李玉芬的录音,你们听听就知道事情的经过了。这里还安装的有摄像头,你们有空的时候看看,就知道心柔为公司做了什么。这些就是心柔准备为公司推的发布会的作品,每件衣服都有包和配饰,她走了我也不知道是怎样搭配的,还有出场的顺序是怎样的她都还没有跟我说,就走了...呜呜呜......”刘姨说着说着就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刘管家上前抱着妻子的肩膀,被刘姨躲开了,气得不理他。

  纪赫城坐到刘姨身边,用不相信的口气问,“这些都是她做的?”

  刘姨挤着鼻涕,告诉他们:这些衣服样子全是心柔设计的,裁剪也是心柔按标准身材裁剪的,加工是借着技术比赛的名头让工人们加工的,细节是心柔修改的。

  刘管家怎么想都没有想到那个纸片人样的女孩会有这样的头脑,会有一双巧手,还治好了妻子的病。

  我们错怪她了,边想自己也边红了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